2019-05-15 18:20:11新京报 记者:王琳琳 编辑:张洁 陈小兵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深度捆绑,一汽集团再注资拜腾汽车

2019-05-15 18:20:11新京报 记者:王琳琳

拜腾汽车C轮融资再获一汽集团投资,红旗品牌将与拜腾共用生产线。

新京报讯 (记者 王琳琳)随着汽车产业的转型加速,传统车企与造车新势力基于各取所需目的而进行的深度捆绑正在加速。

 

5月8日,拜腾汽车首席执行官戴雷公开表示,今年年中将完成C轮融资,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集团”)已就领投拜腾汽车C轮融资开始尽调,目前一汽集团的投资已经进展到最后一个阶段,本轮融资还有南京政府方面的支持,六月底将会公布C轮融资情况。此外,戴雷还透露,作为拜腾汽车与一汽集团双方合作的一个落地,拜腾将与红旗品牌共用生产线,南京工厂将于2020年投产红旗车型。

 

拜腾汽车欲牵手一汽集团实现量产

 

实际上,在戴雷公开表态之前,就有外媒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拜腾汽车正在寻求约为5亿美元的融资,其中与一汽集团已经接近达成协议,计划在几周内签署一项协议,预计对拜腾汽车投资1亿美元,本轮融资后拜腾汽车的估值将超过25亿美元。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目前拜腾汽车已经完成了三轮融资,累计融资超过7亿美元,其中在B轮融资中,一汽集团领投1.6亿美元。而拜腾汽车与一汽集团的关系早已升温。2018年9月拜腾汽车以1元的价格收购了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华利”)100%的股权,曲线获得了造车资质。

 

对于拜腾汽车而言,背靠一汽集团会为其在造车新势力中突围提供便利条件。2018年拜腾汽车与一汽集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发挥产业协同作用,在平台技术、投资入股、零部件采购等方面开展一系列合作,同时双方也将加速在智能新能源车领域的布局。近日,戴雷也公开表示,“依托一汽集团的供应链,拜腾汽车供应链的本地化达到了95%,有利于降低成本。”


相对于竞争对手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和威马汽车等,拜腾汽车还未实现量产;此外随着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毕福康的离职以及缺席上海车展,外界对于拜腾汽车的质疑逐渐增多。国外研究机构曾分析称毕福康离职的主要原因是拜腾汽车面临资金难以支撑其在中国市场的扩张计划等难题,导致公司内部关系紧张,不过当时戴雷否认资金陷入困境。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拜腾汽车与一汽集团的牵手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实现量产。不仅如此,拜腾汽车还可以借助一汽集团在整车制造、渠道建设和人员方面的资源,有利于其加速交付速度以及未来渠道下沉。”

 

一汽集团加速新能源转型

 

面对国内汽车市场的这场“寒潮”,投资、合作、发力新能源等成为传统车企应对寒冬的重要举措,而投资、合作的最佳选择莫过于造车新势力。

 

一汽集团再次领投拜腾汽车,业内认为其能够借助拜腾汽车更快实现对新能源产业的布局,加速新能源汽车领域的转型。另一方面,一位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表示,“随着双方合作的深入,一汽集团能够从融资、生产制造、资质、生产平台、销售网络、供应商以及售后服务等各个方面多维度实现更多地介入拜腾汽车,增加对拜腾汽车的控制力和话语权。”

 

有观点认为,一汽集团与拜腾汽车的捆绑可以说是长线投资,拜腾汽车南京工厂建成后,红旗品牌将与拜腾共线生产,预计2020年投产。但由于拜腾汽车还未实现量产,何时能带来收益还是未知。从短期而言,与拜腾汽车合作将能助力一汽集团实现红旗品牌新能源车型的投产,打破在新能源市场未有建树的局面。

 

值得注意的是,一汽集团捆绑的造车新势力不止拜腾汽车。2018年1月,一汽集团子公司一汽轿车与新特汽车签署合作协议,将合作研发生产电动汽车系列新产品;2018年11月,一汽集团与云度新能源签订了新能源技术合作框架协议;2019年2月一汽集团与云度新能源正式签订了合作协议,共同研发新能源乘用车。

 

在上述分析师看来,“为实现新能源转型,一汽集团构建了新特汽车、云度新能源和拜腾汽车三条路径,其中拜腾汽车的独特作用应该是助力一汽集团进军中高端品牌和国际化市场。”

 

新京报记者 王琳琳 编辑 张洁 陈小兵 校对 吴兴发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