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6 11:42:11新京报 记者:阴越 编辑:李薇佳 王进雨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特斯拉频繁降价 蔚来、小鹏等造车新势力能否顶住压力?

2020-10-16 11:42:11新京报 记者:阴越

特斯拉Model 3自2019年发售以来,已经调整了7次售价。


“还没等到提车,特斯拉又降价了”。


如今,特斯拉降价已经成为消费者的槽点。10月1日,特斯拉官方宣布,中国制造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补贴后售价降至24.99万元,同时续航里程从445公里提升至468公里;此外,中国制造Model 3长续航后轮驱动版补贴后售价也降至30.99万元。而时隔不到两周,10月13日,特斯拉Model S也宣布降价,特斯拉Model S长续航版和高性能版均降价人民币2.3万元。


特斯拉频繁降价,旨在拓展市场空间和竞争范围,蔚来、小鹏这些国内造车新势力能否顶住压力?


频繁降价 影响用户忠诚度?


相对于传统汽车品牌在产品定价以及售价调整方面的谨慎态度,特斯拉对于售价下调有些“随性”。特斯拉Model 3自2019年发售以来,已经调整了7次售价,相比国产Model 3标准续航版最初35.58万元的售价,一年时间之内,Model 3的售价已下调超过10万元。同时特斯拉Model S在今年也进行了3次调价,前两次分别是今年5月和7月。前后价格比较,特斯拉Model S在2020年整体已经降价6万元。


对于降价,特斯拉官方给出了解释:比如此次更新的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由原来的三元锂电池更换为磷酸铁锂电池,电池成本得到控制,导致车型价格有了下探空间。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琳也对此回应称:“我们的初心确实是希望消费者能拥有性价比更高的产品,而不是自己的利润最大化”。


成本下降,所以新车价格下调,这个解释听起来很合理,但不少消费者对此表示不满意。他们认为自己是无奈被贴上了“老车主是韭菜“的标签。


一位特斯拉Model S的准车主近日向记者表示:“特斯拉本来是时尚、高科技的代表,现在却频繁降价,影响了品牌形象,有可能会被很多人抛弃。同时在二手车市场,特斯拉车型的保值率会因为频繁降价大打折扣,影响消费者对特斯拉的购买热情。本来想好的购车计划,可能会因此再考虑一下。”


根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的2019年6月汽车保值率报告来看,特斯拉Model S(3年车龄)的保值率为60.9%,而2020年9月的汽车保值率报告显示它的保值率已经降为54.9%。如今特斯拉Model S再次宣布降价,二手车的保值率可能也会降低。


服务更懂中国用户 蔚来、小鹏称不降价


在2019年,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就曾对特斯拉频繁降价的行为发表看法,他认为,降价会对品牌、对消费者的忠诚度造成极大伤害,并承诺蔚来不会用降价的方式来促进汽车销量。在用户运营上,蔚来做了很多工作,比如一键加电、能量无忧和服务无忧等特色服务产品,同时用NIO App、NIO Life和积分体系等构建了用户社区。


此外,蔚来汽车总裁秦力洪对媒体表示:“用户不是咨询公司报告中面目模糊的数字,而是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人。”为了让用户有拥有感,蔚来除了提供和车辆本身相关的服务外,包括李斌、秦力洪等蔚来高管也会参入到用户活动中,和他们一起聊天吃饭。


一位蔚来ES8车主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购买蔚来ES8后,收获最大的不是整车OTA升级带来的惊喜,而是蔚来的服务让我体验到愉悦贴心的感觉。在蔚来官方运营的社群中,我找到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拓展了人脉和交际圈。”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在6月公开演讲时表示,疫情期间,蔚来汽车60%的订单来自老用户推荐,同比提升15个百分点。


面对特斯拉国产Model 3的频繁降价,小鹏汽车也站了出来,第一时间发布了小鹏P7的保价政策:即现在的价格维持不变,如果被逼降价,将会以不同形式补偿给客户(已交付补积分,未交付补差价)。可以说是既安定了新用户,也让老用户吃上一颗定心丸。


特斯拉的隐忧


据悉,部分特斯拉Model 3的车主表示自己的车辆品控有问题,有的反映车辆后备厢接缝处油漆出现了开裂,也有说车辆在行驶过程中,会出现“死机”的情况。记者通过走访特斯拉体验中心,发现车主投诉的问题确实存在。记者在店内体验时发现,其车辆门窗的镀铬饰条没有对齐,开关门时也存在异响等问题。


记者分析特斯拉和蔚来的产品发现,在特斯拉Model 3进一步降价后,蔚来ES6和ES8在价格上几乎没有重叠,蔚来的产品定位更高端。即使降价后的特斯拉Model 3与小鹏P7有价格重叠,但小鹏P7在续航、车身尺寸、智能化体验方面更具优势。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品牌就是靠价格去定义,车辆频繁降价,短期内可能会让销量上升,但长远来看对品牌形象有很大的冲击,不利于企业发展。”


在北京车展期间,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专访了特斯拉副总裁陶琳,越来越多的传统车企和造车新势力加入到新能源车市场中,特斯拉会不会担心这个市场的竞争过于激烈?陶琳表示,“其实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肯定是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企业来投身做新能源车,尤其是做纯电动车和智能车。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一个事情,越多的企业投身这个领域越好。其实有很多的当下认知,未来未必还是对的,比如大家可能会认为,纯电动的市场容量就这么大,好像多出来一个竞争对手,多一个玩家,大家就得互相竞争,就得在有限的圈子里面互相侵占彼此的客户,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


陶琳认为,本质上交通工具市场也是一个蓝海,消费者不是选择余地太多了不知道该怎么选,而是选择余地太少了。还有很多细分的需求其实还没有得到满足,任何一个厂商不可能100%地满足所有需求。纯电动车的兴起,尤其是智能车的兴起,会带来很多我们想象不到的市场和商业机会,而这些现在还几乎在萌芽状态,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记者从乘联会获得的数据显示,在刚过去的9月份,几家中国造车新势力车企的成绩单都不错,蔚来、小鹏都比8月份多交付了800辆左右新车。特斯拉由于频繁降价引发的信任危机,也许对蔚来、小鹏等造车新势力来说是一个机会。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阴越 编辑 李薇佳 王进雨 校对 危卓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