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30 02:30:40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我是蝴蝶敛住翅膀同青虫一起爬行

2017-09-30 02:30:40新京报


《盘中餐》
作、绘者:于虹呈
版本: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2016年4月
一粒稻谷要经历一场怎样的生命之旅,才能变成碗中的一颗大米?《盘中餐》带你走进元阳梯田和最真实的农耕生活,认识水稻和农具,感受生命的力量,珍惜来之不易的盘中餐。绘本是一部纸上的“纪录片”,以二十四节气为线索,将一碗米饭的来历展现得如此神奇而美丽。


《乌龟一家去看海》
作、绘者:张宁
版本:接力出版社
2016年9月


《杯杯英雄》
作、绘者:蔡兆伦
版本:道声出版社
2016年9月


《等待》
作、绘者:高佩聪
版本:香港绘本文化事业有限公司 2016年7月


《林桃奶奶的桃子树》
作、绘者:汤姆牛
版本:小天下/远见天下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16年8月


《盘中餐》内页插图。 绘/于虹呈

  9月23日,第五届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颁奖典礼曁第六届华文图画书论坛在安徽合肥举行。美国图画书创作大师大卫·威斯纳、书籍设计师吕敬人、英国独立儿童出版商Walker Books的儿童图画书出版人Deirdre McDermott、图画书作家幾米,与在场的300余位艺术从业者、出版社及媒体同仁分享了他们对于图画书的观察成果与创作心得。

  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自2009年起,每两年评选一次,旨在推广优秀的华文原创儿童图画书,表彰为儿童图画书作出贡献的作者、插画家和出版商,是第一个国际级的华文儿童图画书奖。该奖项由致力推广儿童阅读与亲子共读的陈一心家族基金会发起,在著名艺术家丰子恺先生的女儿丰一吟女士的支持和允许下,以丰子恺先生之名命名。

  书奖在过去五届共遴选出32本得奖好书,除大部分作品在海峡两岸均有出版外,一些得奖作品已被外国出版机构购买版权并翻译出版。本届书奖于2017年1月1日开始征集作品,2月28日截止,共收到186件符合参选资格的作品,决审选出首奖一名、佳作奖四名。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畅

  历史回顾 中国原创图画书的前世今生

  五四以前,中国社会将儿童视作“缩小的成人”,儿童并没有独立的人格和地位,儿童读物多为以纯文字、伦理规训为主的蒙学教材。五四新文化运动中,周作人提出了一种崭新的儿童观:“儿童在生理心理上,虽然和大人有点不同,但他仍是完全的个人,有他自己的内外两面的生活。”

  到上世纪二十年代,儿童读物的创作进入高峰期。1922年郑振铎先生创办了《儿童世界》,专设“插图”、“图画故事”和“滑稽画”等栏目,强调“以儿童为本位”,用图画讲述故事,被视作中国图画书的萌芽。然而这一时期文字依然占主导,图画只是辅助,没有形成图画书这一独立的分类。

  1928年,陈伯吹先生翻译并出版了美国第一本现代意义上的图画书——温达·盖格的《百万只猫》,该书在美国出版的同年,我国就将其作为“图画故事丛书”之一由金屋书店发行。1934年,葛承训在《新儿童文学》中提到:“幼年儿童不能阅读书籍,可以看图画书。图画原来是儿童最喜欢欣赏的东西,如以图画表示一个故事,图画就成为文学的一种了。”在早期儿童文学教材中,葛承训第一次将图画书作为独立的图书种类阐述。陈伯吹在1947年发表于《教育杂志》的《儿童读物的编著与供应》中提议,儿童读物中图画不必处于附庸的位置,而应与文字分庭抗礼,再次明确了对图画书图文关系的理解。

  1949年前后,张乐平的《三毛流浪记》、张光宇的《西游漫记》、丰子恺的儿童漫画,都成为本土图画书开疆拓土的代表作。其中,丰子恺的画作以白描的手法、极简的笔触、简单易懂的文字,勾勒出一幅幅淡雅别致的浮世绘与儿童眼中童贞童趣的世界。直到今天,他的画作依然频繁出现在地铁站、社区、书店、学校,历尽时间洗练,读者甚众。

  正如吕敬人教授在主题演讲中说:“绘本作者有着更大的天地,可以追求自己自主的生命,发挥创想,而不成为文本的附庸。”他列举民国时期的自创图画书作者,如丰子恺、张光宇、叶浅予、华君武、张汀等,指出很多优秀的原创绘本曾深刻地影响一代代国人,如上世纪40年代叶圣陶与丰子恺选编的《开明儿童国语读本》、上世纪50年代华君武的《大林与小林》,陈永镇的《小马过河》、柯明的《金豆儿,银豆儿》、刘巨德的《九色鹿》等。

  经历诸多波折与探索,今天我们对于原创图画书的理解,早已无须纠结于图文比重孰多孰少的争论,也渐渐摆脱了图画书仅限于儿童阅读的浅见。尤其近十年来,国内出版社陆续译介、引进国外绘本,图画书市场呈“井喷式”蓬勃发展。本次会议上,很多来自香港、台湾等地区的图画书作家、出版界人士曾在十年前来到内地,他们无不惊讶于这十年来内地图画书市场的巨变——书店里琳琅满目的图画书、出版社积极地挖掘优质资源、各大图画书奖项的设立和规格之高,都远非十年前所能想。

  现场观察 图画书的核心,是讲述一个怎样的故事

  在第五届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颁奖典礼上,大卫·威斯纳在以“想象的力量”为题的演讲中称,图画书所传达的信息,图画和文字的配合有其独特的艺术形式,看似简单,内容精巧,通过多层次、视觉性的语言,将故事娓娓道来。

  “儿童先是读图,接着再学习文字,当家长为孩子讲图画书时,孩子读的是图,当孩子看到文字中没有提到的内容,就像艺术家和儿童直接对话一样,好像是一个艺术家和儿童之间共享的秘密。”正是图画中隐藏的大人不易发觉的秘密,为图画书创作者带来灵感,也让孩子能常看常新,每个夜晚返回故事现场都趣味无穷。

  大卫·威斯纳回顾了自己学画的历程,从5岁时第一眼看见查尔斯·奈特的恐龙画作起,到前往罗德岛设计学院学习,再到从文艺复兴时期的经典画作中汲取营养,形成自己的风格,他说:“图画书的创作,是将艺术家的想法视觉化的过程,目的是记录下想象力迸发的瞬间,其本质是从不同路径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讲述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如何讲述这个故事?如何让图片联动,让故事更生动精彩?是图画书创作的关键。”

  大卫·威斯纳读大一时,他的室友向他推荐了林德·沃德的无字木刻书《疯人鼓》,这成为他日后视觉创意的催化剂。“《疯人鼓》让我理解了:图画书视觉叙事的关键,在于处理好读者与场景的关系,找准相邻两个场景的节奏,让读者理解的同时又不会无聊。”

  《梦幻大飞行》的边框设计、《疯狂星期二》的灵感来源、《三只小猪》的故事架构、《海底的秘密》来自读者的反馈、《艺术大魔法》中对于不同作画材料的运用……威斯纳不断突破想象的边界,力求将作品的细节丰富到极致,这也使得他一次次囊括国内外的图画书大奖,在图画书界赢得相当声誉。

  这些图画书真的是给孩子看的吗?不止一次有人问他。他的回答是:千万不要低估孩子的想象力,他们的想象力能乘风飞翔。他始终信奉美国画家查克·克劳斯的那句话:灵感是属于业余爱好者的,艺术家只是到场,然后开始工作。

  本次颁奖典礼上,另一位一现身便引起轰动的,是作为演讲嘉宾的知名图画书作家幾米。9月24日下午的演讲中,幾米分享了他为2015年日本新潟“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设计的地景艺术、搭配的展品和一段动人的故事《忘记亲一下》。

  故事中的小男孩“小树”和布丁狗搭乘一辆无人电车,在电车的叮当声中,慢慢想起父母亲和许多曾经的美好的消逝,所幸旅途中遇到的大树、稻田和猫头鹰鼓励他好好长大。“想念风时,就走进风里;想念雨时,就走进雨中;而想念你时……”幾米缓缓念出书中的每个字,回忆起创作这部作品时,母亲因脑溢血被送入加护病房,“白天与交稿期限拔河,夜晚看着母亲与死神拔河”。在朗读时,他数次哽咽无法继续。

  “我羡慕很多人在五岁时立志做画家,而我到四十岁才开始画画。很多人问我创作的灵感从哪里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只是喜欢画画。”幾米在演讲的结尾这样说道。

  丰子恺曾说:“我是蝴蝶敛住翅膀,同青虫一起爬行。因此我能理解儿童的心情和生活,而兴奋地认真地描写这些画。”图画书的魅力或许恰恰在于此,一群热爱艺术和生命的人,甘愿敛住翅膀,同青虫一起爬行,掠过草地和田野,将见证的美好一笔笔画下来,画进孩子的梦境,画进他们翩翩起飞的未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