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8 02:30:01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我们的住房与城市乌托邦

2018-09-08 02:30:01新京报

  房租年年涨,今年格外高。

  有几句诗,用来打趣年轻人有关房子的坎坷心路再合适不过了:“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的诗句言犹在耳,道出诗和远方的居住理想;“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里尔克的句子也还中听:房价高买不起,租就是了;不过,当房租亦顺势暴涨,静观房价涨跌的局外人心态也要幻灭了——在今天,20世纪美国诗人兰斯顿·休斯的诗句恐怕又成了众人心声:“房租要是能从天而降,多好。”“充满劳绩”而又“诗意地栖居”越来越难,社会给初入职场的年轻人结结实实上的第一课,就是居住的艰辛。

  房子是人类生存的基本条件之一,但住宅缺乏不是今天特有的现象。原始人建造自己的洞穴,今天我们购买或租住市场提供的住房。建国以来,中国经历了从单位分房到商品房的改革;放眼世界,今天的住房市场与世界金融体系愈发密切地联结在一起。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正是由美国的住房次贷危机所席卷而起。为什么房租会持续上涨?置身经济全球化时代的世界,房子是如何被商品化,乃至成为全球金融化的工具?

  从19世纪到今天,住房问题与现代城市的发展相伴相生,大城市从来居大不易。历史之中,“城市”形象自始也与“乌托邦”形象纠缠在一起;人们对于理想住房的判断,透露出人们对于理想社会的定义。在城市规划领域,最有名的乌托邦实验有三个:傅立叶的法伦斯泰尔城,霍华德的田园城市,以及柯布西耶的光辉之城,它们对后世的住宅建设实践提供了无尽的灵感源泉。而在20世纪那些散布在世界各地的集体住宅实践之中,城市乌托邦的构想从未远去。□董牧孜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