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7 02:30:01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喜龙仁与中国艺术

2019-09-07 02:30:01新京报

  纪念喜龙仁诞辰140周年

  1922年,一个闷热的夏天,一位身材矮小单薄、戴着无框眼镜、背着照相机的外国人,被特许进入尚属禁地的紫禁城。他来自遥远的北欧瑞典,在斯德哥尔摩大学担任教授,长期从事意大利艺术史研究,但在几年前,他因着迷于中国的罗汉画,开始对中国艺术产生浓厚兴趣,并将此后的学术生涯彻底转向为对中国艺术史的研究。

  这位被后世称为“中国艺术史研究集大成者”的学者喜龙仁(Osvald Sirén,1879-1966),在16岁的末代皇帝溥仪陪同下,参观并拍摄了这座曾经金碧辉煌、此时却透着颓败气息的宫殿。尽管宫殿因无人养护而杂草丛生,但气势恢宏的格局、雕梁画栋的楼宇,以及精巧唯美的艺术珍玩,还是让喜龙仁深受震撼。同样让他心醉不已的,还有围绕皇宫而建的雉堞连绵高耸入云的城墙和城门,以及“三海”宫殿、夏宫等皇家园林,他用镜头和文字悉心捕捉这些壮丽的景观,并将其呈现给西方读者。

  这是喜龙仁第二次到访中国,他为此放弃了斯德哥尔摩大学收入丰厚的教职。从1918年到1956年,喜龙仁共六次来访,短则停留一个多月,多则两年有余,他与中国的学界和艺术界建立起广泛联系,得到胡适、鲁迅、张大千、黄宾虹、梁思成等人的赞许。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在军阀混战、外敌入侵和政治动乱中艰难求存,喜龙仁等西方学者在中国的艺术研究和收藏也常常受阻。但为了能游览、考察更多的名胜古迹,进行田野考古发掘,他坐着颠簸的骡车,带着考古和摄影设备,走访了北京、上海、南京、杭州、西安等大都市,也深入广袤的西北和中原腹地,在荒山野岭和灌木荆棘间考察陵园墓冢,寻访石窟、雕像和寺庙。

  他为沿途风景的壮美而兴奋,也为石窟佛像的损毁而痛惜,更为名刹宝塔的破败而难过,他在行走中感叹这个国家的辉煌和破碎。他对中国各种类型的艺术都极度痴迷,经过半个世纪的深耕细作,在建筑、园林、绘画、雕塑方面都卓有成绩,留下了《北京的城墙与城门》《中国北京皇城写真全图》《中国早期艺术史》《5-14世纪中国雕塑》《中国绘画史》等著述,许多研究都具有开创之功。然而,他的著述曾长期不被中国读者所知,直到2016年以后,随着他的作品进入公版期,他的著作才被井喷式引进。今年是喜龙仁诞辰140周年,重新翻开那些富有激情与诗意的文字,鉴赏那些已逝的风光和遗存,我们会感受到中国艺术独特的气韵和格局。

  注:喜龙仁的个别中文版译著,将作者名误写为“喜仁龙”,本专题中统一为“喜龙仁”,特此说明。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