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4 02:31:22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文学

2020-01-04 02:31:22新京报



  《到婚礼去》

  作者:约翰·伯格

  译者:郑远涛

  版本:理想国|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9年10月

  约翰·伯格善于“观看”(《观看之道》《理解一张照片》),而在小说《到婚礼去》中,他想说的关于“声音”:盲人叙述者通过声音与主人公尼农相遇,并像回音一样延长出一场以爱之名而举行的婚礼。之所以说是“回音”而非“声音”,因为前者具有半真半假的特质,盲人讲述的故事同样如此。婚礼真的举行了?尼农告诉我们,婚礼没有举行,但在盲人那带有浪漫色彩的讲述里,尼农父母驶向婚姻的旅途和婚礼现场又因细节、声音的极度丰富而读来如此真实。

  客观来说,这是一场在现实中很难达成的婚礼。尼农,一个感染艾滋的年轻姑娘,遇到了爱情(这着实不易),但遭到男方父亲的强烈反对。而正因此,盲人通过声音让婚姻举办,让爱情持续并得到婚礼的证实,便成为一种对世俗现实的平衡,成为一种治疗。婚礼到底发没发生也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文字(小说)中它盛大绚烂,尼农因文字获得了世人的平视与祝福。

  (张进)

  《美国式婚姻》

  作者:(美)塔亚莉·琼斯

  译者:刘策

  版本:中信大方|中信出版集团

  2020年1月

  2019年,《美国式婚姻》击败了两位前布克奖得主,获得了当年的女性小说奖。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与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都对这本小说称赞不已,因为它讲述了一个典型的美国式故事。在《美国式婚姻》中,我们不仅能读到留存于表面上的关于肤色歧视的主题——丈夫罗伊在旅馆中被逮捕,法庭以强奸罪起诉他,妻子瑟莱斯蒂尔知道丈夫是无辜的,但他们在种族偏见面前并无反抗之法。在罗伊服刑期间,夫妻二人一直保持着信件来往,然而随着年岁的增加,来往的信件越来越少,信件里的浓情蜜意也近乎消失。最后,当罗伊出狱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却变成了妻子生活中的局外人,瑟莱斯蒂尔选择与另一位男性朋友一同重建生活。因此,这个故事也具有超越肤色的普遍性。十二年的时间让两个人的婚姻陷入崩溃,他们之间的秘密空间和距离感从互相尊敬逐渐变成了猜忌与不满,我们是否应该在爱情的最初就向对方坦承所有的秘密?距离美与距离感的界限又体现在哪里?塔亚莉·琼斯在《美国式婚姻》中成功地捕捉到了在责任与欲望中挣扎的灵魂。

  (宫子)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