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6 02:30:26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郭顶:这可能是我最后一张“好听”的专辑

2017-06-26 02:30:26新京报

“大家每次都觉得我是一个新人”,郭顶自己也承认。因为消失在大众视线里太久,很多人觉得他的名字陌生,而那些一直不舍得删掉MP3里《情歌两三首》《我们俩》的歌迷,也在不同程度上惊诧于他再次出现时的改变。

  前晚,以黑马之姿入围28届台湾金曲奖“最佳国语男歌手”等六项大奖的大陆创作男歌手郭顶,最终遗憾而归——他与他的《飞行器的执行周期》,被称为本届金曲奖的最大遗珠。

  一周以前,新京报记者在北京的一家露天咖啡厅里,提前见到了郭顶。当时的他,颇为淡定地谈起了这场即将到来的盛事:“对我来说,去参加金曲奖更像是一种对鼓励的回馈,入围已经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了。”

  去年11月25日,郭顶的第三张专辑《飞行器的执行周期》发布。到如今的七个多月里,他几次成为了音乐圈的话题中心——一方面,这张充满科幻、太空元素的作品概念完整、词曲俱佳,在当下华语歌坛中质量上乘又足够独特;另一方面,一位“失踪”七年的创作歌手带着全新的唱腔和气质归来,这无疑具备着成为一则好故事的诱人潜质。

  “大家每次都觉得我是一个新人”,郭顶自己也承认。因为消失在大众视线里太久,很多人觉得他的名字陌生,而那些一直不舍得删掉MP3里《情歌两三首》《我们俩》的歌迷,也在不同程度上惊诧于他再次出现时的改变。

  在郭顶眼中,“失踪人口”抑或是“脱胎换骨”,这些评价背后的逻辑都一样简单——在舞台之下的这些年,无论是为周笔畅、薛之谦、刘惜君等歌手写歌制作,还是打磨属于自己的作品,郭顶一直都在与音乐为伍,从未走远;而经过这段幕后工作的历练,他也终于逃离了前两张专辑“无法做自己”的状态,交出这张“放飞了自我”的《飞行器的执行周期》。

  所以,并非“失踪”,也无关“换骨”。这则故事,叫做“成长”与“回归”。


如同太阳与水星的羁绊,郭顶在这张专辑里,设置了很多小巧思——英文名“The Silent Star Stone”,意为“寂静星石”,取自歌曲《保留》中的一句歌词;专辑封套上印刷的“The Silent Star Stone”,用不同颜色标示出了“HERE”,意为“有个‘在这里’的人,在把讯息传给每个可能听到他的人。”

  《飞行器的执行周期》

  灵感与《Her》《星际穿越》有关

  出发去见郭顶之前,为了不遗漏掉最新信息,习惯性地点开了他的微博。

  果然,页面上显示,在一个小时之前,鲜少更新动态的他又为那张照片点了赞——天文知识科普账号@NASA中文,每天都会发布一张当天拍摄的太阳照片,而自去年11月起至今,郭顶已经坚持为它点赞七个多月了。

  采访中,郭顶解释了这个固定动作背后的浪漫原因。原来,这与他专辑中的歌曲《水星记》有关——“水星环绕着太阳运行它的轨迹,虽然它们很近,但却没办法继续靠近。所以我每天就替水星点一下,点一下,好告诉太阳,我看到你了。”

  NASA、科幻、人工智能、霍金……这些都是出现在郭顶语言表达中的高频词,他崇尚未知和想象力,自言是个不折不扣的科幻迷。《飞行器的执行周期》的一部分概念启发,就来自于讲述人工智能与人类相恋的电影《Her》,“大概是在2014年、2015年左右,我看了《Her》,还有一些具有大量科幻元素的电影,如《星际穿越》,想象着,如果自己在那个境遇下,会说些什么、做些什么。电影作品是一个综合性的创作,它既有视觉又有音乐,有各种各样的技术手段,也有人类很真实的感情,这给了我启发,就想可不可以做一张以这样的启示为出发点的音乐。”

  以美国作家特德·姜的科幻小说《软件体的生命周期》其中一个章节为名,《飞行器的执行周期》概念正式诞生了。郭顶废掉了之前已经写好的一整张专辑的歌,开始探索他的宇宙洪荒。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