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3 02:30:25新京报 ·作者:何建为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爱上钢笔画、恋上一座城,他“玩”转人生

2017-07-13 02:30:25新京报 ·作者:何建为

要不是事先就知晓他的身份——上海某投资公司部门总经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校友,我一定会以为陈坚是位研究建筑史的老师。陈坚俨然比许多本地人更了解上海。可没料到,他在西安长大,44岁才来到上海,属于“新上海人”。


陈坚说,如果对什么事儿都提不起兴趣,那才是真的老了。


陈坚从两年前开始学习钢笔画,目前已经画完了三大本练习本。 受访者供图

  “去福开森路!”电影《色·戒》尾声处,放走了易先生的王佳芝对车夫说。

  “电影里的王佳芝要去的就是这里,”初夏某个下午,上海阳光正好,风微凉,陈坚领着我走了一遍如今被称为“武康路”的福开森路。

  要不是事先就知晓他的身份——上海某投资公司部门总经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校友,我一定会以为陈坚是位研究建筑史的老师。

  约摸一公里长的武康路,在他口中简直就是一部中国近现代史。40弄1号是民国第一任内阁总理唐绍仪旧居,这里发生过骇人听闻的唐绍仪被刺案;113号是巴金故居,他在这里创作《团圆》《随想录》,这里也见证了他后半生的悲欢……梧桐树下,一路走,一路故事满地。

  陈坚俨然比许多本地人更了解上海。可没料到,他在西安长大,44岁才来到上海,属于“新上海人”。虽已过五十而知天命的年纪,但在他看来,人生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包括换一个城市生活、换一个领域工作,以及不断解锁新的爱好和技能。

  新京报记者 何建为

  上海报道

  1 “随大溜”,学材料

  四年前,他开始潜心研究上海的建筑和历史,以公众号《上海故事》的方式写下来;两年前,他报班和一群都市白领一起学钢笔画,现在已经画完了三大本练习本。他还热爱园艺,乐于在家中小花园里莳花弄草,修篱烹茶。

  在事业和生活之间游走自如,在职业和兴趣之间取得平衡——处于时代焦虑的年轻人、沉入生活泥淖的中年人,大抵都向往这样的生活状态吧。

  但这背后,是半生的辗转周折——材料学专业大学生、管理学老师、政府机构官员、外企高管、国企干部……一个人是如何不断在既有道路上转身和改变,拥有了如此丰富的经历,并最终获得了这样的状态?

  可年轻时候,陈坚也有过“随大溜”的选择。他属于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天之骄子”,学理工科是那个年代的“主流”,陈坚选择了材料专业。

  但他骨子里喜爱艺术,大学又在杭州,就常常到西子湖畔的浙江美术学院(现在的中国美术学院)看画展,或者去喜欢艺术的亲戚家看画册。“那是精力特别旺盛的时期,很容易吸纳新东西。”谈起大学时代,陈坚历历在目:“当时狂喜欢印象派,对建筑也很迷恋,把图书馆里的建筑杂志一期不漏地看了一遍,甚至觉得自己学错了专业。”

  陈坚笑说:“不过我们那两届大学生还是很珍惜上大学的机会,会花很多时间去读书。”由于当时中国管理人才的缺乏,毕业工作后他被学校选中到西安交大参加了管理工程师资进修班的学习,随后走上三尺讲台成为管理学老师。

 

编辑:王晓琳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