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3 02:30:42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大护法》 暴力不是噱头,是故事需要

2017-07-13 02:30:42新京报



影片中暴力场面不少。


王子(右)的形象以徐锦江为原型。

  暗黑暴力系动画电影《大护法》将于7月13日在全国院线公映,影片前期曾以第一部自主分级动画片(建议13岁以上观众观看)的宣传语为人所知。此前点映活动中反馈,影片的“暴力元素”名副其实,其中饱受欺压的“花生人”被割首、枪决等不同方式处死,镜头中出现的死亡数量过百。在国产动画整体偏低幼或偏文艺的大环境中,主题上的黑暗与动作戏的血腥都显得非常特别。

  日前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不思凡,从成长经历聊到创作理念以及点映场观众的反馈。至于本片的压抑主题和暴力元素,不思凡设计的话痨台词冲掉了社会反思和哲学设问的凝重感,也用蓝色或绿色血液的设定消解血腥的视觉冲突。让这部电影在值得反复回味的同时,也充满了娱乐性。

  ■ 故事

  奕卫国大护法为了寻找失踪的太子,追到花生镇,这里半空中悬浮着一颗巨大的黑色花生,因此而得名。镇子上住着外形酷似花生的居民也被分为群众和执法者,一起都处于强权统治之下,一位名为吉安的人类在这里只手遮天,把花生人变得麻木且愚昧,互相出卖。大护法在寻找太子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些秘密:当这些花生人长出黑色蘑菇的时候就会被执法者枪决;而且统治者吉安有一个巨大的阴谋……这些秘密让大护法成为被追杀的目标,好不容易被找出来的太子也身陷险境。

  这个故事从群体束缚和自我束缚开始挖掘人性,最后回到了终极哲学问题“我是谁”上。

  简单画风

  因为热爱手冢治虫

  《大护法》的形象设定有别于国内流行的偏“美型”、偏“萌系”的风格,显得稚拙而独特。不思凡不是动画专业出身,也没有上过大学,他对动画的一切热情其实都基于年幼时翻烂的几本小人书。不思凡最初的理想其实是做个漫画家,后来阴差阳错地走上了动画之路,“以前的小人书都非常主旋律,娱乐的很少。我当时就特别喜欢《丁丁历险记》和《森林大帝》,一遍一遍地看,后来才知道都是国外漫画改的。日本漫画都是竖版嘛,手冢治虫的《森林大帝》引进时就需要重新排版(改成横画幅)。我最原始的烙印就扎根于此,他们的画法很简单,故事性强。”

  暴力元素

  去对抗的感受就是暴力

  PG-13自主分级是《大护法》宣传的核心,成片基本每次有新角色出现,就有死亡伴随而来。不思凡解释道:“其实看完片你就会发现,故事里暴力是一种必须,并不是噱头。”虽然标了PG-13,不思凡还是做了一些消解暴力元素的设计,包括花生人的形象和血液的颜色(蓝色或绿色),通过悬念不断的情节转移注意力,并在真相大白之后,形成最强烈的戏剧冲突。

  这种暴力其实源于不思凡的创作经历。在《大护法》的创意出来之前,不思凡正被困在迷茫之中。当时还没有《大圣归来》和《大鱼海棠》这些带动动画市场的话题作品,整个动画行业、他当时所在的公司,以及他个体的创作都陷入了困境。“有人给你投钱,说美型的东西才有市场,你怎么办?”他不知道明天该怎么走,感觉很差劲。他相信所有的经验和知识都只属于昨天,不应该拘泥于此,“去突破,去对抗的感受就是暴力。《大护法》这个作品就是突破口,我把自己的感受放在里面,通过对作品的思考对自身进行思考。”

  曲折剪辑

  最初是段落式动画剧

  这样一部连《大鱼海棠》导演梁旋都感慨任性的作品,一开始就没打算上院线,所以整个故事都是按照剧集的格式被分成一段一段。光线影业介入之后,才有了进院线的筹划。于是不思凡又被剪辑给困住了:“一开始的形式根本不属于电影,就要重新剪,但剪完之后我并不满意,却又不知道哪些地方出了问题。” 最后《大护法》能呈现出成片的状态要感谢剪辑师出身的监制林安儿。林安儿以剪辑动作片出名,镜头利落和狠辣,也很符合这部电影的暴力气质。 不思凡和她的第一次会面就发生在新京报采访的光线彩条屋办公室里。“她很专业,看问题很客观,但我已经做了太久,无法保持客观。于是我就跟尚游(影片出品人)、易巧(彩条屋影业总裁)说需要林老师来剪辑和梳理。”

  话痨台词

  参考了《新世纪福音战士》

  《大护法》成片最大的亮点其实不是暴力元素,也不是丑的美学,而是所有角色不着调的话痨与剧情、画面等形成的喜剧效果。“感谢给我逆境的众生”、“我就是痛,痛就是我”、“我不喜欢花,不,是讨厌”这些神叨叨的台词颇有些昆汀·塔伦蒂诺的感觉——比昆汀的台词更中二,更像打油诗。

  当然,这样风格化的表达注定会受到市场的质疑,在点映活动中,就已经有观众问:“大护法唠唠叨叨的样子很烦人,导演你要干吗?”不思凡承认这就是他的意图,而且“原版110分钟,现在剪掉了20分钟基本都是话痨。”其实他本身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语速也比较慢,从前作品当中的角色话也很少。不思凡说这样的设计其实是出于三方面的考虑:“第一,最早是出于成本的考虑,尽可能用台词去把很多东西托出来(就可以少做动画,前例可参考《新世纪福音战士》);第二,大护法这个角色活了很多年,我觉得他应该是一个老顽童,他在孤独的前行里面需要对话,不然就感觉很恐怖;第三,我知道影片本身会很压抑,如果没有这些内容,观感会很差,观众会受不了一直在很奇怪的区域里面。我也希望大家能顺畅地看完,不用那么难过。”

  ■ 花絮

  造型设计

  奕卫国太子的造型神似徐锦江,在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不思凡称:“我们团队的人都喜欢徐老师的电影。”并露出一脸“你懂”的微笑。这位香港演员曾被誉为“三级片天王”,后来还因为在《色情男女》中饰演一名性无能的三级片演员而获得第1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提名。尚游补充道:“导演尤其喜欢,我去他家看到满墙贴的都是徐老师的照片。”而主角奕卫国大护法、花生人以及尖头终极杀手的形象都可以在不思凡前作《小米的森林》和《妙先生》系列中找到踪迹。

  3D转制

  《大护法》顺应商业潮流转制成了3D动画。不思凡爆料自己其实“特别烦二维转3D”,但是易巧表示:“90分钟的平面动画会造成观影疲劳,(2D)已经不符合现在的观影习惯了。我想尝试做美国人日本人做不了的3D。”测试片段所呈现的立体水墨画效果征服了主创团队,影片最终以3D版本公映。

  粤语版本

  《大护法》的拷贝除了普通话,还有粤语版本。最初是因为不思凡的团队中有一位说粤语的工作人员,为大家贡献了不少开心的回忆,所以在筹划配音的时候考虑做方言版,比如四川话或者东北话。最终决定做粤语版是因为考虑到影片刀光剑影、上天遁地有点港片的武侠气质。 粤语版配音演员其实是监制林安儿的一批好友们,台词也是他们根据粤语地区方言习惯修改过,所以方言版也“笑”果十足。因此粤语版配音周期就长达5个星期,比一般电影长2-3倍。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桐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