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2 11:28:59新京报 记者:宫照华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八卦邮报】特朗普与异鬼

2019-01-12 11:28:59新京报 记者:宫照华

【八卦邮报】为新京报文化频道每周更新的固定栏目。主要为读者带来海外最近发生的、有趣的新闻资讯,涵盖的内容包括文学、艺术、娱乐、科普及名人轶事等等。

绝境长城来了,然而谁是异鬼?



今年,HBO的热门美剧《权力的游戏》即将迎来最后一季。这部剧的火爆程度已经达到了几乎不需任何额外宣传的地步,但在1月份,美国总统特朗普还是担任了一次义务代言人,他在自己的推特上宣布“长城即将来临”,并且化用了《权力的游戏》的宣传海报。



建立隔离墙的想法在特朗普上台后便开始执行,目的是为了将北美和墨西哥分离,组织拉丁美洲的偷渡者和难民进入美国国境。根据预算,这项工程将会耗费最少50亿美元,最多,则有可能达到700亿美元。1月初美国政府关门,特朗普依旧要求为隔离墙提供资金。《福克斯新闻》曾经提供了对隔离墙概括的描述:长1150英里,高40英尺,深入地面10英尺,宽1英尺;混凝土约87亿美元,钢材约36亿美元;劳动力保守估计100亿美元,土地方面,有60%的边境土地为私人所有,需要政府额外购买。这项宏大的工程听起来的确和《权力的游戏》中的绝境长城非常相像,特朗普本人也对此十分满意。



但他在化用《权力的游戏》时或许忘记了一件事情。《权力的游戏》中的绝境长城位于维斯特洛大陆的最北端,用于保护大陆南部的王国,长城以北是野人和异鬼的领地——在第七季中,异鬼们

(White Walkers)

已经集结完毕,正准备扑向南方、袭击人类。在这个时候,特朗普采用了这样的海报,倒是颇有些“夜王”的风范,象征着隔离墙以北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正在将世界带入“凛冬将至”的阶段。


失败博物馆


虽然“美国版绝境长城”的做法十分荒谬,不过特朗普在另外一个地方还是非常有建树,以其姓氏命名的“特朗普游戏棋”正作为一件失败博物馆的藏品巡回展出。


失败博物馆在2017年于瑞典创立,曾在北欧等地举办展览。2018年6月,该博物馆重新启动,并且在去年12月份增添了不少新鲜藏品,其中就包括“特朗普游戏棋”。



这款游戏棋早在1989年便已经诞生,由米尔顿·布拉德利公司生产。当年一共批量制作了200万套,最后,卖出去了20万份。虽然销量惨淡,但在2004年,随着特朗普在真人秀节目上的走红,“特朗普游戏棋”又重新拥有了生产计划。这款游戏棋的零售价为25美元,规则非常简单,买卖房产,赚钱,盈利最多者获胜。几乎等于“大富翁”的穷人版。2011年,《时代》将此款产品列为“特朗普的十大失败产品之一”,2015年,《财富》杂志将其升级为“特朗普的五大败笔之一”。在游戏评价网站上,这款游戏棋斩获了4.5的评分

(满分为10)


除了特朗普游戏棋外,失败博物馆的其余展品也非常有趣。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纯粹的策划失败,而另一类则有着“成功之母”的意味,展览策划者表示,人类的许多发明正是从无数异想天开的失败中诞生的,重新审视这些失败的产物,有助于人们重新激活创造力。


【牛肉烤面条晚餐,生产商为——高露洁。】


【可口可乐公司尝试推出的新包装。在接到一系列反对信、投诉、恐吓电话之后,宣告流产。】


【谷歌眼镜。它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是昂贵的定价和对隐私权的侵犯,让它在市场上很不受欢迎。】


1月18日,失败博物馆将来到上海举办展览。


腋毛与女权


为什么男人可以不刮胡子并把它当做一种魅力,而女性却要不断处理自己的体毛?

最近,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的戏剧表演系学生劳拉·杰克逊开展了一项名为“Januhairy”的运动。她在体力锻炼后发现,对自己没有修剪体毛的状态充满自信,因此在社交网络上呼吁女性展示自己的体毛,以此展示女性对自己身体的所有权和自信力。目前,这个在1月份新诞生的活动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以及反对。



“这个想法很好”,《卫报》的评论者Chitra Ramaswamy撰文写道,“但为什么总是在展示腋毛,而不是乳头上的毛发呢”。她表示自己正是一个年轻的、体毛丰盛的女性,“Januhairy是个非常好的想法,女人去除体毛时看起来像是内化的厌女症”,但并非所有部位的体毛都是平等的。但它从腋窝,小腿等地方裸露出来的时候,“它们让我感到恶心”。


另外不少女性反对的原因是,她们天生就体毛稀少。当看到体毛丰盛的女性以这种方式展示自信的时候,她们表示自己会感觉受到伤害,充满自卑与被歧视感,仿佛她们被划入了缺乏自信的女性一样。


这项运动才刚刚兴起,它会有什么样的争议,是否能成为2019年的第一个文化事件,以及能否在中国受到认可,都值得我们继续关注。


从大便螨虫中追踪印加帝国的兴衰


【马丘比丘附近的美洲驼。图片来源:《科学》网站。】


如何在现代寻找远古历史的痕迹?最近,英国的古生态学家发现,可以通过秘鲁美洲驼粪便中的螨虫含量,来追踪印加帝国的兴衰史。这种回收方法比以往的真菌测量要更加准确。


因为这些美洲驼都是在城市附近的草地上进食,而后在湖泊附近排泄,因此研究人员可以很容易地找到美洲驼粪便的遗迹。“印加城市附近的骆驼越多,螨虫吃得越多,人口密度就越大”,这篇文章的作者莉齐·韦德写道,“当螨虫死亡时,它们沉入湖内……几个世纪后,能在沉积物中发现它们”。


当这个项目的研究者Alex Chepstow-Lusty对粪便中的螨虫数量进行统计时,他得出的结果基本符合史实:当印加帝国在1438年到1533年间统治安第斯山脉时,它的人口密度达到最大值,而在西班牙征服者来临后,人口数量急剧下降。这其中有一个额外的峰值,来自于西班牙殖民者将猪和牛带入了美洲地区,它们的排泄物中同样含有螨虫,但在随后,发生了天花之类的传染病,牲畜大量死亡,淤积物中的螨虫含量又再次下降。


利用粪便螨虫来推测印加帝国的兴衰是个非常新颖的思维,但它尚未得到学界的普遍认可。首先发掘沉积物的湖泊是一个浅水湖泊,湖面时大时小,会很容易提供误导性信息,另外,它还需要与世界其他各地的淤积物螨虫数量进行对比,设置变量,才能确保该推测的科学性。


作者:新京报记者 宫照华

编辑:徐悦东 校对:吴兴发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