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8 11:35:06新京报 记者:徐悦东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全球观察丨特朗普宣布“国家紧急状态”,打的什么牌?

2019-02-18 11:35:06新京报 记者:徐悦东

全球观察是新京报文化频道每周的固定栏目,我们将选择近期被外媒热议的1个文化/思想话题,为大家展现聚焦于此的不同观点。本周的全球观察,我们关注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

据美联社报道,当地时间2月15日上午十点半,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发表演讲,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特朗普称,美国的南部边境正在遭受各种类型犯罪的“入侵”,因此,他将签署国家紧急状态行政令,跳过国会以取得足够的资金修建边境墙。

 

在当地时间2月14日,经过3周艰难的协商后,国会两院先后通过预算案。这份政府预算案包含13.75亿美元的修墙资金,远低于特朗普要求的57亿美元。不过,特朗普会签署这份预算案以避免政府再度陷入停摆,但他同时也会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以阻止“边境危机”。据CNN报道,特朗普想将通过“国家紧急状态”,从其他拨款中,拨出80亿美元来修建美墨边境墙。

 

特朗普为了“公共安全”而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受到了广泛而强烈的非议。美国法学家理查德·波斯纳在《并非自杀契约》中探讨了“公共安全和个人自由”的两难话题。波斯纳认为,美国宪法性权利主要是由美国联邦法院“解释”宪法文本创造出来的。他反对“公民自由至上论者”,这些人认为,宪法性权利是神圣不变的。

 

在波斯纳看来,宪法性权利应该是可以根据具体情况的变化而改变的,顺应情势随机应变才是关键。由于美国宪法的含混性,美国宪法需要打很多司法补丁。在反恐斗争和充满危机的紧急状态的时期里,我们就需要应形势而变。而且,从整体的成本和收益来看,维持公共安全所获得的利益比自由要大。因此,政府为了实现公共安全,牺牲一些个人自由是合理正当的。

 

可是,在具体处理恐怖主义威胁和难民问题的时候,从这种带着实用主义以及功利主义色彩的观点出发,美国政府的行政权力会变得越来越大,这也会经常伤及无辜,从而再次唤起人们对于传统个人自由的呼唤。特朗普的“禁穆令”、移民政策以及边境政策,也因此备受诟病。此次为了修建隔离墙而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也遭到了各方的猛烈抨击。

 

特朗普为何要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

 

根据美国1976年通过的《全国紧急状态法》,总统有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的权力,但要向国会解释具体基于哪些条款和原因。在“国家紧急状态”下,美国国防部可以暂停或推迟民用工程项目建设,把资金投入到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项目上。

 

根据布伦南中心自由与国家安全项目的联合主任伊丽莎白·戈泰因的说法,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能够使特朗普“获得包含在100多项其他法律中的特殊权力”。这些权力能让特朗普绕过正常的政治程序,绕过国会,利用已拨发的军费来修建边境墙。

 

据福克斯新闻报道,特朗普打算在紧急状态下,动用包括大约6亿美元的财政部没收资金以及国防部的禁毒资金。特朗普还寻求从国防部的军事建设预算中拨出35亿美元来修建隔离墙。

 

美国总统特朗普

 

其实,这不是美国总统第一次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了。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总统动用紧急状态权力的频率比较高(奥巴马用了13次,小布什用了12次,克林顿用过17次,特朗普也已经用过3次),但都“用法得当”,几乎都针对源自其他国家的危机,而没有一次像这次一样是为了动用未经国会批准的经费。特朗普如果为了“索款”而滥用权力,涉嫌严重违反宪法,也会开启恶劣的先例。

 

除了因为特朗普修墙的资金不足,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在看到肖恩·汉尼提和其他福克斯新闻的主持人嘲笑两党达成的新预算法案后,感到很沮丧, “右翼媒体称他软弱,特朗普显然意识到,他再也无法用谎言掩盖自己耻辱的失败。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现在终于要兑现他的威胁了。”

 

特朗普遭到民主党人士的猛烈抨击,因为这威胁到美国的民主原则

 

特朗普此举已经遭到民主党人士的猛烈抨击。据福克斯新闻报道,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杰罗德·纳德勒

(Jerrold Nadler)

在一份声明里说,“总统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是对其宪法誓言的滥用,也是对权力分立的冒犯。国会拥有排他性的财权,宪法明令禁止总统使用未被拨款的资金。……这是一种无法容忍的滥权行径。”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杰罗德·纳德勒(Jerrold Nadler)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美国公民自由联盟表示,他们将提起诉讼,审查特朗普启动国家紧急状态的决定。“总统在玫瑰园的讲话中承认,事实上根本没有紧急状况。他只是对国会感到不耐烦和精疲力竭,决定以他的方式迅速推进,更快地修起边境墙、履行他的诺言。”“(特普朗的)这一决定,很可能是一次违法的权力侵夺行为:这一行为伤害了美国社会,置权力制衡的民主原则于不顾。”

 

加州州长加文·纽森对特普朗的决定极其愤慨,发表演说表示“法庭上见”。“特朗普总统正在‘生产危机’、宣布子虚乌有的国家紧急状态;他的目的,在于篡夺权力、颠覆宪法的制约。这次的‘紧急状态’将是美国的耻辱,而总统要为此负全责。同时,他还计划让政府停摆,挪用加州政府用于反毒品、反垄断的资金,去修建他的边境墙。我们回白宫的消息很简单:咱法庭上见。”

 

据CNN报道,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和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发表了联合声明,他们称特朗普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是对美国宪法的“严重侵犯”,而特朗普所谓的南部边境危机“根本不存在”。两人还在声明中呼吁共和党与民主党联合起来,共同反对特朗普的此次宣言。声明称,“就像我们两党都遵守我们保护美国人民的誓言一般,整个国会也应该基于两党基础,尊重宪法,通过审查与平衡维护我们的体系”,“总统并不高于法律。国会不能让总统破坏宪法”。此外,民主党有两种方法反击特朗普。一是众议院、参议院投票通过终止“紧急状态”,且总统不反对;若是总统反对,参众两院则需至少2/3的支持率以否决总统的反对意见。第二则是通过法律对特朗普发起挑战,让法院判决特朗普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是否非法。

 

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

 

律师劳埃德·格林在《卫报》上撰文认为,特朗普这种行为是违宪的。讽刺的是,特朗普的私人律师还曾经抨击奥巴马为暴君,比如,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杰伊·塞库洛曾抨击奥巴马的“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计划

(Daca)

,他称奥巴马“将一切权力,立法、行政和司法都揽入一人手中,这毫无疑问是暴政”。现任总检察长诺尔·弗朗西斯科,也曾在奥巴马时代认为,要在总统和国会之间进行权力制衡,防止滥用权力,因为这对保护自由至关重要。当然,特朗普在2014年因移民问题谴责奥巴马时,也曾在推特上写道,“共和党不能让奥巴马为了自己的利益而颠覆美国宪法,因为他没与国会进行谈判。”

 

然而,现在很多共和党政客已经将特朗普视为强人,缅因州州长保罗·勒佩奇

(Paul LePage)

将特朗普的独裁统治视为一个优势。“我们的宪法不仅被打破了,”勒佩奇宣称,“但我们需要唐纳德·特朗普在我们国家中展示一些威权主义的权力。” 从一开始,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就想要一堵墙和一个保守的总统,他们觉得没有必要遵守规则。

 

特朗普此举治标不治本,也分裂了共和党

 

西蒙·蒂斯达尔在《卫报》上撰文称,据美国的官方数据,现在非法入境正处于历史的低位——从2001年的200000人减少到了去年的40000人,而且,因此被逮捕和遣返的人数也大幅减少。而今年被遣返的人数增长是因为那些无人陪伴的非法移民儿童,特朗普的“入侵”实质上是在拆散家庭。此外,特朗普声称他要防止毒品进入美国。其实走私毒品是症状,而不是原因,根本原因不是供应,而是需求。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特朗普计划通过动用禁毒资金来修隔离墙,这是拿治本的钱来治标。

 

西蒙·蒂斯达尔认为,特朗普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要守住他的民族主义选票。他做出如此有争议的事情不足为奇,因为这是出于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结果,不过,特朗普还违背了让墨西哥而不是美国纳税人付建墙的钱的承诺。

 


特朗普视察美墨边境墙样板

 

耶鲁大学政治学讲师和布伦南司法中心的研究员沃尔特·夏皮罗

(Walter Shapiro)

在《卫报》上发表了《因为墙而宣布“国家紧急状态”?这对特朗普来说很不好》一文中认为,在中期选举民主党大胜之后,一位理性的政治家会停止妖魔化移民问题。特朗普的所作所为只会让他的共和党人叛逃,因为传统的共和党人也会担心总统过大权力的长期影响。

 

而且,沃尔特·夏皮罗认为,在未来的日子里,民主党肯定会通过一项决议,取消特朗普对联邦预算的紧急权力。因为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不管是托马斯·杰斐逊、尼克松、里根、还是克林顿,总统和国会就支出问题的斗争,都是以总统的失败作为结局。

 

理查·贝德、肖恩·沙利文和乔希·道西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称,特朗普此举已经威胁到他2020年的连任了,因为他还牺牲了他的共和党同僚。因为许多共和党议员,现在已经处在支持特朗普和反对总统权力过大造成僭越之间的纠结中。而且,特朗普打算动用五角大楼的资金,这也激怒了军方,以及那些支持增加国防预算的共和党人。共和党分裂了,很多温和共和党人表示沮丧,并不赞成这次计划。根据福克斯新闻本周公布的民调显示,56%的美国人反对这项法令,其中包括了20% 的共和党人。



作者:新京报记者 徐悦东

编辑:沈河西 校对:薛京宁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