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1 11:35:49新京报 记者:杨司奇 编辑:张婷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阿富汗:被冷战拖进泥潭的牺牲品

2019-06-11 11:35:49新京报 记者:杨司奇

喀布尔为什么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被称为东方小巴黎?塔利班为何不是恐怖组织?造成阿富汗动荡不安的原因有哪些?近日,新华社喀布尔分社前任首席记者赵乙深和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结合《无规则游戏:阿富汗屡被中断的历史》一书,分享这些问题。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司奇


位于亚洲腹地的阿富汗,是一个近代史上多灾多难的国家,被称为“帝国坟场”。过去的200年间,阿富汗先后五次遭遇外来强权干涉,内部改革一次又一次被打断。曾经意图称霸世界的三大强国英国、苏联、美国,在此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但是,在历史学家塔米姆·安萨利的著作《无规则游戏:阿富汗屡被中断的历史》中,他驳斥了一直以来的“帝国坟场”论断。安萨利生动地讲述了一个又一个关于阿富汗的故事,讲述了长期以来外部世界未曾完全了解的阿富汗内部斗争。在安萨利的眼中,阿富汗在21世纪的命运与12世纪紧密相连,外来的干涉和入侵并不是主旋律,它们只是扰乱了阿富汗的发展,阿富汗人有自己的故事。今日我们所谈论的阿富汗,其实掩盖了真实的阿富汗。安萨利像说书人一样娓娓道来,将这个“真实的阿富汗”拆解给我们,告诉我们,阿富汗为何会成为今日的阿富汗?


近日,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和浙江人民出版社举办的主题沙龙中,新华社喀布尔分社前任首席记者赵乙深和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结合塔米姆·安萨利的《无规则游戏》一书,分享了他们多年来对阿富汗的观察、研究与经历。


塔米姆·安萨利(Tamim Ansary)是一位阿富汗裔美国人,他出生和成长在喀布尔,1964年移居美国,兼有阿富汗和美国两国血统。

 

塔利班是不是恐怖组织?

赵乙深

(新华社喀布尔分社前任首席记者)


现在的喀布尔,是一片断壁残垣的样子。但是,喀布尔曾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被称为“东方小巴黎”、“南亚小巴黎”。那个时候,喀布尔在查希尔·沙阿的领导下,经历了一段“小阳春”,发展很快。


1961年的喀布尔街头


通过那个时期的照片,能看到巧克力、现代化的汽车,看到女性不用穿着罩袍,一些男士衣冠楚楚地喝咖啡,但为什么喀布尔现在成了这个样子?断壁残垣,满目疮痍。这跟下面这张照片上的几个人有关。这是2017年5月的一张照片。



图中左一是阿富汗的前任总统,也是阿富汗2001年后的首任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左二是阿富汗现任总统阿什拉夫·加尼,普什图人。右一是阿富汗现在总理级别的人物,首席执行官阿卜杜拉·阿卜杜拉,塔吉克人,是“潘杰希尔雄狮”马苏德的追任者。(马苏德在2001年后被塔利班以暴恐的方式暗杀了。当时,两名塔利班分子伪装成记者进入其寓所采访,将炸弹放在摄像机和照相机里,然后突然引爆了炸弹。)右二是一个普什图族的军阀,叫萨亚夫,现在也被政府招安了。


这张照片最关键的人物是中间这个人。《无规则游戏》里提到了这个人,希克马蒂亚尔,他是一个很有名的军阀,伊斯兰党的创始人。这张照片的背景是,阿富汗政府跟各路反政府武装经过16年的浴血奋战以后,希克马蒂亚尔终于被招安,他的武装放下枪,以一个政党的形式加入了阿富汗的主流政治生活。


《无规则游戏:阿富汗屡被中断的历史》,作者:塔米姆·安萨利,译者:钟鹰翔,审校:朱永彪,版本:浙江人民出版社2018年11月。


为什么要讲这张照片呢?可能大家对阿富汗有一种标签化的认识,一提到阿富汗,就是暴乱、恐怖、暗杀、战争。为什么会这样?阿富汗的主要敌人是谁?是塔利班。塔利班在1994年兴起的时候,某种情况上讲,跟这些人有关。通过《无规则游戏》这本书,大家可能会知道,阿富汗其实是冷战这个国际大背景下的一个牺牲者,是被冷战拖进泥潭的牺牲品。


我们现在说阿富汗经历了将近50年的战乱,一般情况下,是从1979年苏联入侵开始算起。苏联入侵以后,阿富汗经历了漫长的抗苏斗争,终于在1989年和1990年的时候,由于苏联内部问题(苏联解体),脱离了苏联的侵略。苏联撤军以后,阿富汗本该迎来和平和发展的机会,但是很遗憾,由于这些人,特别是阿卜杜拉、萨亚夫、希克马蒂亚尔等人之间的民族问题、宗教问题、权力斗争问题,自己打了起来,一致对苏的战争变成了阿富汗内战。


内战期间,希克马蒂亚尔的武装和阿卜杜拉的武装在争夺喀布尔的问题上,发生了长达半年的拉锯战。希克马蒂亚尔曾经在一两个月的时间里,向喀布尔发射了上千枚火箭弹。也就是说,军阀的内战彻底摧毁了喀布尔这个城市。1994年,由于军阀内战,民不聊生,在阿富汗南方一个普什图族聚居区,大概是在坎大哈,兴起了一个新的武装组织——塔利班。


塔利班(Taliban)是阿拉伯语中“塔利布”(Talib)的复数形式,塔利布是一个单数,相当于student。塔利班为什么会兴起?这一带是普什图人的聚集区,这条线是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所谓的国境线。在正式的地图上,它应该是虚线。这条线就是非常有名的“杜兰德线”(Durand Line)。杜兰德线,是阿富汗与巴基斯坦主要领土的纷争区域。这条线的划分,是非常有政治意味的。




1893年,由于英国人没有打败阿富汗人,疲于战争,当时阿富汗的君主也想赶紧结束战争,所以他们就确定了一个所谓的停火协议线。当时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是一个国家,这条线是阿富汗政府和英属印度的外交秘书杜兰德确立的,所以叫杜兰德线。为什么说他别有用心?因为这条线完美地把普什图人聚居区一分为二,等于说把一个民族的人分到了两个国家的边上,这就是为什么后来巴基斯坦与阿富汗会因为杜兰德线问题争论了一百多年。


阿富汗是不承认这条国境线的,但巴基斯坦承认。大概就在坎大哈,一个叫奥马尔的年轻人组织了一支军队,叫塔利班。这支军队在当时得到了巴基斯坦的资助,它就在这里迅速壮大,然后一路北上,到了喀布尔。阿富汗这个国家拥有三个主体民族,人数最多的是普什图人。《追风筝的人》里的阿米尔少爷就是普什图人,哈桑则是哈扎拉人。普什图人主要聚居在阿富汗南部、东南部。第二个主体民族是塔吉克人,主要聚居在靠近塔吉克斯坦这一片。还有哈扎拉人,有资料说哈扎拉人是当时蒙古人的后裔,但没有被证实。


阿富汗小学课堂


塔利班组织的军队迅速掌握了喀布尔。喀布尔一直是阿富汗的首都,是一个很有象征意义的城市。在喀布尔,大家主要说达利语,达利语是波斯语的一种方言。阿富汗人、伊朗人,还有塔吉克斯坦人的语言交流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不过塔吉克斯坦后来成了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它的语言被俄语化,用俄语来拼写他们的语言,这有点像蒙古,外蒙古的语言也是这种情况。塔利班从坎大哈打到喀布尔的时候,其实是受到了沿线老百姓的夹道欢迎,他们的战斗力很强,又得到老百姓的支持,便迅速打到了喀布尔,而且在两三个月内,甚至是更短的时间内,占领了阿富汗将近95%的领土。


因为当时阿富汗的老百姓想赶紧有一个武装(不管是谁),能够战胜其他所有人,结束内战。在这种环境下,刚才提到的那些军阀们又在巴基斯坦的帮助下组织了一个政府——北方联盟。北方联盟当时的主席、实际负责人叫拉巴尼。拉巴尼的存在感不是很强。后来,希克马蒂亚尔当了北方联盟的总理和外长,“潘杰希尔雄狮”马苏德是最能打的,也是军事才能最高的,当了北方联盟的国防部长。但是即使这帮军阀团结起来后,也没有抵挡住塔利班,于是向马扎里沙里夫方向撤退。阿富汗90%甚至更多的领土被塔利班控制。


抗苏战争时期的“潘杰希尔雄狮”马苏德


那么,塔利班现在为什么成了一个反政府武装?这跟一个很著名的事件有关—— “9·11”。 “9·11”牵扯到另外一个事情——基地组织,这是另外一拨人。基地组织的领导人、创始人是拉登。这些人都是在过去十几年里叱咤风云的人物。


拉登是沙特人,一个坚定的反美主义者,他制造了很多恐怖袭击。就是拉登,把“恐怖”和“反恐”这些词带入了国际视野。那么,拉登制造“9·11”事件毁掉双子塔以后,为什么塔利班躺枪了呢?因为拉登跟塔利班创始人奥马尔是好朋友,当时美国让奥马尔政权交出拉登,奥马尔政权拒不交出此人,所以美国就对阿富汗出兵了,这是一个报复性的行为。


塔利班政权被美国迅速推翻以后,就回撤到了坎大哈。甚至还有一些资料说,塔利班可能在巴基斯坦境内的一些地方活动。但这个我们不去做评价,因为这是有争议的。至此,塔利班就退出了阿富汗的主流政治社会。现在好多人说塔利班搞了很多爆炸、刺杀,塔利班就是个恐怖组织。这话其实是不对的。塔利班政权统治阿富汗的时候,他们自称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


塔利班不是一个联合国和美国承认的恐怖组织。前不久,美国把伊朗的正规军(革命卫队)列为了恐怖组织,然后伊朗也把美国的中央司令部列为恐怖组织,这是一个非常搞笑的事情。但是塔利班并不是一个恐怖组织,只不过因为它在正面战场上打不过去(它也确实打不过),所以它必须采取游击战的方式,采取低裂度的、小规模的、局部的方式来袭扰美军。


关注新闻的人可能都知道,每年4月底或者5月初的时候,塔利班都会发动一项军事行动,叫春季攻势。什么意思?阿富汗是一个山地国家,兴都库什山脉占了国土面积的50%以上。冬天的时候,塔利班会躲在山地里进行一些修整,这个大山里边躲个万来人,找都没法找。到春季他们缓过来了以后,就会利用春季到秋季这半年的时间,发动各种各样的进攻。



但是塔利班是有底线的,塔利班不是恐怖组织。发动春季攻势的时候,他们都会说他们的目标是政府机构,因为塔利班认为目前阿富汗的合法政权是美国的傀儡,他们不承认这个所谓的合法政权。他们宣称自己的主要袭击目标是政府机构、军事机构以及外国人机构,呼吁民众远离这些机构,以免被误伤。2015年,我参与报道了塔利班领导人的两次更换。塔利班创始领导人奥马尔在2015年被正式宣布死亡以后,塔利班就进行了一次内部改组。


1959年艾森豪威尔访问阿富汗


之后,曼苏尔在塔利班占据了主导地位,成了塔利班第二任首领。大概半年以后,曼苏尔在巴基斯坦境内被美军用无人机给杀死了。之后,塔利班内部又进行了一次非常激烈的改组。我们现在去看一些介绍塔利班的书,可能会觉得塔利班还是一个很保守的组织。其实不是这样的。塔利班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包括内部的几次权力斗争改组以后,现在越来越呈现一种激进化的趋势。


因为塔利班又招纳了一批人,这批人叫“哈卡尼网络”,其首领是哈卡尼。哈卡尼进入塔利班以后,成了塔利班的副首领,他的手法特别恐怖。例如,2017年的5月31日,喀布尔发生了近十年来都没有经历过的一次大爆炸,而且大爆炸离美国使馆和新华社都很近。


当时惨到什么地步?据监控画面显示,这个爆炸是哈卡尼网络做的。他们在洒水车里装满炸药,在早晨上班的高峰时段,在阿富汗的使馆区引起了爆炸。当时炸死了好多人,爆炸后,地面上出现了一个直径六七米、深四五米的大坑。以爆炸点为圆心,周围大概以一公里为半径,房屋基本上是纯粉碎的,包括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的很多新建房屋的窗户玻璃全都被震碎。甚至还有一个巨大的轮胎,一个轮胎的轮毂,飞了不知道多远,飞到了大使馆。这确实是一个特别可怕的事情。


我想说明什么问题呢?就是说,塔利班它虽然不是一个恐怖组织,但它的手法在趋向极端化、恐怖化。它的目的是什么?它的目的就是要逼美国、逼阿富汗政府向他们妥协,塔利班要重新回到阿富汗的政治生活中来,但它不是通过谈话的方式,而是通过打的方式。


前段时间,阿富汗召开了罕见的大支尔格会议。大支尔格会议是阿富汗最高权力机构,是一个大议会,加尼总统再次向塔利班发出和平邀请。但是,塔利班目前没有给出正面回应。那么,阿富汗未来的和平局势会怎么走?除了在国内他们自己要和平和解,要融入,要转变,以及美国的这种状态外,中国未来可能会在阿富汗的政治和平和解和经济重建当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对话:

阿富汗人民的命运并不掌握在阿富汗人民的手里

赵乙深、朱永彪


问题A:造成阿富汗四五十年来动荡不安的原因有哪些?是什么让阿富汗成了大国政治的牺牲品,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赵乙深:我们在做新闻报道或国际政治研究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一个词——地缘政治。阿富汗的这些民族自古以来就是割裂的,哈扎拉人、普什图人、塔吉克人之间互相攻伐,互相不服,最终就打成了一锅粥。



从1979年苏联入侵开始,阿富汗问题完全是由于地缘政治引起的,大家可以看一下这个地图。我们现在是把阿富汗放在南亚片区内,阿富汗的北边是前苏联的实际控制区;阿富汗的西边是伊朗,就到中东了;南边通过巴基斯坦到南亚,通过巴基斯坦卡拉奇就可以渡海了,再过去是印度;东边不用说,是中国。因为阿富汗处于文明的十字路口,一个大国如果想控制南亚,或者说想通过阿富汗往西、往东、往南来发展的话,阿富汗就正好站在一个中心点上。


由于阿富汗独特的地理位置,所以前苏联、美国,包括现在的一些地区大国,都想对阿富汗施加一定的影响。而且阿富汗、伊朗、巴基斯坦自古以来都是一个国家。因为种族、民族、文化、历史、宗教等种种原因,阿富汗最后就成了大国角力的一个战场。这是阿富汗很可怜的一个地方,因为没有一个国家能选择自己出生在哪里,或者说没有一个国家能选择自己的领土。既然阿富汗人生长在了这么一片领土上,他就必须面对现实。


我们做分析的时候,就发现“阿富汗问题”,不是“阿富汗的问题”,不是“阿富汗就能解决的问题”。据公开报道,美国现在有大概1万名士兵驻扎在阿富汗,难道美国不想走吗?或者说美国不知道阿富汗是无法征服的吗?当然不是,美国有它的政治目的和军事目的在里面,包括前苏联为什么入侵阿富汗?因为前苏联入侵阿富汗以后,就可以比较近的通过巴基斯坦的卡拉奇,得到南方的出海口。


而且当时苏联入侵阿富汗以后,在冷战的大背景下,对中国也保持了一定的战略压力。另外,阿富汗独特的地理环境也导致阿富汗国内无法形成一个统一的政权,或者说无法形成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权。因此,内部的杀伐动乱,就给了外部势力一个进入的空间和可能性。我们可以通过新闻看到,解决阿富汗问题一定有几个参与方,美国就不用说了,还有中国、俄罗斯、伊朗、巴基斯坦、印度,这六方一定要一起坐下来讨论阿富汗问题。阿富汗人之所以决定不了自己的命运,有它内部的原因,也有地理方面的原因,这个形势目前比较焦灼。


还有人分析说,阿富汗国内缺少一股强大的力量来整合这个国家,阿富汗在塔利班时期可能迎来了这么一次机会,因为塔利班通过武力的方式几乎占领了阿富汗全境。但是很遗憾,塔利班政权是反人性的,它采用极端保守、苛刻的宗教法,导致那些曾经支持塔利班的人又开始反塔利班了。


因此,阿富汗又回到了一种战略状态。阿富汗这个国家可能是跟古代游牧民族有这种关系,这个国家的人民好斗、好战,他不会被征服,他永远会跟你战斗。我正面战场打不过你,就通过游击战的方式;我游击战打不过你,耗也耗死你。大概是这么一种状态,这跟它自古以来的民族性有关,所以阿富汗问题是一个非常错综复杂的问题。目前,中国解决阿富汗问题的方式是“一带一路”倡议,通过民间交流、发展民生、经济援助等方式,让阿富汗人感受到中国式的发展。我们中国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让人民富起来了,富起来了以后,大家就不会再去想过那种天天战乱的日子。我在阿富汗工作的时候,发现有很多阿富汗的孩子,三四岁的孩子,特别是离喀布尔远一点的孩子或者外省的孩子,他不会拿笔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玩枪了。笔对他们是很陌生的东西,但是枪就很普遍。


我们必须让人们认识到要过好生活而不再去打仗。我在采访的时候,就觉得阿富汗人对于中国的这种经济发展模式是羡慕并怀抱希望的。至于美国对他们的这种军事援助,给多少飞机、大炮,给多少军援,其实并不可靠。但是,阿富汗底层的人民在某种意义上讲只能是推动,他们解决不了问题。也就是说,阿富汗人民的命运并不掌握在阿富汗人民的手里。


20世纪80年代的阿富汗女性


问题B:俄罗斯对塔利班有军事上或政治上的支持吗?


朱永彪:俄罗斯和塔利班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有所接触。当然是用另外一种方式介入,因为塔利班的国际形象并不太好,所以俄罗斯要解决这个问题。怎么办呢?他就说在阿富汗北部有大量的伊斯兰国分子,威胁中亚安全。中亚地区传统上被俄罗斯视为自己的后院,俄罗斯在这一地区长期驻军,想要达到两个目的:首先是制造与塔利班接触的合法性。你看这里有这么多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既威胁阿富汗,又威胁中亚国家,我和塔利班合作的目的是为了打击伊斯兰国。


在目前的阿富汗,塔利班和伊斯兰国关系非常复杂,塔利班有时候去进攻伊斯兰国,有时候甚至配合政府军进攻伊斯兰国,当然也出现过伊斯兰国分子和塔利班一起去攻打政府军的情况。但是他们更多的是对立,因为双方在涉及人员、资金、意识形态的竞争等方面都是重叠的,所以竞争很激烈。在这一点上,伊朗也是如此。


俄罗斯的另一个目标,是试图将中亚国家纳入其安全保护伞下,比如他在塔吉克斯坦驻军,需要合法性与合理性,怎么办?他就说你看阿富汗的北部,塔吉克斯坦的南方,有大量的武装分子在盘踞,万一来进攻你,你就很危险了。所以你要加强对我的安全依赖,我给你提供保护。通过这种方式,俄罗斯至少达到了以上两个目的。


2001年国家独立日当天的塔利班


我们看到俄罗斯组织了两次莫斯科和平进程,现在马上要组织第二次阿人内部对话了。莫斯科和平进程邀请了美国、中国、巴基斯坦、伊朗这些国家参加,也包括塔利班。第一届的时候美国是拒绝的,第二届出席了。阿富汗政府一直没有参加,因为阿富汗政府对此非常反感。在如今的阿富汗,喜欢俄罗斯的人非常少,包括前苏联加盟国同一民族的人,如阿富汗的塔吉克人、乌兹别克人,他们对俄罗斯人的好感度也非常低。


俄罗斯与塔利班接触实际上造成了双重影响:一个方面,它确实找到了介入阿富汗事务的抓手;另一方面,阿富汗政府很反感俄罗斯绕过自己与塔利班进行和谈。实际上,俄罗斯和塔利班的和谈是先于美国的,美国与塔利班的接触被正式公开是在去年的10月份。而在这之前,俄罗斯就已经开始与塔利班接触了。所谓的借口就是塔利班要加入和平进程,要和谈,要承认它作为一种政治势力。这是阿富汗政府现在不愿意看到的。所以目前的一个结果是,由于美国在去年10月份公开了和塔利班接触和谈的消息,俄罗斯与塔利班接触和谈这件事情就开始变得更加具有合法性了,因为美国人都在和塔利班谈,之前和塔利班谈,承认它作为一种政治势力,不把它作为恐怖势力,那不就更有合法性吗?这几天可能马上要召开第二次莫斯科阿人内部对话,就是说现在俄罗斯事实上已经成为在阿富汗比较主要的玩家之一了,但它的成本很低,几乎没有什么成本,它对阿富汗没有什么援助,没什么投资项目,也没有交通基础设施项目(就是我们说的“五通”),这些方面它都没有做,它唯一做的就是投资塔利班。


这里面有很大的风险。一是塔利班也不喜欢俄罗斯,只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它需要利用俄罗斯。第二就是塔利班在阿富汗的名声、政治遗产非常糟糕,未来它想在阿富汗获得更大的政治地位,实际上不太现实。事实上,俄罗斯还要达到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向美国施压,让塔利班使劲地搅和,你(美国)不是在乌克兰给我捣乱嘛,我就在这个地方给你捣乱。


问题C:在历史上,阿富汗有过贵霜帝国这种繁盛时期,但感觉这个时代它完全没有希望,从现在到未来都不会有希望。不知道怎么看这个问题?


朱永彪:实际上,我个人有这样一个基本的观点,阿富汗的很多文明实际上是外来的入侵者和征服者带来的,比如古希腊式的建筑等。在过去,其实也谈不上征服与被征服,当时“征服”这个词和现代意义上的侵略是不太一样的,很多时候可能很难用贬义词或者褒义词去形容。


近日,“器服物佩好无疆:东西文明交汇的阿富汗国家宝藏”年度特展正在清华艺术博物馆展出。图为:二神驾车图像饰板 阿伊哈努姆,神庙遗址,公元前3世纪。


关于阿富汗的现状,除了前面讲到的,我认为还有至少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阿富汗的建国历史实际上是具有跳跃性的,它在1747年建国的时候,条件其实并不很成熟,它是以一种仓促的方式建国的。建国后,又随便推举出来一个20多岁的国王,于是就建立了这样一个所谓的国家。从阿富汗建国开始,它的中央政府就不强大,对各个地方的控制非常弱。也就是说,阿富汗国家建设缺乏一个强有力的核心,再加上内部的民族问题,就更复杂了。第二个问题,就是阿富汗历史上所有的现代化改革进程基本上全部是失败的。如阿曼努拉在1919-1929年进行的改革,他在那十年里是雄心勃勃,想要搞一场类似于日本的明治维新,类似于中国清末那种救亡图存的运动。阿曼努拉的改革有一个很庞大的计划,但很可悲的是他最后被政变给赶下台了。后来的马哈茂德、达乌德的改革,也都被各种各样的方式终止而失败。

 

1961年的喀布尔街头


我们在照片上看到的六七十年代的阿富汗,实际上和达乌德时期激进的现代化改革所打下的底子有很大关系,但阿富汗所有的现代化改革都被保守势力给打断了。赵乙深老师讲到的阿富汗小孩玩枪的事情,我印象特别深刻,现在的阿富汗形成了一种战争文化。从苏联入侵到现在,至少有三四代的难民了。


我们前面看过一些难民照片,现实可能比那个还要惨,那里的很多孩子不能有正常的教育,可能从来不知道教育为何物,也不知道现在的社会是什么样子。那些孩子将来的人生,或者说是人生观、价值观,和我们所谓的“正常人”是不一样的。你会为了1000美元去当人肉炸弹吗?大家肯定会觉得疯了。你给我1万美元、10万美元、100万美元,我也要好好考虑考虑。但在阿富汗的有些地方就会有这种现象,可能出个1000美元,甚至不到1000美元,就能招募一个10岁左右的小孩去当人体炸弹。这里面可能有宗教方面的因素,但和经济问题是密不可分的。多重因素的作用导致这个国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从历史上看,阿富汗创造过很辉煌的文明,希望还是有的。但是从现实来看,困难确实非常多。


问题D:国内目前关于阿富汗研究的情况是什么样的?主要分布在哪些学校,进展如何?阿富汗的城市生活是怎么样的,中国在那里是否还有其他一些项目在进行?


赵乙深:我来解释一下。2015年的时候,它的经济发展是什么情况呢?大概有3150万人口,6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有4个大城市。第一大城市就是首都喀布尔,是一个讲波斯语的人的聚居地。其余三大城市分别是坎大哈、赫拉特和北方的马扎里沙里夫。马扎里沙里夫、巴米扬、赫拉特和坎大哈都是著名的历史名城。首都喀布尔大概集中了该国10%的人口,我在那里待了两年半,空气质量非常不好,粉尘非常大,因为冬天有一些穷人在烧垃圾。


刚刚朱老师提到过所谓“流离失所者营地”(internally displaced people),或者叫难民营(但我们一般不说“难民”,因为这个词在国际上有政治意义)。从新华社驻地往任何一个方向开车出去半个小时,都能看到不同的“流离失所者营地”。他们平时吃得很简单。大家在北京的新疆馆子都能看到囊、手抓饭、炖肉、大盘鸡这样的食物。但阿富汗当地人做的食物要比这些新疆餐厅的食物简陋得多。大概什么概念?一个大的囊饼,在阿富汗卖10阿尼,相当于1块钱人民币,但是,有很多街头的孩子每天连半张这样的囊饼都吃不到。然而阿富汗当地的达官贵人却住着精美的别墅,开着防弹的轿车,一天到晚在美国、英国以及周边的斯坦国飞来飞去。


阿富汗是一个很分裂、贫富差距巨大的国家。阿富汗的经济发展水平如何呢?到2015年的时候,阿富汗国内生产总值是200亿美元,什么概念?比较一下,青岛这个城市是中国的二线城市,它一年的生产总值就已经过万亿了。而阿富汗一年的GDP只有200亿美元,政府一年的预算是60亿美元,而且其中70%来自于国外援助。


朱永彪:我们关于阿富汗的研究实际上现在还处在一个很弱的阶段,尤其是跟美国的同行相比。关于国内阿富汗的研究机构,现在有两个教育部的国别和区域研究中心,一个是我所在的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另外一个是陕西师范大学的阿富汗研究中心。另外,四川大学的南亚研究所下面也有一个阿富汗研究中心。除了这三家外,还有一些研究阿富汗问题的机构,主要是关于南亚研究的。北大南亚研究中心的王旭老师,实际上也做阿富汗问题研究。总的来说,国内研究阿富汗的学者是不多的,个人认为国内的阿富汗研究还有非常大的潜力和前景。


记者丨杨司奇

编辑丨张婷

校对丨翟永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