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2 10:52:15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绘本并非是儿童专属,对成人同样具有慰藉作用

2019-06-12 10:52:15新京报

在我们今日的生活中,许多事越来越简单,但是也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去冒险、去挑战,这并不仅仅是为了所谓的挑战自我,更多的是为了体验人类探索自然的坚持与追求知识的喜悦。

为何在诸多挑战者倒下后,仍有冒险者向珠峰进发?“梦想与坚持”这样的主题,在今天是否还能打动读者?文字较少的绘本如何亲子阅读?阅读绘本应该给予我们以何种慰藉?


近日,中信出版社童书总编辑、红披风出版社社长王菲菲和儿童阅读专家、知名儿童阅读推广人阿甲在北京侨福芳草地中信书店与小朋友和家长们一同分享了刚刚出版的2018年博洛尼亚最佳童书奖提名作品《险峰》、《海滩》、《白鸟》这三部作品,现场探讨了绘本的阅读方法和阅读绘本的现实意义等问题。

 

《险峰》(L'ascension de Saussure),(法)皮埃尔·藏泽尔思(Pierre Zenzius) 著, 谢媛媛 译。中信出版社2019年4月版。

 

撰文 | 新京报记者 何安安 实习生 王塞北


冒险和探索精神,在今天我们仍然需要

 

绘本《险峰》讲述了现代登山运动的开创者,瑞士博物学家奥拉斯·贝尔迪克特·徳·索绪尔(Horace-Bénédict de Saussure)攀登阿尔卑斯山最高峰勃朗峰的故事。在皮埃尔·藏泽尔思的画笔下,登山者像蚂蚁一样穿梭于群山之间,他们背着行囊,前进、嬉戏、观察、寻找着前进的方向……呈现出了自然的宏伟和人类对知识的不懈探索。作者用一种孩子可以接受的有趣的方式(人们像蚂蚁一样在群山和冰川之间穿行,状况百出),展现了登山旅途的艰险,和最终抵达山顶的喜悦。

 

皮埃尔·藏泽尔思是法国插画新秀,毕业于世界顶尖动画学院高布兰动画学院,凭借《险峰》一书获得意大利博洛尼亚最佳童书奖特别提名、法国女巫奖、热霍姆·梅恩大奖和自然篇章大奖等法国图书奖。

 

我们很容易将《险峰》和最近新闻报道中大排长龙攀登珠穆朗玛峰联想在一起:自五月天气转暖以来,巍峨耸立的珠峰迎来了登山热潮,为登顶,许多登山者在海拔8000米的“死亡地带”排队3小时。

 

因为等候时间过长,消耗体力过多,加之高寒和缺氧,据尼泊尔政府部门的统计,迄今已有14人死亡,另有3人失踪。这样的消息很容易令人费解,不具备足够高山经验的探险者们盲目冲顶绝不可取。

 

《险峰》插图。

 

“《险峰》这个故事,也许是我们想要讲给我们自己听。”在珠峰海拔超过8000米时,就意味着进入了“死亡地带”,极寒和缺氧,使得人类几乎不可能存活超过48小时。因为这个原因,专业人士绝不赞成业余登山爱好者在没有足够高山经验的情况下登顶珠峰。但这条新闻背后,不可忽视的是人们对于挑战自我和保持野性的追求。

 

阿甲注意到,现在仍然有很多人在重复着以前的探险活动,而且参与的人群正在日益增多。虽然有许多人倒下,但挑战者们仍然从世界各地向珠峰进发。“人们为什么需要去?在很多事情越来越简单的情况下,现在很多人反而愿意去挑战自己的能力。整个时代正在重启,这也是现代人保持一种野性的方式。也许你只是跨越了一个峰,实际上是跨过了人生中的一个又一个困难,最终成为更好的自己。”

 

虽然在三本书中,《白鸟》的故事表达最为复杂,但《白鸟》和《险峰》这两本书的主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梦想与坚持”。事实上,类似的主题特别是关于探险的童书,在中文世界里并不算很多。

 

作为资深童书编辑人,王菲菲发现,西方很多国家都把探险作为童书创作的第一题材。她认为,在这个充满不确定的信息时代,我们最需要教给孩子的,是怎样面对未来。回顾探险家的故事,再现在探索过程中对梦想的不懈追求,这种追求仍然值得我们缅怀,“我们在面对不确定性的时候,需要梦想和追求,这是冒险探索精神对现代社会的最大意义。”

 

绘本是当今社会寻求心灵安慰的良方

 

绘本以图画为主,里面的文字很少,这给很多爸爸、妈妈带来了困惑:字很少的绘本,该怎么给孩子读?阿甲在分享会现场以《险峰》和《海滩》为例,向现场读者讲解并演示了如何给孩子读这类绘本。

 

阿甲表示,《险峰》这个故事,讲述的其实是人与大自然的趣味性,书中有许多充满趣味的细节可以挖掘,比如每个人物都在作者不同的事情,甚至是跟登山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有时候很危险,有时候大家又很逍遥……研究这些小人儿的乐趣是读这本书的一个很大乐趣。”

 

绘本中一些作者用心呈现的细节,孩子们往往更容易发现。《险峰》中,随着海拔逐渐升高,人们的行李越来越少,而且颇具特色。

 

当然,另外一部获得意大利博洛尼亚新人奖大奖作品《海滩》更令阿甲感到亲切,因为他自己正出生在海边。这部作品更加简单,描绘了海滩上一天当中不同时间的不同景象。书中的文字更少,每页只有一句很短的话,仅仅告诉读者现在是几点,人们在做什么,但是图画中却隐藏了非常多的细节和信息。

 

阿甲注意到,与我们平时看到的海滩不同,这部作品中的海滩是粉色的,艺术家运用了超现实主义艺术手法,呈现了许多小细节,人、马戏团、小动物都在海滩中……用许多现实与想象相互交织的具有讽刺意味的小细节,呈现出社会百态,“让大家读到另外一种看世界的眼光,我们和艺术家看一个世界,但是艺术家、插画家他们看到的世界会比我们更加有趣。大家可以慢慢看,反复看,找到一种趣味,去享受和理解。”

 

在分享的过程中,阿甲多次强调:有趣是吸引孩子阅读的第一要素。有趣的阅读可以体现在不同的方面:乐律感强的语言、有趣的内容、有趣的图画等等。从本性而言,孩子和大人不一样,不会带着功利性的目的去读书,他们只会被有趣的书吸引。

 

在由中信出版社主办的“孩子,纵使旅途艰辛,也要享受生活”博洛尼亚大奖绘本新书分享会现场,阿甲和小朋友们一同观察画面中奇特的小动物,体会《海滩》中的奇特想象。

 

王菲菲在编辑的身份之外,也是一位妈妈,她认为,让孩子带着家长去阅读绘本,是一种非常不错的方法,因为孩子对图画的感知能力和理解能力要远远高于成年人。这种读图能力是孩子非常重要的一种天赋。成年人在学习语言和文字的过程中,渐渐失去了这种能力。所以家长们不妨让孩子来主导阅读,让孩子来讲故事。

 

在活动现场,阿甲和王菲菲都提到,绘本并非是儿童专属,在我们当今社会对成人同样具有慰藉作用。因为绘本不但能给孩子们带来想象与欢乐,也能使成年人暂时逃离现实社会的烦恼与喧嚣。


阿甲提到,在很久以前,就有许多成人去收藏一套《米菲绘本》。他以松居直和蔡皋合作的《桃花源的故事》为例,提到即便松居直已经94岁,各种反应都出现了迟缓,依然会指着其中一页当地很多人邀请他们去吃饭的画面说,“我好想跟他们去啊。”

 

阿甲认为,这恰恰说明了不管是孩子还是成人,绘本都是他们的桃花源,是当今社会我们寻求心灵安慰的良方。“你在生活中会经历很多痛苦,会有很多无奈,但当你拿着它(绘本)的时候,你就进入到了一种桃花源,这个桃花源不是非要人跑到湖南,不一定非要跑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它就在你们身边。当你拿起它们的时候,你就进入了一种桃花源。”

 

作者:新京报记者 何安安 实习生 王塞北

编辑:杨司奇

校对:薛京宁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