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2 12:14:21新京报 编辑:余雅琴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八卦邮报丨《花木兰》的改编是为了迎合东方民族主义?

2019-07-12 12:14:21新京报

本期的《八卦邮报》,我们将关注这些话题:迪士尼《花木兰》预告片公布,古典肖像画里的人们为何都那么严肃,巴黎圣母院应该如何修复分歧不断,以及美国女足得胜归来,继续争取同工同酬。

撰文 | 闫晓旭

 


迪士尼《花木兰》预告片放出,各方评价不一


自1998年上映以来,迪士尼的《花木兰》一直深受粉丝的喜爱。这部动画电影改编自中国古典故事,融合了女性主义和迪士尼风格的音乐元素。但是一些人认为1998年上映的作品中的大量配乐分散了故事情节本身。2020年上映的《花木兰》(Mulan)却并非如此。

 

《花木兰》是迪士尼即将推出的众多经典动画真人版之一。这部电影的第一个预告片,展示了一个与我们许多人记忆中截然不同的故事。这次的电影《花木兰》绝对不是音乐剧,而是真人版女性成长史,讲述一个古代年轻女子加入军队,假扮成男人,替父从军。

 

预告中,刘亦菲以男子装束亮相,配乐、服饰、场景都十分还原中国文化特色及原来动画版本的神韵。本片在风格上与大部分迪士尼真人版电影不同,既没有歌舞、演唱,也不突出搞笑,而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史诗类战争片。

 

制片方表示,希望从这部电影中展示出木兰孝顺父母、保家卫国,以及争取女性自由,打破传统对女性的桎梏。一个古代女性上战场打仗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但是,花木兰做到了。她从军后,克服种种困难,最终带领军队打败了匈奴军队。花木兰用自己的行动,书写了一段历史传奇,也证明了女性可以撑起“半边天”。

 

但是,预告片中出现的福建土楼的外景和内景,却引起了大家对花木兰历史文化背景的讨论。历史上的花木兰参军,是为了抵抗北方游牧民族的滋扰,显然与福建相距甚远。有网友表示,讲好中国故事,一个最基本的要求还是尊重中国的历史与文化。

 

与此同时,英国《卫报》记者认为,迪士尼在制作这部电影的时候,把迪士尼电影中的音乐和歌舞元素弱化 (或者删除)是个巨大的错误,它让迪士尼电影失去了原本的特色。迪士尼这样的做法,让一些人认为,电影制作方只是为了一味地迎合中国的民族主义价值观,不断地追求电影中的大场面,而放弃了迪士尼电影中经典的音乐元素。

 

毫无疑问,迪士尼考虑到了1998年《花木兰》在中国的电影市场的失败经验。这次的电影制作就让人感到,迪士尼在不断讨好中国市场,绝望地想要在中国票房上取得成功。比如说,预告片中花木兰的“额黄妆”,虽然被广大中国网友吐槽,但从西方看来,这也是一种寻求东方文化认同的行为。

 

为什么古典肖像画的主人公总是不笑?


对许多人来说,博物馆呈现出一种严肃的体验,你需要怀着庄严的情绪,去参观博物馆中的藏品。也许不是博物馆里古典的石柱或雄伟的大理石楼梯,创造了一种浮华严肃的气氛;而是当你走在博物馆中,一幅幅具有数百年历史的杰出画作,很少有一张脸向你微笑的。

 

作家尼古拉斯·吉夫斯在他的文章《严肃的微笑:肖像中的微笑》(The Serious and the Smirk: The Smile in Portraiture)中评论道,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开放式的露齿微笑是“非常不受欢迎的”。今天,我们认为,微笑是友谊、幸福或感情的象征,这是拍一张好照片的先决条件。我们一开始可能会认为,几个世纪以前的西方人为了避免炫耀他们的坏牙齿,就不愿意为肖像画微笑。

 

事实上,不良的牙齿问题在当时是非常普遍的,以至于没有被认为是一个不利因素。其实,真正的答案要简单得多:现在,微笑自拍只需几秒钟。而在当时,坐着画肖像需要好几个小时。摆姿势是一项艰巨的工作。我们都知道长时间保持微笑是什么感觉。在当时,如果一个画家确实设法说服他的肖像绘画对象微笑,那么这张画在当时会被认为是激进的——微笑会成为画面的焦点,很少会有人想去买这样的画作。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Antonello da Messina是为数不多的几位在作品中有微笑元素的艺术家之一。他在肖像画中引入了微笑,远早于达·芬奇的“蒙娜丽莎”。

 

巴黎圣母院修复方案存分歧,古典派与现代派各有想法

 

 

法国参议院周一表示,巴黎圣母院必须恢复到火灾发生之前的状态。巴黎圣母院4月15日的一场大火中受到严重损害,重建巴黎圣母院成为重中之重的事情。在关于如何修复巴黎圣母院的问题上,各方意见分歧不断。传统主义者认为,要把巴黎圣母院修复成原来的样子;而一些新派主义者却认为,这是建造一座全新教堂的机会。巴黎社会党市长安妮·伊达尔戈(Anne Hidalgo)表示,她支持按照原貌修复;而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则表示,有兴趣采用更现代的方法。

 

上个月,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宣布了一项国际建筑师竞赛,目的是重建巴黎圣母院倒塌的尖塔,或许还会对其进行重新设计。这座尖塔是19世纪翻修时添加的,它近300英尺高,由木头和铅制成。法国议会下议院通过了一项旨在修复巴黎圣母院的法案。这项修复法案将允许大教堂在2024年巴黎夏季奥运会之前完工,这符合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5年内重建教堂的计划。

 

也有一些人批评说,修复时间压缩这么短,可能会影响巴黎圣母院的修缮效果。修复专家弗雷德里克·莱托夫说,他认为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大约需要10到15年。

 

美国女足争取同工同酬,折射出社会对女子体育文化的冷落

 

美国女足


上周日,美国女足在法国赢得2019年女足世界杯后,她们周三在曼哈顿举行胜利大游行,这是第二支获得该荣誉的女足(第一支是2015年世界杯冠军球队)。但当庆祝活动结束后,球员们面前还有另一场战斗——她们对美国足球联合会(United States Soccer Federation)的薪酬歧视提起了诉讼。         

 

今年3月,美国女足国家队的28名球员起诉了美国足球联合会(United States Soccer Federation),称尽管她们赢得了更多比赛,赚了更多钱,但她们的工资却低于美国男足。根据诉讼,一名顶级女足球员一年的收入只有顶级男足球员的38%,差距为164320美元。随着2017年一项新的集体谈判协议的签订,工资差距缩小了一点;但球员们仍然表示,她们的工资不公平。

 

“这些运动员创造了更多的收入,获得了更高的电视收视率,但仅仅因为她们是女性,她们的收入就少于男性,”诉讼团队的发言人莫莉莱文森(Molly Levinson)在给Vox的一份声明中说。“现在是时候一劳永逸地纠正这种差距了。” 女足在世界杯上的胜利,以及梅根·拉皮诺(Megan Rapinoe)等球员的巨大人气,意味着女足在比赛中得到了很多支持。

 

《纽约时报》编辑委员会周一呼吁,女足应该获得公平的薪酬。球队获胜后,球迷们在看台上高呼“同工同酬”。但运动员们也面临着一种文化,这种社会文化仍然是重视男子体育多于女子体育。美国女子国家队球员协会前执行董事里奇·尼科尔斯在接受《Vox》采访时说:“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人们普遍认为,在职业体育领域,女性不应该获得与男性相同的薪酬。”

 

男女运动员的薪资不平等,折射出来的是社会环境中,人们对待体育文化也存在性别的不平等。人们重视男子体育比女子体育更多。男子体育赛事的收视率更高,男运动员的媒体曝光度更高。在媒体报道中,对男运动员的报道多倾向于个人实力以及比赛,而对女运动员媒体的关注度似乎更倾向于她个人的仪容仪表、个人生活、恋情等。在体育赛事解说时,对男女运动员评价的词语往往也存在着非常大的差异性,很多情况下解说员喜欢用“力量”一词形容男选手,而在体操比赛中,用“柔软”一词描述女选手。

 

此外,男运动员的成功经常被归为天赋加努力的结果,而女运动员的优异成绩却多被认为有运气的成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女性参与到体育事业中并取得了骄人的成绩。然而,与男性运动员和男子赛事相比,女性运动员和女子赛事依旧饱受体育媒体严重的“性别歧视”。

 

体育文化中的性别不平等体现出了霸权的男性气质,人们重视男子体育文化也是因为体育项目似乎是男性气质直观的完美体现,而在人们的刻板印象中,女性的形象应当为柔弱、娇小,所以很多力量型竞技体育项目,女运动员备受社会各方面的冷落。

 

编译来源: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9/jul/08/jokha-alharthi-a-lot-of-women-are-really-strong-even-though-they-are-slaves

https://edition.cnn.com/style/article/artsy-smiles-art-history/index.html

https://www.cnn.com/style/article/french-senate-notre-dame-restoration-scli-trnd/index.html

https://www.vox.com/2019/7/10/20686692/us-womens-soccer-team-parade-equal-pay


作者:闫晓旭 编辑:余雅琴

校对:翟永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