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9 16:35:55新京报 编辑:杨司奇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汉德克怒斥批评后表示从此拒绝回应,瑞典学院为其辩护

2019-10-19 16:35:55新京报

彼得·汉德克在本周二于家乡格里芬接受奥地利媒体采访时,因记者向他提问如何看待萨沙·斯坦尼西奇在领取德国图书奖时对他进行的公开批评而感到愤怒,在向记者抱怨不关心他的作品之后,汉德克宣称自己将再也不接受记者的采访。

没有正面回应批评,斥责记者不关心其作品


15日晚间,汉德克在家乡奥地利克斯滕州格里芬参加了一个由当地政府举办的非正式见面会。在活动中,有记者向他就斯坦尼西奇的发言进行提问。然而,汉德克对此感到非常愤怒,他对奥地利国家广播电台(ORF)的记者说,“五十个记者在我的花园门口,他们对我的提问和你说的差不多,这些人没有一个关心我的作品和我写了什么。”


汉德克抱怨媒体只关心人们对所发生的事情做出的反应,一个接着另一个,而他再也不想接受这样的采访。汉德克甚至对记者说,“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回答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请您现在立刻离开这里。”在此事发生后,原定于下周三在当地举行的媒体正式采访也于当天早间被取消,新的时间并未宣布。


汉德克与当地政府官员在15日晚间的活动上。 图源:ORF


自本月10日,瑞典文学院授予汉德克诺贝尔文学奖以来,围绕着这位作家的争议和讨论就没有停止过。由于汉德克对塞尔维亚表达支持的政治立场,从波斯尼亚战争中逃到德国的斯坦尼西奇,在14日于法兰克福书展上获得德国图书奖时,对汉德克进行了极其猛烈的批评。斯坦尼西奇称,汉德克漠视战争罪行和受害者,并为他能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而感到十分惊讶。


一名科索沃–阿尔巴尼亚示威者在瑞典驻科索沃大使馆门口,抗议汉德克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图源:AFP

 

争议不断,瑞典学院发文回应


此前,已有萨尔曼·拉什迪(Salman Rushdie)及哈瑞·昆祖鲁(Hari Kunzru)对诺贝尔委员会就此事表达过批评。在《纽约时报》于15日刊载的文章中,波斯尼亚裔美国的小说家亚历克桑达·海蒙(Aleksandar Hemon)将汉德克形容为“种族屠杀辩护人中的鲍勃·迪伦”。


而瑞典学院在收到大量抗议后,常任秘书马茨·玛尔姆(Mats Malm)及律师埃里克·M·鲁内松(Eric M. Runesson)于17日在斯德哥尔摩的《今日新闻报》(Dagens Nyheter)上发表文章称,瑞典学院显然无意表彰一个好战者或是否认战争罪行或屠杀的人。 玛尔姆认为,学院并没有找到汉德克向施行战争的罪人致敬或是在米洛舍维奇的葬礼上,否认战争罪行的证据。


另外,作为诺贝尔委员会外部成员之一的瑞典翻译家亨利克·彼得森(Henrik Petersen)在德国《镜报》上发文表示,汉德克是一名激进的非政治性作家,他的作品在意识形态上具有批判性,在道德上采取质疑的态度。另外彼得森认为,反法西斯主义的态度贯穿于汉德克的作品中。这一说法也回应了一些人将汉德克称为“纳粹”的攻击。



彼得·汉德克。图源:AFP

 

作品是否应与作家本人的政治观点分开来看


拥有一半斯洛文尼亚血统的汉德克,在上世纪90年代南斯拉夫战争期间,对塞尔维亚表示支持。在其于1996年出版的《河流之旅:塞尔维亚的正义》(A Journey to the Rivers: Justice for Serbia)一书中,他将塞尔维亚描述为受害的一方。并且,在2006年塞尔维亚战争罪犯——米洛舍维奇的葬礼上,他在致辞中称,自己并不知道事实是什么,再次表达了与塞尔维亚和米洛舍维奇的亲密。随即遭到了各方猛烈的批评和抗议,受此影响而没有获得德国文学奖项——海涅奖。


在曾经的战争受害者看来,汉德克将发生在前南斯拉夫的战争以诗意的手法包装为非政治性的。对于这些从塞尔维亚发动的屠杀中逃亡的人们来说,如今汉德克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对他们而言是一种打击,这也是为何斯坦尼西奇在获奖致辞中谈到,当听闻汉德克获奖的消息时,自己感到十分震惊的原因。


尽管汉德克于周二晚间对记者愤怒地表示,自己和托尔斯泰、荷马以及塞万提斯一样,“是一个作家”,然而人们显然没有仅仅只看他的文学作品。围绕着是否应在文学奖项的评选中,将作家的作品价值与个人的政治和道德观点分开来看的争论还在继续。


作者丨葛格

编辑丨杨司奇

校对丨薛京宁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