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0 13:41:57新京报 记者:余雅琴 编辑:李永博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中美艺术品拍卖市场境遇不同,20世纪艺术市场相对稳健

2019-11-20 13:41:57新京报 记者:余雅琴

近日,中国嘉德和佳士得秋拍在北京和纽约进行。冷军画作创造新成交纪录。而纽约佳士得的热门拍品,毕加索的名作却低于预期。在艺术品拍卖普遍不被看好的当下,两地拍卖的差异却反映了一些共性,20世纪艺术依然被看好,市场似乎在以投资艺术品来规避风险。

撰文整理丨余雅琴

 

嘉德秋拍冷军等人作品创造纪录

市场对20世纪艺术保有持续热情

 

中国嘉德2019秋季拍卖会于11月16日在嘉德艺术中心举槌。拍场首日就制造了不少话题,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日场、夜场收获总成交3.81亿元人民币,7件拍品成交价突破千万元,6件拍品刷新了艺术家作品成交价纪录,创造出冷军、王广义、白南准、黄显之、贺慕群五位艺术家的个人作品成交新纪录,夜场总成交达3.343亿元。其中,冷军的《肖像之相——小姜》以7015万元成交,创造了一年两破纪录的奇迹。

 

早在今年六月举行的中国嘉德2019春拍“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会上,冷军的作品《世纪风景之三》3800万元落槌,加佣金成交价为4370万元,刷新个人拍卖纪录(此前纪录为2012年北京保利秋拍以3136万元成交《肖像之相——小罗》),而随着《肖像之相——小姜》的落槌,冷军的作品则在时隔5个月之后再次打破了其个人的拍卖纪录。

 

冷军《肖像之相——小姜》

 

冷军是中国当代超写实主义油画的领军人物,是中国当代超写实主义油画最具代表性的画家。冷军以其超级写实主义风格,在中国画坛独树一帜。其作品的最大特点,就是极端写实。他的作品画面纤毫毕现,形象精致入微。

 

当然,艺术界对冷军向来也有很多争议,认为超逼真的画作在摄影术面前没有意义,他的艺术观念过时等等。冷军也曾回应:“做艺术是件很自由的事,他们有说的自由,我有做的自由。”也有人说,这是冷军采用复印技术发明的一种另类艺术。

 

此外,这次秋拍还有几个现象值得注意,“影像艺术之父”白南准的《宇宙船远征虚拟金星》以920万元,刷新个人作品成交价纪录。而二十世纪早期女性画家贺慕群的《水果系列31》以310.5万元成交,二十世纪现实主义先锋画家黄显之的《南京三叉河》以207万元成交,均打破个人作品成交价纪录。

 

白南准(백남준 NamJune Paik 1932-2006)国际著名影像艺术家,Video艺术之父,激浪派代表人物,多媒体艺术家。可以说,白南准是亚洲向世界输出的第一位国际级明星。他被称为“录像艺术的创造者”。

 

这次嘉德秋拍创造如此好的成绩,除了选择的拍品本身就是这几年市场大热的艺术家作品之外,也说明中国市场对二十世纪艺术乃至当代艺术保持着一个相对的热情。在市场不被看好的情况下,这些作品被拍出高价说明当代艺术投资依然还能有所作为。

 

纽约佳士得秋拍销售额下滑,

市场偏向优质但不热门的作品

 

11月11日,纽约的佳士得秋拍首场销售额比去年下滑31%。此次拍卖的销售总额(含佣金)为1.919亿美元。而去年,即使在数件万众期待的明星作品未能售出的情况下,销售总额仍高达2.793亿美元。

 

在拍卖官兼全球私人销售联合主席Adrien Meyer开始公开竞标之前,正在竞拍的58件拍品中有16件已靠内部或第三方担保确保了售出。若假设担保金额等于每件拍品的最低估价,则被担保的作品总销量占了全场1.919亿美元中的5330万美元。这一数字大大低于往季,也就是说流拍的可能性很大。一些市场人士认为,这是标志着今秋市场较为下滑的多个信号之一。

 

不仅如此,此次纽约的佳士得拍卖会上高价拍品也在减少。在周一晚的佳士得拍卖会上,只有五件作品的估价高于或等于1000万美元,而最高的就是——毕加索最高估价为1800万美元的《扶手椅上的女子(弗朗索瓦丝)》

(Femme dans un fauteuil [Francoise],1949)

。相比之下,去年的同等拍品包括莫奈的《睡莲池》

(Le bassin aux nymphéas,1917–1919)

,其最高估价为5000万美元。

 

最终,这张毕加索的《扶手椅上的女子(弗朗索瓦丝)》仅以低于估价的1150万美元拍出,若算上佣金,售价则勉强超出了最低估价的1200万美元,总价为1330万美元。

 

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扶手椅上的女子(弗朗索瓦丝)》(Femme dans un fauteuil [Francoise],1949)。

 

而另外一幅毕加索的《男子半身肖像》

(Buste d’homme,1968)

,估价在900万至1200万美元之间。自1993年以来,这件作品就一直没有在公开市场上出现过。可惜,这件作品回归的热度可能并没有达到佳士得的期望。作品成交价为800万美元,加上佣金后略高于最低估价,达到940万美元。

 

而此前一些不太被市场关注的作品则有不错的市场表现,呐哈德

(Nahmad)

家族的收藏家和经纪人们在拍卖会的前四幅拍品中就快速拿下了两件:以含佣金后在估价范围内的140万美元买下了胡安·米罗

(Joan Miró)

的《绘画(太阳)》

(Peinture [Le Soleil])

,以180万美元(低于估价145万美元)买下了伊夫·唐吉

(Yves Tanguy)

一幅无题绘画。明星策展人Jeffrey Deitch拿下了毕加索水粉画《La Madone à la guirlande》,含佣金以290万美元成交,略高于估价。

 

当然,若不算三件被撤回的拍品,佳士得上拍的58件作品中有52件真正找到了买家,这使成交率达到了90%。根据佳士得首席执行官施俊安

(Guillaume Cerutti)

的说法,该数字超过了该拍卖行2018年所有拍卖82%的平均成交率。

 

综合以上考虑,施俊安得出结论,本次拍卖会的结果消除了关于经济下滑的担忧,并揭示了“稳固而复原力强的市场”的存在。只是,市场并不总那么尽如人意。在人们开始降低期望的纽约秋拍周,竟然是不那么耀眼的优质拍品吸引了藏家敏锐的目光,这或许因为这些作品依然保有潜在的升值空间。

 

作者丨余雅琴

编辑丨李永博

校对丨薛京宁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