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0 17:32:34新京报 记者:何安安 编辑:李永博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上海国际童书展:今天我们如何选择童书?

2019-11-20 17:32:34新京报 记者:何安安

目前在市场中流通的童书大约在25万到30万本,如此庞大的童书数量,让选择童书变成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伴随着家庭阅读需求的升级,有没有更好的方式解决孩子读什么、怎么读的选书难题?从选书到读书,家长是否还在焦虑儿童阅读的投资回报率这些现实问题?

撰文丨新京报记者 何安安

 

以“与世界和未来在一起”为主题的 2019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CCBF)17日在上海落下帷幕。在为期三天的展览中,共计有超过6万种童书参展,其中外版童书约2万种,占品种总数的30%,书展现场举办新书发布活动63场。包括各类阅读推广和专业交流活动在内的345场活动,覆盖除主会场外的学校、图书馆、书店等30多个儿童出版阅读文化空间。

 

据现场初步统计,本届童书展共达成中外版权贸易协议约1500项,来自意、法、英、美、日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418家海内外参展商,16000多位专业观众和35000余位大众读者现场共同参与了展览。

 

书展现场,中南传媒产业研究院发布了《2019少儿阅读与内容产业投资报告》。报告显示,市场下沉、融合发展、IP衍生,仍然是未来童书出版市场的焦点。但与此同时,报告中也指出,近两年少儿图书码洋规模增速虽然有所放缓,但竞争激烈的中国少儿图书市场,共有557家出版社参与竞争,排名前十的头部大社码洋占有率达到30.94%。这意味着,“好书找不到真正的目标读者”,“出版方难以跨越渠道鸿沟”,“传统营销方式难以突破”等依然是出版方面临的难题。

 

一个众所周知的消息是,随着现代家长对子女教育和阅读重视程度的不断提升,2019年中国童书零售市场继续保持增长。伴随着家庭阅读需求的升级,有没有更好的方式解决孩子读什么、怎么读的选书难题?从选书到读书,家长是否还在焦虑儿童阅读的投资回报率这些现实问题?

 

为了解答这些问题,“未读”启动了“WeKids选书”的项目。11月16日,在童书展上,未读举办了“WeKids选书”上线发布会,在题为”为新时代中国家庭选出新好童书”的主题活动中,资深出版人韩志、儿童阅读与教育专家蔡朝阳、天体物理学博士孙正凡及资深书评人绿茶共同探讨了上述问题。

 

11月16日,在上海国际童书展(CCBF)现场,绿茶、蔡朝阳、 孙正凡等嘉宾进行了主题对谈。

 

最适合自己孩子需求的童书就是好书

 

作为未读的创始人,韩志首先抛出了几个数字:目前国内有五百多家出版机构参与童书市场出版,每年新增三万个左右的童书品种,而根据三方数据,目前在市场中流通的童书在25万到30万本。“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每一个中国的家庭,如果想要给自己的孩子选择童书,面对的是一个汪洋大海一样的市场。”韩志说,在此种情况下,家长给孩子选书是一件非常有难度的事情,即便是他这样的专业出版人,在为两个孩子选书时,也“吃过很多亏,上过很多当”。

 

那么,什么叫好书呢?韩志说,好书的概念实际上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因为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韩志认为,事实上,中国儿童阅读已经分了许多层,而这意味着不同的家庭对于阅读这件事情需求是不一样的,“找到最适合自己孩子需求的童书,我认为就是好书。”

 

韩志说,“不论是品类丰富程度还是内容选题基本上与国际同频,但国内童书市场依然存在跟风严重现象,新书、好书难见天日,营销渠道分散,用户需求差异化,很多童书出版机构常常感到‘酒香也怕巷子深’的无奈。”因此,未读在此种背景之下,在童书展上推出了“WeKids选书”小程序项目,试图聚合出版方、推广人、KOL和家庭,让选书具备可定制的属性,通过编辑精选和算法工具,让每位家长能根据自家孩子的阅读属性,定制个性化有效的书单,提供专家的专业解读和阅读服务,打造新的“选书神器”。

 

“WeKids选书”小程序选品机制示意图。

 

在活动现场,韩志谈到了儿童阅读选书中的几个不同群体:出版方,童书推广人,以及社群和渠道销售。韩志发现,对于这些群体而言,都面临着各自的问题,比如出版方和终端读者之间巨大的信息差距,童书推广人得到的上游出版信息非常有限,社群和渠道销售的选品逻辑总是围绕着销售,“什么样的书好卖选什么样的书,什么样的书性价比高选什么样的书。”

 

韩志现场对“WeKids选书”小程序的选书标准进行了介绍,同时表示,目前已有多家国内优秀童书出版机构、儿童阅读专家入驻平台,遍布科普、历史、艺术等领域,以及专业的儿童教育工作者、阅读推广人、出版人等。韩志说,除了选书之外,“WeKids选书”还推出了领读机制,以及选书团的机制等功能。在活动现场,韩志表示,“2020WeKids选书团”计划正式启动。

  

家长要帮助孩子培养和留住好奇心

 

在对谈环节,蔡朝阳、绿茶和孙正凡这三位分属教育、阅读和科普领域的专家则就儿童阅读方面的一些具体问题进行了探讨。对于家长来说,针对儿童阅读的焦虑究竟在哪里?孙正凡认为,过去的孩子经常面临无书可读,以至于在面临海量图书时,不知道如何选择。

 

没有时间去读书,则是蔡朝阳发现的最为突出的问题,“进入小学以后,读课外书的时间就没有了,我们没有时间去读书。”蔡朝阳曾经担任过二十年高中语文老师,他发现,在进入学校以后,课外自由阅读时间就会被大量挤压,被重复、无用、低效的刷题所挤占。在童书推广人的身份之外,绿茶是一位六岁孩子的父亲,他同样有着蔡朝阳提到的焦虑,“上了小学之后我发现,他的阅读时间已经被强力挤压掉了。原来在幼儿园阶段能够共读的那些时间都没有了。所以我们现在是用一些碎片时间阅读。”从这方面而言,绿茶希望小学可以提升儿童阅读课程的比重。

 

“WeKids选书团”成员(部分)。

 

阅读回报率,是活动现场被提及的另一个问题。孙正凡认为家长更为重要的事情,是帮助孩子培养和留住好奇心,因为课业压力会消除好奇心,消除孩子们追求问题的能力和动力。蔡朝阳其实并不喜欢阅读回报率这样的提法,他认为,阅读不是一种功利行为,不应该过多谈阅读回报率的问题。“阅读最多是增进你对人生、生命,你自身的价值、利益的认知,阅读的人会有比较丰富、完善的内部世界。通过阅读,你知道自己人生的价值。从这个层面上来讲,这是最大的回报率。但是,我们作为孩子的家长,把阅读当成一种投资,当做回报率来谈的话,我今天想谈谈我另外的观点。”蔡朝阳说,从功利的层面来讲,阅读有两个好处:第一读书就是赚钱,孩子读的那些书,都会成为将来赚钱最大的帮助;第二,阅读是我们唯一可以改变自身的方式。

 

绿茶在今年推出了一本墙书叫《中国通史》,他也喜欢和孩子讲历史,在他看来,孩子为什么要读历史,因为历史就是地基。“回报率对于每个家庭来说都不一样,但亲子共读是维系家庭情感的重要纽带,这本身就是一种非常好的回报。而在度过这些亲子时光的同时,也会发现很多知识盲点,让我们重新去找回阅读的节奏,这一过程中家长的成长其实更大,必须得快速成长,才能赶上孩子的快速迭代。”绿茶说。

 

作者丨何安安

编辑丨李永博

校对丨翟永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