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0 17:46:24新京报 记者:何安安 编辑:李永博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赵孟頫作品创最高价纪录 两信札拍出2.67亿元

2019-11-20 17:46:24新京报 记者:何安安

11月19日晚,赵孟頫早期书札《致郭右之二帖卷》在中国嘉德“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中,最终以2.325亿元的价格落槌,加佣金以2.67375亿元成交,创下了赵孟頫作品在拍卖市场的价格新纪录。

撰文丨新京报记者 何安安


 

11月19日晚,在中国嘉德秋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专场中,国宝级藏品赵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经过1小时7分22秒、出价87次的艰苦鏖战,最终以2.325亿元的价格落槌,加佣金以2.67375亿元成交,这一价格也创造了赵孟頫作品的最高价纪录。同时,这一价格也令《致郭右之二帖卷》成为中国嘉德2019秋拍最贵拍品。

 

嘉德拍卖的官方账号随后发布了这一消息,同时宣布中国嘉德2019年秋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圆满收槌。其中于11月18日进行的近现代书画之夜,81件作品总成交额达到6.6145亿元,11月19日进行的古代书画之夜,42件作品斩获6.247亿元。两场共计诞生3件亿元拍品和15件千万级拍品。


国宝级藏品赵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

 

在昨晚的拍卖现场,赵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于19时35分登场,起拍价为8800万元,自拍卖伊始,委托席即有人叫价1亿元。整个拍卖过程一共持续了1小时7分22秒,最终被8082号牌投得,以2.67375亿元成交。此外,同场拍品傅山书法名迹《致魏一鳌书札十八通》,最终也以1380万元成交。

 

赵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为两帖,分别为《应酬失宜帖》和《奉别帖》,是赵孟頫的早年作品,由赵孟頫写给元代大藏家右之(郭天锡),元代初期,二人交往甚密。其中,书札《应酬失宜帖》从谈论关于二人之间的收藏说起,进而赵孟頫向友人吐露了他在元朝要员来杭州征召隐逸时矛盾重重、进退两难的复杂心理,以及朋友间在利益矛盾时他采取的果敢态度,是研究他早期思想与道德风范的重要史料。另一通书札《奉别帖》则写他对朋友经济受困的关切与同情和自己在京城独处的孤独,因书写时情绪激动,书法写得波澜起伏,跌宕恣肆。

 

赵孟頫自画像《元赵文敏公像》,藏于美国大都会博物馆。


赵孟頫是“楷书四大家”之一,曾创“赵体”书和元代新画风。事实上,除楷体之外,赵孟頫可谓书法全才,《元史》里说他:“篆、籀、分、隶、真、行草书无不冠绝古今,遂以书名天下”。他的书法,上追晋代,下及唐宋,广取博采而自成大家;他的画,力纠南宋晚期画坛流弊,主张复古,不落近习,以书、诗入画,引领并拓展了文人画一代新风。在《枯木秀石图》中,赵孟頫开创性地提出了“若也有人能会此,方知书画本来同”。

 

毫无疑问,赵孟頫是中国元代影响最为深远的天才式文人。七百多年前,来自浙江湖州的宋朝宗室后裔赵孟頫,被程钜夫(初名程文海)送至元大都,先后受到五位皇帝的赏识,最终官至一品。

 

一直以来,赵孟頫的作品多收藏于博物馆之中,市场上流通甚少,而《致郭右之二帖卷》则是其备受学术界关注的名件。明代王惟俭、清代王鸿绪曾鉴藏并跋文于卷末,这之后,经伍元蕙,何昆玉和何瑗玉兄弟,陆心源和陆树声父子递藏,于近代流入日本,并进行过多次出版与展览,是研究赵孟頫生平、交往、书风的重要文献资料。且两通书札,一通可见其早年师法古人的取向和功力,一通可见他直抒性灵的书道新境,因此在艺术上也具有极高的价值。

 

《书苑》第六卷第四号(1916年),上面记录有《致郭右之二帖卷》为“山本悌二郎藏”。

 

那么,两通书札分别创作于何时呢?对于《致郭右之二帖卷》中的《应酬失宜帖》,当代学者一般认为创作于至元二十九年之初,或者元世祖至元二十三年,“程钜夫奉旨江南搜访隐士,‘搜访’到赵氏不得摆脱之际所书”。对于《奉别帖》,学者普遍认为创作于赵孟頫“出仕”的第五年,他上书自求外放,赴济南之前夕。但事实上,赵孟頫一生有过多次“远役之忧”,因此,《应酬失宜帖》也有可能创作于他赴济南之前夕。

 

以1380万元成交的傅山《致魏一鳌书札十八通》也是一件非常值得关注的拍品。有资料显示,现存傅山致魏一鳌手札,主要有“一卷一册”,跨度约为十余年。其中“一卷”名为《丹崖墨翰》,汇集了傅山与魏一鳌的前期通信,时间跨度大致为清顺治三年至八年。“一册”则收藏于上海图书馆,共计书信十五通,装成册页,时间跨度大致自顺治十年至十四年。

 

被命名为《丹崖墨翰》的傅山《致魏一鳌书札十八通》。

 

对于这些书信,艺术史家白谦慎在《傅山的交往与应酬》《傅山的世界》中都有研究,其中,《傅山的交往与应酬》第一章就专门研究了这十八通书信。在十多年的时间里,傅山给魏一鳌写了大量书信,构成傅山书法作品的重要内容。通过这些书信,能够使今人重新认识魏一鳌其人,及他与傅山的交谊。因此,其中的珍贵文献价值和艺术价值不言而喻。

 

附:《致郭右之二帖卷》释文

 

《奉别帖》

 

孟頫再拜,右之二兄坐前:孟頫奉别以来,已复三年矣。夙兴夜寐,无往而不在尘埃俗梦间,视故吾已无复存者。但羸得面皮皱折,筋骨衰败而已。意谓吾右之优游闾里中,峨冠博带,与琴书为友朋,不使一毫尘事芥乎胸臆。静中所得,便可与安期羡门同调。近忽得家书,知右之因库役事,被扰异常,家事亦大非昔比,今见挈家在苕玉兄处。令人惆怅无已!然时节如此,切不可动吾心,是有命焉。但安时处顺,自可胜之耳。不肖一出之后,欲罢不能。每南望矫首,不觉涕泪之横集。今秋累辈既归,孑然一身在四千里外,仅有一小厮自随,形影相吊,知复何时可以侍教耶?因黄簿便,草草奉状,拜问起居,时中唯善自爱。拜意苕玉兄长及阿嫂,各请善保。不宣。十二月廿九日,孟頫再拜。

 

赵孟頫《奉别帖》,因起首有“奉别”二字,著录家皆称之为《奉别帖》。

 

《应酬失宜帖》

 

孟頫拜覆,右之二兄坐前:孟頫早间承伯正传道尊意,自知叠数干渎为罪。掷还三物已领。但此番应酬失宜,遂有远役之忧。即虽见尔辞之,尚未知得免否?若必远行,将何以处之?忧烦不可言。奈何,奈何!外见伯正言及前此王维、兰亭二卷,此乃他人不知兄所以相与之厚。故有此谤。今谨以归还,使知孟頫亦非为利而然。示入幸也。专此代面。闷中作字,或直率告。不见罪。孟頫拜覆,二司户位。

 

赵孟頫《应酬失宜帖》,因札中有“此番应酬失宜”句,各家著录遂称之为《应酬失宜帖》。

 

作者丨何安安

编辑丨李永博

校对丨薛京宁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