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4 14:06:59新京报 编辑:余雅琴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战争与摄影:在战火中崛起的新闻摄影黄金时代

2020-01-14 14:06:59新京报

过去几十年来,涌现了无数优秀的新闻摄影师,也诞生了大量的图片社。继《希帕时代》和《西格玛时代》之后,“四十年新闻摄影”系列的收官之作《图片社时代》近期出版,震撼心灵的新闻摄影见证当代历史的关键时刻,见证历史与人性、竞争与抉择、痛苦与胜利……

作者丨米歇尔·波什

 

过去几十年来,涌现了无数优秀的新闻摄影师。与此同时,从20世纪30年代巴黎成为新闻摄影之都开始,二战后新闻图片社经历了辉煌的三十年,迎来20世纪80—90年代新闻摄影的鼎盛时期,除了三大主要图片社的鼎足之势,也涌现了许多小型的图片社。

 

继《四十年新闻摄影:希帕时代》和《四十年新闻摄影:西格玛时代》之后,《四十年新闻摄影:图片社时代》作为收官之作,结束“四十年新闻摄影”系列三部曲,将主要涉及法国及国际上各大图片社:黑星图片社、联系图片社、孔特拉斯托图片社、网络摄影师图片社、朦胧社、VII图片社、VU'图片社等。在这本《四十年新闻摄影:图片社时代》中,75位著名摄影记者挑选了各自职业生涯中具有象征意义的照片并附上了评论。

 

在《四十年新闻摄影:图片社时代》中,同样选择了数量有限的摄影师的作品与读者分享。震撼心灵的75张照片,见证当代历史的关键时刻:越南战争、两伊战争、柏林墙的倒塌、艾滋病、海湾战争、卢旺达大屠杀、俄罗斯出兵车臣、中国三峡大坝动工、 “9·11”事件、巴以冲突、伊拉克战争、兰佩杜萨岛非法移民、叙利亚冲突、乌克兰独立广场抗议活动……世界历史的每一个重要时刻,都有这些摄影师的存在。

 

比如第一批获准进入智利的记者之一戴维·伯内特讲述了自己如何在被官方限制的情况下意外获得智利政变政治囚徒的照片。第一个拍摄艾滋病人的摄影师阿隆·赖宁格,他的照片在欧洲一些报刊和美国《生活》杂志上发表,引起了全世界对艾滋病状况的注意。2012年度荷赛奖获得者、英年早逝的摄影师雷米·奥什勒克拍摄了许多战争局势的照片,他获得的赞誉是他本人就是反驳“新闻摄影已死”最好的例子。这些摄影师或者前往战场、或者关注某一类型的社会话题,有些照片是常年守候的结果,有些纯属意外。通过《四十年新闻摄影:图片社时代》,我们得以了解照片和照片背后的故事。

 

这些照片或感人肺腑,或极富戏剧张力和震撼力,偶尔还有些滑稽,自20世纪60年代至今,它们跨越了几十年的时光,见证了一个新闻摄影如日中天的时代,而今天,因特网和日新月异的传播方式颠覆了新闻摄影的地位。《西格玛时代》对全世界新闻领域和图片社知名人士的采访,为我们展现了这段属于法国新闻摄影的历史,同时也让我们思考图片在当今社会中的地位。

 

下文选自《四十年新闻摄影:西格玛时代》,为我们讲述了一个世纪以来的图片社时代。作者米歇尔·波什,曾经是新闻摄影师,后任多家新闻摄影社主编和前社长,也是新型信息技术的先驱,30年来一直紧跟摄影传播方式的演变步伐,后来成为法国中央新闻记者培训和进修中心以及新闻实践学院的授课记者。由出版方后浪授权刊发。


《四十年新闻摄影:图片社时代》,[法]米歇尔·赛邦、玛丽·库赞编著,何婕远译,后浪丨四川美术出版社2019年12月版

 

1937年,罗贝尔·皮埃尔

(Robert Pierre)

时任萨弗拉图片社

(SAFRA)

社长,当时有许多国外新闻图片社进驻巴黎 , 比如凯斯通图片社

(Keystone)

、美联社以及大世界图片社(Wide World Photo),对此他表示:“法国人仍旧忠于他们的恶劣习惯,他们犯的错误在于错误地估计了这类企业带来的风险。与其否认显而易见的事实,他们更应该做的其实是通过这些图片社来寻找有益于取得进步的经验教训。”

 

这些图片社拥有全新的商业手段,以及对于新闻的另类视野,他们将给法国图片社带来两种后果,消失或联合。到20世纪末,似乎历史又重演了。考比斯图片社和盖蒂图片社的建立也造成了类似的影响。

 

银盐摄影的黄金时代将持续不超过一个世纪的时间。对图片社而言,这是一个充满危机、纷争、新生和重生的黄金时代,而图片社的主要活动就是为报纸杂志提供图片,这得益于为数众多、来自不同社会阶层的摄影师。

 

20世纪30年代,巴黎成为摄影之都

 

直到20世纪30年代,摄影师们大多还是使用木质相机进行工作,比如高蒙 9×13。这种情况下他们每进行一次报道只能拍两到三张照片。尽管奥斯卡·巴纳克

(Oscar Barnack)

从1913年就开始使用24×36的胶片,但是直到1930年第一批莱卡相机

(Leica)

才真正投入市场。“不是所有人都使用莱卡相机,要达到这个目标还需要做得更多。除了禄来福来相机

(Rolleiflex)

的无条件支持者,还有一些人只用埃尔曼诺克斯相机

(Ermanox)

,这款相机体积小,质量轻,可以不开闪光灯拍摄室内照片。德国摄影师埃里克·萨洛蒙

(Erich Salomon)

就是个中高手。”

 

在20世纪30年代,新闻摄影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报社、杂志社的老板们认为新闻摄影是卖出报刊的绝佳手段。此外,1932年至1936年,纸张价格下降使得增加分页成为可能。

 

西班牙内战或者神话的诞生

 

“摄影曾经两次被创造出来。首先是一个世纪以前尼埃普斯

(Niépce)

和达盖尔

(Daguerre)

创造了摄影,然后是我们。” 1930年,卡洛·里姆(Carlo Rim)如此宣称。他当时担任《见闻,一周新闻》

(Vu, journal de la semaine)

插图杂志的主编,这本杂志是吕西安·沃热尔

(Lucien Vogel)

在1928年3月21日创办的。而法国共产党的周刊《见闻》

(Vu,1928—1940)

和《目光》

(Regards,1932—1939)

,后来也成了新式新闻报道方法的展示橱窗,这种新的风格更具现实批判和人文关怀。

 

1936年,埃莱娜·罗歇—维奥莱

(Hélène Roger—Viollet)

到比利牛斯地区进行新闻报道。她很快意识到,应该去往西班牙。“那时候真的不缺志愿者,他们自愿去战斗或者以符合西方新闻界要求的优秀新闻报道来做见证——直到最近,人们还在墨西哥发现了一只手提箱,里面是由罗伯特·卡帕

(Robert Capa)

、大卫·西蒙

(David Seymour)

和姬达·塔罗

(Gerda Taro)

拍摄的4500张照片。”

 

1937年7月26日,姬达·塔罗

(罗伯特·卡帕的爱人)

在前线身亡。她的葬礼在拉雪兹神甫公墓

(Père-Lachaise)

举行,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这是第一次一名摄影记者的逝世得到媒体这样的大力关注,而她还是一名年轻女性。

 

罗伯特·卡帕和他的伴侣,成了战地摄影师的模范,他是一代又一代职业摄影师的楷模。


巴黎,1985年。万岁图片社宣布破产的一次全体会议,万岁即记者公司(Compagnie des Reporters)

 

第二次世界大战:潜入军队的摄影师们

 

20世纪30年代末,国际形势紧张促进了新闻摄影的交易。

 

除了萨弗拉、特兰普斯

(Trampus)

及亚历山大·加拉伊

(Alexandre Garaï)

所率领的凯斯通等著名图片社,许多其他的图片社不过是出于某种商业目的聚集了几个摄影师朋友的图片社。

 

在法国被占领时期,许多摄影师和图片社都受到了纳粹军队的严重影响。反犹太人的法律已经导致许多犹太摄影师从德国出逃,而在这个时期,他们不得不再次逃亡。

 

阿吉普

(AGIP)

图片社成立于20世纪30年代,在1940年6月,图片社社长罗伯特·科恩

(Robert Cohen)

不得不停止活动,1941年7月3日,图片社被注销了商业登记证。1942年7月20日,占领时期的政府颁布了一项法令任命凯斯通、拉佛、大世界图片社以及法新社的社长。

([法]弗朗索瓦丝·德努瓦耶勒:《维希政权下的新闻摄影和宣传》,法国国家科学研究院出版社2003年版。)

 

从诺曼底登陆到解放法国

 

“1944年6月6日,那是一个周二,我很早就被吵醒了。拉开遮光窗帘,我发现这仍旧是阴沉的一天,令人不快,甚至比英国的春天还要冷。” 约翰·戈弗雷·莫里斯

(John G. Morris)

这样写道。1944年6月6日,在伦敦,他等着来自弗兰克·谢尔谢勒

(Frank Scherschel)

、戴维·谢尔曼

(David Scherman)

、乔治·罗杰

(George Rodger)

、拉尔夫·莫尔斯

(Ralph Morse)

、鲍勃·兰德里

(Bob Landry)

和罗伯特·卡帕的照片,《生活》杂志预定了这些关于欧洲反法西斯斗争的报道。“我们的任务在于为下一期本该被停刊的《生活》杂志提供关于战斗的照片。”约翰·戈弗雷·莫里斯补充道。1944年8月25日,战时通讯员们都在巴黎,而约翰·戈弗雷·莫里斯收到了1300张关于解放巴黎的照片。

 

“然而,因为缺钱而且缺人,在1945年12月创立一家图片社完全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雷蒙·格罗塞

(Raymond Grosset)

这样写道,当时他在为自由法国奋战之后重新回到了首都。 “唯一待在巴黎的匈牙利女摄影师艾尔吉·兰道

(Ergy Landau)

是个犹太人,她拒绝戴上黄星,而她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并没有被揭发。她与《自由射手报》

(Franc-Tireur)

的社长非常要好,正是她在1945年向我建议重开拉佛图片社,夏尔·拉多

(Charles Rado)

于1933年在巴黎创立了这个图片社。”

 

“夏尔·拉多,与他的同行玛利亚·埃斯内

(Maria Eisner)

创立了这种形式的图片社,这种图片社是以委托的方式运作的,而不再雇用拿工资的摄影师。这种图片社与摄影师之间的新型关系,保证了摄影师的独立性,这类似于画家与画廊,也就是他和代理之间的关系,这种变化与许多著名图片杂志的迅速发展并行不悖,首先是德国,然后是法国《竞赛》

(Match)

、美国《时代》和《生活》、英国《图画邮报》

(Picture Post)

以及意大利《时代》

(Epoca)

杂志。”罗贝尔·杜瓦诺

(Robert Doisneau)

、维利·罗尼

(Willy Ronis)

、吉赛尔·弗罗因德

(Gisère Freund)

很快与雷蒙·格罗塞齐聚一堂,地点在阿尔及尔街,他阿姨的公寓。

 

“1947年5月22日,罗伯特·卡帕邀请我到比尔

(Bill

)和丽塔·范迪弗特

(Rita Vandivert)

家喝一杯,他们家在格林威治村庄

(Greenwich Village)

,这次聚会是为了庆祝一个国际摄影师合作社的创立。” 约翰·戈弗雷·莫里斯写道。罗伯特·卡帕、大卫·西蒙、范迪弗特一家、玛利亚·埃斯内,玛利亚是这一群人当中唯一一个有做图片社经验的:她曾经于1934年创立了联盟图片社

(Alliance Photo

)。“在范迪弗特家的鸡尾酒会上,罗伯特·卡帕、大卫·西蒙和玛利亚·埃斯内一起畅饮香槟,庆祝马格南图片社的诞生。”


巴黎,1984年,万岁图片社摄影师工作会议

 

辉煌的三十年

 

在战后这段时期,有三家法国图片社竞争新闻报道:阿比斯

(APIS)

,达尔马斯,记者联合会。“通过一篇又一篇的稿子,我终于加入了一家小新闻通讯社——记者联合会。当时它的领导者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他让我们叫他乔治·德·韦斯

(Georges de Vaysse)

,但实际上他的本名是弗拉基米尔·里奇科夫

(Vladimir Richkoff)

。他会说很流利的德语,联邦德国最大的杂志社都是他的客户,比如《施特恩》(Stern)、《邦特画刊》

(Bunte Illustrierte)

或者《快报》

(Quick)

。”热拉尔·德·维利耶

(Gérard de Villiers)

讲述道。

 

在记者联合会,这个简易股份公司的创立者汇集了众多摄影师,这些摄影师都是我们在法国新闻摄影发展过程中耳熟能详的:尤其是让·蒙特

(Jean Monteux)

,他首先在新闻图片销售领域崭露头角,后来成了伽玛图片社的老板。还有一个小秘书,莫妮克·库兹内特佐夫

(Monique Kouznetzoff)

,她后来成了人物摄影女王,先后进入伽玛图片社、西格玛图片社,最后进入H&K。

 

与之相对的还有俄国王子:梅尔希奥·路易·马里·达尔马斯

(Melchior Louis Marie Dalmas)

,波利尼亚克

(Polignac)

侯爵,他出生于1920年6月1日,是一个老托洛茨基分子,摩纳哥亲王兰尼埃

(Rainier)

的表亲,自称路易·达尔马斯

(Louis Dalmas)

。1956年7月14日,他创立了以自己姓氏命名的图片社,所用场地是《法国之夜》

(France-Soir)

的皮埃尔·拉扎雷夫

(Pierre Lazareff)

提供的。

 

达尔马斯图片社雇用了75位职员,在巴黎塞巴斯托波尔

(Sébastopol)

大街55号拥有600平方米的工作场所。

 

当时年轻的戈尔申·希帕尤格鲁

(Gökşin Sipahioğlu)

也曾在达尔马斯图片社工作过:“1961年,我刚刚成功拿到一个独家新闻:拍摄了恩维尔·霍查

(Enver Hodja)

治下的阿尔巴尼亚,一个完全与世隔绝的国家。”

 

“我给《巴黎竞赛画报》打了电话。他们出2000法郎买下我的照片,并且建议我去达尔马斯图片社看看,达尔马斯图片社问我这个报道主题要价多少。我说1000美元。他们把钱给我了,然后我回到了土耳其。”

 

“我们就像鲨鱼,做过很多未经许可的事情,”雷蒙·德帕东回忆道,“我跑到世界各地,费用全部报销不需要我承担,我扩大了杂志的报道范围。我买了许多衣服,西装革履,经常拜访名人明星。对我来说,18岁时的梦想就是给芭铎

(Bardot)

拍照。”

 

“1962年的时候,图片社销售员这个职业还不存在,” 阿兰·迪皮

(Alain Dupuis)

说, “当我从军队回来——我参加了阿尔及利亚战争——我先发了一个小广告。结果我收到了四十二份推荐!时代确实是变了.……我的继父让我去那里,那里指的是阿比斯图片社,它是由弗朗索瓦·格勒尼耶

(François Grenier

),前《法国之夜》职员刚刚创立的,位于特雷维兹

(Trévise)

街,就在巴黎大道附近。我去了那儿,毛遂自荐,然后第二天我就开始工作了。”

 

“弗朗索瓦·格勒尼耶是个真正的记者,但却不是个生意人。他对电影非常感兴趣。那时候摄影师们都偷拍碧姬·芭铎

(Brigitte Bardot)

、丽兹·泰勒

(Liz Taylor)

和理查德·伯顿

(Richard Burton)

、卡拉斯

(La Callas

)……关于这些人的报道总是能大卖。市场已经形成了。但是,伽玛图片社的创立,就如同当头一棒!”


巴黎,2010年3月。申请破产之后“眼界”(伽玛图片社、凯斯通图片社、拉佛图片社……)的全体会议。

 

伽玛图片社颠覆了世界市场

 

1966 年 11 月 14 日,有四个人共同签署了关于新建立的伽玛图片社的条例:雷蒙·德帕东、莱昂纳尔·德·雷米

(Léonard de Raemy

)、于贝尔·昂罗特

(Hubert Henrotte)

和于格·瓦萨尔

(Hugues Vassal

)。资本平均分,管理者是于贝尔·昂罗特,这是“为了公司的持续性”。 然而,第六条指出:“所有的信贷借入或开放……如果没有得到全体成员的同意以及签名,就不能执行。”这是一个纷乱的时期。戈尔申·希帕尤格鲁当时定居巴黎,他与伽玛图片社曾合作过,但最终离开了:“我当时想去布拉迪斯拉发

(Bratislava)

,那里在举行苏维埃国家的一次重要会议……不要忘了1968年8月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我想要前往那里, 而于贝尔·昂罗特则对这次报道工作存有疑虑。我到底还是去了,并且做得很好,因为我拿下了纽约《时代》杂志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的封面。我告诉自己,昂罗特并不是一个好记者,是时候建立一家我自己的图片社了。”

 

要完全地重现1973年4月的那场分裂危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它就发生在奥古斯特—瓦克里

(Auguste-Vacquerie)

街,巴黎那片美丽的街区:当事人的记忆都已经随着时间而变得模糊不清,而这次分裂也令人难过地终结了许多人的友谊。直到今天,在吉勒·卡龙

(Gilles Caron)

消失的阴影之下,人们仍旧感到痛苦。

 

伽玛、希帕、西格玛:“3A”的战争

 

1973年的秋天,三驾马车——伽玛、希帕、西格玛——将开始统领新闻摄影界将近三十年的时间。


这是激烈竞争的开始。“人们说:我在红灯的时候追上了他。”阿兰·迪皮回忆。他骑着小型低座摩托车,用眼角余光监视着伽玛图片社的销售员让·蒙特

(Jean Monteux)

:目标是第一个赶到《巴黎竞赛画报》!

 

由伽玛、希帕、西格玛打响的这一场巨大的战争给许多独立摄影师以及小型图片社带来了严重的后果。1972年,布若姆·孔索尔

(Boojum Consort)

团队——汇聚了约六名自由职业者,其中包括贺拉斯

(Horace)

、热拉尔—艾梅

(Gérard-Aimé)

、米歇尔·波什

(Michel Puech)

、现在就职于《解放报》

(Libération)

的马克·塞莫

(Marc Semo)

以及北极星图片社的创始人让—皮埃尔·帕皮

(Jean-Pierre Pappis)

——他们每一张被巴黎的周刊存档的照片,都能拿到20法郎的回报,直到有一天,这些周刊的图片部负责人向他们展示了成堆的照片,这些照片是“3A”的销售员们丢在他们办公室的——免费!

 

照片,曾经是稀有物,却从此开始变成了大量供应而且廉价的商品......

 

图片万岁

 

在这个时代,要参与新闻摄影还是很艰苦的。1972年11月,阿兰·达格贝尔

(Alain Dagbert)

、马蒂娜·弗兰克

(Martine Franck)

、埃尔韦·格洛阿冈

(Hervé Gloaguen)

、 弗朗索瓦·埃尔

(François Hers)

、理查德·卡瓦尔

(Richard Kalvar)

、让·拉岱

(Jean Lattès)

、居伊·勒·凯雷克

(Guy Le Querrec)

以及克洛德·雷蒙—迪特伊冯

(Claude Raymond-Dityvon)

共同创立了万岁

(Viva)

图片社。

 

伽玛、希帕、西格玛图片社精力充沛地报道全世界发生的所有事情。这些图片社彻底地投身于对娱乐圈和人物的报道。而万岁这支团队感兴趣的却是法国人的日常生活!

 

它在欧洲摄影界知识分子当中小获成功,吸引了许多优秀的摄影师,比如伊夫·让穆然

(Yves Jeanmougin)

、弗朗索瓦·勒·迪亚斯克尔

(François Le Diascorn)

、格扎维埃·朗布尔

(Xavier Lambours)

、让—皮埃尔·法夫

(Jean-Pierre Favreau)

和让—路易·库尔蒂纳

(Jean-Louis Courtinat)

,他们将取代去了马格南图片社的马蒂娜·弗兰克、理查德·卡瓦尔和居伊·勒·凯雷克,以及去了拉佛图片社的埃尔韦·格洛阿冈。

 

1973年,也就是《解放报》诞生的那一年,塞尔日·朱利

(Serge July)

作为一个新闻图片的业余爱好者,想要出版大量的图片。在这种情形下,布若姆·孔索尔

(Boojum Consort)

团队、解放报新闻通讯社的摄影师以及自由摄影师们齐聚到一家劳动合作公司,这就是自由图片社

(Fotolib,1973—1978)

,“意思是摄影和自由”!

 

1973 年对于新闻摄影业界来说是转折的一年,这一年由于石油价格暴涨引发了第一次经济危机。1974年,纸的价格上涨了82%。从1967到1974年日报的价格翻了四番,导致发行量降低了11%。

 

尽管经济形势不景气,新的出版社却像以往的任何时代一样层出不穷,年轻的摄影师们有的是激情来发挥他们的天分。例如,1977年建立的阿特利耶图片社

(Agence Atelier)

,位于巴黎圣—索弗尔

(Saint-Sauveur)

街,创立人有奥利维耶·托马

(Olivier Thomas)

、弗朗索瓦·格内

(François Guenet)

、让—吕克·马诺

(Jean-Luc Manaud)

、克里斯·凯罗斯

(Chris Queiroz)

、贝尔纳·比松

(Bernard Bisson)

以及克里斯蒂安·波韦达

(Christian Poveda, 1955—2009)

 

1977年,斯坦·布瓦芬—维维耶

(Stan Boiffin-Vivier)

、索菲·巴苏尔

(Sophie Bassoul)

、约翰·科普斯·万·哈塞尔特

(Johan Copes Van Hasselt)

、吕克·佩尔农

(Luc Perenom)

、让—厄德·舒尔

(Jean-Eudes Schurr)

、帕特里克·扎克曼

(Patrick Zachmann)

、玛丽—波勒·内格尔

(Marie-Paule Nègre)

、热拉尔德·比托

(Gérald Buthaud)

以及米歇尔·巴雷

(Michel Baret)

齐聚在拉什图片社

(Agence Rush)

。这家图片社后来在新闻界确实获得了成功,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都在报道法国政治。


弗农·维克,海军陆战队战地护士,前线,越南,1967年。

 

20世纪80年代:财源滚滚的银盐摄影

 

20世纪80年代是新闻摄影的第二个兴盛时代:因为有大量的广告带来的效益,财源如流水滚滚而来。

 

1979年3月1日,《地理》

(Geo)

杂志在法国发行。它由阿克塞尔·甘兹

(Axel Ganz)

领导的普利斯玛出版社

(Prisma Press)

发行。罗贝尔·菲斯

(Robert Fiess)

当时是出版社主编,而西尔维·勒博

(Sylvie Rebbot)

负责图片部。《地理》杂志是这个时期最能代表新闻摄影趋势的出版物。

 

一个新的概念,“杂志”,在编辑部开始兴盛起来。这一概念涉及的是利用漂亮的彩色图片,来讲述人类的冒险、旅行、医学或科学上的探索。

 

伽玛、希帕和西格玛图片社都忙于追寻“新闻热点”和“人物”,它们都没有准备好应对市场需求的改变。这似乎让小型图片社有了些许立足空间。

 

1978年,安妮·布拉

(Annie Boulat)

建立了宇宙图片社

(Cosmos Photo)

,并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成为罗伯特·普雷基

(Robert Pledge)

和大卫·伯内特

(David Burnett)

两年前在美国创立的联系图片社的代理。1989年,联系图片社在巴黎开设了自己的办事处,由多米尼克·德沙瓦纳

(Dominique Dechavanne)

管理。

 

1980年3月,西格玛图片社主编格扎维埃·佩里塞

(Xavier Périssé)

以及米歇尔·波什提出倡议,与摄影师菲利普·沙利亚

(Philippe Charliat)

、皮埃尔·佩兰

(Pierre Perrin)

、克里斯蒂安·劳施

(Christian Rausch)

共同建立了记者公司。马克·格罗塞

(Mark Grosset)

,也就是隶属拉佛图片社的芭芭拉和雷蒙·格罗塞

(Barbara et Raymond Grossset)

的儿子,加入了记者公司,而在此不久之后,记者公司象征性地花了点钱,得到了万岁图片社的名字。记者公司于1985年10月宣告破产,被拉什图片社收购,后者后来也被收购了。在一年之内,三家图片社都倒闭了,后来摄影基金会开始遍地开花。

 

在同一个时代,几乎是在同一个市场领域,让—吕克·马诺

(Jean-Luc Manaud)

、伊夫·热利、帕斯卡·梅特尔、埃莱娜·邦贝热

(Héléne Bamberger)

和阿兰·克勒

(Alain Keler)

建立了奥德赛的美丽故事图片社

(Odyssey La belle histoire)

,其营业额的连续快速增长(营业额80万法郎、200万法郎、300万法郎)仅仅持续了三年:“银行没有再跟进我们的状况,不过一切都很顺利。我们那时的合作对象有《地理》、《快报》、《观点报》......”

 

1981年4月,集体新闻图片社诞生了,创始人有布鲁诺·海尔根

(Bruno Helgen)

、菲利普·雅罗

(Philippe Jarreau)

、迪迪埃·拉沃

(Didier Lavault)

、樊尚·勒卢、乔治·梅里永、雅克·托雷加诺

(Jacques Torregano)

以及曼努埃尔·维默内

(Manuel Vimenet)

。他们的专长是法国新闻,尤其是政治领域。1981年,他们对总统竞选做的图片报道使得他们有了名气。后来,这家图片社的主要创始人的身影还出现在费德图片社以及稍晚一些的发散图片社中。

 

戈尔申·希帕尤格鲁和黑星图片社的霍华德·莎普尼克

(Howard Chapnick)

之间出现了龃龉,后者原本负责希帕图片社在美国的传播事宜。此后,马克·格罗塞于1984年初离开了记者公司,想要组建一支新的有抱负的摄影记者团队,以法国黑星

(Black Star France)

为名。他得到了拉佛图片社和美国黑星图片社的支持,这家新的图片社诞生于1984年11月, 位于巴黎第二街区,卡皮西纳大街

(Boulevard des Capucines)

39号。图片社极负盛名的成员们都来自希帕图片社:蒂埃里·博孔—吉博

(Thierry Boccon-Gibod)

、扬·沃伊泰克·拉斯基

(Jan Wojtek Laski)

、马努谢·德加提

(Manoocher Deghati)

、瑞萨

(Reza)

和米歇尔·赛邦。还有两位黑星图片社驻巴黎的美国摄影师——詹姆斯·纳赫特韦

(James Nachtwey)

和安东尼·苏奥。马克·格罗塞负责管理图片社,西尔维·兰金

(Sylvie Languin)

则是他的助手,以前在记者公司的时候他就很看好她。“图片社的规划非常现代化,黑星在费用上并不吝啬

(豪华的工作场所,给摄影师们的每月经济补贴)

,但是一方面,法郎相较于美元并不占优势,另一方面,所有的摄影师,除了博孔—吉博,都去了阿富汗,想要拿下一个大新闻,这使得我们售卖的报道数量减少了。本·莎普尼克

(Ben Chapnick)

,霍华德的堂兄弟,突然决定停止提供费用支持,这让大家都大为震惊。”事实上,法国黑星图片社于1985年12月29日关门了。

 

1985年12月24日,克里斯蒂安·科若勒在《解放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VU’的摄影师们”

(Des photographes en VU)

,副标题是“新的图片社诞生了”。作为《解放报》的分支机构,VU’不仅汇聚了那些经常与《解放报》合作的摄影师,而且还有新的成员参与其中。目标是拒绝专门化。加入 VU’图片社的有罗兰·阿拉尔

(Rolland Allard)

、让·贝尔

(Jean Ber)

、阿兰·比佐、阿涅丝·博诺

(Agnès Bonnot)

、鲁·修克、帕斯卡·多莱米厄

(Pascal Dolémieux)

、弗朗索瓦丝·于吉耶

(Françoise Huguier)

、皮埃尔—奥利维耶·德尚

(Pierre-Olivier Deschamps)

、贝尔纳·德康

(Bernard Descamps)

、格扎维埃·朗布尔、约翰·温克

(John Vink)

、米歇尔·范登·埃克豪德

(Michel Vanden Eeckhoudt)

、于格·德·维斯滕贝格尔

(Hugues de Wurstemberger)

、热拉尔·尤菲拉、贝尔纳·福孔

(Bernard Faucon)

、皮埃尔

(Pierre)

和吉勒

(Gilles

)、艾丽斯·斯普林斯

(Alice Springs)

、赫尔穆特·牛顿

(Helmut Newton)

、威廉·克莱因

(William Klein)


 

新闻摄影黄金时代三部曲:《西格玛时代》《希帕时代》《图片社时代》。

 

克里斯蒂安·科若勒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就与让—吕克·蒙泰罗索(Jean-Luc Monterosso)和昂里·沙皮耶(Henry Chapier)在巴黎摄影(Paris Photo)共同奋斗,这是一个将摄影师当成创造者来鼓励的协会。此后,从1981年起,克里斯蒂安在《解放报》 带动了摄影的巨大变革。在让—保罗·萨特(Jean-Paul Sartre)去世的这一天,塞尔日·朱利让克里斯蒂安找到关于这位哲学家、暨报社前主编毕生经历的所有照片。在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的转折时期,巴黎出现了为数众多的小型图片社。比如由纳塔莉·列兹尼科夫(Nathalie Reznikoff)领导的杰瑞肯图片社(Agence Jerrican),她之前在《探索》(Explorer)工作,1984年她向图片社投入了10万法郎,图片社“在两年期间无工资运作”。还有贝特朗·费里奥(Bertrand Ferriot)领导的梅迪思图片社(建立于1989年)。摄影师有:吕克·肖凯、帕斯卡·多莱米厄、格扎维埃·朗布尔、玛丽—波勒·内格尔、马蒂娜·瓦耶(Martine Voyeux)。“为什么叫梅迪思呢?因为图片社创立的目的是融合:广告、时尚、报道、表演创作,这样一来,记者能够涉足时尚界,而肖像摄影师也能够涉足新闻报道,也就可以通过一项委托来实现某种个人化的表达。”

 

阿兰·明格姆

(Alain Mingam)

尽管在伽玛图片社取得了成功,但是由于他跟领导让·蒙特、弗朗索瓦·洛雄

(François Lochon)

和让—克洛德·弗朗科隆

(Jean-Claude Francolon)

意见不合而愤然离开,1988年于贝尔·昂罗特聘请他来策划西格玛,一家小型的“杂志”社。

 

从1985年开始,法新社的图片部跟随了路透社和美联社的步伐,显著地实现了现代化。信息技术被用来进行档案管理,随着第一次海湾战争的进行,这项技术也开始被用来进行图片传播,到21世纪初它就完全征服了摄影界。

 

如同1937年的巴黎,人们并没有防备比尔·盖茨1989年在西雅图建立的小公司:考比斯图片社。十年之后,它收购了西格玛图片社,这是第一声惊雷,昭示着降临到“法式”新闻摄影头上的狂风暴雨。这是衰落的历史,在《四十年新闻摄影:西格玛时代》中有描述。

 

但是,再一次—第二次—数字化革命之后,又诞生了许多“小型图片社”,人们更愿意用“团队”这个词来形容它们:公众之眼、麦欧普……

 

在双子塔倒塌前夕,亚历山德拉·布拉

(Alexandra Boulat)

、若恩·汉威

(Ron Haviv)

、加里·奈特

(Gary Knight)

、安东宁·克拉托奇维尔、克里斯托弗·莫里斯、詹姆斯·纳赫特韦以及约翰·斯坦梅耶

(John Stanmeyer)

在纽约共同建立了VII图片社。几年之后,也就是2007年,与VII理念相近的努尔图片社诞生了,其摄影师有斯坦利·格林

(Stanley Greene)

和尤里·科济列夫

(Yuri Kozyrev)

 

就像越南战争、南斯拉夫战争、车臣战争期间一样,从2011年开始的“阿拉伯之春”将为新一代新闻摄影师以及图片社的诞生提供机会。我们还记得IP3新闻图片社和它的创始人之一雷米·奥什勒克

(1983—2012)

,他在叙利亚被杀害了。但即将来临的又是另一段历史,数字化新闻摄影的历史。

 

作者丨米歇尔·波什

摘编丨吴鑫

编辑丨余雅琴

校对丨翟永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