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6 12:20:46新京报 编辑:张进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寻找育儿的意义:孩子是要被理解和支持的个体

2020-10-16 12:20:46新京报

成为父母是每个人的必经阶段,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育儿并非一件容易的事。但在心理治疗师菲利帕·佩里看来,我们如何看待自己,以及我们对孩子的反应负起多少责任,是亲子教养的关键。菲利帕·佩里强调:尽量不要评判你自己、你的教养方式,以及你的孩子。

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关系,对孩子一生有着深远的影响。然而,在很多家庭中,这种关系经常出问题,令人痛苦,甚至很难再回归正常。

 

作为一位从业20年的资深心理治疗师,菲利帕·佩里用育儿理论讲透了亲子关系,以及围绕着我们的家庭成员关系,所有人际关系,写下了一本超级畅销的儿童心理学著作《真希望我父母读过这本书》。

 

与一般的“亲子教养书”不同,菲利帕·佩里并不认为养育孩子是令人生畏的杂事。孩子不是一堆有待处理的麻烦,也不是一个需要精益求精的项目。育儿是一种关系,孩子是要被理解和支持的个体。归根结底,在孩子身上的投入,不仅会使他们以后成为更优秀的人,而且也会使你自己变得更好。

 

菲利帕·佩里指出,把焦点放在孩子及他们的行为上比较容易,去探究我们如何影响孩子,进而改变我们影响他们的方式比较难。而且,不只是我们对孩子的反应塑造了他们的人格特质和性格,他们在环境中看到及感受到的东西,也会塑造他们的人格和性格。

 

亲子教养的意义究竟是什么?父母自己的成长经历如何影响亲子教养的方式?如何培养情绪稳定的孩子?如何学会处理自己与孩子的感受,让孩子在和谐的关系中成长?如何与婴儿、儿童、青少年和长大成人的孩子相处?对于这些问题,菲利帕·佩里都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以下内容节选自《真希望我父母读过这本书》,已获得出版社授权刊发。

 

《真希望我父母读过这本书》,[英]菲利帕·佩里著,洪慧芳译,中信出版集团2020年8月版 


作者丨[英]菲利帕·佩里

摘编丨安也

 

有些父母觉得婴幼儿时期育儿很辛苦,既枯燥又无趣。的确,那个时期是单调重复的体力活,而且你陪婴幼儿时所获得的乐趣与成就感,与你在职场上或社交场合获得的不同,也和你没有孩子的时候不同。度过这段辛苦期的方式,是对宝宝产生兴趣与好奇,注意他关注什么,找出他想做什么,而不是只想着跟宝宝在一起很无聊,或把宝宝想成“接受者”。

 

如果你老是觉得带孩子是一份工作,只是需要把他喂饱、擦拭干净、抱在怀里,那你就限定了养儿育女的意义。我对育儿的定义是:我的照顾、尊重与关注,是对我女儿及亲子关系的一种投资。如今回顾我女儿刚出生的那几个月和那几年,感觉那段日子过得很快。育儿的成果终究会出现的,只不过不会出现在每天结束的时候,就像其他工作一样。

 

我们养成倾听的习惯,并让孩子影响我们时,亲子教养会变得很有意义。当你投入心力帮孩子感觉他与你相连,也与他从事的活动或你们一起从事的活动相连时,你就是在培养他的稳定情绪。

 

不要让上一代错误的养育方式影响到你的下一代

 

孩子需要温暖和接纳、身体的轻柔触碰、你陪伴在身边、有界限的爱、理解、安抚、跟各年龄层的人交流,以及你的关注和时间。哦,如果仅仅是这些就简单了。偏偏事情没那么简单,因为你总是会遇到一些阻碍,生活中总是会出一些乱子,诸如:糟糕的环境、烦琐的育儿细节、金钱压力、工作压力、缺少时间、身心俱疲等等。

 

不过,比起上述这些困难,还有一点更容易阻碍我们:我们婴幼儿时期获得的亲子教养方式。如果我们不反思自己是如何成长的,以及上一辈在我们身上留下的影响,有一天你会赫然发现,那些经历会冷不防地跳出来,给你一记回马枪。你可能会说过类似这样的话:“我一张嘴,说出来的话竟然跟我妈妈如出一辙。”如果那些话都是正向的积极的,让你童年时觉得有人需要你、关爱你、保护你,那当然很好,但实际上那些话的效果往往正好相反。

 

作为家长,会产生不良后果的心态包括:缺乏信心、悲观、过度保护、时时刻刻的担心。这些心态都会影响到亲子关系的质量。

 

电影《奇迹男孩》剧照。

 

幸好,现在改变绝对不晚,那将会改善你的孩子和他们的孩子的生活。不要让上一代错误的养育方式留在你身上的阴影,再影响到你的下一代。

 

你可以冷静地拆解、分析你的童年,回顾过去,在家庭生活中曾经发生过什么难忘的事情,当时你有什么感受,现在又是什么感受。做完分析后,请把那些不愉快的回忆彻底忘掉,只留下你需要的有积极影响的回忆。

 

如果在你成长过程中,家人都把你当成独特的、有价值的个体看待,给你无条件的爱,也给你足够的正面关注,你们全家关系融洽,那么你会获得一份培养正面关系的蓝图,长大成人的你也有信心可以为家庭与社区做出贡献。

 

电影《银河补习班》剧照。

 

如果很不幸,你没有那样的童年

(多数人如此)

,回顾过往可能会令你感到心理不适。你要正视这种不适的感觉,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再传到孩子那里。我们从上一代承袭了很多东西却不自知,这使我们有时很难判断,自己究竟是对孩子当下的行为产生反应,还是受过去影响而产生本能反应。

 

当你对孩子正在做的事情或提出要求的事情感到愤怒时

(或产生其他负面情绪,包括怨恨、挫折感、嫉妒、厌恶、恐慌、恼怒、恐惧等等)

,最好把它视为一个警报。那个警报不是在提醒你,孩子肯定做错了什么,而是表明你的记忆闸门又被打开了。

 

模式通常是这样的:当你对孩子发飙或表现出过于激动的情绪时,是因为你必须用那种方式来保护自己,以免你感觉到你在孩子那个年纪所经历的感受。你没有意识到,孩子的行为可能触发你过去的绝望、渴望、孤独、嫉妒,或不自信的感觉。所以,不知不觉中,你挑了一个简单的做法:你不去试图理解孩子的感受,而是直接发飙,或陷入沮丧,或开始恐慌。

 

有时,我们被触发的过往感受可以追溯到好几代之前。比如我母亲,她很讨厌孩子玩耍时的尖叫声。后来我注意到,我自己的孩子和朋友吵闹时,即使他们玩得很开心,我也会进入一种警觉状态。我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所以我问母亲,她小时候玩耍时,要是发出很大的声音会发生什么事。她告诉我,她出生时,她的父亲

(我的外公)

已经五十几岁了。他经常头痛,所以孩子们在家里走动时,都必须蹑手蹑脚,否则就会挨骂。

 

也许你害怕承认,有时你对孩子的怒火就是压不住。你怕承认了以后,会使怒火加剧,导致愤怒的感觉更加真实。我希望你知道,这种愤怒其实并不是孩子触发的,是过往的经历唤醒了深藏你心底的感受,当你明白这一点,你就会放松下来,也不会因此而连累到孩子了。

 

当然,你不一定每次都能为自己的感受追溯到过去的源头,但它一定是存在的,请谨记这一点。

 

当你年纪还小时,可能会有这样的感觉:爱你的人不一定总是喜欢你。他们有时会觉得你很烦、很难缠、令人失望、无关紧要、可气、笨手笨脚或愚蠢。当你的孩子表现出类似的行为时,便触发了你以前的感受,导致你大吼大叫甚至发飙。

 

父母修复与孩子的关系,对孩子来说意义重大

 

为人父母无疑是件苦差事。一夜之间,孩子成了最令人劳心费神的首要工作,而且还是全年、全天候无休的苦差事。为人父母后,你终于体会到自己的父母以前需要面对什么,也许你会更加感激他们,更加认同他们,或更加同情他们。但你也需要认同你的孩子。花时间思考你自己在婴幼儿时期,或是跟孩子年龄相仿的时候有什么感受,这样做可以帮你培养对孩子的同理心。当孩子的行为让你恨不得大吼着推开他们时,这种同理心可以帮你理解孩子,感同身受。

 

我的客户奥斯卡收养了一个十八个月大的男婴。每次儿子把食物掉在地上,或是随处乱扔食物时,奥斯卡就一肚子火。我问他:“你小时候要是把食物掉在地上或随处乱扔食物时,会发生什么事?”他说祖父会用刀柄敲他的手指头,然后要求他离开房间。他回想起自己儿时遭到那种对待的感受后,开始同情幼年的自己,那也帮他找到了对孩子的耐心。

 

我们很容易以为,我们的感觉只与眼前发生的事情有关。比方说,你有个四岁的孩子,生日那天,他收到一大堆礼物,兴高采烈。可是你却批评他:“这孩子,真是被惯坏了。”只因为他没和别的小朋友分享新玩具。

 

怎么会这样?从逻辑上来说,孩子收到那么多礼物并不是他的错。你可能下意识地认为孩子不该拥有那么多东西,所以你的愤怒以尖刻的语气和对孩子的不合理指责

(你觉得孩子应该成熟大方一点)

表现出来。


电影《银河补习班》剧照。

 

如果你停下来回顾过往,你会发现,在你四岁时,有人要求你分享一些你不想分享的东西,或者你根本没有那么多东西可以分享,你不想为四岁的自己感到难过,所以才对孩子大发脾气。

 

这让我想起公众人物收到的匿名恶意邮件,以及在社交媒体上遭到的网络暴力。从那些恶意邮件及网友留言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他们其实只是想表达:“你那么有名,我却默默无闻,实在很不公平。”

 

嫉妒自己的孩子是很正常的反应。如果你有那种反应,应该勇于承认,而不是把气出在孩子身上,他们不需要像恶意网友一样的父母。

 

父母试图与孩子修复关系,对孩子来说意义重大,即使孩子已经成年。

 

有位家长曾经问我,向孩子道歉会不会有负面作用。她说:“如果孩子发现你并不总是正确的,会不会没有安全感?”我可以肯定地说:不会!孩子需要的是父母真实可信,而不是十全十美。

 

回想一下你的童年:你是否曾觉得自己很糟糕或做错了什么,甚至觉得父母心情不好都是你造成的?如果你曾这样想,你很容易就会以错误的方式(即让对方觉得是他的错)来修复

 

这种自责的情绪。当你这样做时,受害者往往是你的孩子。

 

孩子的本能会告诉他们,何时我们对他们不满,或何时我们对当下发生的事情不满。如果我们假装自己从来不会犯错,不承认我们的真实情绪的起因,孩子可能会因此出现过度调适的情况———过于相信你说的话,甚至过于相信任何人的话。孩子遇到不把他们的最大利益放在心上的人时,很容易受到伤害。本能是构成自信、能力、智力的一大要素,最好不要破坏或扭曲孩子的本能。

 

孩子会提醒你在他那个年纪时所经历的情绪

 

前些日子,一位怀孕的准妈妈问我,如果可以给新手父母一个建议,那会是什么。

 

我告诉她,无论孩子的年纪多大,他都会以行动来提醒你,你在他那个年纪时所经历的情绪。她听完以后,有点困惑地看着我。

 

约莫一年后,那个妈妈带着才刚会走路的小孩来找我。她告诉我,当时她没太听懂我的意思,但记住了我的话。等她逐渐适应母亲这个角色以后,她开始觉得我讲得很有道理,那番话也帮她理解了孩子。

 

电影《奇迹男孩》剧照。

 

你不会清楚记得自己在襁褓时期是什么样子,但在其他层面上你会记得,因为你的孩子会不断地提醒你。

 

如果在你的某个年龄段,父母离开了你,等你的孩子到了类似的年龄,你也会开始抽离孩子。或者,你在某个年纪开始感到孤单,等你的孩子到了相似的年纪时,你也会想在情感上抽离他。马克就是典型的例子,他不想面对孩子在他身上触发的情绪。

 

你会想要逃离那些感觉,也想逃离孩子,但如果你真的那样做了,就是把过去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也传给孩子。

 

你有很多好的东西可以传承给下一代———例如你获得的关爱———你一定不想把你承袭的恐惧、憎恨、孤独或怨恨继续传给孩子。有时你会觉得很烦,就像你偶尔对伴侣、父母、朋友或自己也会有类似的感受。只要承认你偶尔会这样想,你就不会因为孩子唤起你内在的情绪,而立刻冲动地去惩罚他们。

 

如果你像马克那样,发现自己讨厌家庭生活是因为觉得自己被忽视,那可能是源自你小时候也有这种被忽视的经历,遭到父母之中的任何一人或两人共同的忽视。有时这种怨恨给人的感觉更像厌恶,它会导致亲子之间的疏离感。


电影《奇迹男孩》剧照。

 

 

有些家长认为我用“遗弃”和“怨恨”之类的字眼太夸张了。他们说:“我并不怨恨孩子,有时我只是想独自静一静,我还是很爱孩子的。”

 

我觉得遗弃就像是一道光谱,在最严重的那端,是像马克的父亲那样抛家弃子,完全抽离孩子的生活。而当孩子想要你陪伴时,你让他走开,或孩子想让你看他的画作时

(某种程度上,那是孩子试图向你展示他真正的样子)

,你只是做做样子,敷衍一下,并没有认真地去看,那也算是一种程度轻微的“遗弃”。

 

这种想把孩子从自己身边赶走、想让孩子睡久一点、想让孩子独立玩耍以免占用你时间的感觉,会在你不想去理解孩子的时候出现,因为孩子让你痛苦地想起自己的童年。正因为如此,你无法迎合孩子的需要。

 

你可能会告诉自己,之所以把孩子推开,是因为你想要体验生活的其他部分,例如工作、朋友、追剧、娱乐,但你要知道,孩子这么黏人只是一个阶段的表现,等小孩慢慢长大,不再那么黏人以后,你可以重拾工作、朋友和休闲娱乐,而且未来肯定会有一天,孩子不再需要你,并想方设法远离你。

 

遗憾的是,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很难意识到这一点,很难阻止自己把幼时受到的对待继续传给下一代。我们需要注意自己的感受,然后反思。正视自己想要采取的不当的因应方式

(以马克的例子来说,是抛下妻子和儿子,一走了之)

,会让人产生愧疚感和防御心态。但愧疚不是坏事,当我们意识到正在发生的事情时,可以把愧疚转化为庆幸,因为它提醒我们需要改变。

 

对家长来说,真正重要的是,和孩子轻松自在地相处,让孩子感到安全,让孩子觉得你想要陪伴他。我们的言语也会发挥小小的作用,但更大的作用体现在我们展现出的温情、触碰、善意和尊重:尊重孩子的感受,尊重他们的个性、观点,以及看世界的角度。换句话说,我们需要在孩子清醒时,表达对他们的爱,而不仅仅是在他们安静入睡时才展现出来。

 

电影《银河补习班》剧照。

 

如果你觉得自己每天几乎时时刻刻都想远离孩子,你真正需要远离的,可能是孩子在你身上触发的感觉。为了避免受到那些触发因素的控制,你可以抱着同理心去回顾你婴幼儿时期或童年的经历。这样你就能发觉孩子对你的需求和渴望。偶尔找个保姆来帮你照顾孩子,让你去享受一些成年人应有的乐趣,这也是一种暂时的逃离,但如果这种想要逃离的感觉特别强烈,而且好像随时都在,那你就要好好回想一下你在你的孩子这个年纪时的感受。

 

“好父母/坏父母”的标签对我们毫无帮助

 

在为人父母方面,我们常给自己打分数,这也是困扰我的问题。

 

贴上“好父母/坏父母”的标签对我们毫无帮助,因为那些评判都是极端的。我们不可能时时刻刻与孩子和谐相处,即便是出于好意,有时也可能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但因为没有人想被贴上“坏父母”的标签,所以我们犯错时

(每个人都会犯错),

为了避免被贴上那个标签,我们会假装自己没错。

 

由于“好/坏母亲”“好/坏父亲”之类的标签一直存在,为了避免被贴上坏标签的耻辱,我们对可能做错的事情往往采取防卫心态,这意味着我们不会去注意亲子关系的不协调,或忽视孩子的情感需求,我们也不会去思考如何改善亲子关系。在人前我们只展现出做对的一面,而把那些做错的事情隐藏起来,以便牢牢守住“好母亲”或“好父亲”的身份。

 

父母害怕面对自己的错误,其实对孩子毫无帮助。当我们改变行为并修补破裂关系时,那些犯下的错误

(例如假装孩子的感觉不重要)

是可以弥补的。但如果我们觉得承认错误太丢脸了

(而且“坏”标签还会增加那种羞愧感)

,我们就永远无法纠正任何错误。

 

让我们别再把“好”与“坏”当成父母的属性,没有人是完全的圣人或彻底的罪人。一个暴躁但诚实的家长

(一般人眼中的“坏”家长)

可能比一个表面和蔼可亲,但私下沮丧又怨恨的家长更好。

 

我想进一步建议:就像我们不该评判自己一样,我们也应该尽量避免评判孩子。对孩子做任何评判都无助于让他变得更好,因为在“文静”“笨拙”“吵闹”等标签的限制下,孩子很难健康发展。

 

人随时都在改变及成长,尤其是小时候。描述你看到的孩子的具体行为,并说出你欣赏的优点,这样做的效果远胜于笼统的评判。比如,与其说“你的数学很好”,不如说“我很喜欢你做算术题时聚精会神的样子”;与其说孩子“画得好”,不如说“我很佩服你为这幅画下那么多功夫。我喜欢你画的那栋房子,看起来好像在微笑,让我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了”。

 

赞赏孩子的努力,描述你看到的东西与感受,并鼓励孩子,而不要做任何评判。描述你的观察,并发现一些具体的特质给予称赞,远比“干得好”“太棒了”之类的笼统评语更鼓舞人心,也远比批评更实用。

 

如果孩子写的作业看起来像鬼画符,乱成一团,但有个字母P写得很完美,你只需要说:“我喜欢你把P写得那么工整。”下次你会看到另一个完美的字母。


家长的任务是解读孩子的行为

 

孩子会模仿你的行为,即使现在不模仿,以后也会这么做。

 

曾经有个客户,他向我解释他和父亲有多么不同。他的父亲在一家大公司工作,是个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专制的管理者。而我的客户从事慈善行业,他管理下属的方式———没错,你猜到了———也很专制。

 

电影《摔跤吧!爸爸》剧照。

 

在影响孩子行为的所有要素中,家长的行为影响最大。我们以为自己是一个个体,但每个人都会相互影响。我们都是系统的一部分,我们为自己塑造的角色,是因应他人在我们周遭扮演的角色。所以,无论孩子表现如何或你表现如何,那都不是孤立的,而是你周围的人与文化共同塑造出来的。


你如何描述你的行为呢?你总是很尊重别人吗?你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吗?你的“良好行为”是发自内心深处,还是只是表面上的礼貌?你是不是表面上很客气,但背地里对人说三道四?你是不是凡事都得胜人一筹才甘心?无论你展现什么行为,你也是在教孩子那样表现,包括你自己不认同,却无意间展现的行为。

 

如果你始终对孩子和其他人展现出善意的关怀,孩子也会仿效你的做法。不过,孩子不见得总是很乖巧,因为在懂得运用言语沟通之前,行为是他们唯一的沟通方式。即使在孩子学会语言之后,这种情况仍会持续好几年。这是因为我们需要一些技巧,才知道自己的感受,并以语言表达出来,接着才根据那些语言去寻求我们需要的东西。即使是成年人———甚至即使是诗人———也会觉得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我不相信有人是纯粹的好人,或各方面都很恶劣的坏人。我甚至认为,区分“好”与“坏”的概念是毫无帮助的。没错,有些人确实天生缺乏同理心

(虽然很少见)

,但大脑构造不同,并不表示他就一定是“坏人”。我会放宽这种好坏善恶之分,我觉得有些人的行为不是坏,而只是对别人造成麻烦或伤害。没有人生来就是坏蛋,所以与其给行为贴上“好”或“坏”的标签,我会以“得体”或“不得体”来区分。

 

我说过,行为纯粹是一种沟通。人尤其是孩子之所以会以不得体、惹麻烦的方式行事,是因为他们还没找到其他更有效、更方便的方式来表达感受与需求。有些孩子的行为并非罪大恶极,他们只是给别人添了麻烦。

 

你的任务是解读孩子的行为。与其把孩子分成“好的”与“坏的”,不如去问一些问题。孩子的行为试图表达什么?你可以帮他以更得体的方式沟通吗?他想用身体、声音、言语告诉你什么?你也应该问自己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他的行为是如何与你的行为共同产生的?

 

本文选自《真希望我父母读过这本书》,较原文有删节修改,小标题为编者所加,非原文所有,已获得出版社授权刊发。

 

作者丨[英]菲利帕·佩里

摘编丨安也

编辑丨张进

校对丨赵琳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