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 镜陶


英国国宝级作家伊恩·麦克尤恩2019年再度突破个人写作的舒适领域,强势涉足人工智能前沿科技,创作了“一部真正思考人类未来困境”的小说——《我这样的机器》。《我这样的机器》中,麦克尤恩探讨了机器人道德困境,其本质最终还是引向了他对人类内心世界、人际关系的密切观察——所谓的邪恶或残忍往往是缺乏同理心的表现。

 

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麦克尤恩就凭借《最初的爱情 最后的仪式》在文坛一鸣惊人,他的早期作品题材多是涉及人性的灰暗,经常书写虐杀、乱伦等情节,因此被称作“恐怖伊恩”。人到中年后,麦克尤恩的写作领域逐渐向重大社会议题转移,在此期间的代表作有《赎罪》《儿童法案》等等。《我这样的机器》是麦克尤恩七十岁后出版的第一部小说,作为一名严肃文学作家,他一向很关注高科技的发展,大概七十年代末他就对人工智能非常感兴趣,甚至还写了一个与电脑应用有关的剧本。

 

《我这样的机器》把故事背景安排在了八十年代平行世界的伦敦,时任首相是撒切尔夫人,英国在马岛战争中战败了,艾伦·图灵并没有死,人工智能水平已经远远超过了当下…….两款机器人在市场上发布,男性机器人叫做亚当,女性机器人叫做夏娃,主人公查理预订了一款亚当,并把他带回了家,他邀请他的女朋友米兰达一起给亚当调参数,结果亚当搅乱了他们两个的亲密关系,米兰达出轨了亚当……

 

近日,上海译文出版社在中信书店(北京启皓店)召开了《我这样的机器》新书分享会,该书的责任编辑宋玲和科幻作家韩松、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生物学教授、科幻作者谷第一起与读者们交流了读后感。


“在技术时代,主流小说家应该关注技术对生活的影响”


“在一个技术时代,主流小说家应该关注技术对生活的影响,即使是学文科的,你也得关注这个现实。”韩松老师高度赞赏麦克尤恩创作一部与人工智能有关的小说。麦克尤恩是一名主流小说家,但是他小说中对技术的处理其实做得比很多科幻小说家还要好。主人公查理把机器人亚当带回家,导致他和女朋友米兰达结成的家庭被颠覆,不过读者们不必担心这样的故事立刻发生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现在的技术离机器人爱上人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

 

《我这样的机器》中有大量的专业性技巧,这些技术细节将小说推向了高潮。但麦克尤恩的有些表达在技术上仍然不是那么准确,谷第指出,不要试图从科幻小说中学习真正的科学知识。但是麦克尤恩与同龄的作家相比,其保持的旺盛的学习能力也是非常了不起的,按照过去的采访,麦克尤恩也是英国作家中最早开始使用电脑进行创作的作家。


作家韩松


《我这样的机器》是借助机器人的镜子来照见人类自己


谷第表示,科幻小说讨论的议题中最重要的不是技术本身,而是技术和人之间的关系。机器人亚当在麦克尤恩的设计下,是一个从灵魂到身体都很完美的男性,因此他给女主人公米兰达带来的满足感,是任何人类男性都不能够实现的。

 

亚当帮查理炒股,查理只要坐在家里花亚当挣来的钱就可以了。因此查理开始思考,机器人把人能做的事情都做了,那么他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他是不是就可以躺在钱堆上生活了。如果人工智能技术发展到机器人可以替代人类所有的劳动和思考,那么人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麦克尤恩也在小说中描写了机器人广泛替代人类劳动力的场景,在平行世界的八十年代,已经有几千机器人替代人类进行扫垃圾的工作,因此失业率大幅度提高。总之,《我这样的机器》核心还是在探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他借助的是一个机器人,为人类树立了一面镜子,他希望人类通过这面镜子来审视自己。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生物学教授、科幻作家谷第

 

韩松提到,这部小说是一个悲剧,麦克尤恩仿佛预见了这个时代的悲剧,平行世界八十年代的故事好像就是我们当下或将来即将发生的事。未来人与人之间、人与机器之间可能没有办法相处,人类的崩溃从八十年代就开始了。他通过机器人在写人类的危机,就好像今年的新冠疫情一下子导致了全球人类的分裂,人有可能有一天不再有存在的意义,可能普通人没有这种迫在眉睫的危机感,但是作家有,这不仅是作家在思考的问题,也是科学界、文学界、社会学界等等都在思考的问题。


记者 | 镜陶

编辑 | 王青

校对 |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