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2 02:30:26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滕亚杰 追寻心中的教育理想国

2018-07-02 02:30:26新京报


现在,学校已经成为滕亚杰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当天,新京报小记者、灯市口小学优质教育资源带的学生王鹏臻、李欣桐、苗植淳、张艺凡也对滕亚杰进行了采访,从孩子们的角度向校长提问。

  滕亚杰,北京市特级教师,高级教师。1988年进入府学胡同小学任教,后历任和平里第一小学、史家小学分校校长。2013年起担任北京市东城区灯市口小学校长。2014年起担任北京市东城区灯市口小学优质教育资源带(灯市口小学、东高房小学、北池子小学)校长。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6月27日,东城区灯市口小学优质教育资源带正在举行2018届毕业生的毕业典礼。台上,六年级的孩子们落落大方地吟诵,鞠躬,行礼;台下,家长和老师们动情落泪。

  滕亚杰正准备上台亲手为孩子们颁发毕业证书,这位知性的女校长执掌这所学校已经五年。五年间,她坚持“让每一个生命绽放光彩”,让这所百年老校重新焕发生机。今天,记者走近这位教育改革的践行者,听她讲述在知天命的年纪对于人生价值的思考。

  “张笑辰同学,祝贺你小学毕业了!”在灯市口小学优质教育资源带2018年毕业典礼上,校长滕亚杰把毕业证书郑重地递到每一个学生手中。她告诉记者,每年,这个环节都会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你会发现,每一个孩子都不一样,但每个少年的眼睛都特别明亮。”

  滕亚杰已送走了一批又一批毕业生。1988年,她从师范学校毕业迈入教育行业,至今已有三十余年。

  成长 教师、校长“双行线”

  “我还是挺喜欢上课的,现在有机会我还是会给学生们上一课。”在滕亚杰的办公室里,记者看到了这位淡定从容的校长童真的一面:水杯是“少女心”的粉色,笔是卡通的,还有个仙人掌造型的便签夹,上面写了“春风十里不如你”,是以前的毕业生送给她的。

  1988年,年轻的滕亚杰进入北京府学胡同小学教数学,和大部分20多岁的教师一样,当时的她对于教师到底应该是怎样的状态还很懵懂,只是单纯地想要教好每个孩子,对每个学生付出真心。到了30岁的时候,她才领悟到作为教师的价值。她说:“那种感觉很微妙,从那时起,‘当个好老师’从字面上的愿望转换成了发自内心的热爱。”

  带着这样的热爱,她在教书育人之路上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行:被评为北京市特级教师;在和平里第一小学、史家小学分校担任校长。“老师的管理层面是班级,而校长要管理整个学校,要考虑学校文化、发展目标、组织机构、课程课堂建设、两支队伍发展,更要立足学校放眼未来、放眼世界。”但对滕亚杰来说,从教师的角色过渡到校长的角色并没有太大的不适应,她直言:“都是做教育,规律是相通的。”

  由于喜欢上课,在2009年以前,滕亚杰还度过了一段既做老师又做校长的日子,她称这是“双行线发展”:教师这条线,她希望自己能坚持,不放弃当个好老师的愿望;校长这条线,她则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下四个字:德、智、勇、创。“希望学校能成为一个教育理想国。当然,这很难。”滕亚杰说。

  坚守 始终有一种紧迫感

  “长跑运动员在跑到一定程度后会越跑越轻松,这就是突破了极限。”滕亚杰小时候曾经练过长跑,她坦言,自身性格中的坚持和坚毅,是体育训练赋予的。“多数时候我们都处于爬坡状态,也是积蓄力量的过程,当爬到某一个点的时候,就突破了,会豁然开朗。超越自我是人生的里程碑,思维开阔、创新会让人更上一层楼。”

  2015年,由灯市口小学优质教育资源带学生出演的大型经典童话音乐剧《马兰花》在中国儿童艺术剧院上演,滕亚杰是出品人。这部百余名学生参与的音乐剧只用了三个月就呈现在观众面前,并且以其专业性获得了业内人士称赞。而事实上,这部剧曾面临严重的资金短缺,学生从未踏足音乐剧、歌舞剧领域等问题,当时有很多人觉得,完成它是“天方夜谭”。

  面对巨大的压力,滕亚杰与各合作单位协商:服装、道具、灯光能不能便宜一点,指导的费用能不能够减一些……最后硬是“死磕”了下来。这种执着的精神就是为了让学生更多地参与社会实践,走上舞台是为学生未来走向人生大舞台奠定基础。如今,《马兰花》已连续三年多次在中国儿艺公演,今年灯小资源带的学生还将赴新加坡与当地儿童共同演绎这部剧,传递中国文化。

  这股“死磕”的韧劲其实也是滕亚杰行走在教育道路上一以贯之的态度。她告诉记者,刚接任灯市口小学校长时,这所有着150余年历史的学校正处于低谷期,她进入其中,梳理历史,被学校深厚的文化积淀打动了。她说:“学校前身是‘老育英学校’,上世纪三十年代,这所百年老校就以‘科学、进步、平等、博爱’的育英文化立校办学,开设了选修课,社团活动非常丰富,如有网球、棒球、国术、汽车研究会等等,还有无线广播电台。文化是有感召力的,它激发了我的动力。”

  临“危”授命,滕亚杰以“育英文化”为根基建立起校园文化,始终把“生存与发展”放在首位。她强调:“如果把学校永远看成是在生存的路上,那么发展中始终有一种紧迫感。”这种紧迫感是为了培养不断适应时代发展的人。

  还没到暑假,滕亚杰脑子里就排好了假期要做的事情:“地下体育馆要整体改造,食堂更新改造,有个校区要做热力暖气的改造,老师们的旧办公桌椅也要更换……”这种马不停蹄的状态,对滕亚杰来说已经是一种习惯了。“这种紧迫感不是任务,不是别人给的,是内部生发的。”

  尽管灯市口小学优质教育资源带现在已经发展成了家长们口中名副其实的名校,但滕亚杰仍然停不下来。她笑着说,“我从来没有觉得学校已经发展得好到应该停下的时候。”

  思考 人生价值在于被需要

  到明年,滕亚杰就50岁了。随着年龄增长,她感到自己服务社会的时间开始缩短,这促使她认真地思考生存的价值。

  “现在,学校已经变成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学生在校的学习、生活、老师遇到的麻烦、挑战、学校亟待解决的问题和未来的发展规划。她对这些的关心程度甚至超过了对家人的关心。讲到这里,滕亚杰掉泪了。去年,学校教师“力行”戏剧社排演了话剧《雷雨》,公演前大联排那几天,滕亚杰的母亲病得很重,而滕亚杰要每天与老师们一起排练到深夜,走台、对灯光,抽不出时间去陪母亲。“作为一个校长时刻抱有的对工作的责任感,和做女儿的那种情感撕扯着我,让我很纠结。”让老师从讲台走上舞台,是为了让老师更好地从舞台走上讲台,为此,她起到了引领示范作用,付出了很多。

  同时,亲情也是她深深的牵挂,去年感恩节那天,滕亚杰给母亲发了一条短信,感谢母亲赐予自己生命,“这个生命对别人是有用处的。”她说:“我觉得人生的价值就是被需要,就是帮助别人。我可以帮助很多老师、学生,使他们的生命变得更加美好,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 记者问答

  “希望孩子们懂得学习是无限的”

  新京报小记者:本学期学校在故宫举行了开学典礼,为什么要做“行走的开学典礼”呢?

  滕亚杰:开学典礼是学校、师、生对新学期寄予憧憬和希望的重要仪式。本学期,各年级进入不同的博物馆开启新学期的“梦”,是一个创新的举措。希望孩子们走出校门,在无边界的课堂中扩展更广阔的学习空间,希望他们懂得学习是无限的。

  新京报小记者:这学期的学生餐增加了意面、银耳羹、小点心等,同学们都很爱吃,请问是怎么选择增加这些菜品的?

  滕亚杰:为了让同学们吃得更好,我们专门做了调查,发现同学们对炖肉之类的不太感兴趣。在保证营养均衡的前提下,学校新增了龙利鱼、蛋羹、什锦炒饭等饭菜。每个同学口味不同,学校可能不能照顾到每个人的口味,希望理解。

  新京报小记者:学校会给我们学生举办“个展”,初衷是什么?

  滕亚杰:学校根据不同学生的个人兴趣特长,为他们举办摄影、书法、舞蹈、手风琴、打击乐、钢琴、小提琴、书法、篆刻等学生个人专场。学校的办学理念是“让每一个生命绽放光彩”,个人专场是对有特长的同学们的认可。以后,学生回忆起小学给办的个人专场,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会激发同学们的潜力和热爱,甚至影响一生。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冯琪 本版摄影/实习生 陈婉婷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