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6 19:42:33新京报 记者:石茹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蓝象资本宁柏宇:大量的钱希望在冷天里进入教育

2018-11-06 19:42:33新京报 记者:石茹

在宁柏宇看来,教育是长周期行业,甚至是反周期行业,意味着越是在外面钱少的时候大家越寻求稳健的回报,所以大量的钱是希望在冷天里进入教育的。

蓝象资本的办公室紧挨着原先脱胎于好未来的未来工厂。

蓝象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宁柏宇,此前是好未来战略投资部副总经理。在进入好未来之前,他在新东方工作了5年,是新东方首批教师培训师。

蓝象资本是专注教育领域的天使基金,成立至今三年有余,几乎是行业内最早一批专注教育项目的VC。

对于投资行业来说,教育领域是公认的周期长、回报率低。10月30日,新京报记者和宁柏宇聊了聊过往经历,以及在资本寒冬之下蓝象资本的投资想法。


宁柏宇,蓝象资本创始合伙人,曾任好未来战略投资部副总经理及新东方教师培训师。


新京报:最近的经济形势不太好,蓝象担心吗?我刚看了一个分析文章说这一轮可能七到八成的投资机构会撑不下去。

宁柏宇:不担心。撑不下去有几种原因,比如有饿死的,现金流断了。我们团队六个人,支持这些人三年还是可以的。

第二个是金融公司牌照生意,我们是有基金管理牌照的,我们也不会说因为牌照的问题不能投资之类的。

第三我们有品牌。毕竟合作了一些项目,还有这么多的LP和顾问,加起来有110人。这110人在跟蓝象打交道的这三年里积累了很多的信任。

然后从募资的角度上来讲,三个点对我来讲是挺重要的,第一个是方向比规模重要。蓝象主打的有行业资源,有行业认知,所以钱的来路很重要。我更希望的钱不是纯的财务投资,而是能给项目带来服务、或者是服务LP的东西,所以方向比资源更重要。

第二个稳健比速度更重要。我40岁创业,心态是稳定的。多点少点开始投就行。越是在这个时候要越稳。如果看起来投得很快,投得很多,但投资回报率不好,那其实是有问题的。

第三个是,熟钱和好钱同样重要。熟钱大家特别信任你,好钱就是有大量的资源。在这个阶段熟钱和好钱都挺重要的。

新京报:快钱不碰?

宁柏宇:
快钱就不碰了。

从拿钱的角度上来讲,我们作为一个早期投资基金需要那么大规模吗?一上来就管别人要一个亿?是不需要的。我们有投资业绩,合理合法经营。我们有牌照,而且不愁募资,大小对我来讲无所谓。所以其实外面的天气对我来讲没有太大的影响。

另外一个,教育是长周期行业,甚至是反周期行业。长周期和反周期意味着,越是在外面钱少的时候大家越寻求稳健的回报,所以大量的钱是希望在冷天里进入教育的。

所以你会发现,基本上所有的主流基金都下面都会放专门的人来看教育,比如说高瓴、红杉。另外有的基金还专门做教育产业基金,比如真格做了真格教育基金,第三就是我们接触到的有些从煤矿、房地产发家的,他们之后下一只基金就专门做教育方向的单向基金,属于新的教育垂直的基金。

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是觉得在危机下,钱的总量虽然少了,但是钱投的方向会更聚焦到教育领域。因为现在没有大的课题突破,你说投个生物制药也可以投,标的少;投个新能源汽车标的少;投个人工智能标的少,不一定投得进去。对于庞大的教育行业可能投资会比较多一点。

新京报:但是好像这个行业就是公认的回报率没有那么高。

宁柏宇:
我觉得这是错觉。

严格地讲回报率标准就是钱进和钱出,除以中间的时间,算年化回报率。教育的年化回报率高和低,我举个例子你就知道了。

好未来上市的时候发行价是10亿美元,好未来在2018年的时候达到到峰值是260亿美元,所以就是在八年左右的时间翻了26倍,复合成长率是非常高的。一般十年十倍就是大牛股了。好未来的公司的回报跟很多的互联网公司是可以媲美的。

新京报:好未来和新东方还是孤例,他们的成长比较突出。

宁柏宇:
其实他们也成长得不快。上市前好未来做了八年,新东方做了十三年,上市之后十年之间的表现都是非常好的。

你说它俩是孤例是说没有其他的对吧,那比如说再举个上市公司的例子叫海亮教育,包括博实乐这两个都是在美国上市的,上市到现在基本上也翻倍了。他们上市的时间不长,一两年。

说教育回报有限,严格的计算年化回报率的话,我觉得好未来也好新东方也好海亮教育也好,这些的确在上市之后是给投资人带来回报的。这是第一个维度。

第二个维度,你说51Talk或者英语流利说,他们上市之后可能好,也可能不好,但是对于早期天使投资人来讲,回报率都是挺高的。只要你在天使轮阶段投一个能上市的公司,或者是能被并购的公司,回报率都不会差。

所以讲教育投资回报率低我觉得这是一个错觉。

新京报:你是说这个结论本身就不能被证实是吧。

宁柏宇:
对,你要看真实的数据,只是因为教育行业原来很多人不关注。如果说整个教育行业回报率,这么多项目平均下来就是行业平均回报率。头部项目的回报率其实是跟业界普遍的回报率是一样的。

新京报:你在好未来和新东方都待过,你觉得这两个公司算好公司吗?

宁柏宇:
算。评价一个公司好和坏,我会看它对社会最优秀的人的吸纳能力。新东方巅峰的时候差不多是2005年到2006年,其实是用它与众不同的企业文化吸引了很多的优秀的海归留学生和优秀的大学在校生。他的客户也是当时中国被高度选拔的最优秀的一批孩子。所以当一个公司它的的员工和客户都是社会上的中坚力量和代表明天的年轻人的时候,这个公司一定是很先进的公司。

好未来也一样。我觉得从社会先进人才的流向的角度上来讲,都是不错的公司。

第二个维度就是从纯粹的估值角度上来讲。美国的资本市场其实是挺准确的。新东方也好,好未来也好,最峰值的时候都是200亿美元以上的公司。

所以从财务表现上来讲这两家也都是比较优秀的公司。


新京报记者 石茹 编辑 冯倓秋 校对 李立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