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6 11:22:56新京报 记者:方怡君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新东方小狼的教育野心:希望一定阶段实现教育普惠

2019-08-16 11:22:56新京报 记者:方怡君

■人物名片 朱宇,笔名“小狼”。1986年生于重庆。清华大学本科毕业,北京大学工学硕士毕业。2008年进入北京新东方担任兼职教师。目前为东方优播CEO、北京新东方中学本地部总监。



新东方从来不缺人才。仿佛只要搭上新东方这辆庞大的教育列车,所有人都能一举成名。


朱宇就是其中一个。因教育理想的感召,从清华退学全职加入新东方;被称为低价入口班鼻祖,曾设计的“50元入口班”,逆转了优能中学北京市场的困境;创立东方优播,探索k12小班直播课,三年内实现用户数几何倍数式增长……达到了多数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朱宇之外,更为人熟悉则是他的另外一个身份——小狼。2012 年开始,小狼作为自媒体人,在雪球网上陆续写了17篇《教育培训行业现状分析》,被不少从业者看做是教培行业的入门指南。


无论是职业经理人,还是行业观察者,朱宇的故事常常被拿来作为谈资。如果说,互联网是当下教育创业的潮水,小狼+朱宇的存在,正呈现着潮水的一种方向。


低价入口班鼻祖


8月午后,北京的暴雨如约而至。在新东方总部北楼5层靠里的一间办公室,北京新东方中学本地部总监、东方优播CEO朱宇正在为秋季的招生忙碌。


这个夏天,k12网校大战全面爆发,正值秋季入学前的最后一个招生季,所有教育培训机构摩拳擦掌、激战正酣。


朱宇所在的东方优播,主打k12小班直播课。也毫无例外加入到了生源抢夺战当中。略有不同的是,东方优播的目标群体主要是三四线城市的学生。


“今年,我们暑期低价班突破20万,预计最后可能有五万的正价班转化。前年的数据是1.7万。”朱宇拿出手机,向记者展示刚出炉的“成绩单”。


不同于传统的k12网校打法,东方优播的低价入口班主要来源于线下体验店,是其唯一的招生入口。朱宇曾向媒体表示,之所以这么做,是保证生源的纯粹性,家长是城市的中等收入人群,孩子是中等偏上的,能高效按属地进行分班。


低价班的打法最早就出自朱宇之手。2011年,新东方优能中学推出新初一、新高一“50元入口班”。


2011年的北京高三培训市场,优能中学占据更多生源;而在初中等低龄阶段的表现则不尽如人意。“最顶层的学生高考结束后就奔向大学,无法实现口碑在中学生群体进一步扩散。”不仅如此,此前还一度出现过学而思初一数学招生3000人,优能中学只有60人的局面。


痛定思痛,时任优能中学部项目高级主管的朱宇提出低价入口班的想法。2011年暑期开始,北京优能中学的新初一数学暑假课程都以免费班的形式向全北京市的小学毕业生开放,只象征性地收50元资料费,而教师的课酬分文不减。


这一举动帮助优能中学本地部杀出重围,并在三年后几乎与同期学而思初一数学的人数相持平。


此后,有越来越多机构采用低价策略引流。2015年左右,学而思、高思等相继跟进。


低价班的打法一直以来备受争议,为什么一直不遗余力地推进?朱宇称,商业的考虑外,更想用低门槛的形式,让更多孩子接触到优秀的老师,适当在某个阶段实现普惠教育。


“当时我就想,这件事情一旦做大,会出现连锁效应。很多机构都会跟进。果不其然吧。”朱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笑容。


朱宇没有秘密


任何的商业模式在朱宇这里都没有秘密。


不仅在于朱宇能抽丝剥茧,厘清事物背后的逻辑;更在于他能够将所思所想形成文字,毫无保留分享给更多人。


2012年,浑水做空新东方,导致新东方股价震荡。彼时,雪球网开始有很多人注意到了教培行业,讨论声不绝于耳。“无论是股票分析师,还是行业分析师,都太外行了。而且有大票人在鼓吹1对1机构。”


朱宇认为,大多数普通的投资者对教培行业的运营模式及发展情况知之甚少,只是根据有限的口碑传闻来获取粗略信息。而事实上这个行业发展变化之大、改革速度之快、竞争之激烈、运营之混乱是超出大家想象的,而光靠数据很难了解背后运行的规律。


本着呈现真实行业现状的初衷,朱宇以雪球小狼作为笔名,发布了第一篇讨论学大教育1对1模式的行业分析文章。紧接着,又探讨了学而思、新东方模式,直到2017年完成第17篇行业观察稿。


从宏观到微观,从教培行业发展到公司管理如何做,教师如何培养……与此同时,小狼的名字也在以他意料之外的速度在教培圈内传播。他也开始从幕后走到台前,参与行业沙龙,分享观点。


“小狼的文字,全是干货且字字扎心。即便是数年前发表的文章,现在看来还是具有指导意义。”一位教育行业从业者说。交流讨论的人多了,便有人提议组建QQ群以便讨论切磋。QQ群主要有三类人:投资人、媒体、教培行业从业者,大家在一起互相探讨。小狼回忆,现在的教育互联网很多大佬当时都在这个群里。


优能一对一部成立十周年暨2019财年上半年部门总结表彰大会的cosplay 。


这让他联想到18、19世纪欧洲思潮:有识之士通过写文章表达想法,企业的员工、管理者,相互讨论磨合变成了经济学经典的课程内容,成为了西方经济学说的萌芽。


 “教育是反直觉的行业,大家都在埋头赚钱,停下来思考的人很少”。对于小狼而言,以博士研究生研究问题的思路来研究教培行业,在某种程度上,将他的一部分能量释放出来。


小狼的走红,曾被新东方同事调侃为“出口转内销”。一段时间内,更为外界人熟知的是朱宇作为雪球小狼的这一面。


新东方市场部的一位在职员工记得,早前媒体曾组织了一次线下沙龙,邀请了新东方派代表参与。“当时介绍完朱宇的title,大家没什么反应。直到狼总上台介绍自己的‘小狼‘身份,场面一度沸腾。”


一位与小狼相熟的媒体人坦言,小狼是教育圈里为数不多敢怒敢言的人。不管是私下探讨,还是公开采访,他都直言不讳。


“我就是一个直来直去的人,话从来当面说,公开说。”在小狼的朋友圈,常常会看到“不打码”的老师收入截图、近期的业务数据、以及对友商恶性挖人的“声讨大字报”。


不少人将其称之为“狼性文化”。而在多位新东方同事看来,这种“较真”恰恰因为骨子里的自信。无论是力排众议提出“50元入口班”,还是创立东方优播时坚持小班模式,朱宇的每一步走得都很坚定。“刚开始大家还会踌躇怀疑,甚至劝他,几次下来大家发现他总是对的。就逐渐向他靠拢”。朱宇的同事说。


学霸的挫折


朱宇也不是没有失手过。


17岁那年,朱宇代表学校参加市级物理竞赛。当时朱宇因为出色的成绩在当地已经小有名气,在不少人看来,他能稳拿第一名。


“谁能想到,7道题我看错了三道,错失物理竞赛一等奖,下滑到了全市第四名。”成绩出来的那一刻,朱宇觉得天塌下来了。


这次失败的经历也成为了他步入成熟的重要契机。在他看来,万事万物没有绝对,即使是信心满满的事情,也可能会发生变化。所以要在做事情前把背后的所有可能性想清楚,做好Plan B、 Plan C,事情不要看表面。


2007年,朱宇作为初中物理兼职老师进入新东方。时隔不到一年,还在清华攻读研究生一年的他,做了一个让多数人大跌眼镜的决定:从清华退学,全职加入新东方。


提及退学的原因,朱宇认为,一方面擅长理论研究的他在做实验时优势不明显;另一方面,朱宇也看到了教培业的发展空间和自己作为老师的热情和天赋。“教师的工作有很重要的意义,能影响中国下一代,以它特有的方式推动社会变革,这符合我的初衷。”


线上直播课革命


在新东方从教的经历,让朱宇意识到,视野足够广阔、见识很高、有独立人格、良好学习习惯的人,对这些学生的影响深远。“这些影响不仅仅是作用于考试成绩,而是帮助学生打开了一扇窗户,让他愿意了解更多,这是一件价值无限大的事情。”


如何能让更多优秀的老师参与到教育行业,让更多的孩子受惠?


2015年左右,互联网迅速崛起。时任新东方优能中学总监的朱宇开始思考东方优播的雏形。


位于山东滨州的东方优播线下体验店。截至2019年暑假,东方优播共在63个城市设立68家实体门店。


带给他启发的是新东方住宿班项目。朱宇曾向媒体回忆,新东方每年都有1亿元的收入来自于住宿班,但是随着全国各地培训机构的崛起,以及住宿班不具备续班条件使参与新东方住宿项目的学生大量流失。


为留住优质生源,朱宇提出了利用远程上课的方式来解决,并选择了很“重“的线上小班课模式——无限接近线下课堂,20人小班课在线互动直播,双向视频,根据城市开设课程,渠道下沉建城市服务中心(线下体验店)。


不同于传统的远程教学,东方优播的线上直播课堂具有强互动性。模式背后渗透着朱宇的教育初心:教育去改变一个人,归根结底并不是单纯的知识传递,而是老师本身的言传身教,是一种社交行为,需要老师和学生充分互动沟通。这是传统的远程教学没有办法实现的。


虽然模式跑起来很重,但朱宇觉得值得。目前,东方优播已落地到全国71个城市,截至今年8月3日,东方优播暑假低价入口班招生人次已突破20万。朱宇预计,今年东方优播的确认实际收入能达到2个亿,今年差不多实现盈亏平衡。


话音未落,朱宇便接到了一位东方优播同事的电话。“我们拿下了信阳,门店定在了当地最好的中学对面。预计最迟明年开课。”


朱宇常常感叹自己很幸运。做东方优播时,店长有三分之一是新东方的员工;三分之一来自读者粉丝,如三五线城市的教育从业者,这让很多事情推进更为顺利。“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你做的所有事情会给你带来意料之中的好结果。” 


2019年暑期即将进入尾声。“宇宙补习中心”海淀黄庄的学生、家长往来如织,这里汇聚了中国最优质的教育资源,也包括东方优播全部的老师。他们与千里之外的学子通过一根网线联结,激发和唤醒越来越多学生的内在能量。 这批学生也是幸运的。


■同题问答


新京报:未来,你对自己所处的行业有什么期待?


朱宇:一是,我作为行业的分析师,希望行业里的人不再都埋头挣钱,而有更多人愿意在各种平台上面发表自己的见解看法。就像18、19世纪的欧洲那样,形成论战,这将帮助从业者对整个行业了解得更清楚。


二是,希望这个行业能真正肩负起社会责任,帮助国家社会变得更好。现阶段大家考虑更多的还是赚钱,还没有考虑怎么能把公司的发展和社会责任结合到一起的层级上去。到底怎么做能够让孩子在满足家长的诉求下,还真正能获得成长?它不光靠投入财力,更要投入心力,投入智力活动,投入人才。


新京报:过去一年,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朱宇:过去一年没有特别大的改变。因为在学生时代,甚至是进入新东方初期,经历了飞速变化,经历也足够丰富。最近这五六年,更多的是过往的积淀所塑造出来的我,在不断输出的状态。


新京报:你心中“新青年”的标准是什么?


朱宇:我这方面受俞敏洪老师影响很大。俞敏洪提出了新东方教育理念十六字真言:终身学习、全球视野、独立人格、社会责任。我认为,这也是当代“新青年”需要具备的品格。


首先,如果没有终身学习的能力,你就没有办法跟随这个时代成长,你就不可能推动这个时代往前;第二,要有全球视野,见多识广,能站在全球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第三是独立人格,有自己独立的判断和思考。独立思考的东西,不一定都是正确的,但至少多了一个尝试的空间,多了一个覆盖可能的正确性范围。而社会责任心则让你能一直有热情做一些事情。社会责任则是具有青年人的担当和使命感,多为这个国家、社会做力所能及的事。


新京报记者 方怡君 校对 王心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