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0 09:48:34新京报 记者:苏季 编辑:潘灿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孟祥乐:既是老师又是农民,我很满足

2019-09-10 09:48:34新京报 记者:苏季

■人物名片 孟祥乐,男,1944年10月出生,安徽省霍邱县经济开发区彭店村人,1974年开始从事教育工作,担任彭店小学代课教师,并出任彭店小学校长。


在新中国教育史上,有这么一群人,以中学文凭走上教师岗位,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为乡村孩子的基础教育撑起了一片天。


孟祥乐就是这群人中的一个。


早晨6点,起床、淘米、生火、做饭,照顾妻子吃完早饭,骑车出门……退休15年,孟祥乐依然保持着工作时的作息习惯。只不过,以前骑车去学校教书,现在则是到学校旁边的村支部,帮忙做些党务工作。


作为安徽省霍邱县彭店小学原校长,孟祥乐从1974年6月开始任教,并连续担任校长27年。其间,见证了学校从土坯墙、茅草顶到红砖墙、青石瓦,再到窗明几净的教学楼的转变。


全国推行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简称“普九”)时,他和同事们一起走进一户户农家,给乡亲们讲述学习的重要性,劝说他们送自家的孩子去上学。1998年前后,为了建教学楼,他写材料、跑关系,起早贪黑监督工程建设,最终于1998年实现了新教学楼的落成。


2004年退休时,因学校缺老师,他欣然接受了学校返聘,继续任教两年,每月工资500元。在他心里,“钱多钱少都没什么,即使再缺老师,课也不能耽误,我们身为老师,就要对孩子们负责。”


平时上课,寒暑假干农活


初见孟祥乐,第一感觉就是简单、朴素,虽满头白发,但精神抖擞。那是一个周六的下午,收拾完厨房里的锅碗瓢盆,他正在院子里整理材料,妻子坐在堂屋门口,两人随口唠着家常。


妻子今年76岁,比孟祥乐大一岁,多年前,腿上受了伤,腰也出现了一些毛病,行动不是很方便。照顾妻子,帮村里做党务工作几乎成了孟祥乐生活的全部。为防止下雨天院子里湿滑,腿脚不便的妻子摔倒,他请人在院子上加装了简易顶棚。摆上一张办公桌、两个旧沙发、一个文件柜,自家小院也就成了孟祥乐的办公室、书房及会客厅。


在文件柜内,存放着许多小学课本以及孟祥乐整理的、有关当地发展的史料,其中就包括彭店小学发展史。


“彭店小学于1950年兴办,是建国后当地农村最早的公办小学之一。学校最初建于彭店村西北部一个村民组的庄子上,有8间矮小的校舍,共开有4个年级,每个年级一个班,课桌是用泥巴支起的土台子……”


在孟祥乐手写的史料中,清晰地记录着彭店小学的发展历程。1974年6月,初中文凭的孟祥乐开始从事教育工作,那时的学校还是刚兴办时的样子。


在加入彭店小学以前,孟祥乐还从事过为期13年的基层工作,先后历任生产组(又称生产队)会计、村(时称大队)团支部书记。1974年,因学校缺老师,上层领导便找到孟祥乐,希望他到学校工作。“毕竟那时候初中毕业在当地就算是高学历了。”孟祥乐回忆,后来经大队研究,乡政府批准,决定让他到彭店小学做民办教师,并担任校长。


就这样,孟祥乐有了两个身份——农民和老师,日常上课期间到学校授课,教小学4年级语文,寒暑假则参加大集体劳动,也就是干农活。当时,算上孟祥乐,学校共有四名老师,其中两名是公办老师。“那时候公办老师拿的是工资,一个月大概是32块钱,民办老师拿的是工分。我一年当老师的工分是2800,一工分3分钱左右,加上干农活的工分,一年下来差不多有100块钱。”


孟祥乐正在写工作笔记。


既是老师,也是泥瓦匠


1974年,彭店小学的校舍是土坯墙、茅草顶的房子,一到刮风下雨,屋顶上的茅草就可能被吹走,如果不及时维修,再下雨时就会漏水。到学校任教后,维修校舍这份工作也落在了孟祥乐的身上,因为他有经验。


“我在当生产队会计的时候,经常去帮乡亲们修房子。这家的房顶被吹坏了,那家的墙皮被淋烂了,都叫我去帮忙修。”孟祥乐回忆,当时整个生产队乃至整个大队都是土坯房,没有一间砖瓦房。后来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当地才渐渐建起了砖瓦房,学校于1987年用上了红墙灰瓦的教室。


而在1976年,彭店小学合并村里其他两所队办小学,搬迁时建的依然是土坯墙教室。当年暑假,新校舍建成后,因为没有课桌,孟祥乐便带着其他6名一起造土台子。挖泥、和泥、制坯、搭建,没有机器,所有工作都得手工完成。


孟祥乐说,当时学校的老师都是农民家庭出身,泥瓦匠的活即使干得不是特别顺手,但多少都做过一些。“大家也特别卖力,毕竟开学在即,还要加一个班,也就是五年级,如果不能及时完工,就会影响正常上课,那样会坑了孩子的。”


普九扫盲,一个都不能少


1986年7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实施,正式确立我国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并且,1992年党的十四大也提出“到本世纪末,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目标。


在此之前多年,各地就已开始推行普及教育工作。但是,由于经济条件限制,这份工作推行起来并不是特别容易。


孟祥乐记得,1980年前,彭店村一个劳动力一天只能挣几毛钱,一学期几块钱的学费对不少家庭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而且那时候升学率低,考学很难,很多家长对上学这件事并不是特别在意。”


于是,每逢开学,孟祥乐和其他几名老师就分工到农户家做工作,劝他们送自己的孩子到学校读书。但是,劝说并非对所有家长都有效,因为有些家庭确实是特别困难,根本交不起学费。


后来,孟祥乐与其他几名老师商量决定,一二年级只收书本费,一学期课本费3毛钱,作业本2毛钱,三四五年级收取学费4-10元不等。对于一些困难家庭,根据情况减免费用,有的全免,有的免一部分。


在这些老师的努力下,同时,随着当地经济的发展,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彭店村基本实现适龄儿童100%入学。在校生人数从160左右一度增长到264人。


起早贪黑,为建教学楼奔走


随着当地经济的逐步发展,1987年,彭店小学建起了两排砖瓦房。新校舍投入使用9年后,其中一排教室的墙体出现了裂缝。


孟祥乐回忆,他仔细查看后,确定裂缝未涉及承重墙,就用泥巴将裂缝填补起来,继续使用。“后来一个领导来视察,看到那么大的裂缝跟我说,孟祥乐,你胆子真大呀!不过,他最后没说新建校舍的事,我也没提,因为我们都知道乡里和村里都没钱。”


后来,孟祥乐听说不少企业都在做慈善捐助,帮地方建学校,他就想,“虽然现在的教室还能坚持使用,但是万一哪天承重墙也出了问题,就万难了,我们能不能找一找企业,建栋教学楼?”


于是,他当即找到自家一位在山东某企业就职的亲戚,向他们寻求帮助。但得到的答复是,这家企业虽然也在做援助事务,但都是在本地对口支持,并不能帮上忙。


后来,经过多方介绍,一个在北京工作的老乡给他推荐了香港一家基金会。不过,对方要求,新建教学楼需基金会、县、乡三方共同出资。孟祥乐便找到自己在村委会工作的弟弟,两人一起整理材料,多次到乡、县两级政府说明学校的具体困境,以及基金会那边的要求。最终在多方运作下,彭店小学教学楼工程款敲定。


家住学校附近的一位村民回忆,在教学楼建设期间,孟祥乐每天都会很早赶到学校,查看工程情况和质量。晚上放学后,孟祥乐也要等工人们下班后,再动身回家。“主要是那时候没有工程监理,我担心出现偷工减料的情况,影响教学楼质量。”孟祥乐说。


发挥余热,钱不钱的无所谓


新教学楼建成三年后,2001年,57岁的孟祥乐卸任彭店小学校长,任教导主任,并于2004年退休。


但在他退休那年,学校恰好缺老师,三四年级数学课程无人教授。学校便与孟祥乐商量,返聘其到学校任教,返聘工资每月500元,等新老师到任后再回家休息。“我当时就说,自己退休后也没什么事情,教了几十年书,每天到学校上课都已经习惯了。而且再缺老师,课也得有人来上,作为老师,我们得对孩子们负责,至于返聘金什么的无所谓。”


谈到这里,孟祥乐笑了笑说,“这么说也不是说我有多么清高,就我自己来说,1993年《教师法》颁布实施,我根据要求拿到了小学教师需要具备的中等师范学历,并于1999年民办教师转公潮时期,通过考核转为公办老师。2004年,我的退休金一个月是2000多块钱,那时候儿女都已成家,我也就没有什么任务了,这些钱完全够我和老伴的日常花销,所以也就不讲什么钱不钱的事了。”


就这样,直到2006年,孟祥乐才离开自己工作了32年的讲台,过上退休生活。


退休后的孟祥乐并不是完全赋闲在家。除了照顾妻子,他先为村委会写了彭店村志,之后又给村支部帮忙做党务工作。


“一个人从开始提出申请到正式入党,需要二十多份材料,思想汇报、入党申请书、座谈材料……”提起党务工作情况,孟祥乐可谓烂熟于心。在他的工作笔记上,详细记录着彭店村党员发展情况:某年某月某日,谁谁谁发展为预备党员,什么时候可发展为正式党员,什么时候需要交转正材料,什么时候要找其座谈等等。


2017年,霍邱县经济开发区相关负责人找到孟祥乐,希望其帮忙写一份开发区地方志。开发区下辖包含彭店村在内8个村,这无疑是一项更繁杂的工程,如今还在进行中。


此外,退休后,孟祥乐依然心系着学校,他曾连续多年帮彭店小学整理学生数据材料。在他的笔记本上记者看到这样一句话:抓好教育,人人有责。


【教师节感言】

作为一名平凡的人民教师,我32年的教师生涯中,最满足的就是尽自己所能,做了一个人民教师该做的事儿。——孟祥乐


新京报记者 苏季 编辑 潘灿 校对 张彦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