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3 09:03:54新京报 记者:樊朔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与主播一起学习:视频中的学习社群

2019-12-03 09:03:54新京报 记者:樊朔

“早啊!今天大家一起加油!”清晨刚过六点,小悠(化名)点进B站UP主九啾舅_直播间,与正参与互动的其他粉丝互道早安。小悠是一名在校研究生,每天她都进入几个直播间,与主播一起自习。

 

小悠进入的是日渐火热的学习直播间。眼下,Study with me(与我一起学习)的风潮正席卷社交平台。以B站为例,仅2018年该网站就有146万小时以及103万次的学习和写作业类直播。

 

主播们寄希望于在观众们的监督下,自己可以保持高学习效率,以完成考研等长期备考。而观众们在直播间寻求的是一种陪伴感和鼓励。直播间的直播时间往往会超过12个小时:主播们常常在早晨六点开播,直到深夜上床休息。观众们可以与主播通过弹幕简单交流,但双方总能达成默契——互动不能干扰主播的正常学习。

 

学习的“标杆”


视频平台上火爆的学习直播间。B站截图


在B站直播区搜索“自习室”,“九啾舅_”的“【考研自习室】白噪音”直播间常常处在搜索页面的第一位。主播“九啾舅_”坐在书桌前,正前方放着笔记本电脑和复习材料,她只在画面中露着胳膊,伴随着木柴燃烧的背景音复习功课。有时她会停下,在画面中消失一会,给自己倒杯水或是休息几分钟。每当这时候,小悠会在直播互动区发一句:“九九是去喝水了吗?”

 

“九啾舅_”B站首页的介绍简洁明了:“法考/法学考研”,动态中定期更新着自己的学习进度和下一学习阶段的计划。

 

在B站,这样的“自习室”直播间并不少见。即使在凌晨两点钟,打开B站搜索自习室直播,正在直播的直播间数量仍超过10个。

 

构成直播间的元素是类似的:一方书桌,最好是纯色的,或是铺了清爽的桌布,桌面洁净;摄像机位于书桌的一角,或悬空俯拍,焦点大多在桌上的复习材料上;一个时钟或电子计时器,放在画面的显眼处;主播的学习计划常常处于画面两侧,除了说明学习的时间安排,主播也常常会在其中说明时间紧迫不看私信、直播间禁言。

 

时间在自习室直播间中被精准分割成两部分——学习和休息。在up主“亚麻要一直跑”的24h自习室直播间中,学习从6点10分开始到22点50分结束,中间仅安排了半小时的午休时间。当up主在休息时,直播画面中会出现一台iPad,屏幕上显示“睡觉啦,明天见”。 “亚麻要一直跑”在直播说明中写道:“计时器动人就在,iPad倒计时就在休息。”

 

直播间的类型也是相似的。在B站直播区搜索“自习室”,热度最高的直播间往往与考研相关。小悠也是在考研期间开始看学习直播的,她认为,考研直播间的热度源于考研备战中紧迫的学习氛围。“考研群体大都脱产,他们往往有整块的学习时间,直播自习的时间更固定,学习任务也更重。观众们在观看学习直播时希望有一个‘标杆’,这时考研直播成为最好的选择。”

 

当学习成为视频的主题


学习up主“彭酱酱LINYA”引起热议的24小时不间断学习。B站截图

 

将学习过程进行视觉化记录的还有越来越多的学习Vlogger。Vlog,全称是Video Blog或者Video weblog,意为视频博客。Vlogger则是指用视频进行内容创作的博主。

 

正在剑桥大学经济系读大二的up主“彭酱酱LINYA”在2018年6月20日上传了自己的第一个学习Vlog,“我试着24小时不停地学了一天”,这条Vlog记录了她在剑桥大学面试前的某天一个24小时不间断学习的实验。

 

“3:00-3:55阅读”“4:00-6:15数学”“6:30-7:45做数学题”“9:45-13:20经济学”……视频中,“彭酱酱”凌晨三点钟起床开始了一天的学习挑战。没有复杂的剪辑和炫技的镜头,整个视频由几段记录学习过程的加速视频组成,二十几个小时的学习被压缩成十五分钟的影像。“当时只是单纯地想记录一下备战大学入学考试的过程,没有想过会不会有人看。”

 

此后,她又陆续在B站上传了“学霸考前吃什么”“收到剑桥大学录取通知书的一天”等视频。令“彭酱酱”意外的是,第一批视频就吸引了超过10万人关注。“我记得特别清楚,2018年10月,当时剑桥大学已经开学了,我坐在图书馆里打开B站,看到粉丝数涨到了十万,我都惊呆了。 “

 

社会学专业研究生鲁鲁(化名)“入坑”学习Vlog的第一个视频就是“彭酱酱”的“我试着24小时不停地学了一天”。“你能想象看到视频时的那种震撼吗?一个三点钟就能起得来的人,坐在床上能认认真真看一小时书而不睡着,二十几个小时里一直保持高效率学习,我身边从来没有这样的人。”

 

2018年10月后,“彭酱酱”又陆续发布了“凌晨三点的图书馆”“我的高效早间日常”“教你如何写论文”“带你潜入剑桥大学的课堂”等视频。发布Vlog仅一年多,彭酱酱的B站粉丝数已达55万。截至目前,最早发布的“我试着24小时不停地学了一天”播放量已达98.9万。

 

B站up主“Junn杰俊”是一名学习Vlogger,与此同时,他也是一名英语老师和翻译。“5点起床、12小时学习的一天”“一天12小时学习”……在“Junn”的Vlog中,长时间高效学习主题占了近半数,甚至在他外出旅行时,高效学习也成为旅途中的拍摄主题。在“普吉岛一天学习10小时”的视频中,“Junn”仍然坚持早上6点起床学习,并在视频中为观众总结英语单词和词组。

 

“Junn”在2018年1月开始拍摄学习Vlog,初衷是想把一些想分享给学生的英语学习技巧用视频记录下来。随着观众越来越多,“Junn”也拍摄了更多不同主题的学习视频。每周日晚九点半,他会在B站直播,和观众交流任何学习中的困惑。

 

“学霸也是一种景观”


学习up主“Junn“在视频中呈现的学习场景。B站截图

 

“彭酱酱”视频的主题从未离开过校园。搬新宿舍、学校社团活动、如何写论文、如何进行时间管理以及她与男友的“剑桥爱情故事”都成为了vlog的素材。

 

最吸引人的仍然是那些学习的片段。5月初,“彭酱酱”上传的一支vlog中再次出现了一小段连续学习的画面。背景音乐响起,屏幕霎时被弹幕填满:“每次看完酱酱学习就像打了鸡血”“这个人又学疯了,搞得我也想去学习了” ……

 

鲁鲁曾将“彭酱酱”的vlog推荐给身边从事不同工作的朋友。她发现,学生、从事教育行业的年轻人往往更容易被“彭酱酱”的视频吸引。“也许是因为学生和从事教育行业的人需要不断地输入知识,因此看到彭酱酱的学习视频时更有共鸣。”

 

除了学习引发的共鸣,“彭酱酱”纤瘦的身材、带着婴儿肥的圆脸、坦率的性格都成为了粉丝讨论的焦点。“她不做作,很真实。她复习考试时也会满脸憔悴甚至情绪崩溃,也不会为了拍视频刻意化妆、打扮,迎合别人的审美。”一位“彭酱酱”的粉丝说。

 

“她的视频也和其他学习up主不一样,画面晃、剪辑粗暴。虽然粗糙,但是很有劲儿!”粉丝们戏称“彭酱酱”在众多学习up主中靠“差异化”竞争杀出了一条血路。与第一支Vlog“我试着24小时不停地学了一天”相比,“彭酱酱”后续的视频不再追求画面和剪辑的精致。 “我觉得剪辑得很精致的那些片段那不是真实的生活,我更想把真实的生活分享给大家。”彭酱酱说。

 

“在某种意义上,学霸也是一种景观。”鲁鲁认为,学习up主在视频中成为了被凝视的对象,观众在他们身上投射了自我期许和想象。他们所展示的自律、高效、勤奋开始被观众追逐、模仿。

 

在微博“彭酱酱LINYA”超级话题中,不少粉丝晒着自己的学习成就,将学习成果对标“彭酱酱”。甚至有不少粉丝发帖,希望知道彭酱酱的背包品牌和鞋子的货号。而网易云音乐上,粉丝自发收集了“彭酱酱”的学习歌单并持续更新。

 

被追捧的过程中,“彭酱酱”的身上也被打上了“美女学霸”等标签。关注度提升,争议也随之而来。“算不算是美女学霸”“视频中说中文还是说英文”“能不能发广告”等针对视频内容的争议曾一度在评论区蔓延。

 

“一开始我也会很在意这些评论,看到恶评会很伤心,但是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学习是我的生活方式,能充实我的生活让我获得满足感。我做学习vlog的初衷也是想传递这些long-lasting(持久)的东西。”

 

构建学习社群


一段视频只有十几分钟,彭酱酱可能需要将剪辑工作分摊到两周的时间里。“剑桥的学业也很紧张,除了上课外,老师会布置很多作业,除此之外还会有导师辅导课。所以只能每天晚上挤点时间出来剪辑,周一到周三一般可以挤出半小时的时间,周四到周五如果作业完成得比较快,我可能会抽出来一下午的时间来剪辑。”

 

彭酱酱的母亲并不认可女儿将大量精力投入在拍vlog上,她认为这是“浪费时间”。但在彭酱酱眼中,拍学习vlog已经成了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实际上我很想呈现的是我对待学习的态度。真正投入进去、很忘我、很开心的状态。”

 

“Junn”回忆近两年的学习up主经历,最让他感到兴奋的事情是曾有两个观众告诉他,他们在“Junn”学习视频的陪伴和鼓励下分别被复旦大学基础医学院北京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录取。

 

为什么会坚持看学习直播?鲁鲁觉得学习vlog和学习直播能带来一种陪伴与“打鸡血”交织的感受。“在学习的过程中总会有懈怠的时候,学习up主们会让你觉得有人在和你一起学习,他们的高效率也会鼓励我,让我再拼一把。而且你会发现up主们也在不断进步,和你分享他们最新的收获,让我们有一种共同进步的感觉。”

 

以up主为中心的自发性学习社群正在形成。不少粉丝都会在B站评论区和“Junn”分享自己当天的学习进度,或是通过私信倾诉自己的困惑。“我不喜欢把观众们叫做粉丝,粉丝似乎有了上下级关系,而我和观众的关系就像是朋友,他们的关注也督促我让我变得更好。”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助理教授方可成也是B站学习区的知名up主,2018年初,出于研究社交媒体传播生态的目的,还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博士的他开始在B站上传读书和学习的视频。

 

近两年的“数字”田野调查中,方可成发现,B站的弹幕、评论、粉丝勋章等功能让学习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社群感。“B站粉丝达到1000之后,就可以设置“粉丝勋章”,这个勋章的名字是可以自定义的,我给自己的粉丝勋章命名为PhD,也就是博士。换句话说,在B站上我成了“博导”,可以给粉丝授予“博士学位”。”

 

B站up主“素霓生AprilZ”正在B站直播备战考研,他在直播间里公布了粉丝QQ群号码供粉丝添加。这个叫做“we_studying”的群有三百多名成员,其中大多数是学生或是正在备战雅思、托福等考试的工作党。“此群由B站不知名微型主播素霓生AprilZ创建,主要是为大家提供一个学习交流的地方。”“素霓生AprilZ”在群简介中写道。

 

粉丝群中讨论的内容五花八门,但大都离不开“学习”这条主线。 “(考研)二战全职,大概一天14个小时的学习时间吧。”“想问大家的建议,一边工作一边考研现实吗?”年纪长一些的会聊考研、考公,年纪小一些的高中生、初中生会经常在群里问一些较难解决的习题,抱怨一下中考、高考的压力。

 

陪伴感是相互的。“Junn”觉得,当自己的视频被越来越多人关注,这种关注无疑是一种督促。“做视频实际上也会督促我提高自己的能力。比如我自己每天学习的时间因为做视频的原因慢慢拉长了,以前可能做不到这么长时间的学习。久而久之,自己的自制力会有一些提高。”

 

现在,“彭酱酱”每天都会拿出相机,记录一段跑步去教室的路程或是在经济系图书馆的刷题时间。而学习Vlog也重构了她与父母、朋友交流的方式。“很多时候,我生活中发生的新变化都是先在vlog里公开,比如恋爱这样不知怎样向父母分享的话题。我的爸爸妈妈还有朋友们看了视频之后才知道我‘脱单’了。”

 

“Z世代”的学习方式

 

Study account(学习记录)和Study with me(和我一起学习)正成为最吸引年轻人的学习打卡形式之一。B站是学习型博主及观众最大的聚集地,截至发稿前,B站学习频道已有158.6万个视频,播放量共计71.8亿。2018年11月,在第六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称,仅2018年,B站就有146万小时以及103万次的学习和写作业类直播。

 

以B站的学习vlog和学习直播为例,大部分学习类型的博主是在校生或从事教育行业的人群。2018年B站上市招股书披露,截至2018年2月,B站用户中大约81.7%的人为1990年至2009年出生的“Z世代”。


微博#studyaccount#超级话题中,网友每天打卡记录自己的学习成果。微博截图


在微博,超级话题#study account#常年占据着教育榜第一位,目前该超话拥有69万粉丝,47.1万条帖子,阅读量达44亿。

 

同样的内容在抖音、快手等平台也获得追捧。抖音的study account话题共有8.6万个视频,总播放量在15亿次,快手的study with me标签下则有2.2万个作品。

 

“求知是一个很重要的需求。”方可成认为,此前UGC视频领域没有太多的好内容去满足观众的求知欲,目前学习类视频的流行正好填补了这一部分的需求。而学习直播则满足了主播和观众双方自我督促的需求。

 

“其实传播得比较好的一些学习类的视频,实际上是用一种很生动的方式来把比较有教育意义的、比较有知识性的内容展现出来的。即使是泛娱乐化的媒介也需要满足用户的求知需求,所以在我们的社交媒体上,当然也需要同样的内容。”方可成说。

 

新京报记者 樊朔 校对 张彦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