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30 18:20:56新京报 记者:戚望 冯琪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教育童话能否跟上时代?独家对话芬兰教育部长解读“芬兰密码”

2020-09-30 18:20:56新京报 记者:戚望 冯琪

“教育是否跟得上时代”是芬兰教育正在面临的挑战。坚持每一个孩子公平受教,是否意味着一定程度上牺牲培养精英的机会?芬兰教育面临哪些挑战,改革的方向又是什么?


Photographer: Laura Kotila, valtioneuvoston kanslia


教育是芬兰的一张“名片”。

 

“孩子成绩好、创意强,还快乐零压力……”这似乎是芬兰教育留给外界的基础印象。这个只有553万人口的北欧国家的教育,吸引了大批教育学者将之作为研究样本。

 

  “教育使芬兰在独立后的100年里,从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崛起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芬兰教育部长Li Andersson(李·安德森,以下简称“安德森”)如此评价教育对国家的重要性。

 

记者了解到,从学前教育到高等教育,芬兰所有的教育都是免费的。而国家核心课程是确保芬兰各地教育标准平等的核心文件。针对学前和基础教育的新国家核心课程于2014年开始实施,针对普通高中教育的新核心课程将于2021年开始实施。

 

安德森坦言,“教育是否跟得上时代”是芬兰教育正在面临的挑战。坚持每一个孩子公平受教,是否意味着一定程度上牺牲培养精英的机会?芬兰教育面临哪些挑战,改革的方向又是什么?

 

近日,李·安德森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回答上述疑问,解读“芬兰密码”。

 

不考试、“没有死路”的教育体系

 

从教育体系上看,芬兰的教育似乎“没有死路”。

 

安德森解释称:“当你想选择一个教育学段、类型或机构时,无论在这之前你接受了什么样的基础教育,你都可以继续学业。”

 

芬兰教育另一个特别之处在于,不为基础教育学生设置全国性标准化考试。“芬兰教育体系的重点是学习,而不是考试。”安德森说道。

 

“课程的主要目标是让孩子成长为一个人、一个公民。我们强调如何学习,而不是学什么。”安德森同时强调,学校教育的目的绝非是停留在知识技能习得层面。

 

那么学校如何评估学生的知识掌握程度?其实,评估是芬兰教育日常作业的一部分,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评估是在老师和学生的互动中进行的。在给予反馈时,要注意学生的学习进度和掌握程度与上一次相比的进展。

 

安德森介绍,家校合作也是评估机制的一部分。每隔一段时间,学生监护人就要了解学生的学习进展情况。“评价学生学习成果的本质是鼓励和支持。”安德森称。

 

在普通高中教育结束后,芬兰所有学生都必须参加大学入学考试。这一考试的目的,是为了确定考生是否掌握了国家核心课程中的知识和技能,以及确定他们是否达到了适合读大学的“成熟度”。

 

职业资格的获取是另一套独立的体系。安德森介绍称,只要个人能力符合国家资格要求,就可以在不同的学习环境、学习方式和不同时间获得。

 

芬兰对教育的重视还体现在真金白银的投入上。

 

安德森透露,芬兰教育和文化部在2020年国家预算中所占份额为74亿欧元,占国家总预算的11%。2018年,芬兰教育公共支出总额为190亿欧元,占GDP的51%,而欧盟28国的平均水平为4.6%。

 

芬兰的师生比,亦是不可忽视的一项“芬兰密码”。安德森介绍称,在这个人口数量仅553万的北欧小国,小学的平均班级人数仅为19.6名学生,这是保证每个学生受到平等关注的原因之一。

 

 信任文化给予学校、教师自主权

 

上述教育理念和做法,在很多人看来可能并不稀奇。芬兰教育影响力到底得益于什么核心要素?这次对话中,安德森给出一个值得思考的答案——“芬兰教育体系的最大优势之一是信任文化。”

 

安德森称,信任体现在评价机制中,它为教师和学生提供的是支持,而不是一种控制手段。芬兰教育系统以样本为基础进行研究以取代国家统一考试成绩,而不是对所有教育机构和学校、所有科目、所有学生进行评估。

 

“信任文化还体现在,我们不会列出最好学校的名单。学校和教师的自我评估代替了自上而下的考核。我们不再依赖自上而下的控制,而是信任学校总体表现良好。”安德森说。

 

在“信任文化”的系统下,安德森展示了“共享领导”这个概念在芬兰的实际应用。

 

在这个国家,教育领导力被均匀地分散在教学的各个环节,地方、学校、教师,都拥有较强的自主性:芬兰国家的核心课程,是与教师、校长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密切合作编写的;教师工会是一个重要的利益相关者,在不同问题的决策之前与政府合作;地方则负责组织和执行充分符合国家目标的教育。

 

除此之外,安德森还介绍,学校和教师在如何组织课程、使用哪些学习书籍以及采用哪些方法方面有很大的自主权。“他们可以决定给孩子带来哪些课程。”

 

在芬兰,无论是大中小学,所有教师均受过教育专业的培训,并最低取得硕士学位。

 

安德森认为,研究生经历有助于教师在规划、实施和评估方面成为自主的专业人员,这对孩子的成长有好处。“教师是值得信赖的专业人士,教育职业具有很高的社会地位。”

 

“根据目前的国家核心课程,教育提供者必须确保每学年至少有一个多学科学习实体。多学科学习实体的目标、内容和实施方法由本地课程决定,并在本地课程实施年度计划中进一步明确。”在安德森看来,这也能是芬兰教育的自主性的一项证明。

 

牺牲精英教育?为每个人提供平等学习机会

 

在与安德森的交谈中,她反复强调“教育公平”一词。在以往的报道中,“公平”似乎也是芬兰教育的高频词。

 

城乡之间的教育差异、学校与学校间的差距、“优生”与“差生”的差异……这些困扰众多国家的难题,在芬兰“不足为道”。有研究称,芬兰学校之间的差异,只占学生成绩差异的5%。

 

“芬兰的基本原则是,每个人都可以去最近的学校,而且这所学校和该国的其他学校一样好。”

 

“不论社会和经济背景如何,所有人都有平等机会接受高质量的教育和培训。”在安德森看来,这是芬兰教育的标杆和底线:“我们教育改革的目标,是提高芬兰的能力和专业知识,支持社会变革和促进机会平等。”

 

有人质疑,教育的公平性、教育平等,是否意味着要避免竞争、以牺牲精英为代价?

 

安德森相信,一个平等和公平的社会,力求为每个公民提供充分发挥其潜力学习的机会。“我们的目标是让儿童和年轻人感觉良好、快乐。我们的教育制度为每个人提供平等的学习机会,不论其籍贯、性别、社会经济地位或语言和文化背景如何。我们认为教育和培训将促进社会的性别平等和非歧视。”

 

教育的公平,是否会牺牲教育的个性化?学生教育的个性化将如何实现?

 

对此,安德森表示,在芬兰,为给学生更多自由,一些学校为学生布置的是每周的家庭作业,而不是每天的家庭作业。“如果需要的话,老师可以给希望学习更多的学生布置额外的作业。它给学生更大的自由去支配自己的时间。”

 

面临时代挑战,多项改革实施中

 

“我们必须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即所有的教育制度都需要不断改进。”安德森表示,“教育是否跟得上时代”是芬兰教育正在面临的挑战。

 

为此,芬兰政府为未来的教育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标”,并打算继续实施改革。

 

“尽管高中学历被定义为找到工作和参与现代社会所必须的最低教育水平,但大约有16%的年龄组群没有完成这一水平的教育。”安德森表示,这对芬兰来说是一项挑战,芬兰政府正致力于改善这种情况。

 

此外,在过去几年中,区域、社会经济和性别差异以及父母教育水平和儿童表现之间的相互关系,在芬兰社会中都变得更加明显。“第一代和第二代移民、残疾人和其他弱势群体的教育成就和技能也落后。所有这些事实都需要政策行动。”

 

在日新月异的社会中,未来的学生需要什么能力?安德森认为,面对工作和技术的快速变化,不断学习的能力会至关重要。

 

“课程的主要目标是让孩子成长为一个人、一个公民。我们强调如何学习,而不是学什么。”安德森强调,学校教育的目的绝非是停留在知识技能习得层面。由此,芬兰正在实施一项持续学习的议会改革,以满足人民终身提高技能和重新学习的需要。

 

安德森认为,现在不只是技能低的人才需要继续学习,数字化、人工智能、气候变化和工作生活变化等大趋势,需要人们不断的技能更新和提升。“芬兰和许多其他欧盟国家的劳动力市场对高技能工人的需求最高,而对于从事高技能工作的人,尤其需要继续学习。”

 

从对话中记者得知,芬兰教育还在前行的路上。目前,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出生的人是芬兰教育水平最高的群体。为了改变这一现象,芬兰教育和文化部希望把人口中拥有高等教育学历的人群比例提高到50%。

 

此外安德森透露,现任芬兰政府已经做出决定,将最低离校年龄将提高到18岁,以确保每个学生都能获得高中学历,新法案将于2021年生效。


新京报记者 戚望 冯琪 编辑 巫慧 校对 李世辉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