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11 02:47:40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孙宝琦 左右摇摆 力保平安

2011-08-11 02:47:40新京报

  孙宝琦(1867—1931)

  字幕韩。浙江杭州人。1902年任驻法大使,1907年任驻德大使。1909年回国,任津浦路公办,1911年升山东巡抚。武昌起义后,一度宣布山东独立,任都督,后又取消独立。1913年9月任民国政府外交总长,次年代国务总理。后历任审计局长、财政总长兼盐署督办等职。

  儿女亲家

  ■ 姻亲关系

  儿女亲家

  孙宝琦5个太太,8个儿子,16个女儿。大女儿嫁给了盛宣怀的四公子盛恩颐;二女儿嫁给庆亲王奕劻的五公子载伦;三女儿嫁给大学士王文韶的孙子;四女儿嫁入大臣宝熙家;五女儿嫁给袁世凯的七公子袁克齐;七女儿孙用番嫁给了张廷量(张佩纶的儿子,李鸿章的外孙),成为张爱玲的继母;三公子娶的是冯国璋的女儿;四公子娶了盛宣怀的亲侄女盛范颐。袁世凯的六女籙祯,嫁给了孙宝琦的侄子。(选自宋路霞《盛宣怀家族》)

    ■ 晚年逸闻

  1928年,孙宝琦退出北京官场,移居上海。他为官一生,并没有积下多少家产。退职后没有薪水,只在汉冶萍公司领点车马费,一大家子人要穿衣吃饭,经济拮据。离开北京时,他连房租都付不出。到上海后,因没有私宅,只得借住在哈同花园,后来搬到汉冶萍公司俱乐部居住。但沪上各类慈善赈济事业都推他领衔,博得了乐善好施的名声。1931年病逝后,据说前往凭吊的亲友达一千多人。段祺瑞、曹锟等名流纷纷发来唁电。徐世昌送来挽联一副:“门多歇浦三千客,家少成都八百桑”,横批:“旧雨晨辰”。

  1911年辛亥革命,各地督抚对政局的走向,至关重要。

  清廷疆臣,可分两派:一曰,保皇。有成功维稳的,如东三省总督赵尔巽,有镇压不成以身殉清的,如山西巡抚陆钟琦;二曰,革命。如江苏巡抚程德全拥护革命。而骑墙派,则惟有山东巡抚孙宝琦,他被指责为“出尔反尔、两面三刀”,既受到清廷遗老唾骂,又遭革命党人声讨,为一特例。

  数月间,孙宝琦心力交瘁,“须发尽白”。从1911年的三封电文中,可以解读出他的“心路历程”。

  电文一 独立伊始

  “……宝琦再三劝告不可独立,而大众不听,竟以独立要求,即日宣布。推宝琦为总统(都督)……恐别滋事端,权宜俯允,冀保一时治安……”(11月13日山东巡抚孙宝琦致清内阁电)

  

  山东闹独立的导火线是一则报纸传言:清政府欲以山东土地作抵押向德国举债三千万元充军费打内战。这个消息激怒了民众。11月5日,各界人士齐聚谘议局讨说法,幕后推手是同盟会员徐镜心。革命党人为集会草拟了山东独立大纲,最终为立宪派修订为劝告政府八条,声明如政府三日内不答复,即宣布独立。

  这八条劝告要求将财政、人事、军事权力悉归地方,实质与独立无异。集会代表夏继泉将劝告书提交孙宝琦,孙起初很诧异,后来在反复陈说后才答应向清廷代奏。

  11月6日,谘议局集会推举孙宝琦担任山东独立交涉长,孙断然拒绝。11月7日,容纳新旧人物的山东各界联合会成立,夏继泉被推为会长。11月8日,孙宝琦写信给亲家盛宣怀,“拟奏设临时政府,仿庚子年例,稍慰革党之望……”他对独立已经有所准备,想仿照十年前的东南自保策略———那时的东南督抚们拒不执行清廷对八国宣战命令,各保疆土。

  11月9日,清内阁对劝告书作出回应:奉旨允准,没有给山东独立留下口实。但是,山东独立的浪潮还是不可抑止了。

  11月13日,山东联合会大院里各界人士近万人,召开了气氛热烈的“山东独立大会”。会上,孙宝琦的态度还是没有转变:“吾为朝廷守土,土不能守,惟有死耳。”场面就这样从早上8点僵持到了晚上9点。同盟会员与军队商议,立即采取行动。

  同盟会员丁惟汾派人将会场各个门口守住,一些军人掏出手枪,剑拔弩张,孙宝琦脸色发白,头冒冷汗。一番思考后,他终于将顶戴花翎摘下来放在桌上,沮丧地说,“大家既都认为独立相益,与山东有利,我也不坚持己见!”夏继泉立即宣布:“孙抚台已经承认全省宣告独立了!”顿时,全场一片欢腾。然后是选举山东都督,各派意见难以统一,最后夏继泉提议孙宝琦,大家默认。

  电文二 共和尝试

  “……请联名公电袁世凯,首先提议共和……另择地点,速开临时议会……仿德国联邦参事会之制,先立上院,其会员由各都督府派代表人充当,若未经独立省份,则招令各谘议局派员参会……”(1911年11月16日山东都督孙宝琦致各省都督电)

  

  出任都督没几天的孙宝琦,提出仿照德国议会体制的共和办法,并不令人吃惊,因为他曾当过驻德、驻法大使,且是第一个倡言立宪的高官,1904年上书清廷,海内动容。

  孙宝琦入仕并非科举正途。虽然父亲孙诒经当过光绪的师傅,他却对科举八股不感冒,好在外语才能了得。1900年庚子事变,两宫西狩,他充当谈判翻译,还光着膀子为慈禧推车,获得赏识。第二年,他就任驻德、澳、法等国使馆随员,1902年升任驻法大使,并与庆亲王奕劻结为儿女亲家。1909年,受奕劻推荐,当上了山东巡抚。

  孙宝琦思想开明的另一个例证,是在1905年驻法大使任上“义释”孙中山。当时两位留学生盗取了孙中山装有兴中会会员名单的文件包,交给驻法使馆。谁知孙宝琦阅后将文件扔进壁炉烧掉,并密告孙速离巴黎。

  1911年5月皇族内阁成立,总理奕劻、邮传大臣盛宣怀俱是亲家,孙宝琦上奏直斥亲贵不宜干预朝政。

  10月22日,武昌兵变不久,他与江苏巡抚程德全联名电奏,吁请解散皇族内阁并颁布宪法。然而,“世受国恩”的他最终还是没能成为山东的程德全,走上共和道路。

  电文三 取消独立

  “……联合会以五镇为护符,鄙人亦疑五镇全军,果有变志……不意五镇仅三五人支持,事后竟全军反对……鄙人之权宜承认独立,原为保全一时和平……今独立虽无效,而不见干戈之忧……吾所愿山东父老子弟者……总以遵守法律保守治安为要义……”(11月24日致山东省城联合会书)

  

  这封电文,清楚地表明了取消独立的主要原因:五镇官兵的倒戈。而他左右摇摆的理由,俱是为了保地方平安。

  11月24日,由五镇新军主导的各界代表集会于山西会馆,五镇炮标标统张树元支起了4门大炮,两门对着都督府,两门对着联合会。在大炮的威胁下,与会代表签署了取消独立的决议,一切复旧。山东独立,仅维持了十来天,因为形势陡然变了。

  山东独立之日,孙宝琦的亲家袁世凯进京,16日组阁。第五镇属袁旧部,在袁遥控下暗潮涌动,代理统制贾宾卿无法掌控局面,不敢回营。革命党核心人物徐镜心也被排挤出了山东。 

  孙宝琦虽然在舆论上支持共和,私下却心怀警惕加紧了布控。早在宣布独立时,他就提出了出任都督的三个条件:政权军权财权由他掌握;司道各官全部更换;财政须大家负担筹款。联合会代表们没有料到日后的变局,便爽快地同意,并当场筹款二十余万两。

  第二天,孙宝琦便将司道镇协的革命党附和者,全部撤换为自己的心腹,又将库款捐款军火,皆移入行署派心腹把守,并推荐吴鼎元代理五镇统制,将最激进的两营士兵,诱往北京。取消独立,大势已成。

  11月24日,孙宝琦电奏清廷取消独立并请罢黜治罪,随后称病避入法国医院。11月29日,清廷回电免于处分。但南省“民军大哗”,孙的原籍“乡人大愤,议掘祖坟,歼族类,以泄公愤”,孙在医院中接到浙江军政府的诘问电,羞愧难当,顿觉“君亲两负,不可为人”。12月17日他奉旨开缺,迁居天津。

  民国二年,隆裕病殂,百官吊唁。孙宝琦西装革履,向灵前三鞠躬,遗老梁鼎芬指着鼻子问:“你是谁?你是哪国人?”又大呼:“你忘了你是孙诒经的儿子!你做过大清的官,你今天穿着这身衣服,行这样的礼来见先帝先后,你有廉耻吗?你是一个什么东西?”孙宝琦面无人色,“不错,不错,我不是东西!我不是东西!”

  本版撰文 邓玲玲

  本文撰写时参考了孙红旗《辛亥山东独立之际孙宝琦角色重新解析》、《辛亥革命资料丛刊》等资料。

  第六十一期预告:陈独秀

  辛亥风云网络专题地址:http://www.bjnews.com.cn/script/zt/bainianxh/index.html,也可使用iPhone、iPad以及Android手机下载“新京报”应用软件,在“特辑”栏目中浏览“辛亥风云”专题往期内容。

  新京报系列插图/鲁嘉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