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5 02:31:18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太子妃”女友都很依赖我

2016-01-15 02:31:18新京报





  张天爱

  出生日期1990年10月28日 身高1.65米 体重45公斤

  毕业于北影进修班 代表作《二炮手》《太子妃升职记》《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

  一部《太子妃升职记》,让张天爱成为2016年第一个爆红的新人。在被无数公众号和媒体轮番写过一轮之后,张天爱对于“红”这个词自己还没有来得及体验,她甚至都没时间上街感受一下需要戴墨镜被认出、被围观合影要签名的过程。虽然太子妃还没有播完,张天爱主演的另一部爱奇艺网剧《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已经开机,一个是女汉子版的太子妃,一个是温柔的千金小姐,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角色,在张天爱看来,一个是和朋友在一起时的自己,一个是独自在家中的样子。

  新京报:《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中你演的海棠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张天爱:这个角色是一个大家闺秀,她特别有大爱,很善良的一个女生。

  新京报:这种大家闺秀的角色和《太子妃升职记》中的女汉子,你自己更偏爱哪种风格?男生、女生身份的转换对你来讲,演起来难吗?

  张天爱:我接这个角色的时候“太子妃”还没有出现,我很早以前就关注了这个(陈白露)。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物,现在我还没法选出自己最喜欢的,因为拍的还不多。“太子妃”我已经入戏了,那时候就像个男孩,所以只要现场对戏时不尴尬不笑场,就能完整地演下去。有很多人很好奇我突然间变男,突然间变女,有时候一段戏里OS(内心独白)特别多,一会儿男一会儿女。OS男的时候我得看着摄影机,我就看见摄影机在抖,就是摄影师已经忍不住想笑了,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会经常NG。

  新京报:有什么特别想演的角色?

  张天爱:很正、很英雄人物的剧是我很期待的。我小时候很想考警校,有那么一种情怀,很想有机会学会怎么玩枪,生活中这是犯法的,仿真枪也是犯法的,所以当演员很爽的,可以尝试各种各样的人生。

  新京报:你性格里还是有男生那样的飒爽?

  张天爱:对,所以在演太子妃的时候干脆把心里想说的东西都拿出来。

  新京报:太子妃导演后来发现了你这个特质?

  张天爱:对,我和吉吉(侣皓吉吉)是一次合作认识的,正好有场戏我演被绑匪绑,他看到我爆发的那一面,之后就有了这样一个契机。

  新京报:《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里和前任男友李子峰再合作,一开始有没有犹豫?

  张天爱:没有没有,我们都在微博上互动,被大家说得好像很严肃。我觉得每个人的人生都有不一样的过往和经历,都特别美好,也是能够推动我们去发展的。

  新京报:你和金秀贤合作《落樱》,是个什么样的契机?

  张天爱:我那个时候还在上学,无演技,很青涩,有个朋友想拍一部自己的作品,就找我,也没有费用,朋友间相互帮忙。那个时候我没把拍这个片子当成是责任,对工作还没有意识的,感觉就像家里拿个摄像机录像一样。到了韩国看到金秀贤有好多粉丝,那时他刚刚出道,就觉得他演技好好啊,特别专业。

  新京报:后来你看《来自星星的你》时,有没有觉得“呀,他现在这样了”?

  张天爱:我觉得他没有什么变化,除了外形更稳重了。他属于那种天生会演戏的,我还是有一个过渡的过程,慢热。

  新京报:当时真有120斤?

  张天爱:120多。

  新京报:看照片感觉还好啊。

  张天爱:你们没注意,T恤就能看出来,我现在穿T恤胳膊这儿是空的,当时肉是挤在T恤外面的,全身都是肉。我小时候爱吃巧克力、奶制品,饮食过量导致发胖。拍了《落樱》之后吧,无法忍受镜头把人拉成那样。

  新京报:不吃能减下来吗?

  张天爱:吃得少,不吃零食,多运动就把肉减下来了,吃一些减肥餐。

  新京报:现在一直保持着90斤?

  张天爱:我是属于偷着胖类型的。

  男友力MAX

  新京报:生活中你的男性朋友多还是女性朋友多?

  张天爱:女生偏多。

  新京报:你平时会经常帮朋友拿主意吗?

  张天爱:如果给我打电话的话,我会。跟我哭诉,我会安慰,不会问她怎么样。我觉得自己是会安慰人的,所以我的女朋友还都是很依赖我的。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找一个什么样的男生来照顾你?

  张天爱:等到我工作没有那么忙的时候。

  新京报:平时喜欢看什么剧?

  张天爱:谍战剧,《勇敢的心》那样的,我就喜欢有爱的,能感染自己的,很震撼的剧。

  新京报:很小女生那种?

  张天爱:没有。我甚至回忆了一下,我都没有什么粉红色的衣服,从小到大也没有什么小碎花的衣服,我很抗拒这些东西。

  新京报:大家会对比你和以前的照片,讨论你是不是整容了之类的,会给你带来困惑吗?

  张天爱:没有没有,相反我觉得现在被关注的多是一种进步,整容的那个其实是胖瘦的原因,后来也有很多“老婆们”帮我平反噢。你看我的表情多自然。

  新京报:有没有“人红是非多”这种感觉?

  张天爱:没有,大家很爱我啦。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实习生 吴奇函 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