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3 02:30:35新京报 ·作者:张坤玉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陈冲:当年演《小花》得百花奖,出门都得挡脸

2017-08-23 02:30:35新京报 ·作者:张坤玉

18岁荣获百花奖最佳女演员,在事业巅峰的时候,却选择了远赴美国,过起从零开始的生活。在好莱坞拍摄的第一部电影因裸露镜头在国内掀起轩然大波,随后主演的《末代皇帝》大获成功,让她真正走入了欧美市场。她,就是陈冲。

 


《小花》中的唐国强。

  一次偶遇

  她成了电影《大班》中的女主角

  身体上的艰辛之外,在文化、社会环境完全不同的美国,陈冲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和精神上的冲击。“完全从零开始,就像一个婴儿一样,但当时我已经20多岁了。我母亲在另外一个城市,所以完全要靠自己,这对于那时的我来说才是最大的痛苦。”就连一个小小的牙膏,都能让她感到伤心,“小时候牙膏都是留兰香味道的,到了美国,牙膏突然是各种味道的,早上就会觉得震一下。再有就是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原来受的教育就是要检点,到了美国这方面也会很受冲击,完全什么都不懂,现在想起来,就是在这方面彻底的无知。”

  在纽约呆了一段时间后,陈冲转学到了加州,“有个同学,比我大一两岁,熟了后我才知道她其实是一名特技演员,专门骑马、开车,做替身。我告诉她,其实我在中国也是演员,还拿过最佳演员奖。她很吃惊,纳闷我为什么还要到餐馆去打工,让我去试试做演员。”于是,在临近大三时,陈冲尝试着开始拍戏。“最初也没什么野心,就是因为人家说你在餐馆打工才多少钱,去拍一天戏,一个月都不用打工了。”

  在国内,陈冲都是直接从学校被招去拍戏的,从来没有试过戏,而在美国,哪怕是一个没有台词的小角色,都要试镜。“那会儿也没车,都是坐很长时间的公车去让人家看一眼。”一次偶遇,成就了陈冲在好莱坞拍摄的第一部电影——在《大班》中饰演女主角。“地点是在车库,一个男人走过来问我想不想演电影,我心想这个糟老头子肯定没安好心,然后他说了他的名字,我才记起来他是个很有名的意大利制片人。”

  遭遇非议

  拍《末代皇帝》过于紧张 让导演很伤心

  《大班》中,陈冲饰演的角色有一些裸露镜头,这让当时还未经过太多外来文化冲击的国内观众一时接受不了“小花”的巨大改变,各种非议也给陈冲和她在上海的家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其实,这么多年之后再回头想,也是人们对‘小花’的一种喜爱,所以才会觉得是‘背叛’。但那时对我的打击特别大,就觉得我回不了国了。”陈冲的家人身在上海,面对这些舆论更是接受不了。“我姥姥每天给《民主与法治》杂志写信,让他们给我平反,给我解决问题。”

  所以后来拍摄《末代皇帝》的时候,陈冲就很小心,“拍《末代皇帝》时正是在这件事情出来后不久,电影里有场戏侍从帮我脱衣服,不小心衣服拉多了,镜头拍完了,我就很害怕,我让导演写保证这个镜头不会用,如果不行我拍一半就不拍了。然后导演因为这件事特别伤心,就觉得怎么会有这样的女演员,其实他特别爱我、邬君梅跟尊龙。”

  电影《末代皇帝》最终拿到九项奥斯卡奖,为陈冲打开了欧美市场。“后来几年有很多戏来找我,还有几部是动作片,我当时觉得要认真地往戏剧方面发展,就不要去搞那些动作片,多庸俗啊。现在想想,动作片多好,而且我又是个有体育天赋的人,当时还看不起,后悔莫及。现在的演员都会有个团队帮着筹划怎么发展,我是从来没有过,完全是个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很随性。其实,还是需要有个人一起商量商量,给出其他观点的。”


陈冲与尊龙。

  家庭生活

  30岁时遇到对的人

  在此同时,陈冲的第一段婚姻也走到了尽头,她用三年时间才从挫败感中走出来。她曾在书中写道:“我把我的房子收拾得整齐、漂亮,自己给自己买玫瑰。有空坐在阳台上放一盘大提琴曲,泡杯茶,写写东西看看书,那是一段值得骄傲的日子。”三年之后,陈冲遇到了她的第二任丈夫。他是陈冲好友介绍的,一名医生,曾救治过陈冲好友的老板。“第一次见面,好友夫妇俩、好友老板夫妇俩都在,他值班出不来,我们等了一个钟头,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肯定走了,但大家都在,他又不停地打电话说对不起。”

  能够接受相亲,此时的陈冲对新恋情有着迫切的期望,“那时还没到30岁,确实很着急,29岁过年许了一个新年愿望,我说我一定要找到一个好人,嫁出去。同一年的6月就遇到了他。”


两个女儿是陈冲如今最大的寄托。

  有了孩子后最怕——死

  陈冲如今有两个可爱的女儿,1998年37岁的她生下大女儿婷婷,四年后,又怀上二女儿文文,“老二对老大有种近乎崇拜的言听计从。老二刚出生的时候,老大吃醋很严重,开始我还不知道,老大突然特别异常,比如莫名其妙地大笑、大叫,楼上楼下跑来跑去。终于有一天晚上,老二睡着后,我去老大房间说,今天妈妈陪你睡吧,说完,她眼泪哗哗往下流,她说妹妹把妈妈完全占有了,妹妹不懂得分享。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她受了多大委屈。”而自从有了孩子,陈冲最大的改变就是——怕死,“现在坐飞机一抖我就特紧张,害怕再见不到她们了,之前每次出门前,我都会给女儿写好长的一封信,我觉得万一我没有了,女儿还能知道她小时候的事情。”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图片来自艺人微博及网络

编辑:王晓琳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