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9 02:31:21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任达华 拍了260部作品,但我不是工作狂

2017-09-29 02:31:21新京报

出道已40多年的任达华,塑造了众多风格迥异的角色,基本每年都保持着五到六部电影的产出频率。他很清楚,做明星会稍纵即逝;演员不一样,可以用另一种身份承担那份传承文化的责任感。而对于已经拍摄的作品多达260部,他摇了摇头说“不够”。“


与杜琪峰出席柏林电影节。图/视觉中国

  历练

  在TVB时不睡觉也要完成工作

  提起彼时,任达华说自己也算是个质量不错的“小鲜肉”,很快得到了TVB高层的赏识,并顺理成章地进了电视台做演员。那时拍电视剧和现在不一样,基本都是一边拍一边播,紧张的播出节奏意味着演员根本没有时间休息,也没时间去考虑别的,只能集中精神想着怎么把剧拍完。他说,那时拍戏不分昼夜,一天有24小时那就拍24小时,不停。

  回想参演的第一部电视剧《CID》,在酷暑下开拍,任达华就仗着不到20岁的身子骨死命奔跑,最后直接虚脱倒在地上,一阵昏眩,口吐白沫。

  由于在TVB片酬极低,买不起房,1989年任达华转签去了亚视。“但TVB教会了我,人就算不睡觉也要把工作完成,告诉我什么是忍耐。经过了这种磨砺,现在再辛苦也不足为惧。”

  而这种拼劲儿也一直延续到如今,在吴宇森执导的电影《喋血街头》中任达华烧灼了双手,受伤无数。《PTU》《岁月神偷》……在他出演的任何一个无论大小的角色中,这些都是常事。


《天水围的夜与雾》

  创作

  表演无需刻意,而是真正去生活

  任达华从来不觉得自己有表演天赋,但他很早就发现表演不是刻意,而是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就像他常常挂在嘴边的,“对我来说表演不是演,而是真正去生活。”

  他最自豪的莫过于自己的观察力,“我为什么喜欢演戏,因为我是个观察家,必须充分了解角色的文化背景,才能演好一个角色,不然产出的东西很表面。”

  在拍摄电影《天水围的夜与雾》时,任达华一天跑五趟天水围,观察那里居民的生活,每天和他们聊天,渐渐理解了自己所饰演的在自卑与自大中成长的杀人狂魔的动机;出演《岁月神偷》前,他专门跑去鞋铺学做鞋,为了让表演更加真实,电影中的他每次做鞋时都驼着背、弯着腰,久而久之让他患上了腰肌劳损,但他也因此片拿下第2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包括他最近刚刚推出的一本摄影集,他会在拍摄前跑去鰂鱼涌买杯奶茶、坐在泰国菜餐厅的门口,看住户平常上下班的匆忙,再跟洗衣店老板聊聊天……

  “你需要找到和平常百姓相似的东西,才能和他们产生共鸣。”“那你演了那么多次的黑帮大佬,又是怎么得到灵感的呢?”“黑社会可万万不能加入,不能亲自体验的就从电视里找,我每天都会看时事新闻、纪录片,再搜搜网络信息进行系统了解。”都知道做这些功课很花时间,任达华拍拍腿,“时间都是挤出来的。”


与林雪主演电影《PTU》。

  心态

  拍电影不为钱,给个红包就OK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香港电影业因受黑帮参与投资与掌控,致使演艺人员的生存受到威胁。“我做事就一个标准,你尊重我、我尊重你就可以了。”事实上,任达华也曾迫于压力一年拍了17部电影,“这是个很特别的行业,有些电影不想拍但也要拍,我这个人永远都很乐观,反正开不开心都要拍,一到现场想的只是如何把角色做到最好。”

  任达华从不承认自己的疲惫,哪怕一年拍17部电影依旧轻描淡写一句话,“年轻,怕什么累。”这句话也成为他如今依旧拼命拍戏的通行证,“现在都不怕累,何必说以前。”

  “可能你现在认为我拍的电影太多了,我不怕你审美疲劳,过了很多年后你再看我每一年的电影,都不一样。我最大的愿望是观众通过我的电影,看到香港文化的缩影。”而拍电影对他来说也绝不是赚钱的手段,他喜欢扶植新导演,哪怕没钱、没看完剧本也拍板接下,“世道不好,片酬就给个红包。例如《古惑仔》这种低成本电影,一个红包就OK;游乃海第一次当导演的电影《跟踪》也是给的红包,很多新导演、没钱的朋友的戏我都不要片酬,最重要的是互帮互助。”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