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3 02:30:26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娜扎:现在回看出道时的表演,惨不忍睹

2017-10-13 02:30:26新京报

这位来自新疆的金牛座姑娘今年25岁,却已经面对过同龄人无法想象、甚至同龄艺人也不曾承受的压力。从那些无端的攻击中走出来,换个视角面对娱乐圈的她放松了许多:“都是心态问题,很多东西放下了、看淡了,就好了。我现在就想多接好的作品,创造和呈现出好的角色让大家看到,希望能对我有所改观,也能感觉到我的努力。”


如今的娜扎已经进入了一个不再追求“被理解”的阶段:“现在我认为一个演员、艺人有神秘感挺好的,没必要让全世界的人太了解我的生活,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只希望大家把关注放在我的作品上,也想大家都看到我在进步。”


《分手大师》中删掉的镜头。

  采访的当天,娜扎穿着一身红色的毛线外套,面前放了一个矿泉水瓶,灌着某种提神特调饮品,专注地聆听着记者抛出的问题。宣传期的女明星们总是格外的疲惫,比起精神折磨、掏心掏肺的拍戏,宣传路演的生理疲惫才是最要命的。她回忆当年跑《花儿与少年》宣传的时候,平均每天只能睡一小时,飞机落地后立马卸妆再重新化,“就那么熬着”。经纪人都感到佩服,问她:“你怎么还能活着呢?”

  这位来自新疆的金牛座姑娘今年25岁,却已经面对过同龄人无法想象、甚至同龄艺人也不曾承受的压力。从那些无端的攻击中走出来,换个视角面对娱乐圈的她放松了许多:“都是心态问题,很多东西放下了、看淡了,就好了。我现在就想多接好的作品,创造和呈现出好的角色让大家看到,希望能对我有所改观,也能感觉到我的努力。”

  并不喜欢跳舞,曾经的梦想是做空姐


童年时期的娜扎。图片来自艺人微博

  能歌善舞是大众对维吾尔族女孩的固有印象。娜扎也不例外,从小学五年级就开始学习跳舞,但对于跳舞本身,她却并没有太大兴趣。“爸爸觉得我挺适合跳舞的,我当时也觉得挺好。我姐姐就很喜欢跳舞,但却最终当了空姐;我很想当空姐(但去学了跳舞),所以我和我姐姐‘反过来’了。因为我觉得穿上制服很好看,后来就进了军区文工团跳舞,爸爸和我都希望我能穿上军装,但最终并没有实现这个梦想。很受打击,说实话,就是不愿意跳了。”

  娜扎的姐姐比她大五岁,父母对于两位姑娘都是“放养”的教育态度。娜扎回忆道,“从小到大,父母都很支持我的想法,觉得我有权利决定自己的人生。如果是他们设定好的,我未必会开心,他们更希望我们不要后悔。当初选择考北京电影学院,是觉得应该出去看看,不能在老家一直呆着,可以走更远一点、看更多,也许未必适合我,但是我也不后悔。”

  不过艺考时,娜扎心里可根本没底:“因为我是维吾尔族女孩,父母会觉得有局限性;那时北京的朋友也说北电很难考,有成千上万的学生报名。身边所有人都觉得我肯定考不上,但是我觉得不管怎么样我都想去试一下,有机会做演员就做,没机会就不做,只当是一次经历。”

  初次演戏被骂惨,现在回看“演得真差”


娜扎说她最注重的就是“保湿”。图片来自艺人微博

  《轩辕剑之天之痕》是娜扎参演的第一部作品,那时她才刚刚考上北京电影学院,没有受过任何专业的表演培训,就与胡歌、刘诗诗、唐嫣等经过多年仙侠剧历练的成熟演员搭戏。

  娜扎说,这还要感谢当年她那段做模特的经历——16岁那年,娜扎从一名舞蹈演员转型做了模特。“电视剧拍摄时,其实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面对现场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你,看着你(很容易使人紧张),但我以前做模特要经常面对镜头,所以也没怯场,也不会因为所有人都盯着我而害怕。”

  剧中,娜扎饰演的角色小雪是上古神器女娲石化身,单纯又善良。不足20岁的她饰演起这个角色来仙气有余,但五官和肢体的控制力却欠佳,也不懂得如何带入角色、表达情绪——所以总演不好哭戏。

  其实娜扎除了《还珠格格》,其他古装剧也就是偶尔换台时扫一眼,从未认真追过:“当时觉得这(古装剧)很新鲜。更多的是靠蒙,什么都不会演,结果被骂得挺惨。现在回头再看觉得惨不忍睹,也是觉得太差了。”

 

编辑:李凡宗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