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4 02:30:22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追捕》 这一次白鸽来给“双雄”劝架

2017-11-24 02:30:22新京报




受外景条件限制,追车场面改成了水上追逐。

  时隔14年,吴宇森重归“暴力美学”,他执导的电影新版《追捕》于今日内地正式公映。面对即将上映的电影,吴宇森告诉新京报记者,几乎自己每个新片上映,内心都会有不少紧张,但已经做好了准备,也充满着对影片的信心。回想起来,距上一次“吴氏枪战戏”登陆大银幕已经大概十年有余,年过七旬的吴宇森仍然坚守着自己的风格,尝试着进行突破。这几年,吴宇森也尝试过很多其他不同题材的电影类型,不论是历史战争题材的《赤壁》,还是战争爱情题材的《太平轮》,都有不同程度的成就与遗憾。今年,重新提枪上阵的吴宇森直言,这些年一直有为动作枪战戏做功课,拍起来不会觉得陌生,一个导演也不应离自己擅长的风格太久。

  类型 不是翻拍,保留主线

  吴宇森不赞同用“翻拍”二字来界定眼前的《追捕》,他并不想颠覆观众对过往时代的记忆。在他看来,新版《追捕》是另外一部电影,与老版唯一比较相似的就是故事的主线:男主角杜丘换成了一个中国人,同时他陷入了被设计的一场阴谋,他需要很努力地寻找真相,证明自己的清白,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警察的帮助,“但原著小说《涉过愤怒的河》到底是上世纪70年代的小说,我们把背景改成了现代,并且将制药厂用人体做实验的情节放大,也加入了两个新角色女杀手,一个河智苑,一个吴飞霞,这些部分集合起来创新,呈现在如今很多年轻人面前就是部新电影。”

  版权 购买小说,对白致敬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老版《追捕》在内地电影放映的周期相当长,这部影片也足足影响了一大批中国人,而今年也恰好是老版《追捕》在国内上映40周年整。由于无法买到老版《追捕》的版权,旧电影中涉及的故事和情节都不能用,最终吴宇森决定购买原著小说《涉过愤怒的河》的版权,原著小说很长,人物很多,很大部分老版电影还没有用的部分,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改编和延伸。同时,为了致敬旧时经典,给中年观众一些回忆,他从原著小说里买了不少对白,“和外国一样,用人家的音乐、对白,哪怕一小段都需要付费。”

  演员 张涵予圆梦,致敬高仓健

  影片汇集了中日韩实力演员的加盟,吴宇森选中张涵予担纲男主角杜丘不是偶然,旧版《追捕》几乎改变了张涵予的命运,他回忆当时那部电影看了不下50遍,曾深深迷恋上著名配音演员邱岳峰为杜丘配音的声音,他说,“看了50遍每次都能看出新意,每次看完都幻想有一天自己能演到高仓健”。近几年张涵予主演的《智取威虎山》和《湄公河行动》均实现了票房逆袭,市场认可度很高,“硬汉”的形象深入人心,虽然与高仓健那种高大冷峻的外形仍有差距,但张涵予本人称不畏惧外界的比较,更看重的是向经典致敬,“如果观众非要比较我也没有办法,我之所以放弃这么多日程等这个角色,初衷也是为了圆我一个梦,向经典致敬,缅怀高仓健。”

  角色 “双雄设定”,相爱相杀

  《追捕》依然是吴宇森标志性的双雄设定,对此吴宇森认为张涵予和福山雅治这对双雄组合,是自己所有电影中“关系最差的”、也是最能打的。片中的杜丘和矢村一警一匪,一路“追捕”,一路打斗,又在一次次激烈的争斗中升华起兄弟情义。这次影片中还加入了“双雄”的摩托艇追逐戏,拍摄地大阪河道交错,但在日本骑摩托艇必须有驾照,为此福山雅治特地考了驾照,这也是他人生第一次接触这个交通工具。而张涵予此前在参演《湄公河行动》时开了半个月摩托艇,技术相当纯熟,但因为没有日本驾照,无法施展自己的技术,最后只能用绳子拖着摩托艇走,他握住把手做出一副驾驶的样子。

  标志 再见白鸽,幽默放飞

  熟悉吴宇森电影的观众应该都知道,教堂对决,白鸽飞出,是吴氏电影的标志性桥段。这一次,吴宇森依旧放飞了白鸽,但这次基调要轻松很多:矢村警长追击杜丘到一鸽舍附近,正要开枪射击杜丘,扑腾到空中的鸽子扰乱了瞄准,矢村只得作罢。从前期观影效果来说,不少观众被这群“乱入”的鸽子“劝架”逗得前仰后合。谈起这场戏的设计,福山雅治表示佩服不已,称吴宇森的拍摄手法相当特别。

  幕后 日本取景,条框太多

  《追捕》的拍摄周期长达半年,过程中动用了200把道具手枪、6000发子弹。由于电影主要拍摄取景在日本,张涵予透露这次拍摄导演还是在条条框框中做出不少妥协。吴宇森称,“有些妥协是必然的,因为在日本拍摄,市政府提出的规矩很多,比如热闹的街道不能拍枪戏,所以只能把追车场面改成了水上追逐;另外在日本,平时警探不能带枪,枪里只有5颗子弹,用完不能换;以前拍电影可以用不一样的枪,比如有十几发子弹的,在日本也用不了。”条条框框中,吴宇森说只能在动作设计上下工夫,“5颗子弹不够用,我们就让角色去拿对方的枪,这样你就可以有更多的子弹了,妥协是需要,更需要是想出聪明的解决办法。”

  ■ 对话吴宇森

  “电影用心拍就有人喜欢”

  新京报:你觉得假如高仓健还在的话,他会对新版《追捕》满意吗?

  吴宇森:如果他还在的话,他要演出才满意(笑)。高仓健是非常谦虚、温暖的一个人。以前我到日本做宣传时,他总会打电话问候我、派人送些花和水果。

  新京报:当时你说拍《追捕》是为了弥补没能和高仓健合作的遗憾,那你觉得现在弥补到了吗?

  吴宇森:能够把他的精神注入这部影片中我就满足了。虽然拍不了他,也还原不了老版,但这个戏已经给我们机会纪念心目中的偶像,不能因为高仓健就忽略我们的演员。

  新京报:您曾经说自己拍过的影片可能还没有一部满意,那么《追捕》在你心中地位如何?

  吴宇森:现在的《追捕》是我自己喜欢的一个电影,希望放映时观众也能有相同感受。至于票房和口碑也要看运气了。我从不担心,我付出了很多努力和心力、真诚来拍摄,拍得用心观众都会喜欢。拍《追捕》有各种各样的困难,剧本三改、四改、更改场地,这些我都已经应付过来了。如果票房不好或者是有差评,我也可以接受。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实习生 叶彬彬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