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4 02:31:03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吴宇森 我自己拍的电影从不敢看第二遍

2017-11-24 02:31:03新京报

直到现在,吴宇森都爱闭着眼睛回想上世纪80年代拍电影的岁月。以前拍电影都是在条件不足下进行的,没有特效辅助和高科技设施,吴宇森说这样反倒激发了很多创造力,全靠所有人一条心去搞艺术创作,“我们和投资人总有惺惺相惜的感觉,他们很支持认真做电影;演员也很敬业,枪战戏、爆破戏全自己上,拍得家都不要了,再危险都做。”他说自己“真的很想回去”。


《碟中谍2》工作照

  C

  当年拍《纵横四海》,是为了还人情

  《英雄本色》之后,吴宇森趁热打铁再造《喋血双雄》,拿下香港金像奖最佳导演。但1990年,等着他的却是一次重创——让他最费心力的《喋血街头》惨遭票房滑铁卢。投资人伍兆灿为这部影片投下近4000万,是当年香港投资最大的电影,最终票房勉强过了800万,成本只收回了400万。

  那时的吴宇森似乎听到了全世界的嘲笑,“很多公司不服气为什么给我投资那么多钱,结果还是部烂片。”吴宇森无奈地耸耸肩,“我委屈,但内心更多的是对投资人的内疚,我永远不想让老板失望。”面对道歉,伍兆灿却说《喋血街头》是吴宇森拍戏以来最好的一部,让他不用担心,钱随时都可以赚回来。本来不打算再拍喜剧的吴宇森,用两个月完成了《纵横四海》的剧本及拍摄,赚回了3300万,“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你对我好我会对你更好。”

  除了导演,吴宇森时常会在自己的电影里客串。《英雄本色》里他饰演探长,《喋血街头》中他亲身上阵与梁朝伟对戏,当时一个危险动作疼得他直接倒地,“那个年代再危险演员都不想用替身,《辣手神探》里有个镜头梁朝伟在办公室里开枪打碎了玻璃,碎片直接飞到他眼睛里,可把我吓坏了。”他憨厚一笑,遗憾地说着怎么都找不到《喋血街头》三个小时的原片了,也不可能集结梁朝伟、张学友回到那年那地再演一遍,“有些遗憾,怎么都弥补不来。”


《太平轮(下)》剧照

  D

  查出淋巴癌后,最怕以后不能拍戏

  拍完《辣手神探》,吴宇森变卖了家当前往好莱坞闯荡。一路上,抵御水土不服和语言障碍,无论是集结了尼古拉斯·凯奇和约翰·特拉沃尔塔的《变脸》,还是身居当年全球票房榜首的《碟中谍2》,他成为好莱坞为数不多拥有“最终剪辑权”的导演。

  2006年,吴宇森决定回国,只为了完成心愿,拍摄一部能展现中国精神的电影。两年后,电影《赤壁(上)》上映,他想向好莱坞证明,中国有能力拍出历史大片,他引来5500万美元做投资,后期超支严重,不惜赔上自己的片酬。《赤壁(下)》上映五年后,吴宇森再次带着他筹备多年、耗资四亿的豪华《太平轮》登陆银幕,这艘巨轮却遭遇严重的“翻船”,票房口碑的双失利,成为吴宇森最艰难的一段岁月。

  “艰难”的背后,2011年底在筹备《太平轮》期间,他被查出患上淋巴癌,回忆那时,吴宇森唯一紧张的是之后能不能继续拍戏。次年,手术配合六次化疗,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不等身体完全康复就立马投入拍摄,“我听到戏停了两年,公司也花了很多钱,我不赶快弥补上就是不负责任。”他回到剧组,从开机到结束一共拍了260天。

  事实上,《太平轮》最终收益惨淡,也并非吴宇森之过,“我一开始不赞同做成3D,也不想分上下集,就像有场戏我想翻来覆去地剪下,投资人说怎么简单怎么来。”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