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9 02:30:46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张艺兴 音乐是我生命中的水,演戏是可乐

2018-02-09 02:30:46新京报

这是一间宽敞的复式房间。靠墙的楼梯旁,摆放着一张长桌。桌面这头,一只不再崭新的电磁炉和几罐拉开的可乐,共同在空气中滋生出人间烟火味,室内暗色调的装潢,也因此显得不再清冷;桌面那头,则码着一摞厚厚的剧本。剧本封面上,印着“黄金瞳”三个大字,以及半张不动声色的英气脸庞。这张脸庞,就属于刚刚推门而入的房间主人——张艺兴。

  夜里九点刚过,北京郊区的一间酒店客房里,终于亮起了灯。

  这是一间宽敞的复式房间。靠墙的楼梯旁,摆放着一张长桌。桌面这头,一只不再崭新的电磁炉和几罐拉开的可乐,共同在空气中滋生出人间烟火味,室内暗色调的装潢,也因此显得不再清冷;桌面那头,则码着一摞厚厚的剧本。剧本封面上,印着“黄金瞳”三个大字,以及半张不动声色的英气脸庞。这张脸庞,就属于刚刚推门而入的房间主人——张艺兴。

  刚从网剧《黄金瞳》拍摄现场收工归来,张艺兴看起来有些疲惫。毕竟,对他而言,远离闹市,并不等于回归简单生活——在琢磨剧本,认真拍戏之外,张艺兴最近还被冠以了“全民制作人代表”头衔,他要定期去录制真人秀节目《偶像练习生》,帮助后辈们更快走上演艺道路;当然,他也时刻记得自己的“歌手”身份,在时间缝隙,他不停地创作、编曲、孕育“三胎”(第三张专辑);再加上赶各类通告、做采访……张艺兴不停地往返于大众视线内外,在各式情境和角色中,他的时间被填充得满满当当。

  新京报记者不禁好奇,如此“努力努力再努力”的原动力,到底从何而来?在这个夜晚,张艺兴听闻之后,并没有马上作出正面解答,他转而分享起了自己心目中,2017年最与众不同的一瞬间——“有一天我坐着飞机,在刚刚滑行出去的时候,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我已经不记得那是在哪个城市,也不记得脚下的海叫什么名字。但就是那一次起飞,看着那片海,我问自己,梦想和金钱,如果要做一个选择,你选什么?”

  “我零点一秒都没犹豫,就选择了梦想”,他笑了,“那我觉得,确实,张艺兴,是可以的。”


专辑《Lose Control》


专辑《SHEEP》

  A 全民制作人代表

  “希望我能成为一面镜子”

  《偶像练习生》火了。大街小巷的少女们,都在忙着“Pick”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在节目里,担当“全民制作人代表”的张艺兴,也因为严肃而专业的点评,扭转了众人心中那个在《极限挑战》里容易上当受骗的“小绵羊”形象。

  “其实我也没想太多,”张艺兴说,“我只是想,能不能帮到选手。”

  “帮到后辈”,这是张艺兴接下这档节目的初衷。从小参加选秀节目,成为湖南的小小明星,到被选拔去海外练习,出道成长为舞台上耀眼的偶像,也许没几个人比张艺兴更懂得,这一路上的酸甜苦辣。于是,当遇到舞蹈、音乐等擅长的专业领域,他的眉宇间开始多出凌厉,呆萌纯真的神情消散不见。“Balance问题”,也一并成了“张制作人”的经典点评。“起初,也有一组选手说,哎呀当练习生好累,每天要这个那个那个这个的。我说,你可以不练啊,没人要你当练习生,没人让你当艺人,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对吧?”

  “其实看到练习生们的时候,确实多了一份责任,也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对,就是希望我能成为一面镜子,可以让他们看到自己的不足。”而镜子的作用力,总是相互的,张艺兴从这些练习生身上,也看到了曾经的自己,“看得那么的真真切切,我就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而且,他们压力其实还不够大,应该更大。”边说,他边点了点头,“这是一个过程,成长的过程。”

  “努力努力再努力x”,这是张艺兴的微博名,努力,是他一直信奉的真理。“如果要给后辈一些意见的话,可能就是我能做,你们就都可以做。我的腿没有你们的腿长,我的个子没你们高,我没有你们长得帅。我一开始也是这样,跟你们一样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没有靠山,没有背景,也不是含着什么金钥匙出生的,我就是靠努力靠勤奋。老天爷会给勤奋的人一些嘉奖。越努力越幸运,这是真的。”


电视剧《好先生》


电视剧《老九门》

  B 音乐人

  “梦想成为世界瞩目的歌手”

  “如果向外星人介绍地球人张艺兴的话,你会怎么说?”记者问。

  “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听懂,”张艺兴思考了片刻,“我会说:你们好,我是来自地球,中国,湖南长沙的张艺兴,是一个歌手,是一个梦想能成为被世界人瞩目的歌手。”顿了顿,他又重复了一句,“尽管现在张艺兴还有很多不足,但是我一定会把自己填满,成为一个世界瞩目的歌手。”

  对不少人而言,认识张艺兴都是从《极限挑战》开始,但其实,“歌手”才是他对自我身份最大的认同。从十几岁开始,张艺兴就尝试着编曲、制作,“我编曲编了十年了哎,我是专业的,”聊起音乐,他又成了那个“小骄傲”,“在我15岁的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编曲,只知道用钢琴弹出各种各样的旋律,然后用麦克风把和弦记下来,再拼凑到一起,我觉得那就是制作音乐了。了解以后根本不是那样的。”

  “张艺兴啊,”他自言自语道,“跟你想的不一样啊,要学的东西太多了。”

  张艺兴几乎包办了前两张个人专辑的作曲和编曲部分。在海外,他是音乐著作权协会的注册作曲家,闲暇时,他会与玩音乐的朋友一起搞创作营。采访当天,恰逢第60届格莱美奖颁奖典礼,“跟我一起写《X back》的那个作曲家The Stereotypes也拿奖了,但是我居然不知道,我和这么厉害的作曲家合作过。天哪,当初跟他合作,就是在一次Song Camp音乐创作营里认识的,但我没有想到他们那么有名气。”

  The Stereotypes,参与创作的是张艺兴的第二张个人专辑《SHEEP》,如今,这张专辑已经登上了iTunes世界专辑榜第九名,张艺兴也成了首位登上榜单前十名的华人歌手,“我是希望在音乐方面,能有一些实质性的认可,iTunes这个榜单算一块,还有一个就是,虽然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得到,但如果国外人谈起音乐,能觉得你是可以代表中国的,而国内的人也是如此的话,那真的就是最好最好的状态了。”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