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0 02:30:50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戚薇 网上的评论我都看,最喜欢吐槽的

2018-04-20 02:30:50新京报

戚薇又上“热搜”了,最近讲述小城女孩陈可北漂闯荡的网剧《北京女子图鉴》热播,让她屡次成为话题中心,这次的热搜后面带了“双眼皮”三个字。由于前几集是素颜出镜,有网友在弹幕上吐槽,戚薇贴了双眼皮,她发微博“回怼”,并附上弹幕截屏,“这辈子从来就没有贴过双眼皮,我是割的……怎么了?”

  戚薇又上“热搜”了,最近讲述小城女孩陈可北漂闯荡的网剧《北京女子图鉴》热播,让她屡次成为话题中心,这次的热搜后面带了“双眼皮”三个字。由于前几集是素颜出镜,有网友在弹幕上吐槽,戚薇贴了双眼皮,她发微博“回怼”,并附上弹幕截屏,“这辈子从来就没有贴过双眼皮,我是割的……怎么了?”

  熟悉戚薇的人大概都知道,“直接出牌”是她一贯的行事风格,问她觉得这种“想什么说什么”的性格适合娱乐圈吗?她笑了笑,“适不适合都待着了,哪个圈子都一样,喜欢你的自然会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你要做的是保持初心,找到一个舒适的状态。”

  戚薇是个随和的艺人,就像她的座右铭一样,在设限的规则里做不设限的自己。采访中,也不会“这不能聊”、“那不能说”。就像,她喜欢“戚哥”这个称号,会常常挂在嘴边,“每次大家叫我哥,我都觉得像碰到了熟人,这么多年叫下来还挺亲切的。其实,我从没想过,要给外界展现所谓的哪一面,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如果你给自己‘套人设’,为所谓的人设活着那多累啊!”


电影《追捕》

 

  没想过做歌手

  声音沙哑 曾被误听为叔叔

  戚薇和她饰演的陈可一样,来自四川,在出演《北京女子图鉴》的过程中,她要一次次地回到刚出道时的记忆里,无论痛苦或是快乐,找回当时那种纯粹的眼神。

  以前她爱说自己的人生不在规划范围内,没想过当明星,也不是科班学唱歌、表演出身。小提琴是戚薇儿时记得最清楚的爱好,到了十二三岁,妈妈认为应该以学业为重,她从此放弃了小提琴。在妈妈眼中,稳定最重要。

  大学前填报志愿,戚薇选了浙江传媒学院录音艺术专业,“那时我都不知道录音艺术专业学出来要干什么,我和我妈都以为是在空调房里给歌手录音。结果到了大学里面又要学高数、又要学电工,焊接电路板,班上的女生边焊边哭。”

  2006年,她带着“要做点不一样”的想法参加了选秀节目《我型我秀》。事实上,对唱歌她根本不抱信心,“我的声音一直低沉粗犷,也不太会发嗲。以前有次打电话,接通后对方说,‘叔叔,帮我找一下戚薇’(笑)。我妈也一直觉得我声音有点沙哑,根本没想过培养我唱歌,就更没有想过参加比赛能拿到好名次,只当是把想做的事都做一遍。”

  选秀结束,戚薇一战成名,她选择“北漂”闯荡,那时的她最爱的歌是马天宇的《该死的温柔》,她说自己也想做这样的音乐,“北京对我来说是种诱惑,也是一个召唤,好像所有做文化产业的人都要来这里,我要来闯!”和很多“北漂”不同的是,戚薇的家人很支持她的决定,至今谈起,她都觉得自己很幸运,“从大学去外地念书,我妈妈就认为我一生注定漂泊,她不是传统上的保护主义者,一直都很鼓励我。”


电视剧《你好乔安》

  歌红人却不红

  落魄时银行卡只有35块钱

  2007年,戚薇和袁成杰搭档组成“男才女貌”出道,正式开启歌手之路,回想当时,大街小巷播放着他们合唱的《外滩十八号》。不过,无论是参加选秀,还是之后几张唱片的发表,都没有让戚薇立刻走红,和很多选秀歌手一样,她也度过了一段沉寂的时光。最落魄时,她拿着银行卡去取款机取款,面值最低只能选50元,卡上却只有35元,她怎么都取不出来。她突然发现并不是人们认为的歌红了人也红了,就算努力、渴望很多,现实就是三个字——不赚钱,“其实赚钱真的不容易,名声和付出的努力有落差感,我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但为什么没有回报?尤其是做我们这行,一定会有沮丧和迷茫的时候,而且这种心情比普通人会更加强烈,就看你能不能适应。”

  好在戚薇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她一直想向外界证明,靠自己的努力到底能走多远,她说这是她坚持留在娱乐圈的原因,“以前我妈也会有顾虑,觉得娱乐圈是个大染缸,我想告诉他们不是这样的。我就依靠我和我的团队,不靠任何人,证明给大家看我能走下去。”

  正如她所说的,戚薇相信做艺人需要经过很长的播种期,她也有耐心去等待。而就在此时,她获得了一次表演的机会,“当时表演对我来说是个盲区,就跟转行没啥区别,但是我觉得那是条新路,演不好也正常,因为我毕竟不懂,好在观众对我很包容。”

  什么工作不累

  当了妈后肩上的担子更重

  《夏家三千金》里的夏友善、《爱情睡醒了》里的沐之晴、《爱情自有天意》里的程曦……戚薇在镜头下体会着百般人生,用表演的方式向观众传达一个演员的成长与变化。

  去年,她等到了吴宇森导演的橄榄枝,在电影版《追捕》中出演经典角色真由美,这一邀约同样也让她傻了眼,“天啊,导演是吴宇森,我究竟何德何能才能演真由美。”开机第一天,戚薇和导演说,把她当男生用就行,大量的日文台词记背、危险的动作戏,她全部亲自上场,《追捕》也让她额头上留下了一个永久性的伤疤。

  “我从不尬戏,其实无论大银幕或是小荧屏,只要我接的戏都是自己喜欢的、愿意付出的,不好好演就是对职业的不尊重。虽说任何一部戏都有运气的程度在,但我可以拍胸脯地说,自己的戏口碑都不错,可能没有到一种巅峰的水平,但我从未对表演打过折扣,能看到我的诚意。”

  曾经,戚薇总是辗转在忙碌的工作中,自从结婚有了女儿后,她发现了人生的新定义,在演员、歌手、母亲和妻子多重身份中转化,说不累是不可能的,“你说我累,那什么工作不累。”拍戏很忙、通告无数,几乎每次都会被问到“如何平衡家庭生活和工作的问题”,问她,会不会因为无法在家照顾孩子而内疚,她笑笑说,“不会啊,我是在给她赚奶粉钱。当了妈之后你会知道要更努力工作,肩上担子重了就会更努力。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努力在把工作和生活兼顾起来,目前看来做得还是卓有成效的(笑)。”

  耿直“戚哥”

  女强男弱?

  婚姻相处,不是比谁更红

  2014年8月,美籍韩裔演员李承铉在塞班岛向戚薇求婚。一个月后,两人在拉斯韦加斯领证结婚,戚薇在婚礼现场曾说过,“如果婚姻是一场赌博,两人愿用一生作为赌注,不畏输赢。”

  结婚快四年,李承铉依然会在日常给戚薇制造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比如去地铁上找到她的海报和她来个“偶遇”、威尼斯电影节红毯上带着宝宝去探班、一起培养打游戏的共同爱好,“我们每天都会互动,打打游戏、开开玩笑,这种相处很舒服。”

  但对于二人的婚姻,外界一直存在“女强男弱”的言论,戚薇说,“我俩之间根本不存在他hold不hold住我。外界衡量或判断我们配不配的标准就是红不红,但我们是在过日子,不是在工作。我从不会用这种眼光看待任何一段娱乐圈的婚姻,你和你的老公不是同事,而是夫妻之间的相处模式,比如他的生活能力强,对家庭管理能力强,多层关系的平衡才会走进婚姻殿堂。”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