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9 02:30:50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毛不易 音乐中的我,有时就像张无忌

2018-06-29 02:30:50新京报

出现在新专辑的发布会舞台上时,毛不易低着脑袋,弯着眼睛,上扬着嘴角,似乎在脑补什么有趣的故事,下一秒就要忍不住“噗嗤”笑开了花。当新京报记者终于在后台逮到机会,问及乐呵的原因时,他又一脸神秘,“发行了新歌嘛,当然开心了。”


毛不易参加《明日之子》自弹自唱获得好评。


《忍者蝙蝠侠》


瘦到巅峰的毛不易。


成名后春节回了次老家,毛不易说双下巴都出来了。

  出现在新专辑的发布会舞台上时,毛不易低着脑袋,弯着眼睛,上扬着嘴角,似乎在脑补什么有趣的故事,下一秒就要忍不住“噗嗤”笑开了花。当新京报记者终于在后台逮到机会,问及乐呵的原因时,他又一脸神秘,“发行了新歌嘛,当然开心了。”

  在毛不易的心中,似乎一直有个神奇的小宇宙。同时,他擅长用一本正经且“过分谦虚”的幽默语调,来回应外界对他的夸奖。这也许是他保持清醒、避免“膨胀”的经验谈,毕竟,从去年《明日之子》节目冠军出道至今,这位东北男孩在一年的时间里,便取得了十分漂亮的成绩——

  从节目播出之后,以星火燎原之势刷爆社交网站开始,《消愁》不断被歌手们翻唱,成了难得凭借词曲质量取胜的现象级作品。但一听到“现象级”三个字,毛不易马上笑着摆摆手,“不敢当不敢当。”

  新专辑《平凡的一天》收录了毛不易六首新歌,以及曾经演唱过的六首旧作。在数字平台上线至今,歌曲销量已突破了500万首。有人称他为“2017年最成功的新人”,“不是不是,当然不是,”毛不易笑着摇摇头;而在面对“如何在不平凡的生活中演唱平凡”的提问时,他又用一个反问句和三个肯定句,给出了答案:“我咋不是平凡的生活呢?大家都是。我也是。我可是了。”

  想对两年前和两年后的自己分别说点什么?

  对两年前的自己,就是希望你能好好锻炼身体,不要太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对两年后的自己,希望你持续有歌出来,大家能听到你的新作品,希望你今年还在发歌。

  少年时代

  取名“不易”是希望“友情不变”

  很少有歌手能把出道的经历,形容为“参加工作了”,但毛不易就是一个。“参加工作”之后,他感知到的变化之一,就是“家庭地位的提升”,“一方面也是长大了,家里有了更小的一辈孩子在渐渐长大,另一方面就是参加工作后,爸爸已经不拿我当孩子了。他知道我有能力养活自己,就会在酒桌上给我倒酒,让我参加进酒局当中。”

  今年春节,是毛不易出道之后回家过的第一个春节。难得的休息时光里,他并没有高调地出去串门,接受亲朋和邻里的赞美,而是窝在家里,写了首歌。这就像在舞台上、综艺节目里一样——明明有着极高的人气,但他绝不是那个主动抢镜的活跃分子。“而且家里人还是叫我原名,没人叫毛不易。”

  是的,“毛不易”,并不是毛不易的原名。

  1994年国庆节那天,一个叫王维家的男孩出生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泰来县。中学的时候,男孩结识了一群好朋友,“当时我们关系很好,他们都比我大。后来,大家一个个离开小县城,去上学、工作,去外地打拼,我是希望大家的感情不要改变,所以就给自己起了‘不易’这个名。”

  在QQ制霸网络的年代,“不易”被他用在了自己的昵称上。而“姓毛”,则源于后来微信兴起后,另一个昵称“毛毛”的诞生,“因为比较可爱嘛。再到后来我注册音乐平台的时候,就发现这两个名字都被别人用了。”

  灵光一现之下,“毛不易”就诞生了,“我就这么结合在一起了。后来报名参加比赛的时候,人家还以为这是本名,就一直沿用至今。”

  实习护士

  在出租屋里,拿起吉他开始写歌

  在比赛中,“星推官”杨幂听了毛不易的《消愁》后直接问:“你到底被生活甩了多少耳光?”当时,毛不易只是笑笑,没有回答。直到如今,他也不曾讲起自己内心到底泛起过多少苦涩,我们能够得知的,只有他在迷茫青春时代,一段相当有反差萌的实习经历。

  在成为歌手之前,毛不易只是杭州师范大学一个偶然调剂到护理专业的大四学生,快毕业时,他进入了一所医院进行实习。“我们的实习是算在课时内的,很累,每天8小时,偶尔会加班,每个科室都会串。”在医院里,实习护士毛不易经历了很多生老病死的极端场面,“起初感触都很大,当密切地接触到极端生命的离去后,就开始麻木了,这个是最可怕的。比如,第一天急诊科来了一个病人,头破血流,我的感受是很复杂惊悚的,但第二天来了十个、一百个,‘赶紧处理’是唯一的反应,已经不会有太多情绪上的起伏。”

  毛不易坦言,自己不擅长当护士,正是在那段时间里,他开始了写歌创作,而写歌需要情绪上的起伏和波动,这与工作中的他正好相反。

  当每天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屋后,喜欢听李健、好妹妹乐队的毛不易,就坐在床上,拿出吉他摸索一段时间,“最初写歌是为了记录生活,明年的今天听到这首歌可能就知道自己当下的心情了。先是小片段,简单的小旋律,到一点点增添骨架后,就成了歌曲。那时候我的创作热情也高,因为有大量时间独处,而且对未来很迷茫,所以就成天‘记日记’。不过也正是有了当时的累积,参加比赛的时候才会有一首首作品通过老师们的加持,让大家认可。”如今专辑的同名歌曲《平凡的一天》,就是那段时期的结晶之一。

  种子选手

  参赛前粉丝一年也多不了几个

  在作品诞生之后,毛不易并没有一味私藏。不过,在网上发表后,也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可跟现在(那些受到欢迎的作品)是同样的歌哦,”他有点哭笑不得,“当然制作没有这么精良,就是弹唱版本。不过当时也不敢想以后要做歌手,没人听就没人听,我自己听。”

  点击率和微博粉丝成倍上涨,发生在参加《明日之子》后。在一开始的比赛中,他的出场堪称喜剧效果:先是麦克风坏掉,成了选手中唯一一个录了三遍开场的人;接着一上台,薛之谦就发现他身上的酒味——原来因为上场前有些忐忑,他偷偷喝了白酒壮胆;而当正式开始表演的时候,吉他弦又断了……但即使状况百出,毛不易依然凭借一首《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有钱》获得了薛之谦的肯定。

  “节目第一期刚播的时候,我从一个完全没人认识的人,变成了有粉丝的人,就觉得,哇,好神奇,一会儿一看,哎,又涨了。像我们平时,可能一年也涨不了一两个,涨一个也得看看他是谁。而那天好像涨了一万多,特别不可思议。”

  后来,随着节目播出,毛不易的粉丝越来越多,《感觉自己是巨星》《借》等一系列的原创,让他开始在一众选手里脱颖而出。《消愁》,更是将他的话题度推上顶峰。

  “我觉得这个节目给了我们很好的机会,不光让大家听到了我的声音,我还认识了一群热爱音乐,专业能力也很强的朋友。他们会在音乐上给我很多的启发,我会从他们的作品中感悟到,噢,原来还可以这样。然后就会试着把这些东西内化到自己的创作中,”毛不易想了一秒钟,又补了一句,“就像张无忌一样。”

  歌手之路

  创作会继续,不排斥唱别人的歌

  实习期间,毛不易还写下了一首《芬芳一生》,他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不太擅长自夸,但如果一定要选一句自己满意的歌词,他会把票投给这首歌里的那句“我们在这月光下,十指生根”,“当时不知道怎么想的,现在让我写,真写不出来了。”

  正式成为歌手后,毛不易每天的日程排得满满当当。去年年末各种活动和颁奖典礼邀约不断,他每天一觉醒来,都不知道自己在哪个城市。在毛不易的心中,这个职业包含了他之前的所有想象,但比想象得更多元,“因为不光演出,还有一些其他工作内容,辅助你的作品去传播,这是我之前没想过的。”

  不过,“其实大部分工作都挺新鲜的,很少有完全重复的内容,大部分的时候也都很愉快。但工作毕竟是工作,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有时候会持续出差,见不到朋友,不能回家。最长的时候,会持续出差半个月左右,有时候就会感觉到压力。不过就在工作中慢慢调节吧。”

  偶尔能喘口气的空当,毛不易会用来创作,“不能像以前那样,有那么多时间弹弹写写,现在一般都是突然有灵感就用手机记下来,然后有时间的时候再扩充。”

  而繁忙的工作,没有扰乱毛不易的思绪,“我永远不能依靠以前的创作,还是要持续有新的作品,才能在创作歌手的路上走得更远。”

  不过,他也并非坚持一定只唱自己写的歌,“很多音乐人写的作品都很好,但没有平台让更多的人听到,如果可以通过我让更多的人听到,我会觉得很荣幸,而且有些创作风格也是我不擅长的,我也想让大家看到那一面的我。”

  提问环节

  毛不易 VS 李诞

  自《吐槽大会》后,毛不易就与李诞结下了“不解之缘”。此次,新京报特辟“对谈”环节,供二人互怼。

  毛不易提问时间

  Q:如何给自己定位?

  A:内蒙(古)第一孝子。

  Q:采访中遇到的最匪夷所思的问题是什么?

  A:“如何变得幽默?”

  Q:工作时,心情很不好如何调节?

  A:继续工作,工作解千愁。

  Q:说一个我最大的优点。

  A:会写歌。

  Q:近期看过最好看的一部电影?

  A:《忍者蝙蝠侠》。

  Q:你觉得最完美的一天是什么样的?

  A:躺够12小时之后发现,居然还可以再躺12小时。

  Q:如果一定要做一样家务,会选择做什么?

  A:吸地,吸尘器像一种玩具。小时候我爸爸用吸尘器给我表演过吸空中的苍蝇,很帅,至今我都做不到。

  Q:如果世界上只能存在一种食物,你会选择什么?

  A:我妈煮的牛肉。

  Q:最想去哪里旅游?跟谁一起?

  A:很想跟陈丹青逛任何一个博物馆。

  李诞提问时间

  Q:你每天听歌的时长平均是多少?

  A:平均两个小时。

  Q:喜欢娱乐圈吗?做明星的感觉和你想的一样吗?

  A:挺喜欢,因为会遇到像李诞一样有趣的朋友。

  Q:成名后回老家有没有发生什么开心或者不开心的事?讲讲。

  A:大部分是开心的,因为有能力回报家人——给他们买点小礼物,请家里人吃饭。

  Q:最近看的一本书是什么?

  A:《白色流淌一片》。

  Q:对酒是什么感情?

  A:感激之情。

  Q:接过最奇怪的工作是什么?

  A:节目里要去放羊。

  Q:录音时脾气大吗?说过最狠的话是什么?

  A:录音时脾气很不大,没有说过什么狠话就。

  Q:心情不好会跟谁交流?

  A:跟你。

  Q:这张专辑在哪儿写的?

  A:杭州、北京和东北。

  Q:为什么要一杯敬朝阳?为什么不能两杯?

  A:跟你有关系吗。

  Q:我给你写的歌词打算啥时候用?

  A:我给你写的曲,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填词?

  Q:这才红就开始写《平凡的一天》了,是不是膨胀了?

  A:这首歌,是膨胀之前就写完的。

  新专辑《平凡的一天》

  之前为了比赛的节奏和氛围,我选了一些情绪浓烈的歌,所以大家认识的毛不易,也是喜欢唱感伤歌曲的人。但其实我有一些歌曲,情绪浓度并不太大,也代表了我对生活的态度,代表我的另一面,我觉得这次应该让大家听到。

  之前在歌里唱过“像我这样不甘平凡的人”,现在又唱《平凡的一天》,我觉得都是对平凡的探讨吧,不矛盾。因为自己当然是平凡人中的一员,但是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个体,“不甘平凡”可能是指不甘心被认作和大家一样的人,“平凡的一天”是让大家发现平凡生活的美好。我现在对自己的期望,也是像歌里《平凡的一天》讲的那样,有一个舒服的作息规律,有朋友陪伴,工作也是自己喜欢的事情。现在我“不甘”的心态也不太有了,更多的是“好奇”,好奇自己明天会变成什么样的人,下一张作品是什么样的歌。

  这次专辑的制作人,是李健老师和赵兆老师。我记得第一次见李健老师,就是吃饭,当时也没有提到做专辑的事情。可能是之前老板请他来做制作人,他说没见过我,想先见面了解一下是不是适合做。

  我记得当时李健老师聊了很多对音乐和艺术的见解,还有电影、经典名著,他的知识面特别广,我在旁边像鸭子听雷一样,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加入他们的谈话之中。

  后来在录制过程中,他给了我很多有益的建议,而且也一直嘱咐我很多事儿,不仅仅像他的微博中写的那样。后来还把健身教练介绍给我了,不过那是一位外国朋友,沟通起来,可能成本比较大。(笑) 口述:毛不易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畅 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编辑:杨梓铭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