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6 02:30:24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没多大追求还穷横 这才是沈腾

2018-08-06 02:30:24新京报

《西虹市首富》上映前,沈腾被安排了一轮又一轮的密集采访,仅仅当天,他就接受了十一个专访。等到深夜轮到新京报记者最后一个采访时,他说先拍照吧,这样负责化妆的同事能先回家。


电影《夏洛特烦恼》


电影《西虹市首富》

  10个亿摆在你面前 ——太难演了

  对沈腾来说,《西虹市首富》是《夏洛特烦恼》后其第一部担当主演的电影(《一念天堂》的拍摄时间在《夏洛特烦恼》之前)。三年前,《夏洛特烦恼》大火,沈腾也被看做国内少有的几个带有票房号召力的喜剧演员。虽然很多人在说,“趁这个最好的时候还不赶紧捞点钱”,但沈腾不愿为了钱去演一部电影,而且他也没觉得那是自己最好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还有上升空间。

  三年后,沈腾等到了《西虹市首富》。“一个月花光十亿”的设定疯狂又有趣,同时也相当难演。“其他角色都是你有可能经历过的,或者看到过的,这部电影不是。”在沈腾看来,一夜暴富,听起来是天上掉馅饼,其实是一个智力测验题。突然把十亿摆在你面前,貌似乍一听怎么演都对,可以演昏倒、演脑出血。但是要挑一种最合适的表达,太难了,没有功课可以做,只能是现场一条一条地试。

  新鲜问答

  新京报:如果现实生活中遇到《西虹市首富》中一夜暴富的情况会怎么办?

  沈腾:我做白日梦那个阶段已经过去了。以前谁不想着不劳而获的事啊,今天我捡了点钱,明天天上掉点钱,可是始终你也没捡到钱、天下也没掉过钱。拿到的钱都是通过自己努力赚来的。

  新京报:片中的搭档从东北姑娘马丽换成了台湾姑娘宋芸桦,还习惯吗?

  沈腾:感受上会不一样,跟宋芸桦会有新鲜感。但我也没觉得和马丽在一起配合得太久就腻味了,甚至之前我俩还想得挺美的,说我们得稍微控制一下,不能每部戏都在一起,这样大家会很快腻歪,我俩要在大家腻歪之前分开。设想挺好,没想到接下来就不在一起了。但这(在一起)也需要运气,男主角得适合我,女主角得适合她。

  新京报:观众眼中的沈腾是开心麻花的招牌,会有压力吗?

  沈腾:没压力。而且我都不认这玩意儿。我自己要这么认为了,就有压力。

  新京报:想过自己做电影导演吗?

  沈腾:想过。我还算是有过几年(话剧)导演生涯的人,但是还没出手。我觉得(自己)不够好。我也不是刻意在爱惜羽毛,就是出手不能Low。

  新京报:每一件事都要力求完美,人生会快乐吗?

  沈腾:挺快乐的。我并不会因为不完美、这10%没有出来,就变得很焦虑很痛苦,这是我不上进的部分。完美不是我压迫自己就能压迫出来的,需要灵感。

  新京报:你说以前是靠颜值考进的大学,这话是开玩笑吗?

  沈腾:不是。(颜值)谈不上惊人,但确实挺帅的。

  新京报:什么时候觉得靠天分比靠颜值更重要?

  沈腾:我什么时候都没有觉得靠天分比靠颜值更重要。现在是因为颜值确实在下滑,挽救不回来了,只能靠天分了。

  新京报:不工作的时候会选择看什么类型的电影?

  沈腾:我前几年喜欢看欧洲戛纳系的,现在更喜欢看一些爆米花电影,没那么累的。但我很少看喜剧,市场上喜剧也比较少。

  我特别喜欢正能量的歌舞片,可奇怪了,类似《舞出我人生》这种,因为歌和舞都是我自己不足的部分,大学的时候就形体不太好,但对歌舞还是有向往的。

  新京报:不喜欢回答记者哪一类问题?

  沈腾:我觉得特别简单的,都视为无聊的问题。比如“你觉得怎么样?”“对票房有什么想法?”要么这单位不行,要么这个人不行,要么是他不认真。

  说实话这种问题出现,我就放松了,意味着也不需要带脑子了。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