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0 10:48:00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袁蕾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艾薇儿“顽强”回归,这才是偶像的力量 |新京报娱评

2018-09-20 10:48:00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袁蕾

  

艾薇儿歌曲《Head Above Water》封面。图片来自网络

  北京时间9月19日深夜,艾薇儿·拉维尼发布了新单曲《Head Above Water》,正式宣告回归乐坛。自2013年患上莱姆症之后,艾薇儿淡出乐坛,彻底从众人的视线里消失。随着身体逐渐康复,所有人都在期待这位2002年出道就火遍全球的加拿大女歌手能够重归乐坛。

  出道即巅峰的天才少女

  2002年,只有18岁的艾薇儿发布了第一张录音室专辑《Let Go》,正式开始了歌手生涯。这张曲风丰富且富有冒险精神的专辑,在艾薇儿如水晶版清澈的嗓音与活力四射的唱法下立刻红遍全球,让全世界乐迷认识了这位画着烟熏妆的朋克少女。

  《Let Go》自发布后,全球累计销量超过了2000万张,是史上第一张拥有三首美国公告牌流行音乐榜冠军单曲的专辑,也让艾薇儿成为在英国拥有冠军专辑的最年轻女歌手。《Let Go》的巨大成功使艾薇儿与布兰妮、阿奎莱拉一同成为欧美乐坛中生代歌手里的领军人物,风光无两。

  难能可贵的是,艾薇儿将这股势头延续了下去。2004年,第二张专辑《Under My Skin》正式发行,并取得了超过800万张的全球销量。在这张专辑里,艾薇儿相比于两年前更加成熟,曲风也更加丰富,除了朋克外,这张专辑也多了许多节奏柔和,内涵更加深刻的慢歌。

  《Under My Skin》不仅在欧美乐坛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在亚洲也获得了乐迷的喜爱,特别是中国与日本两个亚洲最大的音乐市场,艾薇儿独特的音乐风格立刻在中日两国圈粉无数。

  2005年,《Under My Skin》获得了日本金唱片奖的年度摇滚&流行专辑大奖,该奖是由日本唱片协会主办的音乐奖项,嘉奖每一年为日本唱片业做出深刻贡献的艺术家和音乐产品,这也是艾薇儿第二次获得该奖项,随后第三张专辑《The Best Damn Thing》在日本也取得了百万张的销量,是日本唱片市场21世纪以来唯一一位连续三张专辑销量百万的女歌手,由此可见艾薇儿在日本的影响力。

  中国乐迷的欧美音乐引路人

  2002年的中国,互联网的兴起让中国的音乐爱好者可以更加方便地接触到许多优秀的欧美音乐人,艾薇儿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甚至成为了千禧年在中国影响力最大的歌手。并且让越来越多的中国乐迷开始接触到欧美音乐。许多乐迷都表示,自己真正入坑欧美乐坛,都是受到了艾薇儿的影响。与她的前辈们一直是小圈子里的小打小闹不同,艾薇儿真正地在中国获得了广泛的关注。

  第三张专辑《The Best Damn Thing》中的著名歌曲《Girlfriend》红遍中国的大街小巷,曾几何时,所有的商店里放的都是这首节奏明快、歌词风趣的歌曲。

  在中国每一个世代都有属于自己的共同记忆,而对于80后90后来说,如果要说自己印象最深的欧美歌手,一定是艾薇儿·拉维尼。

  国宝级歌手多次错失格莱美

  艾薇儿出身加拿大安大略省,走红之后自然也成为了加拿大对外宣传的一张亮丽名片。2006年,艾薇儿在第20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闭幕式上,为加拿大温哥华2010年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八分钟表演,演唱了《Under My Skin》中的歌曲《Who Knows》。

  2010年在温哥华冬奥会闭幕式上,艾薇儿又以一曲《My Happy Ending》为整个冬奥会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至此,艾薇儿成为了加拿大历史上最成功且最有影响力的女歌手之一,而这一年,她只有26岁。

  作为21世纪的流行巨星与最成功的女歌手之一,艾薇儿的专辑销量排到了历史20强之一,拿奖拿到手软,然而唯独缺了一个最最重要的格莱美。

  2003年,携《Let Go》的巨大成功,艾薇儿气势汹汹地杀到了格莱美,一口气获得了6项提名,其中就包括了最重要的年度新人、年度最佳流行专辑、年度最佳歌曲三项提名。然而艾薇儿最终却颗粒无收,那一年,与她竞争的是风光无限的最强爵士新人:诺拉·琼斯。

  2004年,艾薇儿再获三项格莱美提名,却依然铩羽而归。而从第三张专辑开始,由于艾薇儿在创作上愈加商业化,很难再获得格莱美的青睐,因此再无斩获。

  2013年,艾薇儿承认自己患上了“莱姆症”,这是一种以蜱虫为媒介的螺旋体感染性疾病,主要影响人体的神经系统,并在随后淡出歌坛,再无作品面世。

  携新歌正式回归,登顶多地iTunes榜首

  2018年9月初,艾薇儿宣布将会在9月19日发布自己的全新单曲《Head Above Water》,正式重归歌坛。在写给歌迷的感谢信中,艾薇儿回顾了新单曲的创作历程,以及五年来与病魔作斗争的感悟。

  新歌《Head Above Water》并没有延续她早期赖以成名的朋克风格,而是选择了更加大众化的流行乐。整首曲子保持了艾薇儿较高的水准,无论是唱功还是词曲,相较于五年前更显成熟,特别是在与病魔斗争的五年里,期间还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显然让艾薇儿对于生活有了不一样的感悟。

  这首歌也是她患病最痛苦时期写的第一首歌,她在给歌迷的信中写到:“那个时候的我感觉快要死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也非常不好,感觉像是整个人困在水下快要溺死,迫不及待想浮出水面呼吸一些新鲜空气,可水里的漩涡仍拖着我往下沉,无法呼吸,祈祷上帝救我出来哪怕只是让我的头浮出水面,帮我度过这段如同暴风雨般的时期。”

  此外,艾薇儿还推出了新歌慈善T恤,帮助那些因高昂治疗费而放弃治疗的莱姆病患者,想给予更多人力量。

  新歌一经发布,就登顶了多国和地区的iTunes榜首。无论她是否能因此重返欧美乐坛巅峰,但不可否认的是,艾薇儿是21世纪最成功的流行巨星之一,也是千禧年不可缺少的乐坛现象。

  作者:袁蕾(乐评人)

 

编辑:吴龙珍 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