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2 02:30:16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一周语文

2018-10-12 02:30:16新京报

  黄集伟专栏(10月1日-10月7日)

  ●小型人生自由

  来自作者刘融本周文章,探究“自由”的多维与辩证,作者认为,积极自由、消极自由(以赛亚·伯林)之外,外貌自由、财务自由、信息戒断自由、平等聊天自由等,均属“小型人生自由”范畴:“不论你理想中的自由是改变自己的性别/国籍/生活状态,抑或只是下班之后坐在路边摊吃着烤串吹着晚风,没有人能保证它全部都能实现,我们能做的,只是祝你在追寻它的道路上一往无前。”

  ●skr狼人

  网络熟词,描述那种比狠人更狠的人,有人也将本词描述为熟词“社会人”之加强版。流行语生成的重要章法即全无章法,以凑趣为要,以即兴为乐,不过,诸如“skr”与“狼人”这种流行词语的多次叠加搅拌,实在很像近亲繁殖,不仅词与词义项撕扯,纠缠不清,而且,合成后的新词语义边界混沌模糊,令使用者亦难解其意。

  ●我不掏钱我最棒

  来自作者潘姜汐熹+龚鉴周一撰写的一首题为《文创产品不要买》虚拟儿歌,:“记事本,帆布包,丑陋T恤招财猫;胶带卷,明信片,幸运绳结破手链;文身贴,手机壳,黄铜制品假皮革;刻印章,写手账,我不掏钱我最棒”……这首虚拟儿歌直接命中大多数劣质文创软肋,那种烫logo、刻name式的文创何创之有?

  ●形容词文学

  来自作者曾于里有关电影《悲伤逆流成河》的文章。几年前,作家张悦然曾称青春文学为“形容词文学”:“我们动词萎缩得很厉害,所以我们的小说缺少了行动,更多的是一种特别空虚的描述……形容词文学有两个特点,第一是很主观,第二是风格可能会变得非常繁复、华丽”。在语文学习语境里,形容词背锅多年,可问题也许不全因为形容词,说到青春,也许它原本就繁复、虚弱、空无、华丽?

  ●鲁R15V76

  新闻热词,该牌号车主雨天午间路过小学校门前,“强行抵蹭学生通过”,招致群嘲,其车牌号被人肉,成为自我中心、罔顾其余类人格的一个代码,其延展语义有“你就这么急吗”“鲁R15V76来了快让让”等……这个多半短命的词组也许提供出一种新的记录格式,往事、故事隐匿于下划线,那部斑驳厚大的历史书里,只有数字符号,邮编座机手机号驾照号车牌号身份证号一应俱全,欲知究竟,要点下划线。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