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31 18:51:31新京报 记者:滕朝 编辑:郭冠华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不懂《地球最后的夜晚》?毕赣为你解析看点

2018-12-31 18:51:31新京报 记者:滕朝

新京报专访毕赣视频


12月31日,由毕赣自编自导,汤唯、黄觉、李鸿其、陈永忠、张艾嘉等主演的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于全国公映。选择在2018年最后一天上映,这种跨年营销的方式确实很奏效,电影上映前,该片的首日预售票房已经达到1.59亿,超越了《速度与激情8》《变形金刚5》等商业大片,在全部电影的首日预售成绩中位列第5位,也是文艺片预售的最好成绩。目前,该片豆瓣评分7.3分,截至发稿前,票房成绩为2.11亿。

 

不过,在今天首映日,第一批看过影片的很多观众纷纷在网上留下了差评,“太无聊了,文艺得让人喘不过气”、“如果你想和她(他)分手,请他(她)去看地球最后的夜晚,这部电影可以折磨她(他)两个小时。”“从2018年睡到2019年”。

 

新京报记者近日专访了导演毕赣,他为我们讲解了《地球最后的夜晚》的幕后制作过程。对于观众种种“看不懂”的吐槽,毕赣并不感到意外。正像他曾经所说:“任何一个导演都只能给你一双鞋,路还是要你自己走”,在毕赣诗意的世界里,一切对电影解读不必按常理出牌。

 

《地球最后的夜晚》片场,毕赣在执导拍摄。图片来自网络


《地球最后的夜晚》讲述了一个中年男人重回贵州故乡,开始一段寻找12年前恋人的故事。导演毕赣最早在写剧本的时候借用了一个黑色电影的框架,其中包括悬疑、凶杀等元素,在类型上完成度很高,但之后毕赣打破了这种类型叙事,将现实与过去,真实与梦境相互交织,最引人瞩目的是其中有一段长达60分钟的3D长镜头,令人目眩神迷。导演毕赣希望观众在欣赏影片时,能够“感觉到后面那部分多么轻巧,就像梦一样轻盈。”

 

与那部惊艳的处女作《路边野餐》一样,该片也选择在毕赣家乡凯里拍摄。被问及有没有打算拍一个“故乡三部曲”的计划?毕赣答道:“听起来一点也不酷,算了吧。”在拍完这部电影之后,毕赣说,通过两部电影,自己的问题已经解决完了,没有多余的东西要写,“如果写剧本的话,开始要思考的问题慢慢会不断变化,可能就是关于其他的事,肯定不是关于自己的事情了。”

 

电影不是奥林匹克竞赛,后半部像梦一样轻盈

 

电影上映之前,被讨论最多的是片中那段长达60分钟的3D长镜头。影片大概放到1小时10分左右,黄觉饰演的罗纮武来到一家破旧的电影院,戴上3D眼睛,片名《地球最后的夜晚》出现,60分钟的3D长镜头开始,观众跟随黄觉的视角开启了一段梦幻之旅:从矿井隧道,到打乒乓球,再从索道下山,来到荡麦小镇,遇到了汤唯饰演的另一个角色凯珍……其实这种形式上的探索在毕赣处女作《路边野餐》中,就已经尝试过了,当时是一个42分钟的长镜头。当然,这次无论是在时长还是拍摄难度上都有了很大升级。


《地球最后的夜晚》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对于这个长镜头,毕赣坦言:“无一不是挑战”。电影一开始有一个煤油灯在晃动的镜头,因为那个空洞里空气比较稀薄,一开机就熄掉了,“如果这都算问题的话,那就别想接下来要面对什么问题了。”这段长镜头先是排练了3次,之后实拍了5次,过程中总是因为技术、表演上等各种问题失败,在拍到倒数第二次的时候有了一个可以过的OK条,最后又保了一条。

 

长镜头中,毕赣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处理:有一处打台球的段落,黄觉让一个小混混把台球打进去,然后滚蛋。如果那个小混混没有将球打进去,那么整个长镜头将前功尽弃。但对于毕赣来说,他挺喜欢在一个严谨的东西里面放一些危机感,“看起来挺不负责任的,你就让他打球,万一他打不进呢?但我就觉得,所有人都会担忧那个时刻,包括演员本身,这样才会提醒他们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才会让他们沉醉在其中。”其实毕赣对饰演小混混的演员很熟悉,他本身高中打台球就非常好,经常靠打台球生活,“他肯定是好到每次都能打进,我才敢放进去,放进去又可以吓吓大家,这不挺好的嘛。”

 

其实,毕赣并不想传递这些拍摄过程中的好奇给观众,对他来说,电影并不是因为挑战难度大才是一部好电影,“电影不是奥林匹克竞赛,我反而希望观众在看这部电影时,能感觉到后面那部分多么轻巧,就像梦一样轻盈。”

 

李鸿其连苹果核都吃了,这让我觉得很动容

 

2015年的金马奖上,毕赣凭借《路边野餐》拿下了最佳新导演,李鸿其凭借《醉·生梦死》摘得最佳男配角,两位金马“宠儿”在之后的金马酒会上结缘了这次合作。李鸿其为了“白猫”这个角色苦学贵州方言,在贵州拍了两个月戏,但最后成片中仅有可怜的4场戏,学的贵州方言也基本没派上用场。片中和他有同样命运的是毕赣的小姑爹,《路边野餐》男主角陈永忠,成片中也只剩4场戏,两人之间经常开玩笑:“冤冤相报何时聊,我们只有4场戏。”不过,李鸿其从来没有问过导演,为什么剪掉这么多戏。

 

《地球最后的夜晚》剧照,李鸿其即兴表演。图片来自网络


“鸿其不关心戏份多或者少,他关心的是这部电影好不好,以及自己在这部电影中的表现是不是一个最佳状态。这两点都符合宏其的想象,”毕赣认为他和李鸿其之间不用说太多,这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默契。


片中有一场李鸿其即兴吃苹果的长镜头,流着泪大口大口地啃苹果,没有台词。拍这场戏的时候,两人都知道想要什么,“我们感觉好像是那个东西,但语言很难讲明白,那就吃个东西试试。”毕赣说,最有默契的是,一般人吃到一半就丢了,但是“鸿其把整个苹果核全部吃完了,这让我觉得很动容。”

 

水杯移动的镜头,致敬塔可夫斯基的《潜行者》

 

在参加2018年的戛纳电影节时,很多媒体都评价毕赣是“塔可夫斯基和大卫·林奇的私生子”,“我妈就问我,为什么他们说你是别人的儿子?我大概也是这样的想法,别人说什么,和我是什么,我最终能成为什么?都不是一回事。他们怎么说都行,大家开心就好。”

 

其实,从毕赣目前这两部作品风格来看,确实能看到很多导演的影子。《地球最后的夜晚》中有一个水杯移动的镜头,很明显是致敬了塔可夫斯基的《潜行者》。毕赣坦言,自己跟学电影的学生没什么区别,都会受好电影的滋养。

 

《地球最后的夜晚》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除此之外,电影中的角色名字也能从现实中找到出处。黄觉饰演的罗纮武来自导演特别喜欢的台湾“红蚂蚁”乐队主唱,上世纪八十年代曾红极一时,单曲《爱情酿的酒》广为传唱;汤唯饰演的万绮雯则是香港一名演员,毕赣喜欢她演的电影《我和僵尸有个约会》,而这个名字之前也曾想过山口百惠;而陈永忠饰演的左宏元是一位台湾流行音乐创作人,曾为《千年等一回》《千言万语》《今天不回家》谱曲。片中的左宏元还唱了一首伍佰的《坚强的理由》,在毕赣看来,左宏元在电影中虽然看似是个反派,“但他实际是个温柔又残酷的人,就因为如此万绮雯才在最后选择去一家电影院等他,我觉得应该会唱这首歌。”

 

新鲜问答:

 

新京报:大多数观众还是喜欢那种直给的,就是不用动脑子的电影,您觉得对于《地球最后的夜晚》这种文艺片,观众能接受吗?

 

毕赣:如果一个人去电影院选择不想动脑子,一定是因为他在生活中很疲惫。如果你现在特别疲惫,我真的不建议去看,但也可以去,你可以在电影院睡觉啊,60块钱,钟点房都比这个贵。进电影院本身就是一件挺幸福的事,我觉得只要坐在那个位置上,电影院一黑,特别幸福,什么都不用想。

 

新京报:电影选择在12月31日上映,有人说这种跨年营销的方式很商业,很不“毕赣”,你怎么看?

 

毕赣:它就是一次宣传的营销手段,没有褒义贬义的意思,其实最毕赣的应该就是电影,剩下的我都是在上班。电影不会有一点点妥协,那宣传就妥协吗?不是,这是电影的流程,大家都成熟一点。我不偷不抢,也没有做任何见不得人的事。有网友说要在那一天去看,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女朋友,我也心想,这个事情还真好,你们还可以去那找女朋友啊,要不然这些直男去哪找女朋友,越想越觉得值得高兴。


新京报记者 滕朝 编辑 郭冠华 校对 王心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