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8 17:26:28新京报 编辑:吴龙珍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如何摆脱996工作制?日剧《我要准时下班》给出答案

2019-04-18 17:26:28新京报

这几天开播的春季日剧《我要准时下班》,由于赶上中国社会对于“996”(996工作制是指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的工作制度)的广泛讨论,和在主题上的密切相关性,迅速在中国引起了关注。


《我要准时下班》剧照。

 

《我要准时下班》中的女主人公东山结衣毕业后进入一家大型旅行公司工作,在无休止的工作、加班,以及前辈的催促、责骂中身心俱疲。每月加班超过100小时的高强度工作导致她神情恍惚,从楼梯上滚落险些丧命。此后,东山下定决心从公司辞职,以准时下班为条件寻找新的工作。在面试了100家公司后,终于入职如今的网络制作公司,过上了每日高效完成工作,下班后尽情享受悠闲时光,每年用完所有带薪休假的幸福生活。然而日本根深蒂固的拼命工作、认为加班理所当然的企业文化仍旧强有力地发挥着作用,在东山与同事之间,老一辈职场人与90后职场新人之间造成了重重的矛盾冲突。《我要准时下班》的故事便由此展开。

 

尽管《我要准时下班》刚刚播出一集,但剧中“比起升职,还是朝九晚六吃小笼包比较幸福了”“不要做那种一心扑在工作上的人,要学会享受生活,认识不同的人,拓宽自己的眼界,不断积累类似的经验,才能完成好自己的工作”“我们不为公司存在,而是公司为我们存在”等等金句已然深深触动了中国年轻观众的心,一脸满足地在准点下班后喝着半价啤酒的东山无疑是令人羡慕的。

 

无独有偶,同样是今年的春季日剧《昨日的美食》中的主人公笕史朗同样不求人前显贵,但求每晚六点准时下班,买好食材回家给自己与爱人做一顿精致晚餐。还有此前的日剧《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逃避可耻却有用》《黑色皮革手册》等作品也都或多或少地对过度严苛的职场压迫进行了批判,对一味强调拼命工作的企业文化提出了质疑。


《我要准时下班》剧照。


与此同时,那种拼命工作、日日加班的优质精英男性形象也仍旧是日剧中常见的人物类型。比如2019年冬季日剧《初恋那天所读的故事》中颇受好评的男二号八云雅志,他就是一个东大毕业的职场精英。加班是他生活的常态,拼命工作时的认真努力,加上总能够出色完成工作的能力与魄力是他令观众喜爱的关键特质。

 

对比东山与八云,我们可以看到两人在价值观念上的巨大差异。对于八云而言,工作是他实现个人价值的重要途径,工作固然辛苦,却也能给他带来巨大的成就感。除了日本特有的企业家族主义、对公司的忠诚与报恩逻辑外,这种个人实现也是将拼命工作和加班视为理所当然的职场信念的重要底层逻辑。但对于东山来说,自我实现却不在于工作而在于闲暇,是享受生活、拓宽眼界、珍惜与心爱的人的相处时光赋予人生以光华。

 

其实工作与闲暇历来是社会学、经济学关注的重要问题,共产主义的理想便是试图为工作与闲暇之间的矛盾找到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物质极大丰富,每个人都是出于兴趣而不是迫于生计进行工作,于是工作与闲暇就不再是对立的,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便得以实现。


《我要准时下班》剧照。


理想毕竟只是理想,它值得我们向往和追寻,但哪怕是为了追寻理想,我们也必须面对现实。

 

我们当然可以说,无论是像八云一样努力工作、加班,在职场实现个人价值,还是像东山一样在完成自己职责的同时准时下班、享受生活,都纯属个人选择,无所谓是非对错。

 

但“996”不是。“996”不是个人选择,而是对人的自由权利的剥夺。

 

所谓“996”,是指每天九点上班,九点下班,一周工作六天。这样的工作时长,再加上上下班通勤时间和必要的睡眠时间,一个人在一天之中基本上已经没有任何闲暇可言。

 

而“996”的问题之所以在今天引起如此广泛的讨论,则是因为企业为了降低成本,选择让更少的人做更多的工作拿更少的钱。于是越来越多的人不得不接受“996”工作制,不是为了获得更高的工资,或者实现个人价值,而是为了不被裁员,不失去经济来源。

 

如果努力工作的人不仅越来越忙,而且越来越穷,那么一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如果“996”真的能够改善经济状况,大家勤俭节约、疲于奔命就能拉动经济发展,那我们或许还能够用 “光明在前方”来自我安慰。但最基本的经济原理早就告诉我们,裁员与低薪只会导致消费降级,而没有需求、没有市场,经济循环非但不会好转,反而可能进一步恶化。

 

□王玉玊(剧评人)

 

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校对 陆爱英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