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0 02:30:01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忆青”:写就《取经归来》一字未改

2019-10-10 02:30:01新京报



六小龄童在网上发布的悼念旧照。


邹忆青和李维康合作《蝶恋花》。

  86版《西游记》编剧之一邹忆青10月9日因病去世,享年81岁。新京报记者联系到该版《西游记》的摄像师王崇秋、与邹忆青多次合作过的京剧名家李维康、刘长瑜,他们深表悲痛,追忆友人。

  ●王崇秋(摄像师,曾合作《西游记》):

  急救时听闻剧本出书流泪

  新京报记者联系到该版《西游记》的摄像师王崇秋,他说,“(得知噩耗)我现在还没缓过劲儿来。”王崇秋说,曾经参与《西游记》创作的邹忆青等这些老一辈艺术家近年来相继过世,令他很难过。

  王崇秋回忆说,他在9月30日探望过一次邹忆青,当时她正在急救中,“我跟她说《西游记》的文学剧本马上要出书了,你赶紧好起来吧。她流了眼泪,但是已经说不出话来。之前我去过她家几次和她商量出版的事,她让我请她吃烤鸭,但是我身体也不是很好,一直也没有吃成烤鸭。很遗憾。”王崇秋告诉记者,《西游记》剧组在今年11月会有一次大规模的聚会,“没想到又走了一个,相见难啊。”

  据王崇秋介绍,《西游记》的三个编剧除了总导演杨洁之外,邹忆青和戴英禄都是中国京剧院的编剧,两人有很好的古典戏曲基础,杨洁此前和他们有过合作,在改编《西游记》的时候,杨洁希望编剧也可以具有古典名著的改编能力,因此再度找到邹忆青和戴英禄合作,“邹忆青的词写得非常美,工作也很认真。”在《西游记》的改编创作过程中,编剧写完一集后会和大家讨论反复修改。王崇秋回忆,邹忆青等老一代艺术工作者,都非常认真,满脑子都是工作这些事情。虽然他们还有本职工作,但要求什么时候交稿子,都绝对按时交,加东西也非常认真。当时剧组在外地拍戏,邹忆青还赶到外地的剧组送剧本,并跟组拍戏,拍完了回北京,接着写。《西游记》这部剧先后拍摄长达六年时间,全组人都花了很大的心血。在戏快拍完的一次会上,杨洁很激动,说了一番话,并邀请两个编剧写一个尾歌。就是《取经归来》这首歌,没想到这首歌的词很长很美,杨洁特别喜欢,说这首歌词一个字都不要改。

  王崇秋当时问他们怎么写得这么好,甚至比片头曲还好,“他们说就是杨导在会上的话,让他们很受感动,趁热打铁写歌,一气呵成。”

  王崇秋说,剧组成员间有很深的感情。在2017年杨洁追思会前,他考虑到邹忆青的身体,“听说她刚开过刀,怕她来不了,她说,我看我的情况,我带保姆行不行,我说都行,派专车接你都行。没想到真的来了。”在追思会上,很多人都谈了一些过往,王崇秋记得,邹忆青坐在轮椅里,由保姆推着,虽然虚弱,但她也想谈谈。“我说下次有机会给你时间,多谈谈。没想到节后突然离世,留下了遗憾。”

  ●李维康(京剧名家,曾合作《蝶恋花》等):

  老人身世坎坷,不讳言孤独

  提起邹忆青,著名京剧演员李维康在电话的另一头一直在抽泣,“她是一个率真的人,我非常喜欢她,早晨听到这个消息我非常非常难过。”

  李维康说,从1976年《蝶恋花》这部戏开始,她便接触了编剧邹忆青和戴英禄,之后合作了很多戏,包括自己的《李清照》等大戏,邹忆青都参与了编剧。因为都是女性,她和邹忆青几年来不仅是合作中的搭档,还成了生活中的朋友。李维康眼里的邹忆青特别随和、坦率,有才华,还有一点可爱。

  “邹忆青凭着一腔热情和对国家、事业的热爱,真的一辈子在无私、拼命奉献着,她真的是爱国爱党的一位老人。”李维康对邹忆青的文笔赞不绝口,她说,邹忆青是国家培养的老一辈大学生,有非常扎实的中国文学方面的修养,诗词歌赋等各个方面的修养都很高。因为在生活中了解的比较多,她感受到邹忆青的身世是很可怜的,年轻时丧夫,中年丧女,到了老年罹患癌症,李维康一直很心疼她,但就是这样一位身世坎坷的老人,却给大家一种很阳光的感觉,一辈子作出了很多正能量的优秀作品,完全没有把惨痛的经历和情绪带入到工作中。

  李维康说,邹忆青很直率,经常在电话中直言不讳地告诉朋友自己很孤独,渴望有个家,也因为这份率真,邹忆青更显得有一些可爱和纯真。“心里想什么就说出来,她说我孤独就是孤独,毫不掩饰,挺有意思的。”

  ●刘长瑜(京剧名家,曾合作《春草闯堂》等):

  她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才女

  京剧著名表演艺术家刘长瑜得知邹忆青去世的消息,非常悲痛。同时,也感激她对京剧艺术做出的巨大贡献。

  在刘长瑜的印象中,邹忆青的文字非常的漂亮,她的文学底蕴十分深厚。虽然她不是唱戏出身的演员,但来到中国国家京剧院后,通过认真学习,文笔变得特别有风采。邹忆青创作的剧本里面的词都是既华美又深刻,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大才女。

  京剧《春草闯堂》是刘长瑜与邹忆青合作最早的剧目。1963年,剧作家范钧宏携邹忆青对莆仙戏剧本《春草闯堂》一剧进行移植改编,立足主演、因人设戏。刘长瑜表示,一个演员一生能遇到这样一个适合自己的剧本何其幸也。不过首演不久,在全国大兴现代戏的潮流中,《春草闯堂》暂时搁浅,刘长瑜也投入《红灯记》的排练,直至1979年重新复排,“小精灵”一般的春草也成为京剧舞台的经典形象。

  1995年,担任中国国家京剧院青年团名誉团长的刘长瑜与邹忆青、戴英禄合作了根据《八女投江》改编的新戏《北国红菇娘》,这部作品获得了“五个一工程奖”。在纪念徽班进京200周年时,刘长瑜再度与邹忆青、戴英禄合作新编京剧《玉树后庭花》。这部作品后来被改编为电视剧《乐昌公主》,也是由邹忆青任编剧。刘长瑜表示,“在改编过程中,邹忆青全身心投入,我们搞调研,住在同一个宿舍,在我的心目当中,那段经历令我非常难忘。”

  刘长瑜表示,自己始终怀着一种感恩与悲痛的心情怀念邹忆青,她的离去是京剧很大的一个损失,我们将永远怀念她。

  邹忆青生平事迹 详见C03版

  《取经归来》

  一年年含辛茹苦经冬夏

  几万里风霜雨雪处处家

  取来了真经

  回返我华夏

  鬓添白发

  减损韶华

  战胜了八十一难心不老

  赢得了世代传颂是酬答

  人生纵有限

  功业总无涯

  功业总无涯

  休夸说妖魔鬼怪全打怕

  莫提起险山恶水都平踏

  又一条征程

  正摆在脚下

  自度度人

  自觉觉他

  要把这真理妙谛播天下

  要让我九州处处披锦霞

  人生纵有限

  功业总无涯

  功业总无涯

  戴英禄、邹忆青写的

  一字未改歌词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臻刘玮 刘洋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