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8 10:21:12新京报 编辑:吴冬妮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裴斗娜:奉俊昊带她起飞,一帆风顺却因《王国》首获差评

2020-03-18 10:21:12新京报

在好莱坞领略过更大天地之后,裴斗娜内心也变得更加平静,不再像以前那样瞻前顾后,患得患失,“我现在不再想那么多了,我更看重挑战,一次突破就是一次提升,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会变得冲动吧。”

演员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好的导演,而能和大师级导演合作的机会,更是可遇不可求。但如果一位演员能有幸得到多位大师级导演的青睐,毫无疑问,一定有他的过人之处。


刚刚迈入四十岁的韩国女演员裴斗娜,二十年前就凭借主演新晋奥斯卡最佳导演奉俊昊的长片处女作《绑架门口狗》登上大银幕;23岁又主演了朴赞郁享誉世界的“复仇三部曲”的开篇作《我要复仇》;30岁主演的日本电影《空气人偶》出自日本电影大师是枝裕和之手;33岁受《黑客帝国》导演沃卓斯基姐妹之邀参演好莱坞科幻大作《云图》,说她是韩国最幸运的女演员也不为过。


上个周末,由裴斗娜主演的Netflix剧集《王国》第二季正式上线,不到十个小时豆瓣评分就冲到了9.1(截至发稿时评分8.4),超过7000人打分。


《王国2》中,裴斗娜饰演医女徐菲。


然而在首季开播的时候,出道20年首次出演古装作品的裴斗娜,却遭遇了表演生涯中的第一次演技质疑。究竟这位众名导眼中的爱将有何魔力?而《王国》又缘何令她马失前蹄?让我们一起来认识一下这位曾经被断言不适合做演员的女演员裴斗娜吧。


  • 前20年的人生

活在讨厌被瞩目的世界里


裴斗娜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女,但天生的高挑身材和一双韩国人鲜有的大眼睛,以及多少有些“生人勿近”的清冷气质,让她很难被淹没在人群中。《云图》导演沃卓斯基姐妹就曾说过:“即便是和世界级演员汤姆·汉克斯,哈利·贝瑞同台,裴斗娜的独特感也是无法隐藏的。”


大学一年级时,裴斗娜在街头被星探发现,成为一名平面模特。当时正值一切都在拥抱新潮的世纪之交,裴斗娜每每提到这段经历,都会感叹没想到自己“独特”的外形竟会在杂志圈大受欢迎,但依然很难被影视圈接纳。


当上模特后,裴斗娜发现自己很享受站在镜头前的感觉,不但杂志邀约不断,还出演了广告、MV,甚至当上音乐节目主持人。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裴斗娜人生的头20年里,她一直处于一种讨厌被瞩目的孤独感中,从未想过会进入演艺圈。


裴斗娜


裴斗娜从小家境优渥,父亲是韩国某食品领头企业的副社长,母亲是知名话剧演员,哥哥是广告导演。母亲很少过问裴斗娜的学习,反倒经常将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带去看各种戏剧演出和艺术展,还总督促她少吃一碗饭,要注意身材。高中三年级的时候,裴斗娜被送去学习走台步,因为母亲认为“女孩子一定要走得漂亮”。


独特的教育方式,培养出了裴斗娜独特的气质。在同学眼里,裴斗娜很认生,“有时候好像很怕受伤,有时候又看上去对一切事情都不关心”(引自裴斗娜同学的博客)。裴斗娜小学时曾经有过一段被同学孤立的经历,当时她追问一个女孩为什么不和自己说话,对方答道“因为你只穿超短裙”。


一贯的特立独行,衍生出了裴斗娜与周围人的距离感,而不被接纳的经历,也让她缺少了自信,讨厌被瞩目。她坦言上学的时候最怕的就是被老师叫起来唱歌、讲故事。直到现在,她也很怕过生日,总是会在生日当天排满工作,以此婉拒各种庆生邀请。


  • 决定做名演员

要从和奉俊昊合作说起


从五岁开始,裴斗娜就经常被母亲带到剧场的后台化妆间,从小就近距离“仰望”众多顶级演员。但对一个不自信的孩子来说,这种经历并没能催生出她的演员梦,反而让她觉得成为演员,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


1999年模特做得风生水起的裴斗娜接到一部电影的试镜邀请,因为给钱比平时多,还没有台词,她抱着“兼职”的心态决定去试一试。在这部根据日本电影《贞子》改编的恐怖片《午夜冤灵》里,裴斗娜饰演的女鬼要从电视机里爬出来。虽然是银幕处女作,但根本不算表演,就是按照导演的要求做几个动作,裴斗娜坦言:“我根本没想太多,也没想过做演员,更多的是好奇和有趣吧。”


在电影《午夜冤灵》中,裴斗娜出演了从电视机中爬出来的“贞子”。


同年,裴斗娜还在青春校园剧《学校》里出演了一个问题学生。


但真正让她感受到表演乐趣,并且决心要成为一名真正演员的作品,是奉俊昊展露鬼才的处女作《绑架门口狗》。


在《绑架门口狗》中,裴斗娜饰演了一个百无聊赖的办公室职员,因为寻找一只被绑架的小狗遭遇了形形色色的人和光怪陆离的世界。她以极度松弛自然的表演,将角色整日无精打采,却又蠢蠢欲动的状态诠释得恰到好处。李沧东导演作品《诗》的女主角尹静姬就曾评价裴斗娜在《绑架门口狗》中的表演:“她怎么会演得那样自然?演员最难的就是行动的自然,这个演员就好像把电影变成了自己的世界。”


电影《绑架门口狗》剧照


回忆起这部真正的大银幕处女作,裴斗娜觉得要归功于自己“毫无野心”的状态,她说:“在拍这部电影之前,我从没想过要当演员,试镜的时候也没什么期待,电影里那种无精打采的状态就是试镜时候的我,没想到合了奉俊昊导演的心意。而轻松的状态,也让我在表演过程中表现得更自然。”《绑架门口狗》的市场反馈虽然很差,但却让裴斗娜捧获了当年青龙电影奖的新人女演员奖。也正是在拍这部电影的过程中,裴斗娜决定要做一名真正的演员。


  • 坚守演员责任

哪怕“装”着坚强也要把戏演下去


凭借《绑架门口狗》一跃成为韩国影坛最受欢迎的新人演员后,裴斗娜接连出演了《青春》(2000)、《猫咪少女》(2001)和《我要复仇》(2002)三部放在韩国百年影史上,也能拥有一席之地的作品。


在颇具性启蒙意味的青春片《青春》里,21岁的裴斗娜奉献了大尺度演出。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拍摄经历,裴斗娜将之形容为“在很小的时候就翻越了一座高山”,她坦言自己每天在片场都会哭,但直到有一天,发现工作人员也会因为她的难过而饱受困扰,她便开始要求自己变得坚强,“哪怕那是装出来的”。那之后,裴斗娜在《我要复仇》《空气人偶》等片中都有裸露镜头,但她却成了主动开玩笑调节气氛的那个人。裴斗娜说自己最讨厌那种接了一部戏,却说“不能脱”的演员,在她看来,“当你决定出演一部戏的时候,就要担负起相应的责任。”


电影《我要复仇》剧照


聚焦少女成长故事的《猫咪少女》和朴赞郁“复仇三部曲”的开篇之作《我要复仇》也都是颇具实验性的作品。这些别具一格的作品,让裴斗娜早早就确立了自己独有的表演风格。无论是我行我素的“猫样少女”,还是有点傻傻的无政府主义者,这些存在于我们身边,但却并不平凡的角色,都被裴斗娜完美消化。日本导演是枝裕和形容裴斗娜“丝毫不见夸张的演绎日常一切喜怒哀乐的演技让人惊讶”,拉娜·沃卓斯基也盛赞她“总能成为镜头中的焦点”。


都说生活化的表演是最难的,而裴斗娜恰恰可以诠释得不露声色,对此她却谦虚地将之归功于导演对细节的把控。在拍摄《绑架门口狗》的时候,奉俊昊要求裴斗娜打哈欠的时候要能看到喉咙上端的小舌头,为此一个镜头拍了12遍之多。裴斗娜明白导演想要的就是最真实的东西,她坦言:“我觉得我遇到了很多像奉俊昊那样注重细节的导演,才让我的表演显得独特,并不是我的演技有多好。”


裴斗娜认为自己就是一张白纸,每出演一部作品,都会好奇自己会被导演变成怎样的一幅画作。她坦言并不在乎自己的演技有多好,角色有多抢眼,“我看中的是导演想要讲述的故事,借由我的身体,能够被很好地表现出来,我就很满足了。”于是在片场总能看到裴斗娜追着导演问东问西。不可否认,这种演员与导演之间的高契合度也正是一部作品成功的关键。


2006年裴斗娜再次与奉俊昊导演合作,在《汉江怪物》中出演与怪物一决死战的弓箭选手南珠。该片当时在韩国本土观影人次达1300万,让裴斗娜初尝“卖座”的喜悦,比拿最佳女主角奖还要开心。


裴斗娜再次出演奉俊昊作品《汉江怪物》。


2005年和2009年,裴斗娜先后出演了山下敦弘导演的《琳达!琳达!琳达!》和是枝裕和导演的《空气人偶》两部日本电影,后者还入围了当年日本电影学院奖的最佳女演员提名。 在片中,裴斗娜为充气娃娃赋予了人类的呼吸,不但赢得了日本观众的肯定,也征服了是枝裕和导演。后者在随笔集《拍电影时我在想的事》中对于裴斗娜“只有两次NG”和“不看监视器,也能对自己的身体在镜头中的呈现有着精准判断”的专业能力不吝赞美。


电影《空气人偶》剧照


  • 进军好莱坞

英语不行的她,连翻译都没带


裴斗娜在三十岁之前,就合作了奉俊昊、朴赞郁、是枝裕和这几位亚洲首屈一指的大师级导演。但很难说是幸运还是不幸,现在回顾她的代表作,依然是《绑架门口狗》《我要复仇》《猫咪少女》这些她刚刚出道时的作品。一个过高的起点,让裴斗娜很快便遇到了创作的瓶颈期。


追求新鲜感,希望获得演技突破的裴斗娜,对于作品的选择变得越发挑剔,导致她放弃了很多机会,也多出许多闲暇时光。为了让自己忙碌起来,爱好摄影的她在2006年到2008年间先后出版了三本游历伦敦、东京和首尔的摄影集,一度位列畅销作家的行列。


裴斗娜《玩遍东京》摄影集。


直到2010年裴斗娜凭借电影《空气人偶》在日本获得电影学院奖最佳女演员提名,让包括她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意识到,摆在她面前的似乎还有一方更广阔的未知天地。不久,好莱坞的电影邀约就不期而至,曾经执导《黑客帝国》的鬼才导演沃卓斯基姐妹(当时还是兄弟)向裴斗娜递出了橄榄枝。


当时沃卓斯基姐妹筹备的新作是阵容空前强大的科幻动作片《云图》,她们正在为主人公之一——在首尔一间餐厅工作的克隆人服务员“纯美”物色演员。在看过《空气人偶》后,沃卓斯基姐妹多方打听联系到了人在韩国的裴斗娜。回忆起双方的首次视频通话,裴斗娜形容自己有些晕头转向,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获得《黑客帝国》导演的注意,也没想到能有机会和汤姆·汉克斯、哈利·贝瑞等好莱坞顶级演员合作。


应导演的要求,裴斗娜答应用“纯美”的台词录制一段试镜影像。不太会英文的她没有背台词,也没有化妆,就在家里拜托哥哥掌镜拍摄。如今再回想那段视频,裴斗娜显得有些狼狈:“我念着带有浓重韩国口音的英语台词,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也正是这段视频最终打动了导演。事实上,虽然影像粗糙,但裴斗娜并非毫无准备,“我想象中的‘纯美’就是那个样子,不适合浓妆,我觉得素颜更能传达她的内心,虽然我的英语台词念得很差,但所幸我对‘纯美’的理解是准确的。” 


电影《云图》剧照


为了更快地学习英语,并且和同组的演员、工作人员打成一片,裴斗娜决定只身前往柏林入组,甚至连个翻译都没有。曾与裴斗娜在《云图》中结缘并有过短暂恋情的男演员吉姆·斯特吉斯就曾感叹:“裴斗娜是一个人来柏林试妆的,她对全新事物完全敞开内心的勇气很了不起。”


虽然英语不好,但裴斗娜事先熟读了《云图》的原著小说,就算听不懂英语,她还是希望可以与导演直接交流,而不是间接通过翻译,“我希望导演看着我说话,虽然听不懂,但我会说OK,然后自己看着办,不过看着导演的表情,我还是能理解一些的。”依靠这股子韧劲儿,裴斗娜不但顺利完成了表演,在电影临近上映的时候,穿梭于各种宣传活动的她已经可以用英语回答问题了,虽然并不流畅,但想表达的都可以说出来。


裴斗娜与导演拉娜·沃卓斯基一同出席《云图》活动。


这一次进军好莱坞,不论是学习英语,还是对角色的诠释,裴斗娜都拼尽了全力,在剧组她听到别人给她最多的评价就是“你对自己太苛刻了”。她曾经说过:“迈入三十岁以后,挑选剧本时如果有不理解的部分,或者是某一个镜头做不到的话,我就会放弃整个作品,绝不会要求导演改戏。”所以一旦决定出演一部作品,裴斗娜就会尽全力完成导演的要求,这种“无条件尊重导演意图”的表演观,也让她获得了许多个人风格强烈的大师级导演的青睐,奉俊昊、朴赞郁、是枝裕和如是,沃卓斯基姐妹更是如此。


此后,裴斗娜又接连出演了沃卓斯基姐妹的《木星上行》和Netflix热门剧集《超感猎杀》,跻身导演的“爱将”之列。 


  • 直面演技差评

走没走过的路才能变强大


就像《云图》所探讨的主题,人类这一刻不经意的选择和行动,会在某一时刻引发另一件事情发生,看似偶然,也可能是种必然。如果没有在出道早期与奉俊昊、朴赞郁导演的合作,裴斗娜可能根本不会在多年以后引起沃卓斯基姐妹的注意。在好莱坞领略过更大天地之后,裴斗娜内心也变得更加平静,不再像以前那样瞻前顾后,患得患失,“我现在不再想那么多了,我更看重挑战,一次突破就是一次提升,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会变得冲动吧。”


从沃卓斯基姐妹的科幻作品中走出来的裴斗娜,在2014年选择以一部小制作女性电影《道熙呀》回归韩国本土,在片中饰演一个从都市被下放到穷乡僻壤的派出所所长,她坦言这是“对演绎现实人物的一种渴望和期待”。她甚至还时隔多年重返荧屏,接连主演了《秘密森林》和《最完美的离婚》两部韩剧。


韩剧《秘密森林》剧照


2019年,裴斗娜主演的Netflix首部原创韩剧《王国》正式上线。裴斗娜在剧中饰演追查疫病源头的医女徐菲一角,这是她出道20年来首次穿上古装,“挑战”不言而喻。为此,她也收获了个人表演生涯的首次演技差评,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次“失误”竟让裴斗娜感到了一丝欣慰。


首次出演古装戏的裴斗娜因为缺少经验,被观众指摘处理台词的方法不够专业。对此她坦言在签约之前就做好了思想准备,“我自己看自己都觉得好笑,观众的感觉会更陌生。但我要么迈过这个坎打破尴尬,要么就干脆放弃。我不想只做我擅长的事情,为了能够一直表演下去,我要去走没有走过的路,让自己变得强大,我想成为在导演和编剧眼中没有局限性的演员。”


为了找到剧中人物的感觉,裴斗娜求助了话剧演员出身的母亲。还和导演商定,如果效果不理想,就变为后期配音,但最终导演保留了裴斗娜的原音。对于导演的选择,她无条件尊重,对此她也曾谈道:“演员是被雇佣进行表演的职业,我诠释的角色虽然是我演出来的,但细节部分是和雇用我的导演一起来完成的。我对导演完全信任,导演说OK,我也OK。” 


《王国》是裴斗娜第一次出演古装作品。(图为《王国2》剧照)


对于非议,裴斗娜也表示会“修正和完善”,但这并不代表她否定了自己的表演。她不希望自己的想法受到外界评论的左右,“别人夸我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根本没那么好,同样在我被批评的时候,我反倒寻找到了内心的一种平衡,这就是挑战的乐趣。”


如今已经年过四十的裴斗娜坦言喜欢年纪变大的感觉,因为她总是对未来的自己充满期待。进入表演生涯的第三个十年,她变得更加忙碌了。上周末,《王国》第二季刚刚上线,她和金允石合作的爱情片《病毒》和首次主演的法国电影《我在这里》也即将上映。


裴斗娜


裴斗娜坦言,站在镜头前的自己是最幸福的,“我最擅长的就是表演,不做会很难过,我现在依然很享受演员这个身份,我特别喜欢监视器前写着演员名字的椅子,那简直太帅气了。”但如果追问她为什么会如此喜欢表演,她也会很认真地告诉你:“因为太难了,我还没有资格去厌倦,同样的一句台词,今天能演好,明天就未必,但我喜欢这种感觉。”


撰文/sona

新京报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