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5 16:02:57新京报 记者:刘玮 编辑:佟娜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我们的乐队》谢霆锋王俊凯萧敬腾更像操心家长

2020-03-25 16:02:57新京报 记者:刘玮

以前我们会思考,乐队还有没有明天?在这个节目里我们的回答是肯定的,乐队一定有明天。而我们抛出的开放性问题是,明天将会是什么样子?希望中国乐队有一天能再次地迎来黄金的时代。也许这并不是一两年就能做成的,但如果没有人做,就永远不会发生。

继《乐队的夏天》《一起乐队吧》等节目之后,又一档以“乐队”为主题的音乐综艺节目登陆江苏卫视。《我们的乐队》将乐队的组建过程搬至台前,为观众呈现了一支乐队的成长历程。


新京报记者专访该综艺总编剧邱子珏,还原呈现“乐队养成”的舞台过程。邱子珏说,希望这个节目能推动大家关注到中国乐队,“《我们的乐队》跟其他综艺一样,也希望中国乐队有一天能再次地迎来黄金的时代。也许这并不是一两年就能做成的,但如果没有人做,就永远不会发生。”


主题:明星更像是操碎心的家长


如果说去年夏天的一档《乐队的夏天》让新裤子、刺猬、痛仰等“老牌乐队”集结并在舞台上绽放出耀眼的光芒,《我们的乐队》则更侧重在挖掘乐队人才的“潜力股”。“乐队ACE(核心)”这个概念成为了节目的鲜明标签:谢霆锋、王俊凯、萧敬腾三位“明星合伙人”会首先选出15位ACE候选人,他们来竞争10位ACE席位。成功晋级ACE的选手,再与其他乐手匹配组队,组件一支志同道合的乐队。



选出的十支乐队部分图片。图片来自网络


组队不是一成不变的,十支乐队需要公演对决,表现不佳乐队解散重组,ACE替换重选。节目赛制的核心是让乐手自己做选择,明星们不能过多干预,包括选定ACE核心,乐手自己选择等这些都是参照了乐队的自然生长规律。在现实音乐世界中,几乎每一个乐队的形成,都是有一个非常热爱音乐的人而起,慢慢找到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大家最终走在一起。从无到有,然后1生2,2生3。而在节目中这些乐手能不能最终走在一起,是乐手们自己磨合的结果,不需要另外一个人来干预。


邱子珏表示,明星在这个节目中,他们是前辈,用自己的力量关心年轻乐手,给予他们帮助。所以,明星在节目里不是一个高高在上决定别人生死的“上帝角色”,更像是一个操碎心的“家长角色”,“但是乐手们是不是跟熊孩子一样不听话呢?这个就要看节目了。”






谢霆锋、王俊凯、萧敬腾三位认真参与乐队创建。图片来自网络


“乐队”主题的音乐节目最近一段时间热度很高,从赛制设置上看,《我们的乐队》并不是平面的展现各个乐队进行竞技,更像一档“乐队养成”节目。制作团队在调研的过程中,听了很多乐队的歌和乐队的故事,也慢慢有了更多的好奇,比如这些乐队大神到底是为什么走在了一起?为什么90年代中国乐队的黄金年代之后,近几年来乐队好像开始声音越来越小了?最终确定做单个的乐手最后形成完整乐队,而不是拿成熟乐队来竞技表演。


在邱子珏看来,现在的年轻人,比80后更渴望交朋友。科技发达了以后,每个人一个手机就形成了自己的自闭空间,虽然联络的更加方便,但是大家反而比以往更加孤独。“我们把分散的个人乐手理解为孤独的碎片,只有当他们齐聚之后,才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乐队。这很像我们每个人交朋友的过程,乐队的形成,就是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聚在了一起。这个过程是有趣的,充满故事的,也是让人感动的。”


选手:热爱音乐的年轻人


节目的调性就是“少年感”。相较于江湖地位极高的新裤子、痛仰等成熟乐队,《我们的乐队》的ACE到候选乐手都相当年轻。节目中也有不少人气选手,比如作为《歌手》首发阵容的张天;在《中国好声音》中惊艳亮相的陈冰;《中国新说唱》的人气选手王以太、派克特;《超级女声》总冠军圈九;网络歌手王北车等。《我们的乐队》中的乐队是青春的,热血的,要让年轻乐手们来表达年轻的想法,节目的调性就是“少年感”。


邱子珏说,“‘少年感’可以是稚嫩的,甚至可能是莽撞的,但是有生命力的。”在这些乐手中,有可能他(她)不是技术最顶尖的大牛,但对乐队充满了热爱,或者希望通过乐队交到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每一个大神级的人物,都是从什么都不懂的萌新小白,靠着自己的坚持和梦想走下去的。


在音乐风格上,除了大家最为熟悉的“摇滚风”,比如第一期中的鼓手郭翰龙,贝斯手艾迪,以及反差萌女主唱刘文君,节目中说唱、电子舞曲,甚至新古典风格都有涉及。





选手音乐风格多变。图片来自网络


各位成为ACE的选手,在挑选考核队员时也都意图差异化,胡梦周选择的选手里,李长庚表演的是Emo(情绪摇滚),李显荣表演的是朋克,被誉为“钢琴王子”的叶子擅长的是古典。


邱子珏说,《我们的乐队》在整个节目的音乐风格上看重的是多样性,最希望看到的是有各种各样的可能出现。“国内的观众大部分一提到乐队,首先的刻板印象还是摇滚,要愤怒,嘶吼,要燥,但其实乐队的形式本身就是多样化的,比如林肯公园,就会融入说唱的元素;如果这个节目能够让大家意识到这一点,对于将来国内乐队的发展还是有好处的。”


在选手上,张天、陈冰、王以太、派克特、圈九、王北车等都是比较年轻以及带有话题性的人物。在选人方面花了整个项目最长的时间,光是接触过的就有快2000人,导演组花了很长时间去了解选手,有的是从社交媒体上接触,有的是通过身边音乐圈的朋友们介绍,更生猛的还有直接去乐器展览会上拖人的。最终定下来参加节目的是60余位选手。


据邱子珏介绍,节目组的选手选择标准是比较明确的,首先要有少年感。“因为我们要做的是一个年轻的乐队节目,语态,价值观都希望是符合当下年轻人。要对乐队有热爱,无论之前有没有过乐队经验,甚至无论是不是行业大牛,首先是热爱。尽可能希望有鲜活的想法,让未来可能产生的乐队有多样性的可能。”


外围:乐队知识科普让更多人理解音乐


除了展示各个音乐人的音乐才华之外,《我们的乐队》节目组努力想要普及乐队文化的决心也很明显。在先导宣传片里,《我们的乐队》加入了一段非常简洁但是非常通俗易懂的不同乐队角色介绍的短篇。节目中还加了一些对于乐器技巧的注解,甚至还用动画形式给观众科普了下吉他和贝斯的区别。


邱子珏表示,这样的小知识节目组每一个阶段都有一些设计,所以可能在整季节目中会出现10余次。“但我们倾向于不叫做‘科普’,因为做这个小动画的目的,不是为了显摆,让大家觉得节目组厉害,而是希望可以将观看节目的门槛降低,让更多的人可以更加理解音乐的魅力,乐手的魅力,更多的人从原来不了解,慢慢一点点爱上音乐,爱上乐队,这是我们整个节目的初衷。”


邱子珏说,目前看起来,制作前后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让大家接受这个综艺的新模式。“毕竟我们不是已经多年打磨的成熟乐队,而是希望打造出一支‘少年感’乐队,所以一定会有一些稚嫩的时候。而观众们是否可以给予多一点的时间给到这些乐手们,不要着急地下定论。”


难点:如何打破乐队固有的标签


作为一档希望能选出一支“市场化”乐队的节目,邱子珏说,乐队市场化的难点首先是如何打破固有的标签,“乐队是小众的”,或者“乐队是少部分人的高端欣赏权利”等偏见。而在歌曲的选择上,“市场化”也并不意味着把“大众化”作为首要的考虑因素。


“音乐是没有门槛的,并不会因为是乐队形式演出的曲目,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就会对听感造成障碍。我们对于选择歌曲强调的是表达。每一首歌,乐队本身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我们如何演出好这首歌,而是我们要用这首歌表达什么。比如在节目中内部试听会环节,乐队统一的调性是年轻,新鲜,大胆尝试。”邱子珏说,歌曲无论是乐手的原创,还是乐手的改编,都希望用一种更年轻的语态,曲风来表达自己。一首真正好听的歌曲,是大众可以听得懂,并且感同身受的,这样的歌曲其实并不存在“音乐个性”和“市场化”的平衡。许多脍炙人口的经典乐队曲目,也是兼具这两个特性的。


从乐队生存现状来看,目前的乐队生态还是以音乐节,LiveHouse为主,这样的好处是,这是多年摸索下来的一个自然形成的,以现场为主的生态系统,保证了乐迷们对于乐队的热爱。但是也有缺点,就是没有办法让更多的大众接触到。《我们的乐队》恰恰希望借助三位合伙人以及节目的影响力,让更多的优秀乐队有被人看到的机会。


“以前我们会思考,乐队还有没有明天?在这个节目里我们的回答是肯定的,乐队一定有明天。而我们抛出的开放性问题是,明天将会是什么样子?”邱子珏说。


编剧点评谢霆锋、王俊凯、萧敬腾三位“合伙人”:


谢霆锋:从谢霆锋这个霸道总裁身上,我们看到了“热血”。



当我们接触谢霆锋的时候,他身上的少年感深深打动我们。一个原来的叛逆摇滚少年,觉得中国的厨艺是不是可以有新的变化,于是去做了“锋味”;觉得我们中国的后期也应该不输国外,于是做了后期公司。包括他谈起现在的中国音乐,他最大的感觉就是,国外有各种乐队乐团,为什么我们在国际上很少有中国的音乐声音?那我们可以一起来推动这件事情,一年做不成,哪怕用5年10年……从谢霆锋这个霸道总裁身上,我们看到了“热血”。


王俊凯:他的内心有一团不断突破自己的火。



王俊凯之前身上的“流量属性”,让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粉丝众多。见到他的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这么喜欢他。他是一个外在非常有礼貌并且冷静的人,但是跟他交谈之后你会发觉他的内心有一团火,不断突破自己的火。后来他的演唱会大获成功,演唱经典摇滚歌曲,以及在节目中写rap词,可以这么说,他是当下一个很流行的词,“斜杠青年”的写照。在他身上,你看到一个不断要求完美,不断提升自己的少年形象。也是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代表了大多数少年的“希望”,未来可期。


萧敬腾:他谈到乐队明显话多得吓人。



接触萧敬腾的时候,“雨神”正在筹备他的巡回演唱会,他一开始话并不多,但是谈到乐队明显的话多得吓人。他很大方地说自己不是音乐科班出身,完全凭着自己的热爱,学会了各个乐器。他对于乐队的执著是显而易见的,哪怕他已经是一个盛名的歌手,但仍然不忘记乐队,所以才有了“狮子合唱团”。从萧敬腾有点“痴迷”在音乐中的言论里,我们看到的是“热爱”。


新京报记者 刘玮

编辑 佟娜 校对 卢茜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