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2 18:36:17新京报 记者:杨莲洁 编辑:佟娜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在一起》演武汉快递小哥,雷佳音自我代入“失业了”

2020-05-22 18:36:17新京报 记者:杨莲洁

“我是个比较传统的人,到现在都没有手机支付过,也没有任何的打车软件、外卖软件。人家手机APP好几页,里头(文件夹)点开咔咔咔好几个那种,我手机(APP)就一页,什么都没有,主要就微信。”平时就喜欢个“猫猫狗狗”,就没用手机点过外卖。

20集的抗疫题材时代报告剧《在一起》中,雷佳音在沈严执导的《摆渡人》单元演一个快递小哥。他的戏份4月就杀青了,但为配合媒体探班专程从北京赶到了上海。下了火车“脸也没洗,头也没洗”直奔现场的雷佳音,看到座椅按采访模式摆放,有点愣地问了一句:“不是吃饭聊吗?”

 

没有边吃边聊,倒也没影响到雷佳音随和坦白的交流风格。他坦承自己“偏老年人性格”,没用手机点过外卖叫过车,与快递小哥接触很少,演的时候就想象雷佳音不是演员了,他失业了,去干快递了。他和沈严聊完剧本后一致认为这次得克制了演,去“雷佳音化”,把自己当成普通的一个符号完成这个故事。


雷佳音认为自己长得接地气儿,所以被选中演快递小哥。图片来自网络


一、角色

没点过外卖,想象自己失业送快递


3月初,雷佳音从东北老家返回上海,录制综艺《极限挑战》。当时,导演沈严已经接下了《在一起》的创作任务。两人微信聊别的事时聊到这部剧,顺势定下雷佳音演快递小哥。《摆渡人》是《在一起》第一个开机的单元,4月初在上海开拍,雷佳音演了9天。“他是根据当时在武汉的几个快递小哥的原型,用大家的事迹合成的这么一个人物,并不是具体的某个谁。然后以他的视角来看当时武汉的一些情况。”


雷佳音参加《极限挑战》。图片来自网络

 

雷佳音接演《在一起》之前,对快递这个行业“真的不怎么了解”,接触也少。“我是个比较传统的人,到现在都没有手机支付过,也没有任何的打车软件、外卖软件。人家手机APP好几页,里头(文件夹)点开咔咔咔好几个那种,我手机(APP)就一页,什么都没有,主要就微信。”雷佳音感慨,像演员这种职业,就算拿手机点外卖了,在剧组也是让工作人员帮忙拿回来,并不会亲自找快递小哥取。更何况他平时就喜欢个“猫猫狗狗花花草草”,对电子产品不感兴趣,就没用手机点过外卖。

 

雷佳音开拍前看了很多武汉快递小哥相关的视频资料,把自己代入情景中去。“我是这么想的——雷佳音现在不是个演员了,我失业了,明天会干什么工作呢?好吧,我明天去干快递,于是我就去当快递了。就这么着,把自己代进去。”《摆渡人》拍摄现场有好几个真正的快递小哥当顾问,雷佳音遇到不懂的就跟他们请教。剧组在快递电动车车头上架设了摄影机和小型灯光棚,整个车头重脚轻,大家本来担心雷佳音不适应,但他很快上手。为了还原封城期间快递小哥的真实状态,他在拍戏过程中不洗脸不洗头,每天顶着油头拍戏,拍到最后“脑袋刺挠痒”。

 

对快递小哥这个人物,雷佳音有自己的理解。他跟沈严导演提出,最好能拍得去性格化,别让人觉得这是雷佳音。“要能向纪录片的风格靠一靠,是不是更真实?这其实就是我们当中的普通人,遇到了这件事,被卷进去了。大家都恐惧的时候,退一步就是普通人,往前走了一步,又多走了一步,就成了真正的逆行者,成为一个平民英雄。”在雷佳音看来,平时演戏需要演出性格来,但演这样一个快递小哥,需要去雷佳音化,把自己当成普通的一个符号完成这个故事。

 

二、合作

“导演惯着我,我胡说完看哪个能用”


很多观众知道雷佳音,是宁浩导演的电影《黄金大劫案》(2012),他演男主角“小东北”,给他搭戏的包括范伟、郭涛、陶虹、黄渤等成名的角儿。但他真正火成具有国民辨识度的艺人,靠的是电视剧《我的前半生》(2017)里的“前夫哥”。那是雷佳音跟导演沈严的第一次合作。3年后再合作《在一起》,雷佳音抓紧机会“商业互吹”,对媒体说沈严是自己的恩人,“我天天叫他恩人”。沈严显然见惯了这样的雷佳音——“又来了”。


《我的前半生》中雷佳音扮相。图片来自网络

 

尽管才是第二次合作,雷佳音和沈严却有种老搭档的熟悉感,两人的创作想法十分合拍。“咱以前拍戏,感兴趣哪个,找编剧写好剧本,拿过来拍。这回是有这么个事情,然后是命题作文,我觉得反而找老搭档合作起来有依靠。为什么呢?老搭档大家伙一聊都知道彼此擅长啥。”雷佳音说,他跟沈严这次合作更坦诚了,更像朋友,“而且导演惯着我,我就开始胡说,说完看哪个能用。”演员雷佳音一般跟导演表达创作想法,会有12345条,但跟沈严沟通时1和2的步骤可以省掉,直接从3聊起都能互相理解,交流完全不费劲。

 

对于《摆渡人》的创作,两人一早达成共识,拍和演都克制一些,不要过分渲染和煽情。沈严说:“他(雷佳音)往真了演,我们尽量往真了拍、往真实去靠,不做太多的渲染,不做过多戏剧化的表现。 ”雷佳音表示,这次的事件太大了,不需要影视创作者做多的渲染,大家在这一时段都有群体记忆。剧中只要点这么一下,大家伙就都懂了、就燃了,反而要做的是克制。


被问起这次跟沈严合作,打算再造一个爆款吗,雷佳音呵呵一乐:“爆款,留到我们第三次合作吧。这回就两集,咱们是第一个拍,要做到的是别丢份,我觉得就成功了。“

 

三、自我

爱拼乐高爱养鱼 爱演戏的普通人


曾考过模特的雷佳音,演艺生涯越来越红,没走上耍酷的路子,却越来越接地气儿。戴了个有点时尚范儿的帽子,他先自己调侃上了:“我生活中买帽子很难碰到心仪的,因为那个尺寸问题(大头)。”


雷佳音头大是个梗。图片来自网络



被雷佳音称为“知识分子”的沈严导演,分析别的问题都有条有理,被问到“为什么想到找雷佳音演快递小哥”,当场愣了几秒,然后看了雷佳音几眼,憋出来仨字:“他像啊”。雷佳音顿时低头笑了,不忘在旁边自己补刀:“长得惨,可能是接地气儿,稍微是这种感觉吧。 ”

 

疫情把在老家陪父母过年的雷佳音困在了东北。宅家的雷佳音,常在网上晒自己拼的乐高——机器人、体育馆、城堡。




雷佳音拼的乐高。图片来自网络


被迫在东北老家呆了两个月后,他对人生的看法发生了一点转变。“我是那种想一边工作一边生活的那一类演员,但最近这几年天天在工作,失去生活了。疫情期间我不仅拼乐高,还爱养鱼什么的。我去东北超市买东西,发现300块真的挺多的,只要不买酒,就可以使劲买,觉得生活这样平淡也挺好!”不过雷佳音逛超市每每被人认出来,因为他总是和老爸一起去。“超市认识我爸,我跟我爸后边儿一走,人一看,哟,儿子回来了。”

 

真实的雷佳音什么样?他自己说,不过是个爱演戏也喜欢过日子的普通人。“为什么爱演戏?因为角色写得肯定比我本人好,我要靠角色的光彩让大家喜欢我。脱离了角色,演员什么都不是。我热爱演戏,靠这个能养家糊口,但我也有时候想回家拼拼乐高、想陪陪家人啥的,这样好像人生才完整。”


对于上热搜被议论或调侃,他比较淡定,“作为演员,被别人拿来说,正常吧。我既然让全国观众知道有这样一个演员,就已经回不去了,必须接受自己让大家评判。”只不过,浏览外界评价的时候,他有时会觉得大家喜欢或者不喜欢的雷佳音并不是他自己。“我有时候自己上网,会有一种感觉,说发现演员雷佳音又干了这些事情,我会觉得那不是我。”


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

编辑 佟娜 校对  吴兴发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