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3 11:45:51新京报 记者:李妍 编辑:田偲妮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徽柔公主”任敏:20岁真实的烦恼与骄傲|演员新势力

2020-05-23 11:45:51新京报 记者:李妍

两年后再次见到任敏,她放松了很多,可以认真地聊自己作为新人演员的一点点感悟,一点点骄傲和失意。

第一次见到任敏是2018年《悲伤逆流成河》的首场放映结束后,几个小演员走上台,站在中间怯生生看着观众的就是当时还不到19岁的任敏。她拿着话筒对着观众叫了一声“哥哥姐姐们好”之后,就不知所措地看向主持人求助,丝毫不像片中歇斯底里爆发的样子。

 

在饰演了《悲伤逆流成河》中的易遥之后,任敏又出演了古装剧《清平乐》中的女二号赵徽柔,剧中的遭遇让观众无比疼惜,还有了“最惨公主”的封号。虽然作品不多,任敏却给观众留下了印象深刻的表演。 

 

再见到任敏,我问她当时站在台上在想什么,她说:“就是在不停告诉自己,别抖别抖,即使抖也要把头低一点,不能露出双下巴。”这个20岁女孩青春的骄傲与烦恼,都是那么的细微却真实。




任敏

生日:1999年12月17日

学校: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

代表作:《悲伤逆流成河》《你好,昨天》《清平乐》

 




视频表演中,任敏再现了《清平乐》中的经典片段。制作:新京报动新闻


A面:“演员”任敏

 

《悲伤逆流成河》:

拍摄结束后,很长时间都不敢回忆角色

 

2017年,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大一学生任敏被郭敬明选中成为《悲伤逆流成河》的女主角,在片中饰演被母亲嫌弃、被同学欺凌的女学生易遥。

 

接到的第一部戏就是专业团队的大制作,又是女主角,周围的人都在恭喜和羡慕她,任敏反而有点蒙蒙的,没有特别去想为什么会选中自己。过了很久之后才意识到,好像自己真的“运气不错”。

 

记者问她是从哪一刻开始下定决心要做个优秀演员的?任敏想了想回答,应该是签合同的时候吧,“白纸黑字的写下来,就突然觉得有了责任感,想着合同是三到五个月,那我就认真做好这三到五个月,拍完后就回归到以前的身份”。这份真诚逗乐了现场的工作人员,任敏却讲得一脸认真。


 

《悲伤逆流成河》中的霸凌主题、压抑的基调和人物性格给任敏造成了非常大的压力,拍摄前,表演指导老师就安排其他演员将垃圾桶扣在她头上、推搡辱骂、甚至孤立她,帮助她进入角色。正式拍摄的那段时间,任敏几乎每天都有哭戏,时刻要保持情绪的脆弱。

 

影片中的最后一场戏是易遥在海边的情绪爆发,控诉自己的遭遇,回忆当时的拍摄,任敏说,那时候自己还没有太多系统的表演学习,也找不到太多其他电影中可以参考的表演,加上平时很少会对着人说一大段话,拍摄的时候很焦虑也很茫然。加上这场戏是在整个拍摄的后期,前面的表演已经积压了太多负面情绪,最终导致了情绪崩溃,开始失眠、幻听、无故地痛哭。她在自己微博里面写:“那天下午的阳光真好,把水面照得金灿灿的,我突然希望被这温暖的河水紧紧包裹。当工作人员最终将我从魔怔中拉回现实,河水已经没过我的胸口。”

 

拍摄结束后很长时间,任敏都不敢回忆这个角色。即使在采访中谈到在雨水中的拍摄,任敏还是会有些伤感地不自觉红了眼睛。

 

《清平乐》

徽柔敢爱敢恨,是我喜欢的角色类型

 

任敏说,作为新人其实自己并没有太多选择权,但刚好《清平乐》中敢爱敢恨的徽柔就是自己喜欢的角色类型。不仅仅可以穿上自己心仪的古装,戏里的赵徽柔温柔善良,为了爱不顾一切,进入到被迫的婚姻中后,郁郁寡欢变得心碎失意的完整性格转变,也是任敏想要尝试的。


《清平乐》徽柔公主

 

然而实际拍摄并不会按照剧情的发展顺拍,因此任敏需要不断地在两种状态中跳进跳出。拍多了哭戏习惯了释放情绪之后,她遇到的最大难题就是怎样离开这种情绪。她跟导演探讨,也向同组的前辈学习,但仍然表示自己还是没掌握得太好。

 

台词也是一大难点。凭着学习中国舞出身,任敏在古装的体态、神韵、动作方面没有花太多时间,但本身就相对文言的台词和剧集的台词量还是吓了任敏一跳。那时候的她在片场只要有时间就会念念台词、读读原著小说,甚至在面对新京报的镜头即兴表演的时候台词也能张口就来。任敏开玩笑说,演完《清平乐》之后再也不怕背台词了。

 

她觉得每个女孩都有一个公主梦,虽然徽柔并没有像童话里那样跟王子一起过上幸福的生活,甚至连观众都替她不满为什么不能选择一些阳光青春的角色,但任敏自己很满足。“下次要是有机会就演豌豆公主吧,因为我身边朋友都管我叫豆豆,每次提到豌豆公主都觉得跟她有莫名的缘分。”


《清平乐》徽柔公主在剧中有性格反差。


B面:少女任敏

 

面对质疑:不满意自己长相,曾想过要去整容

 

“我知道网络非常发达,它有它的批判性,我也有恐惧。”

 

收获了很多的肯定之后,任敏却仍然不太自信。演技的部分可以通过一次次的学习和拍摄提升,她信任导演的意见和自己的直觉,对于大家给她贴上的角色类型标签她反而能虚心接受,督促自己进步。外貌上的攻击却成了她绕不过去的点。

 

“从《悲伤》第一张海报到徽柔第一张海报,质疑还是挺多的。我还是新人,看到大家质疑我就会反思自己的问题”。尽管有很多灵气、演技好的褒扬,她仍然觉得自己不够好看,不像以往女演员那么精致那么瘦,也不符合大众审美,因此会在拍摄中刻意找一些角度,或者通过服装化妆来帮助自己,甚至难过的时候还想过要去整容。

 

任敏20岁的生日愿望里,其中一个就是“希望自己能瘦下来”,微博里也满是想要减肥的决心。或者外貌是这个年轻女孩目前最大的青春烦恼。可是没一会儿,提到自己爱吃的东西时,她又马上来了精神,眼睛里都是幸福的亮光,还总结道:“我太爱吃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好吃的东西。”


 

应届毕业生:科班学习和剧组打磨同样重要

 

前几天,在经过云答辩之后任敏毕业了,论文题目是《浅谈戏剧表演和影视表演的异同》,“题目大一点想说的话能更多一点”。

 

任敏说可能有的演员是天赋型选手,不需要太多科班学习,但对自己来说,学校不仅教会了她表演方式,还给了她一些思考角色的思维模式,因此即使已经有了剧组经验,她依然重视学校的学习:“很多时候在剧组要拍摄什么,都会想起来‘噢,我们之前上课做过一个练习,刚好可以拿出来用’。”

 

因为长期在剧组拍戏,任敏在学校的时间并不多,她有点遗憾跟同学们的感情疏远了一些,像所有20岁的女孩一样怀念大家围在一起吃烤串、斗地主、谈天说地的日子。

 

在女演员的另一面,她是那个爱说话爱动的女孩,吐槽自己有时候话太多同事都不理她,爱看大家观影观剧后的评论。她还保持着每天练习一个小时形体和舞蹈的习惯,喜欢看女团节目,有时候自己还会偷偷练习女团舞,“看到漂亮女孩青春活力的样子心情就会很好”。疫情期间宅在家里,她还自学起了吉他和钢琴。任敏人生中“热爱事物清单”,一直不停地在更新着。

 

新京报记者 李妍 

编辑 田偲妮 校对 卢茜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