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15 03:20:49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世奢会”被指皮包公司

2012-06-15 03:20:49新京报

欧阳坤在2011年“世奢会”官方报告发布会上。该报告被专家质疑。资料图片

“世奢会”给太原万达公馆的授牌。资料图片  


第一届唐山奢侈品展上的阿斯顿·马丁跑车。该跑车在展会结束前一天被开走。资料图片

“世奢会”中国代表欧阳坤。

 

  网友调查世界奢侈品协会称其是山寨组织;世奢会称被网友敲诈

  今年初,由世界奢侈品协会(以下简称“世奢会”)发布的一份排行榜令这个名头响亮的组织引起意想不到的关注。

  在这个“全球奢侈品牌100强”榜单中有许多二线品牌。网友由此对世奢会注册信息、运营模式提出质疑。

  5月中,网友“花总丢了金箍棒”(以下称“花总”)发现“世奢会”美国总部官网域名的注册地是中国,注册人也是中国人。他怀疑国际组织“世奢会”是只存在于中国的一个“山寨组织”。

  随后,更多疑点浮出水面,“世奢会”中国代表处首席代表和执行官欧阳坤身份涉嫌造假,“欧阳坤”为假名字;该组织还涉嫌发布虚假行业数据和官方调查报告。

  而“世奢会”的官方网站自称国际非营利组织成员,总部位于美国纽约,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奢侈品研究与管理的权威机构。

  世奢会的真实面目到底是什么,网友的质疑是否合理。随着记者调查,一个由中国人注册的、顶着“世界”名头,打着“协会”旗号的“皮包公司”逐渐浮出水面。

  5月15日,“世奢会”被网友质疑是皮包公司。网友调查发现,“世奢会”美国总部官网域名的注册地是中国,注册人也是中国人。而“世奢会”在官网上称,自己是“全球最大的奢侈品研究与管理的权威组织”。

  “世奢会”中国代表处首席执行官欧阳坤表示,网友散布不利消息,是为敲诈,他已于6月初报警。

  记者遂向立案警局求证,警方未予以证实。

  “世奢会”为商业组织?

  网友“花总”是看到“世奢会”发布的“国际百强奢侈品排行榜”而对其产生怀疑的。他查询了“世奢会”美国总部的官网,发现官网域名的注册地是中国,并把查询结果截屏发在自己微博上。

  网友“陈果IBM”曾于2011年末质疑过“世奢会”发表的一篇《茅台申请世界奢侈品100强的研究报告》。“陈果IBM”认为这是炮制的新闻。随后,茅台酒厂公开表态,和此事无关。

  “世奢会”(WORLD LUXURY ASSOCIATION)中国代表处官网称,该协会是国际非营利组织成员,总部在纽约,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奢侈品研究与管理的权威组织。

  “花总”检索了美国NPO(Non-profit Organization,非营利组织)数据库,没有找到“世奢会”。

  “世奢会”注册地在美国特拉华州。“花总”在该州政府网站上,查到其注册资料,注册资料显示:“世奢会”注册性质是 corporation(指商业性的)。这与“世奢会”官网的信息相悖。

  6月11日,“世奢会”中国区首席代表和执行官欧阳坤告诉记者,“世奢会”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社团,而是一个非营利性质的经济贸易组织。他还称,虽然“世奢会”注册时确实不是非营利组织,但它的章程表明它是一个非营利组织,“这个(是不是非营利组织)不是政府决定的,是组织章程决定的”。

  记者在白天和夜晚,分别拨打了“世奢会”纽约总部的电话,电话另一端一直是答录机,传来的是“这是世奢会,请留言(英文)”。

  “世奢会”无法提供各国代表处电话

  “世奢会”中国代表处在北京朝阳区华茂写字楼。6月8日,前台工作人员称,代表处于5月底已搬走。

  唐路(化名)是“世奢会”中国代表处一名离职员工。他告诉记者,世奢会中国代表处在华茂时,租用了一间16平米的办公室,水吧、会议室均与其他公司共用。

  世奢会中国代表处官网称,世奢会在国际上共有14个国家代表处,欧阳坤也确认了这一点。

  但唐路工作期间从未见过任何兄弟代表处的信息,总部也从未有过任何政策性信息下达,所有的政策和发展方向都是出自欧阳坤。

  记者也无法找到任何有关这14国代表处的网站。

  6月11日,欧阳坤解释说,那些代表处并非是独立的,而是和当地一些机构合作,主要职能是整理一些消费数据,汇总到总部。

  记者索要这些代表处的名称信息及联系方式。欧阳坤表示,无法提供。

  “世奢会”称被敲诈

  欧阳坤称在今年5月底发现网友“花总”在微博上对自己及世奢会质疑。5月30日“世奢会”收到匿名邮件索要30万公关费,欧阳坤汇去1万余元,并要求删除“花总”某条微博。之后,该微博被删。

  欧阳坤认为“花总”涉嫌敲诈,向北京警方报案。他说,北京警方根据IP锁定犯罪嫌疑人“花总”在上海,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已于6月11日正式立案侦查。

  欧阳坤给记者发来虹口分局的立案决定书,和欧阳路派出所发出的协助调查函的图片。

  记者向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核实,工作人员称有图片所示立案号,但相关人员不在,无法确定是否立案。

  南方周末报道,虹口分局欧阳路派出所曾向该报确认了这个决定书的真实性。

  新京报记者询问欧阳路派出所是否发过协助调查函。值班民警称,派出所不会发这种东西,且立案决定书不会让当事人看到。

  【质疑1】

  有“世奢会”前员工称,在唐山国际会展中,欧阳坤借名车、员工自带奢侈品参展;欧阳坤予以否认,称跑车是被买走

  2011年5月20日到22日,在河北唐山国际会展中心,举办了第一届唐山国际奢侈品展。这次展览是由“世奢会”、唐山市总商会等联合主办,并被广泛报道。

  “展会上所有展品均应由品牌代理商提供。”但唐路发现,除意大利品牌Monticello外,其他奢侈品品牌展品,如包、手机、珠宝等均非品牌代理商提供,而是由世奢会中国员工和欧阳坤的朋友带到展会。

  唐路还看到,“世奢会”员工站在展品旁扮演品牌代理商的工作人员。

  展会上,最重要的展品是一辆007系列阿斯顿·马丁跑车。唐路告诉记者,欧阳坤为此向展方要6万元展费。但展会倒数第二天,出现一名自称车主的人,拿出借车协议,将跑车开走。

  唐路后来了解到,这辆车是欧阳坤借的,但借车协议日期与展会日期错开了一天,导致车主提前把车开走。

  展览最后一天,出现空展位,便对媒体和观展客说该车已经卖了。

  欧阳坤一度告诉记者,阿斯顿·马丁跑车展出前已被人买走,故借用朋友的车顶替。但随后他又推翻了自己的说法,称跑车是在展览时被买走,最后一天买主把尾款付清,将车开走。

  唐路的同事曾提及,展会有部分展品为赝品。唐路说有可能,他和同事曾用普通红酒伪造高档红酒,在某发布会的前一晚,唐路和几个同事,一起把购买的普通红酒原有标签泡水后揭下来,贴上另一种标签,冒充高档红酒现场拍卖。

  唐路说,这次展会因很多展品没有到场,而且被展方——唐山东方国际会展中心有限公司发现借车出展,展方发函要求按合同双倍赔偿,后不了了之。

  6月11日,欧阳坤在向记者否认员工自带奢侈品参展,也否认伪造高档红酒一事。

  欧阳坤称世奢会只是提供品牌的联系方式,方便他们沟通,由展方进行招商。而世奢会目的是通过展会搜集消费者信息数据。

  6月10日,记者致电唐山东方国际会展中心有限公司求证展品阿斯顿·马丁跑车是借来一事,一位于姓小姐未予否认,她称,“2011年与“世奢会”的合作存在意见不统一,但已通过协商解决。”针对有消息说展会上有些展品是赝品,于小姐称这属于两方合作的细节,不便透露,其他事未做评价。

  而在2012年第二届唐山奢侈品展上,唐山展方又选择了世奢会合作。于小姐称不排除还会继续合作。

  唐路称,这是一个行业的潜规则,对方也只是借用一个“世奢会”的名头,两方各取所需。只要达到宣传效果,没有人会追究展品真伪,甚至这个组织的真伪。

  【质疑2】

  “世奢会”前员工称,协会将企业产品收入名录,收取资源协调费,并拒开发票;欧阳坤承认收费,认为非营利组织无需开发票

  “世奢会”在全国办奢侈品展览和各种活动。唐路说,一些楼盘开盘需要奢侈品品牌提升品位,新开的购物中心需要联系奢侈品品牌提升档次。“世奢会收取相应资源协调费,这是该会重要收入之一。”

  唐路说,世奢会还举办各种授牌仪式。所谓授牌,即是将企业产品列入世界奢侈品名录。“进入名录是免费的。但要向客户说,这么大的事情要做个漂亮的仪式,请些官方的领导,请些驻华使节等等,这些都要给些资源协调费用。”

  唐路告诉记者,一般授牌资源协调费10万元起。活动由世奢会(北京)国际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出面与企业签订协议、盖章,活动后只开收据,不开发票。

  世奢会网站上罗列接受其授牌的楼盘,如2010年,授予万通华府二期世界级奢华居所、授予太原万达公馆世界奢华居所等。

  记者向太原万达公馆售楼处核实,对方称确实接受过世奢会的授牌,但没有回答是否为此支付金钱。

  “世奢会(北京)国际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也是我们的。”6月11日,欧阳坤解释说,在中国国内做活动,不能以“世奢会”的名义,所以注册公司,来举办活动,并会收取活动费用。“挂牌时免费的,办展览、办活动收取费用是很正常的。”

  针对因为做展览时,经常以非盈利组织为名,只开收据,没有发票的质疑,欧阳坤说,公司的财务都是自己运作的,和协会没有关系。“而且我们年检都没有问题呀。”

  记者问,活动是世奢会(北京)国际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承接的,公司是商业机构,应该开发票,不开发票是否涉嫌逃税?

  欧阳坤避而不谈。

  【质疑3】

  “世奢会”发布的数据被媒体广泛引用,商务部研究员梅新育认为那些数据极度夸张;欧阳坤称,协会有数据中心收集市场数据

  除了办奢侈品展览,“世奢会”还办各种奢侈品论坛和官方发布会。“世奢会”发布的相关数据,经常被各类媒体引用。

  2011年2月2日,“世奢会”发布数据称,2011年春节中国人境外奢侈品消费达72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同年6月9日,“世奢会”发布《世界奢侈品协会2011年官方报告蓝皮书》,称中国内地2010年奢侈品市场消费总额已达107亿美元。

  全国政协委员何清华在今年3月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上,引用“世奢会”数据。

  这些数据是怎么来的?唐路回忆了2011年“世奢会”制作蓝皮书的情景。

  在发布会前一晚,唐路和同事熬夜上网,搜索数据,并汇总到欧阳坤处,欧阳坤写就报告,成为6月9日论坛上的演讲内容。

  唐路说,9日上午9点的发布会,原定的多国大使馆商务参赞演讲,只有两个与欧阳坤有些私交的人出席。其他人则由“世奢会”请的人“扮演”。唐路记得,欧阳坤从财富中心找了一个咖啡店的日籍女老板,来做日本奢侈品报告。

  对这个质疑,欧阳坤称:“我们是请研究员演讲的,雇人演讲是瞎扯。”

  对于数据来源的质疑,欧阳坤说,“世奢会”在上海有个数据中心,收集中国奢侈品市场数据,并完成“世奢会”全球报告的数据交换。此外,协会旗下的会员单位也会从世界各地向协会提供数据,供协会研究。

  但唐路表示,从未联系过这个数据中心。

  撰稿人叶琪峥曾质疑“世奢会”的数据。他说,“2011年春节还没过,他们就发出报告,称春节中国奢侈品销售额72亿美元。”

  2011年8月22日,“世奢会”主办“中国奢侈品关税研讨会”,受邀嘉宾商务部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梅新育在会上对“世奢会”的数据提出质疑。

  梅新育认为,“世奢会”那年6月发布的世界奢侈品消费报告里,数据极度夸张。由数据得出的主张降低奢侈品进口税的论点站不住脚。

  “按照中国国际奢侈品平衡表的数据,2011年中国总出境人数5738.6万人次,中国旅游服务在境外的支出总数是548.80亿美元,这个数据包括全部食宿、交通、购物的内容。‘世奢会’报告讲仅在欧洲购买奢侈品就花掉500亿美元,即每个人只有80多美元食宿和游玩费用,这可能吗?”梅新育说。

  ■ 欧阳坤身份

  作为世奢会中国代表处首席执行官,欧阳坤的履历显示,他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2002年涉足启蒙中国奢侈品传播行业,并成为领军人物。2005年10月与世奢会合作在香港成立中国代表处。

  但对于欧阳坤自称曾在香港中文大学上学,有自称是同一届的香港中文大学的网友爆料称,自己没有这个同学。欧阳坤在法国留学等经历,以及自己的很多身份,也被网友质疑。

  离职员工唐路对欧阳坤的这一履历也表示怀疑,因为欧阳坤“既不懂英文也不懂法语,无法与外籍员工用外语交流”。媒体对其的外文采访也需要外籍员工翻译。

  此外,唐路称,欧阳坤这个名字也并非真名,他曾用“欧阳坤”这个名字帮老板订机票出了问题。

  欧阳坤向记者解释,自己原来叫“毛欧阳坤”,因为四个字的名字叫起来很别扭,所以改名为“欧阳坤”,而这个名字有一定商业价值,在行业里有一定的知名度。

  欧阳坤还告诉记者,自己确实在香港和法国上过学,但不是香港中文大学,也不愿透露是哪个大学,对自己留学法国的经历也不愿提起。

  □新京报记者 刘一丁 北京报道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