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4 02:30:59新京报 ·作者:邓琦 陈泽群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今年将“留白增绿”3200公顷以上

2017-09-14 02:30:59新京报 ·作者:邓琦 陈泽群

党的十九大召开在即。近3年间,习近平总书记两度视察北京。其后,北京不断以崭新的理念与实践,回应时代课题:规划求解“大城市病”、谋篇布局“四个中心”、“疏解整治促提升”重塑古城风貌、“科学+城”搭建创新高地、“精细绣花”改良城市管理……今日起,新京报推出迎接十九大“北京新实践”系列报道,站在历史和现实的维度,聚焦这些实践为这座城市带来的宏大变化与细微点滴。


昨日,疏解整治后的东升镇塔院村,测绘人员正在对公园进行建设作业。未来这里将成为北京首个楔形绿地城市公园。 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疏整促”专项行动中注重“生态重塑”,今年1至7月全市建设提升基本便民商业网点792个

  【开栏语】

  党的十九大召开在即。近3年间,习近平总书记两度视察北京。其后,北京不断以崭新的理念与实践,回应时代课题:规划求解“大城市病”、谋篇布局“四个中心”、“疏解整治促提升”重塑古城风貌、“科学+城”搭建创新高地、“精细绣花”改良城市管理…… 今日起,新京报推出迎接十九大“北京新实践”系列报道,站在历史和现实的维度,聚焦这些实践为这座城市带来的宏大变化与细微点滴。

  2017年1月底,《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组织开展“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实施意见(2017-2020年)》出台。十项工作内容包括:拆除违法建设;占道经营、无证无照经营和“开墙打洞”整治;城乡接合部整治改造;中心城区老旧小区综合整治;中心城区重点区域整治提升;疏解一般制造业和“散乱污”企业治理;疏解区域性专业市场;疏解部分公共服务功能;地下空间和群租房整治;棚户区改造、直管公房及“商改住”清理整治。

  晨光熹微,风有些凉意,已是白露时节。昨日,穿着白短袖,东升镇塔院村党委书记李建军按捺不住喜悦。

  “现在的环境是真好了,以前哪儿能看到喜鹊啊!”不远处,紫红、粉白的波斯菊簇簇,开得正热闹。银杏、国槐、油松散落其间,一走近,喜鹊呼啦啦飞起来。

  李建军所站立的地方,是有着第二个唐家岭之称的东升镇塔院村,两年前还是脏乱差的代名词。得益于海淀疏解整治促提升行动,未来这里将成为北京首个楔形绿地城市公园,也是北京城的通风廊道之一。目前,公园已初具规模,预计明年春天开放。

  眼下,北京正经历新一轮的大规模“瘦身”。截至8月底,全市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整体进度达到80%左右。不只是疏解,这一次,更注重环境和品质的提升。

  告别“蜘蛛网”开门见公园

  “以前这儿住着七八万人,只有12个公共厕所,一个厕所四五个蹲坑儿,大清早起来上厕所都得等个十几二十分钟。”塔院村村民孔彩云回忆。

  位于海淀区东升镇塔院村的双泉堡地区,曾是比肩唐家岭的小月河群租聚集地。多年来,该地聚集了大量的外来人员,户籍人口仅为2056人,外来人口高峰时,达到10万左右。

  “一抬头,就是一线天啊。”李建军说,村民自建房屋内没有消防设施和消防通道,楼间距离不到1米。“居民家一开门跟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的电线。小火不断,这边刚灭完了,那边又着了。”

  为了赚房租,有居民的违建盖到了7层。爬不上去,还自己建简易电梯。除了违建,该地还分布有万家灯火、盛宏达等各类综合性市场14家,歌厅七八家,洗脚房数十个。白天卖建材,晚上是不夜城。

  “2003年之后,这里的人慢慢多起来。吃宵夜的能跟吃早点的碰上,打架闹事的、小偷小摸的,到了晚上治安很差。”村民庞超说。

  针对塔院村的状况,2014年海淀区将双泉堡地区列为棚户区改造项目。

  2015年8月1日,塔院村启动宅基地腾退项目。经过一年多的疏解整治,这里不仅腾退了14家低端市场、25万平方米的经营面积,还正在打造100亩绿地公园、建设村民回迁安置房。

  未来,这里将建设中关村东升科技园三期和大片绿地,最终形成总面积177公顷的楔形绿地,成为全市总体规划中的九条通风廊道之一,这也是全市最早启动的通风廊道之一。

  “环境好了,如今我们村民都盼着回迁。”庞超说。

  从“疏解整治”到“疏整促”

  塔院村的“变身”样本,得益于海淀区今年“疏解整治促提升”行动。

  根据公开报道,这一提法更早出现在去年12月27日的北京市政府常务会议上。当天下午,会议研究了“疏解整治促提升”十大专项行动2017年工作计划。

  会议明确,该专项行动以疏解非首都功能为牵引,集成了近几年城市治理专项工作,与人口调控直接挂钩,目的是提升国际一流和谐宜居之都建设整体水平。

  北京市社科院副院长赵弘认为,疏解整治促提升行动与2014年开始的疏解非首都功能,其实是一脉相承,又有所创新和完善。

  关于“疏”和“解”,在北京的历史上也曾有过。

  赵弘举例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北京地区大规模的工业企业外迁,实现腾笼换鸟。朝阳CBD地区以前是北京最大的工业区,北京市民能脱口而出的工厂,几乎都坐落于此。随着涉外机构入驻,大量的工业企业搬迁,形成了如今的CBD。

  赵弘说,城市的功能配置要遵循基本的经济学规律。“‘疏整促’实际上是在市场机制前提下,进一步加上政府的手,两手发力,加快非核心功能向外疏解。”他说。

  今年1月的北京市两会,“实施‘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的表述写入市政府工作报告。

  时任北京市代市长的蔡奇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用“七个就是”解读“疏解非首都功能”:疏解非首都功能,实际上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调结构、转方式,就是腾笼换鸟,就是提升城市发展质量,就是改善人居环境,就是缓解人口资源环境的突出矛盾,就是更好地履行作为国家首都的职责。

  蔡奇强调,必须坚持以疏解非首都功能为工作导向,以提升首都核心功能、建设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为目标方向,把疏解与提升有机结合起来,在疏解功能中谋发展。

  几天后,《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组织开展“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实施意见》正式出台,明确专项行动时间为2017-2020年。

  《实施意见》明确了专项行动的十项工作内容,包括:拆除违法建设;占道经营、无证无照经营和“开墙打洞”整治;城乡接合部整治改造;中心城区老旧小区综合整治;中心城区重点区域整治提升;疏解一般制造业和“散乱污”企业治理;疏解区域性专业市场;疏解部分公共服务功能;地下空间和群租房整治;棚户区改造、直管公房及“商改住”清理整治。

  今年1月底,根据《实施意见》发布的“2017年工作计划”量化了这十项重点任务的今年年度目标。按照计划,今年全市拆除违法建设4000万平方米以上,整治“开墙打洞”行为约1.6万处,疏解退出一般制造业企业500家。

  更多空地注重“留白增绿”

  围绕着《实施意见》,各区制定了相应方案,迅速开展工作。

  在海淀区今年清退的空间中,和塔院村一样,“唐家岭公寓”拆除违法建设9万平方米,拆违地块全部纳入中关村森林公园,化身为一片占地61.4亩,相当于97.4个篮球场的景观生态林。

  新京报记者发现,在各区的“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中,原有用地用于绿化等生态提升的占比不小。

  7月召开的北京市委十二届二次全会指出,要牢牢把握好疏解与提升的关系,要紧紧抓住疏解非首都功能这个“牛鼻子”,加强统筹规划,腾出空间首先用于优化首都功能,改善人居环境,发展与首都定位相匹配的产业;对拆除违法建设、整治开墙打洞后的街区,要加强设计导则引导,注重“留白增绿”,进行生态重塑,特别是该补充增加的便民生活服务设施要落地。

  这一次,北京更多把腾退后的空地,留白增绿。

  例如,今年前7个月,“一绿”第一批试点朝阳区6个乡,加快公园环建设,累计新增绿地5016亩,占总任务的72%。

  “这有利于建立生态安全格局。”环保专家彭应登说,“要增加城市中的‘肺’。”留白增绿不是简单在北京市内增加更多的植被,而是要在整个京津冀地区形成连片的、连续的地面生态安全格局,水面、绿地等,根据自然属性,与天津、河北的串起来,不要因行政边界而破碎化。

  这种实践也在更多地落地。

  在京哈高速两侧,朝阳区黑庄户乡的138家低级次产业正处于疏解腾退中。作为通往北京城市副中心的重要廊道区域,2018年,这里将建成一座80万平方米的大公园。此外,黑庄户乡星星点点的绿地、公园也将被串联起来,共同构成1550万平方米的农业公园,留住乡域的农业特色。

 

编辑:王晓琳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