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1 02:30:59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俞敏洪 一些新商业模式就是左口袋倒右口袋

2017-12-01 02:30:59新京报


俞敏洪,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洪泰基金联合创始人,中国创客导师。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深秋的午后,俞敏洪坐在新东方北楼顶层的会议室里,语速极快地指出今年创业的种种困境,仿佛还是当年讲台上的那个俞老师,坦诚又直接。

  24年前,俞敏洪成立新东方,一手把中国第一家教育公司带到美国上市敲钟;3年前,他与盛希泰联合成立了洪泰基金,开始为新一代年轻人的理想下注。

  在他看来,一些所谓颠覆商业模式的“风口”都是左口袋倒到右口袋,很难算得上创新。真正的创新力量应该聚焦在中小企业身上,可资金都看重眼前的回报和收益,“谁来扶持这些人?”

  俞敏洪也进入了“中年焦虑”,处在一种自我拧巴中。他想过闲云野鹤的生活,想尝试拒绝更多出于人情的活动和饭局,专注于事业。“可我心没那么硬,这也是我一辈子的遗憾。”

  

  互联网永远不可能像颠覆电商那样颠覆教育

  新京报:2013年,在线教育创业兴起后一直说要拿科技来颠覆教育行业。四年过去了,你认为颠覆是伪命题吗?

  俞敏洪:会颠覆,但他们说得太绝对。在教育领域不会发生绝对的颠覆现象。纯粹的颠覆不存在,互相参与是必然。

  大学生和在职人士的教育如今已经搬到了线上。孩子的教育只有一部分会上线。但教育的很大一部分是孩子全身心发展的教育,与老师面对面地交流对孩子产生的影响,是线上教育和AI不能取代的。

  新京报:那未来新东方的重点是线上还是线下?

  俞敏洪:我们是融合的,只有两边结合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教育闭环。新东方今年也开了二百多个教学点,大家都喊线上教育,但开教学点的速度一点都没放慢,没有任何人会笨到把线下全部放弃去做线上。

  新京报:少儿英语一对一很火,譬如VIPKID,你怎么看?

  俞敏洪:VIPKID是因为发现了家长的新的需求。我们以前就看到了这种需求,但没想到这么旺盛。中国的家长对于外教教英语这件事很感兴趣,可能与中国家长的攀比心理有关,于是需求得到了迅速的膨胀。

  跑路原罪:教育行业的冷思考

  新京报:失败跑路的教育创业者越来越多,你怎么看?

  俞敏洪:(叹气)教育创业的跑路和其他创业公司的倒闭不是一个概念。其他创业公司把投资人的钱花完就倒闭了,但教育领域有预付款,他可以把两笔钱同时花完。

  新京报:你也是教育创业者,怎么看预付费的诱惑?

  俞敏洪:我之前就反复强调,在教育领域的创业者,如果预收了家长的钱,千万不要把预收款花掉!花掉后你就死路一条,这辈子你甭想在中国混了。任何时候出来混,都不可能再找到任何人支持你,为什么?因为你是个骗子。

  新京报:在预付费监管方面有什么好建议吗?

  俞敏洪:我没有好的建议,真的全靠自觉。教育领域最后一定是品牌取胜,家长把钱交给大品牌教育机构,他不用担心。

  绝大部分所谓的风口都是玩概念

  新京报:今年的风口是共享和新零售,你认为明年会出现什么风口?

  俞敏洪:我认为中国绝大部分所谓的风口都是玩概念。产生的所谓新商业模式,其实就是从左口袋倒到右口袋,模仿已经存在的商业模式,以及对原有的商业模式进行科技化颠覆,但这个科技化颠覆本身其实跟创新无关,很难说推动了社会进步。

  新京报:那什么才是真正的创新?

  俞敏洪: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民间创新力量很难起来。真正的发展基础应该是中国的民营中小企业,但他们现在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资金。现在大家说得最多的是干十年中小企业,还不如买一套房子。

  资本是没有耐心的,大部分的资本投的钱都是短平快。这怎么可能有创新呢?创新的研发是需要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的积累。

  资本在往后期移,对创业的伤害比较大

  新京报:在你看来创业潮在逐渐衰退?

  俞敏洪:是这样的,2015年、2016年时真正的热潮已经过去。但也有转机。民间资本起来了,传统行业的老板意识到投资领域的前景,进入民间资本的大有人在。

  新京报:今年整个创投圈整体有什么变化?

  俞敏洪:资金在往后移。投天使、种子的越来越少了,投D轮以后甚至PE的越来越多了。2015年、2016年投资高潮时失败率太高,导致大家心惊胆战。但种子轮和天使轮的资本减少,会对创新创业带来比较大的伤害。

  新京报:对现在的创业者有什么建议?

  俞敏洪:除了资本外,要让商业模式成熟起来,让自己成熟起来。商业模式琢磨出来了,内部打一架没了的公司也不在少数。

  中年焦虑:想进入更精神的层面生活

  新京报:现在大家都在讨论中年焦虑,你有中年焦虑吗?

  俞敏洪:有啊。感觉自己思想更新的模式跟不上,精力也在衰退,原来工作到晚上两三点是常事,现在不敢了。

  中年焦虑让我思考真正想做的是什么,思考的结果很绝望,就是新东方和投资都不是我想做的事情,我想往更精神、更心灵的层面去。你看,这明显是中老年综合征。

  新京报:想过什么时候要退休吗?

  俞敏洪:其实很难放手。今年我55岁了,我给自己限定就是60岁以前,必须过自己的精神生活。自己喝喝茶,聊聊天,可以明天到西藏找朋友,后天再跑到比利时喝酒。

  读读书,思考,行走。我可不想一头栽倒在工作上面,最后大家说俞敏洪是一个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人!

  同题问答

  1 2017年事业上有何遗憾,有何收获?

  遗憾是浪费在非事业上的时间太多了。我心没那么硬,总考虑到人情,很难拒绝一切。这也是我一辈子的遗憾。最大的收获是,我喝酒不喝醉了,现在能够做到在任何酒局控制酒量,保证回家还能看书。

  2 一句话寄语2018年?

  希望更加有耐心,更加有创意的创业者出现。

  新京报记者 张皓月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